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突如其来的问候/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17分钟?这里的脑袋里面都插了芯片?

这是吴清晨将文件抓到手里的第一感觉,因为它已经不能说是一份文件,而是一册十六开,至少两百页的书籍。

没有时间浪费了,吴清晨飞快地翻开第一页,飞快地跳到第二页,飞快地接上第三页……

这样的速度,并非吴清晨具有一目十行,过目不忘的本领,而是因为吴清晨根本就看不懂。

经过之前李子平“简单说明”时一再强调的紧急,吴清晨已经想到,自己手中的表决规则大约已经是最简略的版本,可是翻了许多页,从密密麻麻的专业词汇、根本不认识的字母缩写、理所当然的条文引用里,吴清晨基本没找出几个自己可以完整理解的句子。

更何况……就算看懂了又怎么样呢?

吴清晨的嘴角苦涩地扯了扯,对于自己中午的梦为什么全球同步播放,吴清晨根本没有任何心理准备,更不可能有任何解释。

自己既没有拣到外星陨石,也没有翻到枯黄的家传古籍,更没有买到便宜的不明物品,自己最近一个月的生活和上个月,上上个月,甚至半年以来的生活几乎毫无区别。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是我?

想到军队对自己房间的严密封锁,吴清晨已经明白,这个问题的答案估计全世界都想知道。

就算一路上形势如此紧张,吴清晨也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能惹来联合国安理会,更想不到自己犯的事居然可以和威胁和平,破坏和平,侵略他国相提并论。

经常看看新闻的吴清晨了解,联合国安理会虽然大部分时候只是个摆设,可是一旦五大常任理事国达成一致,它就是全世界唯一有权采取强制军事行动的合法机构。

悲剧的是,针对自己,五大常任理事国是否会达成一致已经不存在任何悬念----这项议程本身就是由它们联名提出。

想到这儿,所谓的议程,所谓的表决,其中蕴涵的浅显用意就连吴清晨都已经明白:

全球天空同时出现的异象前所未有,全球人类同时受伤的情形事关重大;

事关全球全人类的直接安全,为了避免导致无法控制的恐慌、大规模的骚乱,五大常任理事国不得不邀请平时打酱油的小弟们集体参与,公开处理以安其心,至于处理的方案,实施的流程,小弟们大约只需要继续自己的本职工作----负责酱油。

明白了这些,吴清晨也提前明白了最后表决的结果:对自己进行实验已经注定。

更可怕的是,自己的未来,大约也已经注定。

想到李小平皱眉不动声色贪污掉的“巨大损失”、“悲剧”这些字眼……

尽管除了家门口的身份确定,吴清晨目前还没有受到任何盘问或是审讯,不过,这个还不算过分迟钝的可怜人简直已经清晰看到了自己的明天:

一间从地板到天花板都铺满了塑料软板的小房,一张遍布束缚带,没有任何锐角直边的软床,一支稍微用点力就会拗弯的牙刷饭叉,一份比具有强烈自杀倾向精神病人还要高成百上千倍的戒备待遇。

这份高级米虫生活,吴清晨不需要申请就可以直接享受。

当然,更不可能拒绝。

吴清晨正自彷徨,小厅侧门快步走出几人,走在最前面的男子双手捧着几份文件:“李部长,刚接到的传真,这是已经认定的结果。”

李子平点点头接过,快速看了看,握起话筒敲了敲:“各位先生女士,这里是二十五个国家刚刚发来的授权传真,已经通过安理会秘书处的审核,其中指定在座代表代为表决的有……”

台下大部分的先生女士们继续紧张地埋头电话或者互相激烈争论,只有很小部分的人群抬起了头。

“圣文森特及格林纳丁斯指定托尔.约翰逊先生代为表决,托尔.约翰逊,请问你是否接受?……冈比亚共和国指定托尔.约翰逊先生代为表决,托尔.约翰逊,请问你是否接受?……哥斯达黎加共和国指定托尔.约翰逊先生代为表决……”

