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沾衣欲湿杏花雨 吹面不寒杨柳风(二)/紫玉钗街诡怪传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厮和丫鬟闻声,赶紧又是去寻大夫来,又是去报官,罗妈妈弯下身摇晃那个女子:“起来!起来!我们可没得罪你,我们清清白白,打开店面做生意,你好死不死死在我们门口,损失了我们烟雨阁的名声,你赔得起么!”

那女子闻声,微微一动,转过脸来,虚弱的问道:“这里,是哪里……”

“你又没死,装什么死长虫?”罗妈妈站起来,斥骂道:“你是谁家的?躺在我们门口作甚?要死给老娘死远点!别脏了我们门口!”

那个女子纤薄如纸,勉强支起身子,犹如弱柳扶风,我见犹怜,她一张白净净瓜子脸,长得清秀玲珑,端的一副娇柔模样,青丝散乱,面上也没有妆容,有些灰败憔悴,但难掩那出色的容貌,且衣着虽单薄,也瞧得出是上等的货色。

罗妈妈端详端详她,似乎觉得她很有些来历,面色和缓下来,问道:“老娘只问,你到底是谁?”

“我……”那个女子支起头来,满面困惑:“我是谁?我,我不记得了……”

“那,你记得你是怎么来的?”罗妈妈有点不信,但仍耐心问道。

“好像是……腾云驾雾飞过来的……”那个女子倒是十分自然,似乎根本没觉得这么说有什么不对。

“啥个?”罗妈妈瞪起眼睛:“你你该不会是光天化日之下,装疯卖傻吧?”

围观众人禁不住也交头接耳,絮絮叨叨:“该不会,这女子本便是个疯子罢?难不成是家中走失出来?”

“可是看那模样,楚楚可怜,倒不十分像是疯子……”

“咄,疯子是疯了心智,外面怎生看得出来?”

那女子尚未答话,黄先生背着药箱呼哧呼哧的跑了来,丫鬟帮他拨开了人群,那女子迷惑的看着黄先生,黄先生顾不得多问,把其脉搏,片刻,道:“姑娘极为虚弱,气血两虚,可是几日不曾用餐了?”

那女子依旧犹疑的看着黄先生:“我不记得了……”

“咦?”黄先生倒抽一口凉气:“难不成,你是受到了惊吓,或者是头部受了伤,影响了心神?你什么都不记得了么?”

“是,”那女子点点头:“我是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统统不记得了,头脑里只一片空白,怎么使劲儿,也想不起来,只觉得,我一直在飞……”

黄先生望向罗妈妈:“怕是需要多多静养,万万不能再受刺激,罗妈妈且耐心着点,不要打骂为好,任由她自己慢慢想起来,不然逼得太紧,怕是留下一辈子都难以抚平的创伤……”

看来黄先生也只当这个女子是烟雨阁的一个姐儿,给罗妈妈虐打成这样子的。

“你个老东西,胡说甚么!”罗妈妈闻言,涨红了面孔,跳脚道:“老娘跟这个丫头子……”突然眼珠子一转,像是计上心来,忙道:“黄先生说的是,这个嘛,好生静养是免不了的,不管怎么着,也是个缘分,且便叫丫鬟们搭把手,照料照料,好了再计较。”

“听说这里有个来路不明的女子……”一个拉着长腔长调的少年声音响了起来,原来是一个比我大不了几岁的少年捕快,穿着皂衣,挎着刀,耀武扬威的赶开人群:“在哪里?给本捕快先过过眼!”

他身后还跟着一个怯生生的捕快,那个捕快一副白净面孔,文质彬彬,举手投足竟十分的斯文,只像是个秀才错穿了捕快的衣衫。

“啊呀,老身我道是谁,这不是苏捕头嘛!”罗妈妈脸上笑开了一朵花,颠着小脚儿迎上去,先从腰带里摸了几块碎银,藏在手帕子底下,借着与那苏捕头攀亲戚,将银两巧妙的塞进了苏捕头的怀里:“这不是……哎……也怪老身教导不严,这丫鬟们不识这位新来的姑娘,这姑娘害了热病,倒在门口,他们见着眼生,只当是来了外人生怕烟雨阁跟着沾包,火烧屁股似得便给报了官,给老爷添麻烦,真真是一个个的草包糊涂蛋!”

说着,罗妈妈用半寸有余的指甲点住了那个小厮的头:“见到不认识的姑娘,不往自己家里想,倒胳膊肘往外拐,着急忙慌的报官去了,赶着去投胎么!给老爷们添了麻烦,你这狗头也是担待的起的?”

那小厮只去了一趟,不想回来见是变了天地,一脸茫然,但那个小厮跟着罗妈妈日子久了,想必也是个心肠通透的伶俐人,只见他愣一愣,眨巴眨巴眼睛,领悟过来,赶紧来了个破桌子先伸腿,弯腰道:“原是我不懂事,没见过新来的姑娘,见跪伏到这里,只当是碰瓷找麻烦的,一时多事,便去报知了官爷,实实是我的不是,还往苏捕头大人有大量,饶了小的这一回!”

围观的人心下也猜明白了几分,这罗妈妈见那女子想不起来前尘往事,必定是有心将那姑娘做个天上掉下的馅饼,充进烟雨阁里,省下了买人的开销。

一众人你望我我望你,有个大爷看不下去了,道:“苏捕头,这个女子罗妈妈本说是不识得的,想来……”

“咄!”罗妈妈一听那大爷要拆穿花样儿,忙道:“你这老二,胡说八道,信口雌黄!不信的话,你只问问她,说的出说不出自己是哪里来的?”

苏捕头收下了银子,怎么办事自然一清二楚,含笑问道:“姑娘,你姓甚名谁,何方人士?到这里来有何贵干?”

那女子自然答不出,眨巴着清水大眼求助似得看着醒来第一个见到的罗妈妈。

罗妈妈自然得意非凡,忙道:“你若是想着敲些个酒水,言明就是了,何苦在青天大老爷面前做鬼?这丫头天生是痴呆病,这才给家里人卖到了烟雨阁,因无人看管走了出来,犯了病倒在门口,才引出这么多故事,改日我请你吃席,可好?如若不然,老爷带你上堂作证,对答不出,判你一个诬陷造谣,你这老身子骨禁得起几板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