第938章 丹田中的蛊虫/我的师父是神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杨毅云看着老孟头,差点被老孟头一句话呛死,本来以为老孟老孟,姓孟,心里就猜测,这个老孟头很有可能和他口中所说的东阵仙孟长青有关系。

在杨毅云心里想来最有可能的是,老孟头是东阵仙孟长青的后人,说知道这老头直接的老一句,我就是阵仙孟长青!

信?

信才有鬼了。

这是杨毅云脑海中的第一反应。

可是当他看到老孟头的眼神时,就知道这个老头没说谎。

但是想想也不对劲啊,按照夏露所言有关东阵仙孟长青和西阵魔杨问天的传闻,两人在千年前就是金丹期修为,而且阵法之道上是天才人物,修炼速度绝对要比寻常修士快。

不过眼前的老孟头却是元婴初期的修为,这不合理。

上千年的时间阵法天才孟长青才修炼到元婴初期?

这是不合常理的。

可看着老孟头复杂苦涩的双眸,杨毅云看的出来他在很认真的说话,终究还是说道:“我信。”

看老孟头的眼神这其中必定是有内情的。

“门主我们边走边聊吧~”老孟头说道。

老孟头在这一刻全身的气息都变了,变的很沉稳大气,且有有种杨毅云说不上来的感觉。

杨毅云点头:“行,那就给我讲讲你的故事。”

“说起来都成年往事,也不是炫耀,但是我知道我要是不说,你得不到你的信任。”老孟头说道。

杨毅云没有打断他,听他继续将。

“世人都知道我和阵魔杨问天水火不容,可是那是表面,其实我们见面的确是皆是心高气傲的谁也不服谁,经常在一起比阵法之道的高低,慢慢的我们变成了兮兮相惜,英雄惜英雄的朋友。

有一天我们得到了一个消息,在大荒某地,有一处上古古老阵法的遗迹,便相约去闯那一处古阵法遗迹……”

说道这里的时候老孟头语气中充满了苦涩,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当时我们都已经是成就了元婴大圆满的修为,加上都是心高气傲之辈,没有什么害怕。

听到老孟头言语中的苦涩,杨毅云认真道:“我没有开玩笑,虽然你丹田中蛊虫很强大,但是我身上还有比蛊虫更为强大异类虫子,乃是虫中之王,现在也许还对付不了你丹田蛊虫,不过等我身上的虫子成长起来后,应该有的是机会。”

“多谢门主好意了,估摸着我是没救了,丹田中的蛊虫是上古阵法中出来异类蛊虫,想要消灭驱除,千难万难啊~”老孟头加入云门就是看杨毅云独特很常人不同,也就是给自己找一个机缘,至于丹田中的蛊虫,他也是抱着非常无奈,能消灭就消灭,不能也就任命吧。

摇摇头杨毅云同情的看着老孟头道:“老孟你放心,既然你已经加入了云门,我这个当门主的会想尽办法帮你,不能让你这个阵仙白白被一只虫子给吞噬。”

近千年来,等于老孟头的吸收的灵气都供养给了丹田中的蛊虫,而且他修为能保持在元婴初期已经是个奇迹,正如老孟头所言,迟早有一天他会死,会被丹田中的蛊虫吸干榨尽。

而起修为上的确已经达到了分神境初期级别,当真恐怖。

杨毅云惊魂未定,根据他的判断,老孟头体内这只蛊虫应该是个自己的人面灵宠一样的异类虫子。

“怎么样,我没骗你吧?”老孟头语气充满苦涩道。

老孟头果然没有说谎,那么他将的一切都是真的。

但是下一刻他灵识力量猛然就被这只蛊虫给一口吞噬,吓的杨毅云连忙切断灵识退出了老孟头体内,心中倒吸冷气。

杨毅云有些不信邪灵识对着蛊虫而去试探。

果然如老孟头所言,正是这只小拇指大小的蛊虫在远远不断吞噬着他元婴中真气,从气息上感觉这只蛊虫的确很强大。

当杨毅云灵识进入老孟头丹田的时候,果然看到老孟头丹田空空如也没有一丝一毫的真气存在,而在老孟头元婴头上有一只几乎是透明的蛊虫,长相和当初的人面灵虫有些相似,却是要比虫子小一些。

得到老孟头的允许后,杨毅云也不客气,放出了灵识进入了老孟头的丹田中。

查看别人丹田在修士之间是大忌,因为丹田是每个修士的根基所在,不能随便查看的。

“有和不可,门主尽管查看。”老孟头自然知道杨毅云不可能听他一面之词就会相信他,所以很干脆就答应了。

“老孟我能看看你丹田中的情况么?”想想后杨毅云还是说了出来。

不过事实怎么样,杨毅云还是要确认一下,如果老孟头丹田真有一直蛊虫在,那么他就是真正的东阵仙孟长青。

可也按照老孟头的说话,他丹田中被一只蛊虫给霸占了,这样算起来老孟头也是可怜人。

老孟头的是孟长青?

杨毅云自己虽然也动阵法但却不精,而且他要做的事情很多,怎么可能天天在修建去布阵?

号称阵仙的孟长青,擅长的可是攻击阵法,要是云门有一个号称阵仙的人存在,眼下一切问题可都迎刃而解了。

杨毅云心里真的震惊了,如果老孟头所言是真,那他可就见到宝贝了。

别人请不动他出山,但那我应该可以,如果门主要去找杨问天,我老孟可以拍着门主一起去,本来其实可以我一个人去的,但是杨家老巢有阵法存在非出窍境当不了,所以就由带路一同前往便是,相信杨问天会给我面子的。”

如今门主要找修复传送阵的人,也只有杨问天可以办到,当年在哪一出古阵遗迹,算起来的是我帮着杨问天当下了蛊虫的攻击,否则今天我丹田中的蛊虫就应该在杨问天的丹田,所以他要欠我老孟一个人情。

所以我老孟也认命了,现在这个安稳的修炼之地好好躲过余生就是,能两次碰见门主,也算是我们两的缘分,这一次成为了你云门的一份子,在云门过完后半生,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那孽畜当真妖异,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存在,毫无办法束手无策,我有感觉终有一天,当它在我丹田吸收足够的灵气,或者说修为达到一定程度后,就是我老孟的死期。

今天之所以站出来说这些,其实我也是想给自己找一个安稳的修炼环境,这些年走便了山海界为的就是能找出办法取出占据在丹田的蛊虫,可是……什么都办法都试过了,任何强大的力量进入丹田去驱除蛊虫都会被蛊虫吞噬。

可以说近千年下来我完全被蛊虫给控制了,现在就是一句傀儡,这么多年下来,占据在我丹田的蛊虫如果论境界的话,我估摸着已经达到了分神境的修为。

不仅如此我要是不吸收灵气进入丹田给蛊虫,它就会馋食我的丹田元婴,被撕咬一口痛彻神魂,身不如此。

多少年来不管我吸收多少灵气都被隐藏在丹田蛊虫给吞噬,这也是我这么多年来修为不进分毫的原因,也想过一切办法不管是炼化还是外力驱除,都没有办法将霸占在我丹田的蛊虫驱除出来。

我们触发了一处蛊阵,在逃出去破开阵法的时候,我帮杨问天当下了蛊虫的攻击,他用布下了传送阵我们才得意活命,但也就是那一次后,我的丹田中被一只阵法蛊虫给占据了。

结果就是那一次,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危机,那一处上古阵法的复杂和强大超出了我们的认知,在其中数十年才得以出来,我的修为就是在那一次大跌,到了元婴初期,从此之后在无寸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