连续十三个国家委托同一个人代为表决,顺着李子平的视线,吴清晨看到一位身体微胖,头发稀疏的西方男子站起身连连点头,面前的铭牌同时有中英两行文字,下面中文的部分是“美国驻华大使托尔.约翰逊”。

美国……

眼前的景象无疑进一步证实了吴清晨的猜测,也使吴清晨的心头更加沉重了一些。

很显然,其他人也全部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李子平公式化地念完十三项委托,头发稀疏的托尔.约翰逊公式化地一一表示接受委托,双方甚至放弃,或者说已经没空装模作样地表示意外,托尔.约翰逊途中更是一直没有放下电话,不时插空和电话另一边保持交流。

继美国的托尔.约翰逊领事先生之后,李子平又分别为中国,俄国,英国,法国的代表捞了几份代为表决的工作。

手中的传真翻到最后一页,李子平的面色终于有了变化,双眉挤到一块,仔细将文件看了好几遍。

异样的情形马上引起了似乎还在继续等待最后一项委托的法国大使皮耶.西帕尔的注意,并很快扩散给西帕尔四周的十几名助手官僚,这些人奇怪地望向西帕尔,顺着他的目光又望向了皱眉不语的李子平,不知不觉地停止了互相交谈。

旁边方圆几排都是法国代表,发现中心区域没有了动静,也都停止忙碌加以关注。这样的情形一路扩散,更远些的位置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发觉四周的人突然安静下来,自己说了一半话,做了一半的事赶紧戛然而止。

出什么事了?

会场第一次稍稍安静,主席台上,皱眉的李子平放下话筒,利用随身耳麦低声交谈,似乎正在和后台交流确认,又似乎正在向高层汇报请示。

外交官出现这样的情形相当少见,不过,在场的代表们今天已经碰上了无数稀罕的事情,没有人大惊小怪,只是纷纷将自己的目光从李子平的脸孔移到李子平手中的最后一份文件。

过了至少五分钟,交流大约得到了结果,李子平终于再次展开了众人瞩目的最后一份文件:“塞拉利昂共和国指定吴清晨先生代为表决,吴清晨先生,请问你是否接受?”

老子……

吴清晨的眼睛骤然张大。

全场哗然,无数人对手中早已拨好号码的电话大声汇报,更多的人凑成一团又一团紧急商讨。

塞拉利昂是什么鸟国?这个国家的脑子都长在肚子上被撞坏了吗?

吴清晨知道地球上就是有些奇奇怪怪的鸟国,或许是历史上遭遇欺压,或许是现代社会承受压榨,日常爱好就是和联合国的大国们作对,仿佛自己加入联合国的目的就是给大国们添堵。

吴清晨怎么也想不到的事情又多了一件:除了惹来安理会,自己有朝一日还能够成为这种鸟国实现自我价值的阶梯,给大国添堵的工具。

“吴清晨先生,请问你是否接受?”吴清晨正自惊愕间,李子平再次公式化地询问。

“我接受!”

如此毫不吞吐的回答,惊愕的对象换成了李子平。

接受!为什么不接受?

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已经麻木的吴清晨一口应下。

天上掉下来一票,就算再少,好歹也能让我发出点自己的声音!吴清晨暗自发狠,恨不得自己自己这微乎其微的一票拥有否决权,能够直接免掉针对自己的人体实验。

然而只过了几秒,吴清晨的面色又猛然僵住:如果五大国的盘算本来就是让表决失败,从而名至言顺地以安全的名义将自己圈养起来研究一辈子……

不殚以最大的恶意揣测国家意志,吴清晨不寒而栗。

不行,我要投赞成票!

表决失败的结果是确定一定以及肯定百分百圈养一辈子!

表决通过好歹有一线机会……也许中午的情况只是偶然呢?也许我再次受伤不会牵连全人类呢?也许关上十几二十年,这样的情况会消失呢?也许我还有机会放出来呢?

