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会场的笼子/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将广场的双黄线两侧碾出几道数百米长的巨型轮胎印记,运输机缓缓停下。

机舱中全副武装的军人纷纷站起,吴清晨刚想离开座位,季明明摆摆手,指了指运输机的机舱深处。

那儿的金属长桌附近,热闹的景象并没有随飞机的降落消失,十数人围在幕布和显示屏旁,飞快的语速像是每个人都在争吵,而他们的手掌或者肩膀的位置,同样数量的对讲机也从来不曾休息。

一位大约是指挥员的军人往返于金属长桌和机舱前部,将近百名士兵的位置,姿势,武器指向的角度一次又一次的调整。

这样的情形维持了很久。

当全副武装的军人们手中的武器全部上膛并至少检查了五次,每个人的位置也至少更换了同样的次数之后,舱门终于打开了。

没有人移动。

这时,机舱已经安静了许多,吴清晨被塞进一辆装甲车内,四面还有几十名士兵团团包围,什么都看不见,只隐约听到几个脚步声经过自己附近,走到了机舱尾端。

“怎么回事?我说的不够明白?为什么还有车在外面?”

“刘主任…….”回答的声音很有些为难,“这点我们仔细研究了,地点太不合适,运输机下来还可以说是迫降,坦克进会场,这影响……”

“我会负责。”

“刘主任,我们不是怕担责任!你总共才给了我们多少时间?我们只来得及疏散这一片,动静太大了,现在指不定有多少望远镜盯着这里……”

“有望远镜就不能有狙击枪?防弹车挡得住火箭筒吗?”

“可影响……”

“不要和我提影响,我接到的命令没有影响,只有四个字:绝对保障!……这里由我负责,你还有两分钟,没有钢板也没关系,你以为坦克上不了台阶?”

快速的脚步声。

两分钟后,一阵短暂的震动,几辆装甲车同时启动,顺着斜道缓缓驶出了机舱。

天色已近黄昏,广场附近却是一片光亮,两旁的路灯、彩灯、四周建筑的外灯全部打开,数不清数量的探照灯更是将广场四周照得纤尘毕露,四面八方都是一圈圈军车和一团团全副武装的军人。

广场中部的公路护栏已被撬开,在不远的位置堆成一团,顺着简直是强行开出的道路,装甲车队和一路紧跟的几百名士兵踏过国旗台,绕过人民英雄永垂不朽,最终顺着刚刚铺好的钢板,爬上了会场的阶梯。

通过一道打开的大门,装甲车直接开进了会场的左侧大厅,士兵们拥着吴清晨迅速通过几个走廊,最终在一条长廊停下,季明明和另外十几人围住吴清晨飞快地窜进一间小厅,直到这时,众人才明显松了口气。

没有人让吴清晨坐下,吴清晨的身边也没有座位,地面有几道指向角落的明显推痕,那儿歪斜地摆着一张很大的圆桌,上面乱七八糟地倒扣些花盆瓶子椅子,除此之外,小厅空空荡荡,只有两扇紧闭的房门边上竖着两块巨大的玻璃,玻璃底下还有几组滑轮。

吴清晨听过声音的刘主任低声和对讲机说了几句,房门很快被推开一条缝隙,一位身着西装的中年人斜着身子挤进小厅,反手将门掩上,挡住了和他一起钻进小厅的嘈杂声音。

中年人浓眉方脸,个子很高,步子也很快,一位军人在几步外向他介绍:“这位就是吴清晨先生。”

这个介绍有些多余,中年人刚进门就盯住了吴清晨,视线几乎没有在其他人的身上停留。

中年人在吴清晨面前站定,整了整本就足够整洁得体的衣装,对吴清晨上下打量了至少半分钟,才不知原因地点了点头:“吴清晨先生,一路辛苦了。我是李子平,负责配合你参加这次会议。”

面前的中年人有些眼熟,名字更熟,吴清晨可以确定自己肯定从新闻里面见过,但不记得他的职位,也不知该回答什么,还好李子平也只是顿了顿,又继续说道:“吴先生,会议很重要也很仓促,参加的人很复杂,你只需要和我说话,其他人的要求你不用管。”

“另外……”李子平指了指年长军人:“如果有什么突发情况,你听刘涛同志的安排。”

吴清晨和刘涛主任都点了点头,李子平又四处看了看,没有了其他问题:“开始吧。”

