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为他人作嫁衣裳(四)/紫玉钗街诡怪传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啥?”我犹如脑袋上给人敲了一棒,嗡嗡作响:“你说魏夫人?魏夫人怎么会变成妖怪?”

“都跟你说了,这不算是妖怪。”龙井公子饶有兴致的观看着泥胎似得白色人形:“这个半生不死,没有自己意识的东西叫做块垒。是活人化成,已经没有了自己的灵魂和自由,被妖术变成了行尸走肉。”

“块垒?”我难以置信的看着那个人形:“这根本不像是个人,魏夫人不是跳河了吗?又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外面人声鼎沸,似乎都在救火,龙井公子侧耳听了听,把手指竖在唇边嘘了一声,道:“这里乱糟糟的,还是回龙神祠的好。”

又顺手如同卷起画轴一样,将那白色人形卷起来,带着我趁乱跑出了烟雨阁,进了龙神祠。

我惊魂未定,越发觉得龙井公子不同寻常。

龙井公子则跟在自己家里一样,翻身轻轻松松的坐在供桌上,盘起腿来把供桌上的松子桂花糖一颗一颗塞进嘴里,“知道你会有兴趣,我一样一样说与你听,不过开头儿怎么说呢……”龙井公子转一转眼睛:“先说这魏夫人吧!都因着与妖怪的契约,以实现她那让魏公子再也不敢出门的愿望做为交易,被妖怪收为己用,再如同提线的偶人一般,暗中操纵她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你说的这个妖怪,难道是宵婆?”我蓦然想起来魏公子说过的话。

龙井公子点点头:“正是宵婆所为。”

我忙问:“宵婆在紫玉钗街上的传说,可谓是耳熟能详,她究竟是甚么来路,怎么竟然能把与她买酒的人变成这个样子?”

龙井公子顺手又丢了一块杏仁酥进口,偏偏杏仁酥块头太大,卡住了嗓子,龙井公子寻不到茶,千辛万苦放把杏仁酥吞下,喉结费力的一滚动,长出了一口气,方才答道:“你以为她卖的那个酒是普通的酒?一盏酒,一个契约,喝下去,便是一桩交易,这便是她的能耐,引诱凡人为了实现自己的愿望,付出灵魂和身体,好壮大自己的力量,就是那个宵婆的买卖。”

“原来是这样……”我不禁周身一阵恶寒:“如此说来,也算一种诱骗了……魏夫人这个交易,闹得身败名裂,被休回娘家不说,还变成了这个样子,未免也太凄惨了。”

往昔魏夫人向来是个说一不二,最爽快利落的女子,虽说是脾气大一些,可也犯不着要以命相抵,定然是那宵婆从中使诈,骗了魏夫人罢。

“你情我愿,才叫交易,是凡人胆小怯懦,又贪得无厌,才会滋养出这种妖怪夺取自己的自由。”龙井叹了口气:“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可是魏夫人也真是不值得……这么说,魏夫人投水,难道也跟那宵婆有关?”我忙问道。

龙井公子点点头:“那是自然,人半生半死之时,灵魂尚未进入轮回,此时施法,便最合时宜。让人半生半死,宵婆有的是办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