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桃花流水鳜鱼肥(五)/紫玉钗街诡怪传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再没错。”那蓝月大人掩不住的笑意:“本座已然听到了沈大人的所报,那能预知未来的人面鱼正是冥界的使者,可惜已经死了,死无对证,有些风险,要不然,就已然确定冥河打开,三界交汇,龙脉定然在那紫玉钗街胭脂河畔。”

“好……好……国师这样说,哀家也便放心了。”太后的声音竟然微微颤抖:“想不到,哀家还能活着看到这一幕……”

“不过,本座还是奏请太后稍安勿躁。”那蓝月大人笑道:“要利用龙脉建造皇陵,准备尚不曾做足,人面鱼要是没死还好,可是眼下那三界交汇之处,气象大乱,局势不明朗,本座虽执掌着妖薄,可是毕竟还有两界的势力在缠斗,待两界的势力两败俱伤,本座再一击触发,定然保得江山永固。”

“好!”太后显然十分信任那蓝月大人:“那就按你说的做,哀家信得过你。”

“多谢太后赏识,蓝月必将尽心竭力,为……”说道这里,那蓝月大人突然抬起头,凌厉的目光冷冷的盯着房梁:“灵气……谁在那里鬼鬼祟祟?”说着一甩袖子,竟然腾空而起,直往我们所在的梁柱飘上来。

那蓝月大人鬼魅一般的动作虽快,但龙井比她更快,一把抓过我,我眼前一花,已经回到龙神祠里,龙井早躺在了供桌上:“嚯嚯嚯,这一趟可没有白去,不想无心栽柳柳成荫,连妖薄的下落都找到了。”

瓜片嚷道:“玄阴地成龙脉,玄阴地成龙脉!”

我忙问:“龙神爷,这玄阴地当真是龙脉所在,能保江山永固么?”

龙井笑道:“那太后给蓝月蒙蔽了眼睛,你也听不出好歹?这是三界必争的玄阴地,这个地方若是建造皇陵,那必然江山崩塌不稳,会有百年乱世。”

“诶?”我瞪大了眼睛:“这么说,那个蓝月大人,假意是在帮助太后保江山,实际上是要让人间大乱?”

“人间若是不乱,妖界又怎能趁乱出来分一杯羹?乱世多妖异,就是这个道理,看了妖界的新首领,胃口可比九尾狐大的多,一出手,便是大动作。”龙井摸摸下巴:“蓝月……这个国师当的好生体面。”

我忙问:“那蓝月大人,是妖界的人?她原来就是偷走龙神爷妖薄的贼,龙神爷现下寻得了她,可能去讨回妖薄?”

龙井摇摇头:“敌明我暗,方才有意思,本神还不想打草惊蛇,让他们明白本神早找到了妖薄的下落。横竖天界给的期限还宽松,将那些作乱的势力连根拔起,方才算得上是一劳永逸。”

“龙神爷懒得动,龙神爷懒得动!”瓜片嚷道。

“去去去……”龙井像赶苍蝇一样的驱赶着瓜片,道:“多嘴多舌,拔了你的舌头做清炖雀舌可好?”

瓜片听了,忙收了翅膀,缩在我的肩膀不出声。

龙井盯着窗外的落英缤纷出神:“香片究竟去了哪里……”

“龙神爷思春!龙神爷思春!”瓜片还是忍不住那张快嘴,龙井瞪了一瞪眼睛,瓜片瑟缩在我身后,又补上一句:“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看本神不扯干净你的扁毛,丢进沸水煲汤!”龙井随口恐吓,脸上的表情却十分慵懒,我猜测他有心拔毛,却懒得动手。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瓜片……”

“说起来,看见人面鱼的魏公子虽说是躲过一劫,却死了一个姨太太,端的也是一件伤心事,真是有点在劫难逃的感觉。”我赶紧岔开话题,生怕龙井一时勤快起来真来拔毛。

龙井眼睛微微一眯,做出一个奇特的笑脸出来:“嚯嚯嚯,这不也是那马二少的劫难么!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人生在世皆有因果,准没错。”

龙井这段算命先生一样的说辞我听不大明白,只得假装懂了,连连点头。

“龙神爷……信女听闻龙神爷慈悲为怀,有求必应,信女求龙神爷救下信女一命!”外面有一个惊慌失措的女声传了过来。

龙井冲我努努嘴,我赶紧到前堂去看,只见一个二十出头,挽着低髻的少妇穿着一件蜜合色春衫,头上插着些不显眼却看得出十分昂贵的首饰,正跪拜在外面,供奉了许多贵重的供品。

等那少妇抬起头来,我方才认出,她正是那马二少的五姨太,我往马二少家送过阿胶蜜枣,见过这清秀的五姨太,五姨太好像是年纪最小,最受宠爱的,不知何故今日竟然往这里来求龙神爷来了,我忙迎出去:“五姨太,出什么事了?”

五姨太认识我,上次还打赏我一块银子叫我买花儿戴,见了我,忙道:“梅菜,都说你是龙神使者,此话可当真?”

我点点头:“街坊四邻常常托我在供奉的时候代为祝祷的,五姨太这是有难处?龙神爷向来灵验,定能帮上五姨太。”

五姨太一听,仿佛见到了救命稻草,忙道:“那可真是太好了,我马家如今不知何故,竟闹起鬼来,怕是那屈死的四姨太冤魂作祟,连我……也见到了不寻常的事,这才来恳请龙神爷救下我一条命,只要过了此劫,小女子三牲五畜,一定多多的供奉来酬神!”

我忙道:“五姨太遇到了什么异事,只管与龙神爷诉说,龙神爷慈悲为怀,定然会出手相救。”

五姨太听了,跪倒在蒲团上,说:“龙神爷在上,小女子汐心,是那马二少的第五房姨太太,不敢欺瞒龙神爷,因着家中二少妻妾成群,闹得争风吃醋,家宅不宁,前一阵子二少在胭脂河巧遇了那人面鱼,跟着同去的四姨太便暴病而亡,眼下不知晓是不是四姨太作祟,马府之中,惶惶不安,不可终日……”

龙井挖了挖耳朵,懒洋洋的说:“喂,傻狍子,教她说些正经的,本神几乎要听得睡着了。”

看来五姨太一直没说到点子上,我只好催促道:“不知道府上究竟是何异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