刘主任招了招手,示意吴清晨站到两块又高又长的玻璃旁,两名士兵上前拉开大门,一片嗡嗡嗡的交谈声立刻涌入小厅,会场展现在吴清晨的面前。

几名士兵扶住玻璃推出小厅,吴清晨紧跟李子平和刘主任走在旁边。

三人出现在侧门口的瞬间,原本有些嘈杂的会场立刻变得鸦雀无声,几秒之后猛烈地爆发出一阵巨大的声浪,它们大多集中在会场的一层,二层和三层几乎没有人影。

这是同时来自至少三千人的声音,声音主人的皮肤涵盖了黄,白,黑三种颜色,头发更是五颜六色,应有尽有。

此时此刻,这些人的身体几乎全部前倾,三千双眼睛的目光都聚集在两块巨型防弹玻璃后,

身着皱巴巴衬衣和同样皱巴巴裤子的身影。

或许是这三千双眼睛过于专注,又或许是这三千人毫不掩饰自己的表情。吴清晨能感觉到,这三千双目光凝聚了几乎人类所有激烈的情感。

它们似乎是满意,是羡慕,是期望,又似乎是憎恶,是蔑视,是惊恐;它们似乎发现了一件宝物,又似乎看见了一堆垃圾;似乎正仰望一位天使,又似乎是仇视一只恶魔。

到目前为止,这是吴清晨一生中走过最漫长,也最艰难的一段路。

这段最艰难的路程大约三四十米,正是小厅侧门和会场主席台唯一一个座位之间的距离。

这个唯一的座位属于吴清晨。

我一定是疯了。

就算最狂妄的梦中,吴清晨也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穿着皱巴巴的衬衣,以及同样皱巴巴的裤子,外面套上一层防弹衣、一层救生衣,身前再竖起两块防弹玻璃,站在会场唯一一张座位前,面前是一排又一排不管肤色是黄是白是黑,脸上都挂满了焦虑、慌乱、惊喜、期盼等等等等几乎全部人类情感的人群。

我一定是疯了。

吴清晨脑子里基本是一片空白,也不知道李小平耐心示意了多少次,才战战兢兢,心惊肉跳,甚至可以说是毛骨悚然地将屁股稍微贴上了主席台唯一的座位。

仔细调整了几遍防弹玻璃的位置和角度,两名士兵在玻璃一侧的仪器上按了几个键,巨型玻璃的底端放下了几组支架,几只钻头从滑轮旁伸出,很快将会场的地板钻得木屑横飞。

“各位……”没有试音,没有客套,钻头轻微的嗡嗡声中,李子平从吴清晨面前的桌子上取了一只话筒:“现在各位坐在这里,都是同一个原因。不管你们有多少问题,我们能够确定答案的几乎没有。我们已经尽了我们最大的努力:这位就是吴清晨先生,目前最有可能是各位下午都已经见过一面的朋友。”

下午已经见过一面?是指我的梦吗?吴清晨不由自主地转头右望,季明明一反常态,满脸严肃地站得端端正正,仿佛听见了吴清晨心中所想一般,对吴清晨轻轻地点了点头。

“刚才我们已经确定了程序,时间宝贵,现在开始第五项议程的最终表决吧。”

刚刚稍微安静了一点的会场立刻又一次爆发出声浪。

许多人激动地站了起来,会场右侧一位金发女子甚至脱下鞋子丢向主席台的位置,神情激动地大声陈诉。

吴清晨一个字都听不懂,望向张主任和李子平,两人神情严肃,没有尴尬,也没有恼怒,李子平轻轻地摆摆手,示意吴清晨不必介意,“科尔斯小姐,这是已经通过了我们一致同意的方案,就算你不尊重我们三个多小时的成果,你也必须尊重事实……是,我了解你尊重……我们……不,全人类现在都不可能,更没有时间因为还有代表没有赶到会场就推迟表决……”

更大的声浪。

“不,不,科尔斯小姐,罗波特先生,各位先生女士们!这并不代表这四十几个国家的公民已经被排除在全人类之外……没有,绝对没有……当然更没有被开除人籍……先生们,他们随时,哪怕最后一秒踏进会场都不会错过表决。”

声浪没有丝毫停歇或降低的迹象。

李子平不得不再次抬高声音:“如果这些国家派出的代表已经不存在及时赶到的可能,这些国家还可以随时像图瓦卢,伯利兹,洪都拉斯共和国的朋友一样,指定任意一名现在在附近的本国、中国或其他国家的任何公民,甚至包括在座的任何一位代为表决,只要他们传真一份联合国认可的书面授权,表决的结果就认定有效。请大家相信,联合国已经为这次表决付出了最大的宽容和努力。”

“现在请安静……”李子平环顾会场,不管自己这句话的效果如何微乎其微,“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天象事件会议进入第五项议程的最后流程:对天象事件疑似主体----吴清晨先生的确认性实验进行最后表决。”

确认性实验?人体实验?

