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美人卷珠帘,深坐颦娥眉(三)/紫玉钗街诡怪传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着也扑过去,跟若溪姑娘厮打成一团。

“好娼妇,咱们今天那就分个上下高低,我就不信你个鸡吃核桃羊上树!”若溪姑娘自然也不甘示弱,两下里又是揪头发,又是扯衣服,打了个一片狼藉,两个如花似玉的姑娘,登时也披头散发,衣不蔽体,几乎成了疯人一般,虽有几个能说的上话的姐儿上去拦架,无奈两个姑娘竟横心卖命的撕扯,两下里胶上了,谁也分不开她们。

“你们这是反了天了,当我死了不成!”只听见雷震一般的吼声,便知道因着耳朵不好,嗓门便特大的莫先生紧赶慢赶的来了,烟雨阁新来的管事儿婆婆,罗妈妈颠着小脚儿也紧随其后,也跟着指鼻子骂金珠姑娘道:“好你这个不知人事的蹄子,为着件破衣服,命也不要,脸也不要了么?不称称自己的斤两,我们还要恩客呢!还不快快松手,若刮花了若溪的脸,见不得沈尚书,今日必定在柴房整治整治你!”

若溪姑娘与金珠姑娘打的兴起,竟连莫先生和罗妈妈亦不曾卖得面子,依旧缠斗的难舍难分,莫先生没有法儿,只得唤了几个小厮来,将两个姑娘拉开,但见鬓发松散,娥眉纠缠,明月般的面庞血痕残,两个人都不吃亏,全挂了些彩。

罗妈妈一边倒的怒道:“好呀,金珠!放着太平日子不过,皮痒了不是!若溪是头牌,也是你打得的?”说着便要拉扯金珠姑娘去柴房。

金珠姑娘一听罗妈妈字字句句全是骂的自己,更是委屈,不禁蹲坐在地上,梨花带雨的啼哭起来:“只因着她是个红人儿,便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我便是个不值钱的,甚么罪责都是我受么!”一如杜鹃啼血,闻者无不伤心。

罗妈妈怒道:“你可知若溪的恩客都是些甚么人?岂是你那几个小官小吏小掌柜可以相提并论的?若耽误了若溪的买卖,看我不揭了你的皮!”又柔声对若溪姑娘道:“你莫要委屈,妈妈自会请黄先生来瞧你,管它甚么珍珠白玉,定然与你医好了面孔,再见恩客不迟。”

若溪姑娘听了,更为得意,只讥譙的看着金珠姑娘:“你便等着那花无百日红,人无千日好罢!看红的是谁,好的是谁!”边要带小奴儿持着那衣衫回房。

莫先生道:“且慢,你们两个,何故打成这个样子?”

罗妈妈冷哼道:“我那若溪儿平日最是得体不过的,必然是这金珠,自不量力,竟欺负到我若溪儿的头上来!简直该拆了她的轻骨头!”

若溪忙道:“是了,我是得了账房的牌册,先行挑选,谁知这金珠排名靠后,却偏要跟我争抢,我这着实气不过,不为衣裳,只为她不把账房规矩放在眼里,也着实轻狂,这才两下里争执起来,给莫先生和罗妈妈添了麻烦,委实是我的不是,改日里定教我那恩客多与我些赏,来的勤些,教烟雨阁更兴旺。”

金珠姑娘忙道:“这衣裳,她是早便挑完了的,只是瞧着我这里拿了一件称她心意的,才如此霸道,硬要再夺了去!”

罗妈妈还要骂金珠姑娘,莫先生举手止住她,唤小奴儿将那衣裳拿过来,细看之下,却满面狐疑,直指着衣裳问罗妈妈:“这件衣裳可是今日里新进的?为何我竟不曾见过?”

罗妈妈摸了摸衣裳,也奇道:“怪了,这件衣裳,我竟不记得采买过。”

莫先生忙问金珠姑娘:“这衣裳哪里来的?”

金珠姑娘闻言,瞬时也忘了委屈,忙道:“这衣衫便是那唤我们顺序自取的衣衫钗环里的,再没错。”

而若溪姑娘忙道:“莫先生,罗妈妈,这衣裳的来历是有些蹊跷,我是头一个拣衣裳的,当真不曾见到此件,见那金珠拿着,还只道是我没翻拣出来,可是现下……”

罗妈妈忙道:“这衣裳,莫不是从裁缝铺里裹带错拿了的?看着这金丝绣线,必定价格不菲,如此好的品相,咱们不可能不记得。”

莫先生点点头,道:“莫不是占了裁缝铺子的便宜?也罢,这衣裳先存进库房里,他日若裁缝铺来寻,与他就是了,若半月不来,赏了哪个姑娘便是。现下也罢,为着一件衣服也不值甚么,各自回房,今日之事此后也莫再提起了,下不为例,各自忘了便罢,若谁还记仇,寻衅滋事,我必轻饶不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