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5章:飞上枝头做凤凰/紫玉钗街诡怪传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娘也讪讪的说道:“委实也有点出奇。……www.ZiYouGe.com……”

子青夫人摇摇头,轻叹一口气,道:“谁叫我这肚子不争气,也没甚么可以说嘴的,这女人的心啊,甚么宽容大度,也都是嘴上说说,谁又那样心甘情愿的把自己的夫君往别人那里送呢!盼只盼着,那个留下胭脂印子的女子能清白,就尽量清白些,秦家好歹也是在这京城之中有名有姓的人家,这样兀自混进去了来路不明的后,哪有不给人说嘴的道理。”

娘只得劝慰道:“夫人想开些,且不知秦大人怎么说的?”

子青夫人苦笑一下:“问他?不管问他甚么,只回一句不知道,问他看没看见胭脂印子,也梗着脖子,说不知道。睁眼说瞎话,大概也便是此意了。”

“秦大人是爱惜夫人,怕夫人生气,”娘忙道:“若是夫君当真变了心,那他定然连骗都懒得去骗自己夫人的,这样子,也是秦大人心里有夫人。”

子青夫人又是叹一口,凝神望着街头上,抚摸着自己平坦的腹部,自嘲的说道:“怪的了谁?还不是自己不争气,又气,自己受着便是了。”说着取过了娘早包好了的点心,带着在门口守着的丫鬟,坐上一顶青缎子装饰的软轿走了。

娘望着那软轿也有点出神,道:“一入侯门深似海,当真再没错的,娘可不喜欢给人鸟雀似的关在金丝笼子里,翅膀也张不得。”

我忙问道:“娘,这位子青夫人风度非凡,定然是大户人家出身的罢?”

娘的眼光还是不曾移开,只是答道:“说起来,这也是一个草窝里飞出的金凤凰的传奇故事呢!这子青夫人啊,嫁是嫁入了一个豪门,出身却是小户人家,早先呀,在你姥爷的裁缝铺子里做过绣娘,与娘也是旧日相识,但是一步登天,有这个富贵命。”

我忙问道:“嫁入豪门?是怎生嫁进去的?大户人家不是都讲究门当户对么!瞧着这子青夫人的仪容做派,可不像是妾室,大概是夫人罢?”

娘点点头,笑道:“你这小丫头子倒是也会看人,八成方才说话与你听见了,倒是哎卖弄聪明了,这也不假,不过呢,这缘分天注定,子青夫人便是因着给那秦家送定制好了的衣衫,刚巧遇上了那位秦家的公子,大名叫做秦流奕的,与子青夫人却如同前世里的缘分,端地是一见钟情,这谁都知道,那秦家高门大户,哪里瞧得上这子青夫人,说什么也不愿意,秦家老夫人寻死觅活,闹腾的紫玉钗街上是人尽皆知,可是那秦公子铁了心要与那子青夫人成婚,家里磨不过,退了半步,说是做个妾,结果秦公子痴心不悔,说是一定要做堂堂正正的正室夫人,如若不然,便是对不起这份情,大不了,便要携着子青夫人私奔,那句一生一世一双人,便是那个时候说的,紫玉钗街谁不羡慕。”

我点点头,道:“秦公子果然也是个多情的,好生让人羡慕,倒像是戏台上的才子佳人。”

娘笑道:“戏台是戏台,这凡尘是凡尘,再轰轰烈烈的你情我愿,可也抵不过一日一日的耳鬓厮磨,日子久了,哪里还有那么多说法花活了!都说美人看三天也生厌,没有好德行,也是一场空,你没瞧见,子青夫人原先做姑娘的时候,也是出了名的活泼,叽叽喳喳的花燕子一般,可是进了那秦家十来年,成了甚么样子了!说话也轻声慢语,走路也娉娉婷婷,可丝毫没有以前的样子了,可见那豪门大户磨人,绫罗绸缎,山珍海味,却是累心。”

“累心只怕也是因着那秦家的后院罢!”我想起来以前听说过有媳妇受不住婆婆虐待的,投缳死了的事情,问道:“秦家老太太既然以死相逼过,子青夫人嫁进去,哪里能有舒心日子过。”

“可不是么!”娘点点头,道:“子青夫人嫁过去,跟那秦家老太太也磨了许多年,听说看见的好脸色都不多。加上一无所出,老太太日日明里暗里的骂她是扫把星,不生蛋的鸡,甚么难听说甚么,还一股气的要让秦公子娶妾室,八成是打算着谁生了后人,便扶正了谁,可是秦公子偏偏一个也不娶,说是只认子青夫人一个,老太太气的更厉害,小鞋儿穿的无所不用其极,做媳妇的能有什么办法,还不是慢慢的熬着,所幸前些日子老太太过世,这子青夫人方才过上了舒坦日子,可是这秦公子,偏生又出了这样事情,也不怪子青夫人受不住,毕竟那样的恩宠,早习惯了。”

我点点头,道:“也瞧得出那子青夫人心里闷。”

娘道:“其实,那秦家大人也算得上一个好男子,当初为着与这子青夫人成婚,几乎抛下了一切,不过嘛,男子大抵是喜新厌旧的,这种事情谁说的准!”

我笑道:“可见我爹是可贵的,是吧,娘?”

娘啐道:“你爹那个榆木板子,不过是因着没那许多钱财罢了,如若不然,也不是甚么好人。”

“娘,您便知足些吧。”我笑道:“我爹这样年复一年听娘的话,半句不敢违抗的,梅菜不曾听闻这紫玉钗街上还有第二个。”

“你就知道向着你爹。”娘作势要敲我额头,我忙躲开了,往后厨房跟着爹揉糯米团子去了。

不想过了几日,那子青夫人又来了,而且是一脸泪痕,看上去委屈的了不得,我当时正在店堂里擦桌子,见了子青夫人,却也唬了一跳,忙让个座,拿了干净茶巾来,问道:“子青夫人这是怎地了?”

“你娘不在家么?”子青夫人泪水涟涟的问道。

“我娘就在后厨。”我慌忙将蜜枣玫瑰茶捧上来,问道:“子青夫人用一点茶水,我这便去寻我娘来。”

娘早听见了子青夫人的声音,自后厨出来,见了子青夫人那副模样,忙问道:“夫人,你这是怎地了?”

子青夫人露出一种十分虚弱的表情来,口中喃喃道:“那胭脂痕迹,到处都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