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翠盘擘脯胭脂香 (五)/紫玉钗街诡怪传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一愣,只道是那一日白公子初来乍到,不想当真与其他恩客相反,倒是夜伏昼出,若是根据龙神爷的话,说是妖怪,也该是夜间出来,越发显得疑点重重。

果然,第二日到烟雨阁送早点,倒在前庭便闻到了那浓郁香气,这才瞧见晨曦里,白公子与云舒姑娘还有玉夕姑娘三个正依偎在一起,瞧着挂在梁间的一只金丝雀,有说有笑的。

我心里起疑,恩客捧姐儿的场,素来是为着个痴情名声,从一而终,也免去了争风吃醋的麻烦,且昨日里明明白公子与北落姑娘浓情蜜意, 怎地今日身边就换了人?

云舒姑娘的丫鬟小昔 见我过来了,忙接过食盒:“有劳梅菜妹子早起来送点心,今日是甚么好吃的?”

我忙道:“是水晶虾肉包子与西湖牛肉羹,伴着香腌雪里红的小菜,今日里白公子要在云舒姑娘这里打茶围?”

玉夕姑娘的丫鬟麻雀掩不住的得意,笑道:“是了,任凭那北落姑娘得意一时,白公子还不是与我们姑娘交好了。不过这好吃的也还是便宜了我们,自打三个人在一起,宛若是给蜜糖缠裹住了,白公子与姑娘们只打茶围,不怎么吃东西。”

我想起来昨日里,白公子似乎也只喝了一盏山泉水,一口点心也不曾吃,龙井公子说是妖,可也像是八九不离十,哪有人真能做到不食人间烟火气的。

眼下白公子换了伴儿,且不知道心高气傲的北落姑娘怎么样了。

我忙点点头:“云舒姑娘和玉夕姑娘确实有本事,不过这白公子不吃东西,我昨日里伺候一回,也知道,可是云舒姑娘和玉夕姑娘她们也得吃吧……”

“就是那句老话,有情饮水饱,有了有情郎,谁还有心思吃东西。”小昔刮刮我的鼻子:“小梅菜,等你也遇到了如意郎君就知道了。”

如意郎君倒真如同扣肉一般,竟然还管饱,当真出奇。

我忙布上了点心,转身往别的屋里去送了。

还没到北落姑娘的门口,在走廊便远远听到了摔东西砸东西,吵吵嚷嚷的声音,我忙过去一看,头还没伸进去,一只粉彩花瓷盘子便飞了出来,我慌忙一闪,擦着我肩膀便摔到了对面的粉墙上。

只见北落姑娘披头散发,坐在床前,还在胡乱抓着手边的物件打砸,往日清雅的房间一团乱,大瓷瓶小瓷碗,凡是能拿得动的东西,俱摔了个粉碎,雪嬉红肿着眼睛劝道:“姑娘,白公子已然负了心,您这是何苦作践自己?恩客咱们见的也不少,不见得将来不会有比他更好的!”

“我不要更好的,我只要白公子!”北落姑娘竟厉鬼一般,咬着牙,道:“分明是云舒不要脸,借着甚么下棋,将白公子招了去,看着吧,这笔账,我跟她算不完!”

我迟疑了一下,只得进去,说:“姑娘莫动气,气坏了也是不值得,梅菜虽然不大懂事,也知道恩客来往本便无常,姑娘在烟雨阁时日不短,自然是明白的,这又是何苦来呢!先用上点东西,有了精神再计较不迟。”

北落姑娘看看我,叹口气:“你还不知道由来,昨日里我与白公子尚是……也不提了,昨日晚上一回来,我去换衣服,那云舒便与玉夕在外面嘻嘻哈哈的不知道说些甚么下棋不下棋的,白公子等我正无聊,便与她们俩聊了起来,不知道便使了甚么狐媚招数,将白公子撮弄了过去,我怎么招呼,再不肯回来。”

我见北落姑娘脸色不好,竟然有些灰败,忙问道:“姑娘可别是气坏了,面色怎地如此不好?”

“是么?”北落姑娘摸摸面孔:“我怎地不觉?”

“姑娘,你脸色真的不好,”雪嬉也苦苦劝道:“这两日与白公子在一起,并不曾吃一口东西,只喝些汤水,哪里能有好面色,不如吃点东西,精神气来了,拉回白公子,也有底气,如今病仄仄的,怎么有力气跟那两位姑娘争抢?”

北落姑娘这才抚着额头,道:“不说还不曾发觉,我还真有些个晕头涨脑,想是气血不足……”说着扶着雪嬉要站起来,不想刚刚直起身子,便往后一仰,竟昏了过去。

我和雪嬉自是唬了好大一跳,忙又是揉太阳穴,又是掐人中,雪嬉从未见过这种阵仗,已然慌了手脚,我赶忙起身,点心也来不及送,直跑跳到黄先生的回春堂去了。

待黄先生收拾了药箱子赶了来,北落姑娘房门外早围满了瞧热闹的姐儿,几个姐儿还窃窃私语:“瞧瞧,才得意了几天,一失宠,便给气成了这个样子,怎么样,可不是应了那句话:死人要账——活该。”

“早看不惯她情况,只不知道竟然失心失的这么快!”

“可不是么……”

我顾不上听这个,忙帮着黄先生挤开了人群,钻进屋子里,病情危急,黄先生也顾不得忌讳,不曾遮着帘子,只管把了脉,瞧了面色,倒愣了一愣,道:“奇怪……”

莫先生早闻声赶来了,见黄先生早到了,忙问:“黄先生,有劳您,这北落是怎么啦?”

黄先生皱眉道:“怪得很,北落姑娘似乎没有外伤,怎地却是失血过多的模样?”

“失血过多?”莫先生一愣:“先生,莫不是这北落气血失调的厉害?”

黄先生摇摇头:“前一阵子,北落姑娘受了风寒,老夫给诊治的,并不曾有气血失调,短短数日,竟气血两虚到这个地步,着实匪夷所思。”

莫先生忙道:“管她如何得病的,且不知怎地医治?”

黄先生道:“老夫开些个方子,以驴胶,红枣,当归等补药,好好吃些,补上气血,想来没有大碍。”

莫先生忙道了谢,亲自送黄先生出去,付了诊金不提。

这倒也是怪事,北落姑娘好端端的怎生突然气血两虚起来了,该不会,是那个白公子为了自己的妖术,偷偷吸了北落姑娘的血罢?想到这里,我忙撒腿往龙神祠跑了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