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沾衣欲湿杏花雨 吹面不寒杨柳风(四)/紫玉钗街诡怪传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诶……”众人异口同声,全惊呼起来。

“神了……神了……”那童儿瞪着眼睛,张了嘴,举起手来左看右看,实实在在是一只白嫩嫩的手,半个燎泡也没有,我直疑心自己眼花,可是揉揉眼睛在看,小童儿的手果然还是毫发无伤。

“这……”罗妈妈鼓起眼睛:“你……你究竟是……”

“妈妈,我是真想不起来为何我有这样本事了,但是能救了这小兄弟,我可是高兴得很。”落花姑娘莞尔笑道。

鸦雀无声了一阵,北落姑娘先说:“这……她说自己腾云驾雾,该不会是天上坠下来的神仙罢?”

“是是是……一定是给那晚上的邪风从瑶池里吹落下来的神仙,要不然怎会有这样大的神通!”

“怪道这样的举止文雅,落落大方,还心怀慈悲,一定是九天仙女下凡尘!”

霎时间姐儿们议论纷纷,众说纷纭,罗妈妈也给听愣了,似乎想起来了自己的邪念,白了面孔,怕给北落姑娘发觉,忙破桌子先伸腿,颇有些慌张的说:“不知道仙姑下凡,老婆子有眼无珠,动了歹意,往仙姑莫怪,老婆子定然洗心革面,痛改前非……”说着双膝一软,竟然直直跪了下来。

“妈妈万勿如此!”落花姑娘慌忙扶了起来:“若我当真是神仙,又怎会稀里糊涂,忘却一切……”

正说着,莫先生似乎听闻了事情的由来,也急匆匆的赶了来,拉过罗妈妈,对罗妈妈低声说道:“这姑娘来路不明,又有那种神通,看她可怜,收留自然也算一桩善事,但断断不能叫她与一般姐儿似得迎来送往……”

罗妈妈忙道:“知道啦!自然不敢在仙姑面前造次!”

“仙姑不仙姑的还说不好。”莫先生窥探了一下落花姑娘:“有这种本事,不是妖怪就阿弥陀佛了。”

罗妈妈一听,忙点了点头:“还是先生高瞻远瞩,眼下如何是好?”

莫先生皱起眉毛:“请神容易送神难,总不能在这个时候把她赶出去,还是先周到照顾着,静观其变,你也管严了嘴巴,万万不要走漏了风声。”

“先生说的很是……”罗妈妈懊恼不已:“本以为大风吹了她来,是天上掉馅饼,白来了一棵摇钱树,不想……”

“你也是的,就算她没有神通,普通人家的女儿,你带进咱们这样地方,也是趁人之危,不怎么光彩,赚钱也不能这样赚……”莫先生看了那落花姑娘一眼:“如此,你且好生招待,万万不要造次。”

罗妈妈忙点头应下了,一抬头看见我在听蹭,忙曲起指头给了我一个爆栗:“去去去,你又不是烟雨阁的人,跟着凑什么热闹,赶紧哪里凉快哪里待着去!”说着把我推开,自顾自去逢迎落花姑娘了。

我见着此情此景,只想起来一句龙井说过的话,便是:“事出反常必为妖。”

横竖艾草团子已经给了落花姑娘,我提起篮子便往龙神祠跑了去。

龙井正躺在供桌上望天,似乎十分无聊,不时伸出手去抓苍蝇,倒是一抓一个准儿,抓完又放,放完又抓,简直如同诸葛亮对孟获七擒七纵一样,可怜那苍蝇晕头转向,生无可恋,飞也飞不动了。

瓜片正在用橙红小嘴儿清理自己身上鲜绿色的羽毛,抬眼看到我,忙喊道:傻狍子来了!傻狍子来了!”

龙井一翻身起来,双目炯炯的望着我:“嚯嚯嚯,似乎是艾草团子的清香味儿,傻狍子,还不速速供奉!”

我忙道:“龙神爷,别的先不说,似乎昨日那个大风,吹了一位了不得的人在烟雨阁门口呐!”

“甚么人?”龙井显得兴趣缺缺:“c艾草团子不包豆沙,包上咸肉火腿或者腌蛋黄,不知甚么滋味。”说着喉结一滚,似乎吞下来了一口口水。

“龙神爷,那个姑娘当真十分了得!”我急忙说:“您不知道……”边把刚才瞧到的一切告诉了龙井。

龙井眼珠子一转:“哦?你说治病救人的仙姑?这倒是新鲜故事,那个仙姑腾云驾雾,来头还当真不小,嚯嚯嚯……”

“龙神爷,那真的是一个仙姑吗?”我忙问:“仙姑又怎么会想不起自己的事情呢?”

“一种可能,是仙人被贬謫,可是被贬謫,又不会带着法术,又或者,她不过是假装不记得,另有图谋,再或者……”龙井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她根本就不是甚么仙姑。”

我给龙井这云山雾罩的话弄得稀里糊涂,又怕追问起来显得自己太笨,反倒是没有面子,只好问道:“那依龙神爷的意思,眼下如何是好?”

龙井粲然一笑:“自然是,静观其变。”

静观其变,跟莫先生唱的同一出。

自此以后,落花姑娘仙姑的名声传出去好远,京城里人人知道烟雨阁来了一位神通广大,包治百病的活神仙,日日排着队请落花姑娘看病的人排了半条紫玉钗街,不少外地人也大老远的慕名前来。

落花姑娘也不厌其烦,最最温柔和气,不管来的是家财万贯的豪富,还是衣衫褴褛的乞丐,总是伸出手来,好生医治,没有一个不灵验的,大街上孩童们纷纷传唱:“紫玉钗,烟雨阁,落花姑娘是活佛,救苦救难显神通,百姓福祉,喜乐乐!”

一时间,京城医馆药房,俱没了生意,大夫们只得苦了脸,坐在铺子门口摇扇子诉苦,说是仙姑这一来,可是没了他们的活路。

这天奉罗妈妈的命令,去给看病的落花姑娘送蜂蜜红枣茶润喉,但见有一个怪里怪气的胡人一直在路口盯着落花姑娘,脸色十分奇异,似乎心怀不轨。

我多了个心眼儿,送完了蜂蜜红枣茶也不曾走,只留意着那个胡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