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7章:阴魂不散死恩客/紫玉钗街诡怪传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三子看我发呆,忙问道:“梅菜,前一阵子你不是往二皇子那府上去了么?二皇子那个人,是个甚么样的人呢?现如今人们都说,怕是二皇子的便要得了这太子之位了,会是一个明君么?”

我叹口气,道:“这个二皇子,能做到常人做不到的事情,或者说,他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是不是明君,梅菜我人微言轻,也说不出什么来,希望能是一个明君罢!”

小三子望着我,狐疑的说道:“你,好像变了许多……”

我奇道:“三哥哥,我变了什么?”

小三子犹豫了一下,还是照实说道:“你以前,好人就是好人,坏人就是坏人,黑白分明,现如今,怎地也说出这样的话来了?”

我苦笑道:“我以前,不知道这个世上,原来是有灰色的。|ziyouge.com|”

龙井出宫之后,便跟我说过,这二皇子既有野心,又有实现野心的能力,八成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唯有这种为了目标,可以不顾一切,牺牲一切,知道取舍的,想来才合适做这个皇位。

去龙神祠里擦桌子扫地,还是忍不住问赖在供桌上的龙井道:“龙神爷,您那日里,大概早瞧出来,指使那静儿害皇子妃的是那二皇子罢?”

龙井挑起了眉头,道:“怎地,果然那二皇子丧妻不满三年便再娶了?”

我点点头:“龙神爷好像一早就什么都明白了。”

龙井打了个哈哈,道:“人间的事情,掺和的太多,对谁也没好处的,更何况,难不成还要在那将死的皇子妃面前,将事情揭穿出来?那未免太残忍了些。”

“这样说来,龙神爷当日不揭穿二皇子,还是因着怜悯那皇子妃?”我叹口气:“也不知道是让皇子妃知晓真相好,还是心满意足的给她一个好意的谎言好。”

“两者二选一,还不如消散她的怨气呢!”龙井咂舌道:“你呀,什么也不懂。”

我忙道:“朝堂上的事情梅菜自然不懂,横竖有龙神爷看的清楚,这件事情,想来与三界纷扰没有关系罢?”

龙井望着窗外,道:“早早晚晚,也会有所牵连,人间,终究是逃不过的。”

我一听,却也噤了声,不敢再问下去了,生怕会问出来一个自己不想听到的结果。

龙井扫了我一眼,笑道:“傻狍子,说起来,秋末冬初,是不是该喝点暖心的盖浇面?世间便是这般的又冷又硬,再不吃上些个又暖又软的,人心都要结成冰了。”

“龙神爷说的是。”我忙应下声来,出了龙神祠,打算自给龙井煮一个盖浇面来。

盖浇面还是近来新兴的吃食,大大的带盖海碗里,注入了鲜美汤汁和爽滑面条儿,随意搭配上面浇头,各种随意,倒是吃的轻松自在。

面条儿便是家常的手擀面,在鸡汤里煮的筋道弹牙就是了。浇头才是决定这一味盖浇面的主要角色,因此大有讲究。

面的浇头多种多样,被称之为“卤”,夏日凉面亦如此,但精细程度和种类繁复的程度,便比起盖浇面来差远了。

说起了最受欢迎的浇头,便是切的飞薄的酱牛肉,搁上几片在清汤面上,撒上蒜末倒上醋,点几片香菜,还有家常些的,有酱爆鸡丁卤,挖上一大勺,点葱花吃,还有烧茄子卤,酸辣黄瓜卤,腌鹅肉卤,全数是顶好的味道。

清汤寡水的面因着浇头的加入而丰富起来,各种味道在唇齿之间碰撞出来。

在寒风呼啸里热乎乎连汤带水次溜溜的吃下一大碗面去,由内而外的那一股子暖意,是盖浇面给人带来最愉悦的感受。

我给龙井捧了一大碗的鸡丝笋片盖浇面,搁在食盒里往龙神祠里送,不料想一进了龙神祠,便瞧见了一个姑娘正跪在了龙神祠外面,看着穿着打扮,都是十分光鲜亮丽的样子,身后却不见带着丫鬟,觉着有些个奇怪,便小心翼翼的绕到了前面去,只见地上跪着的,却是烟雨阁的一位雪没姑娘。

这雪没姑娘平素里十分清高,不大爱与旁人交往,更不爱笑,虽说在这勾栏之中,卖笑却是一门营生,可是偏偏雪没姑娘人如其名,是个冰雪美人儿,没几个见过她笑的。

不过正所谓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比起了那鸳鸯姑娘的大方得体,桃花姑娘的人情练达,云舒姑娘的娇俏任性,雪没姑娘也有一批热烈的恩客,每日里叫嚣着,想让冰雪也为着自己消融,可是雪没姑娘依然对任何一个恩客都冷眼相向,还未曾有人将冰雪美人儿给感动开过。

雪没姑娘连吃的东西,也喜好冷的,都是些个拌凉菜,冷糕之类的,旁的姐儿也都说这雪没姑娘生性是有些个古怪的。

雪没姑娘看见了我,微微颔首道:“龙神使者也在。”

那声音虽然好听,可是说不出的,便带着一股子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

我忙点点头,将食盒搁在了那供桌上,问道:“今日里雪没姑娘也来拜龙神爷了?不知道所求何事?”

雪没姑娘抬头看了我一眼,依旧是淡淡的样子,却语出惊人:“倒是也不为了旁的,便是因着,我那屋子里像是闹鬼。”

“闹鬼?”我唬了一跳,须知龙井在烟雨阁左近坐镇,这一般的妖怪都忌惮不已,不敢擅自往这里太岁头上动土的,是以烟雨阁近来是平安的多,鲜少听到了甚么异闻。

我便问道:“闹鬼……不知道雪没姑娘看见的鬼,是个甚么模样?”

雪没姑娘答道:“那个鬼,我是识得的,便是以前的一个恩客,明明死去多时,却也不知道为甚么,居然在我身边阴魂不散,我只求龙神爷护佑,将那鬼怪驱逐了,还我一个清净。”

“恩客的鬼魂?”这样的关于阴魂不散的恩客的妖异事情,我还是头一次听到,便接着问道:“雪没姑娘,不知道那个鬼魂都是何时出现,可曾伤过了你?”

“这个,一定要说么?”雪没姑娘皱起了眉头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