吴清晨的心脏飞快地跳动,李子平接着说了下去:“由于许多代表,还有吴清晨先生刚刚到达会场,我们有必要为各位对第五项议程作出简单的说明。”

“2012年5月8日13时27分13秒,全球同一时间,不分白天黑夜,不同经纬度的天空同时出现同样的天象。”

“目前的研究表明:该天象直接和观测主体相关,不同的观测者,观测仪器,最后得到的观测结果和观测角度完全一致。”

“通俗地说,同一时间,东半球和西半球,大街上和山顶上,所有人看到的内容完全一致,并且没有正面和侧面的区别,任何观测对象和该天象的距离都会始终保持在约355米。通过直升机和潜水艇的进一步测试,我们已经确定这个距离既不会增加,也不会缩短,同时水中也会出现,因为光线的折射反射,显示比较模糊,其他物质的实验也有了一定的结果……”

东半球……西半球……全世界……

原来这都是真的,原来没有人骗我,原来我中午真做了一个这么了不起的梦……

从三千张脸里面认出了无数电视新闻里经常出现的面孔,吴清晨心里的怀疑彻底崩塌。

“各国已经确认,天象事件远超目前地球已有的科学理论层次,短期内找出具体原因的可能性很不乐观。”

“目前地球人类面临面对更加紧急的问题:天象事件最终部分引发的又一事件,其暂命名为‘红印’。即天象事件主体于天象最终部分意外受伤,产生红印时,全球人类同时间同部位产生了同样的红印,以及同样的身体感受,直接引发多起事故,造成了巨……”说到这儿,李子平皱起了眉头,视线从稿件移开,顿了顿才继续往下说:“……一定的损失。”

“根据各国广泛的调查:到目前为止,全世界目前最近似的天象疑似主体就是我国,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吴清晨先生。”

会场又一次沸腾,上千人同时站了起来,拍桌子,拍巴掌,摔文件,大声叫喊的嘈杂声又一次汇成一片,使李小平的声音听起来就像风浪中前进的小船高低不定。

“……出于对全人类最基本的责任,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常任理事国一致认为,目前很有必要对天象事件疑似主体----吴清晨先生进行进一步确认,以尽快绝对确定天象事件的直接主体对象,避免因错误对象延误时机,导致红印记事件的悲……”稿件中的某些词汇让李子平再次顿了顿,皱了皱眉头,“的不良后果再次发生。”

“对天象事件疑似主体----吴清晨先生进行确认性实验的设想具有严谨的理论和实践支持:绝大多数情况下,人体每时每刻都会受到外界或自身一定程度的伤害,最常见的情况是衣物、鞋袜纤维摩擦人体体表,造成体表微量的皮肤受损、毛细血管破裂。这种程度的细微伤害基本不会产生身体感受,更不会对人体造成任何直接的不良影响。”

“确认性实验将由中国解放军海军总医院顾枫教授、国都医科大学附属肿瘤医院罗南英教授主持,采用皮肤微创激光治疗的手术方式,对天象事件疑似主体----吴清晨先生的上臂,开一道方便肉眼观测甄别,3毫米左右的浅口。”

“此前三小时内,全球范围二十七个国家,联合国安理会已经紧急安排七百五十五次实验手术,97%的志愿对象表示没有产生任何身体感受,全部志愿者没有产生任何身体不良影响。”

“因此,联合国安全理事会提出议程:对天象事件疑似主体----吴清晨先生进行确定性实验。”

“鉴于天象事件和全体人类人身安全直接相关的特殊性,本次议程表决的方式和以前的提案有一定调整,关于议程的表决规则,各位可以阅读桌上的文件……只需要看最上面一份,这是半小时前最后一次讨论整理的结果。”

吴清晨的视线马上从嘈杂的会场收回,翻开面前桌上大撂文件中最上面的一册。

“各位先生女士……”李子平抬头看了看时钟:“现在是北京时间2012年5月8日18点43分,离最后的表决还有17分钟……各位桌上的电话可以用来和国内联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