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美人卷珠帘,深坐颦娥眉(四)/紫玉钗街诡怪传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罗妈妈忙应了下来,一面又支使丫鬟,将两个姑娘各送回房内不提。

鸾儿低声道:“罗妈妈倒势利的不遮不掩,这事儿照我看来,明明是那若溪姑娘霸道,样样儿都得掐尖抢上,跟罗妈妈平素谄媚着不无关系。”

我想起来一次往若溪姑娘房里送冰糖雪梨银耳盅的时候,确是有个财大气粗的恩客,重酬了罗妈妈,教她多照应若溪姑娘,罗妈妈可不是眉开眼笑的应下了么!也便觉得在理,点了点头,突然想起看热闹看的太久,蜜炼枇杷膏只怕凉下来了,赶紧作别了鸾儿,一溜烟儿的往桃花姑娘房里送蜜炼枇杷膏去了。

正想着这件事情,偏巧便见若溪姑娘穿上了那金丝绣线的外褂,更衬托的身段婀娜,珠光宝气,横行在后园里赏木兰花,好不威风,到底还是与了她了,想来又是罗妈妈从中斡旋的罢。

而金珠姑娘几日未曾要点心,只怕她还在黯然神伤罢。都说不蒸馒头争口气,这下子金珠姑娘没了衣服又没了面子,必定气的茶饭不思,哪有心情吃点心。

跟在若溪姑娘后面的小奴儿脸色不好,没精打采的,我想起丫鬟间的传说,有心去问上一问,忙上前先给若溪姑娘道了个万福,回身又对小奴儿道:“小奴儿姐姐,见你精神不好,是怎地了?”

小奴儿看是我,强打着精神挤出一个笑脸来:“上次吃了些惊吓,委实回复不过精神来,有些发热,周身不大有气力。”

若溪姑娘折下一枝木兰在手里赏玩,因笑道:“你也忒娇嫩了,保不齐是错看了哪个出来玩儿的姐儿,面目白些,你便只做见了鬼。”

“姑娘,我当真瞧见了!”小奴儿看若溪姑娘不信,忙不叠的辩解道:“我那天夜里出去泼水,分明看见楼下走过来一个红衣女子,我也只想看清是哪个姑娘,不料那个姑娘一仰脸,明明白白,是白茫茫一片,鼻子眼睛,俱是没有的!”

“小奴儿,可休要再提这个话,”若溪姑娘皱着眉,露出一个凌厉的眼神,道:“别的也就算了,只怕本姑娘也要跟着你担一个装神弄鬼的虚名。”

“是,小奴儿不敢提了,许是那日当真看花了眼。”小奴儿见若溪姑娘不高兴,忙低眉顺眼,跟着若曦姑娘往胭脂河边走过去了。

我倒是觉着小奴儿不像是在说瞎话。再说了,梅菜我连会飞的腐烂头颅都亲眼见过,只怕那没面目的女鬼也不是虚无缥缈的,这个世上用常理解释不了的事情太多了。

我还在发愣,昨天那个清澈的声音又从身后响起来:“傻狍子,今日里的新鲜事,可不是连你也不怕了?说起来,那红衣女鬼做鬼都做的不如人,连个小丫头也不怕,怪不得羞的没了脸面。”

我回头一看,可不是正是昨日里那个龙井公子么!那毛色鲜绿的鹦鹉振翅高呼:“没脸面!没脸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