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章:冥府之中出内贼/紫玉钗街诡怪传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着龙井口齿这样清楚,浑身又充满了那一股子懒样儿,分明是已然解了毒,我心下十分高兴,但是龙井正眼儿也不看我一下,我只得先把嘴闭上,估摸着,我这次又进了妖界,八成又给龙井添了麻烦。

老君眉一见连龙井也亲自来了,眼珠子一转,像是忖度了一下究竟跟着哪个主子好,便索性也不言语,只是隐藏在二公子的黑袍之下,静观其变,似乎在抉择谁才更有实力保护它。

“你说什么劳什子山芋?”二公子拧着眉头,不耐烦的说道:“本公子早便瞧出来了,定然是你也想打听宵婆与香片的关系,这才也想随着来探听消息吧?想吓唬本公子,可还早得很!”

龙井嗤笑道:“人人说你傻,你还不爱听,你也不会想想,知晓这么多秘密的老君眉,是不是人人想知道它脑子里的事?宵婆和香片的下落,牵动着三界多少颗心,你不会不知道吧?”

“那又怎么样?”二公子梗着脖子说道:“再怎么样,本公子都要去寻香片的下落,挡我者死,包括你大头来添乱,也是一样!”

“你啊,人身狗头,果然是听不懂人话,”龙井一边悠闲的挖着耳朵,一边顺势坐在了白泽横放在地上,满是洁白皮毛的尾巴上,道:“既然这许多人想知道那些秘密,那么这个老君眉在谁身边,都免不了会被旁人争抢,而九尾狐家族的旧部,乃至整个妖界,都会对这个老君眉虎视眈眈,你放在身边,除了给这家伙挡灾,还能落得甚么?”

“这还轮不到你这个大头来管!”二公子怒道:“你才是人身,人身王八头!本公子的身份地位,难道还保不得一个小小的老君眉?你未免也爱瞧不起人了!”

“啧啧啧……”龙井居然越来越过分,居然顺势躺在了白泽巨大的长尾巴上,伸出小指头剔着牙,嗤笑道:“你以为,此老君眉还是彼老君眉?它身上,现在肩负这整个妖界的生死存亡,而妖界的生死存亡,可是三界影响稳定的一个重要基石,这种动不动,便会影响这个世界的大事件,你觉得,冥王爷会让你来蹚浑水?”

白泽也不知道是听呆了,还是对竟然有人对它这样肆意妄为而感到不可思议,居然一直任由龙井舒舒服服的依靠在它身上,大气也不曾出,只竖着耳朵细细听龙井说来。

二公子一听,愣了半晌,接着又死鸭子嘴硬的说道:“父王让不让本公子来蹚浑水,那也是本公子自己的事情,你管得着吗?只要是为着香片,本公子倾尽一切,也在所不惜!你口口声声说喜欢香片,你为了香片做过甚么?”

龙井皱眉道:“几百年前的事情,陈芝麻烂谷子一般,本神都记不住,你还要拿出来翻炒,现下里香片不是你的未婚夫人么?自己开起自己的玩笑来,可倒是也怪新奇的。”

“你……”二公子撇着嘴,道:“你吃醋,以为本公子不知道?既然你对香片现下的身份心知肚明,那本公子急着想寻回香片,不是再合理不过的么!”

龙井叹口气,道:“那么,你若是不怕麻烦,只管带着老君眉走,不过等你后悔的时候,莫要来寻本神就是了。”

“二公子,冥王爷有令,教小的送信来!”说话间,一个通体漆黑的穿山甲自土里钻了出来,那穿山甲束着一条鲜艳夺目的红腰带,手里持着一张金色的纸,交到了二公子手中。

二公子皱眉道:“怎生偏偏是在这个时候……”说着便将那张金色的纸拿了起来细看,不料一目十行的看下来,二公子已然勃然变色:“这……这怎么可能……”接着二公子一把抓住了那穿山甲,怒吼道:“九尾狐家族全数被人给放了出去,这件事可是当真的?”

那穿山甲冷不防的给二公子这一拎,吓得肝胆俱裂,连声道:“是是是……这件事情千真万确!那九尾狐一家本来在冥河底下锁的好好的,可是不知何故,竟全数给人放了出来,众位九尾狐四散逃去,已经,已经是人去楼空……”

“这么说,父王当真下令,教整个冥界的力量全数动用起来,去将每一只九尾狐俱捉了来剥皮抽筋不成?”二公子那全然没有血色的面上淌下了豆大的汗珠:“有没有查出来,是谁动的手?”

那穿山甲吓得连连摇头道:“小的,小的哪里知晓这种大事……不过,既然能进入冥界放走它们的,只怕,法力高强,不在您之下,还有,不少人疑心,是冥界之中的自己人,监守自盗……”说着,黑漆漆的眼睛滴溜溜的,只覷着二公子,二公子本来便是一副暴怒模样,一见那穿山甲的眼神,更是勃然大怒:“怎地,难不成,你们全然疑心是本公子,放走了姻亲不成?”

那穿山甲忙结结巴巴的告饶道:“小的怎敢这样想,不过,不过是因着有人提起,二公子一直在找寻失踪的新娘,九尾狐旧首领香片,现下八成是寻得了,听了那香片的枕边风,是以才会偷偷的放了未婚夫人的娘家人,讨美人欢心……”

“简直是一派胡言!”二公子愤然将那穿山甲狠狠的摔在了地上,指着那穿山甲的鼻子骂到:“本公子不过出来了片刻,怎生谣言便如同长了腿儿一般四下里乱传?你说,这究竟是谁造的谣?看本公子不把那厮叉到油锅里炸酥了喂狗吃!”

那穿山甲究竟是皮糙肉厚,居然毫发无损,连忙爬起来道:“二公子万万不要动怒,事情是这样的,您前脚自冥殿内出来,后脚冥河那边就出事了,再没有这样巧的,冥王爷说,若当真是二公子为了儿女情长,置整个冥界的声威名望于不顾,那……”

“那甚么?”二公子气急败坏的踢了那穿山甲一脚:“有话给本公子痛痛快快的说出来!”

那穿山甲忙蜷缩成一个球儿,答道:“冥王爷说,那便让您去一只一只将那些做乱的九尾狐拿回来,若是您还手下留情,冥王爷便会下令整个冥界,与九尾狐一族下了死令,叫冥界众人,见一只,杀一只,见两只,杀一双……”

“怎么会这样……”二公子一个踉跄,险些栽倒在地,还是龙井一咕噜起身,扶住了细瘦的二公子,这两位公子站在一处,倒像是一双筷子一般。

二公子愤然甩开了龙井,怒道:“不用你来假惺惺!如今父王叫整个冥界与九尾狐为敌,那本公子与香片的事……”

“所以本神劝你一句,那老君眉现下里是一块烫手山芋,你想想,老君眉已然名声在外,妖界之中眼多口杂,消息传得这样快,说不定早已三界皆知,你要在这个风口浪尖上把老君眉带到冥界去,不是找死是甚么?”龙井的桃花大眼滴溜溜直转:“怕是冥王爷,再也不想听到香片这个名字,自你的口中传出来,何况,老君眉肚子里的消息,关乎妖界生死存亡,难道蓝月大人不想知道?若是蓝月大人为着这件事情往冥界要人,只怕二狗子你啊,可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二公子的脸色红一阵白一阵,盯着龙井,问道:“那,你现下里,可有办法,去寻回香片来?”

“简单,简单!”龙井笑眯眯的指着老君眉道:“把这厮交给本神,本神代你去寻回香片来,可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