悲剧的人生不需要解释,坚决投票赞成对自己进行人体实验……

就算身处这样的环境,面临悲惨的未来,吴清晨的心头还是说不出的纠结。

这时,吴清晨身旁的李子平早就结束了些微惊愕,又开始利用随身耳麦和数人交流。

数分钟后,李子平似乎稍有些无奈地点了点头,结束了又一次通话,转向吴清晨:“吴清晨先生,从现在开始,您的意见代表了塞拉利昂共和国的意见,请您慎重投票。”

不等吴清晨的回答,李子平已经按下几个键,再次对耳麦吩咐:“准备一台表决器。”

很快,一名大约是工作人员的年轻人双手捧着一只小盒,快步出现在人民大会堂的侧门,几名军人将年轻人拦下,年轻人会意地拆开小盒,取出表决器,几台小巧的仪器立刻凑到了表决器的旁边。

“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

刺耳急促的警报声尖锐地响起。

第六章 突如其来的问候(下)

小厅十数名军人脸色骤变,两名站在门边的士兵飞快地推上侧门,从最后一丝缝隙中,主席台的三人看到,站在年轻人最旁边的士兵已经飞快地抓住表决器丢到墙角,双手揪住年轻人的头发猛地摁向地面,至少十支各式枪支瞬间指住年轻人的脑袋。

“砰……”

透过已经完全关上的侧门,站在瞬间张开双手,挡到了身前的李子平和刘涛后面,吴清晨的耳边传来一声沉闷的爆炸声。

或许过了很久,或许只是一会儿,大厅的侧门再次缓缓拉开。

入眼之处,小厅已是一片狼籍,被揪到地面的年轻人不见了踪迹,取而代之的是满满的木屑和塑料碎片,上面胡乱践踏出许多乱七八糟的脚印和一条长长的拖痕,半空飘荡着几片无力的花瓣,厅门刚刚拉开,一股浓浓的灰尘和刺鼻的焦味同时钻进了会场。

有人要杀我!是谁要杀我?

望着墙角漆黑的焦痕,一连串事情闪电般地掠过吴清晨的脑海。

委托……接受……表决……表决器……炸弹……刺杀……

简单干脆的圈套,凶狠直接的手段,吴清晨的脸色一片惨白。

有人要杀吴清晨!是谁要杀吴清晨?是谁要和全人类同归于尽?

望着浓浓的灰尘,闻到刺鼻的焦味,人民大会堂鸦雀无声,所有人的脸色一片惨白,人人将怀疑的目光投向四周。

----

几乎是同一时间,吴清晨遇刺事件不超过半分钟,时间下午13点52分,俄罗斯莫斯科,克林姆林宫。

“乓……”

电话撞上墙壁摔成粉碎。

“这是战争!这是对俄罗斯民族160个民族的宣战!列昂尼得,你还在等什么?你没有听见吗?这是战争!出去起草你的文件!准备对塞拉利昂宣战!”

俄罗斯总理巨大的咆哮声中,外交部长列昂尼得飞快地退出了会议室。

“维塔里耶,别尔夫什卡,打电话给你们的僚属,准备参谋长联席会议。鲍里斯,命令黑海舰队,北方舰队,太平洋舰队出港,命令里海舰队,第二舰队向大西洋南岸靠近……”

“总理,第二舰队经费不足,很多船只缺乏保养……”

“能开到哪就沉到哪!谁把船里的钱搬到了家里,就让船变成谁的棺材!”

----

吴清晨遇刺事件五分钟后,地球另一边,东部时间凌晨5点57分,美国华盛顿,地下掩体。

年轻的副官跌跌撞撞地拐过几道转角,手中紧捏的传真还带着打印机的温度,甬道终点,一位年老的军人全身戎装,肩膀上镶了四颗金徽。

从副官手中简直是一把抢过传真,四星上将草草看了几眼,转身推开了房门。

房间里将星璀璨,长条方桌最里面的位置,高大的黑人西装笔挺,目光炯炯地盯住推门而入的年老军人,后者关上房门立刻念出传真内容:“总统阁下,非洲司令部回复:133,271空降师开始登机,请求那不勒斯盟军联合部队护航。”

“批准。”

又一位将军推开了房门:“温尼菲尔德先生,北约司令部已经紧急动员,埃及、肯尼亚,土耳其基地空中侦察已经起飞。”

黑人总统左旁下首,头顶光秃的温尼菲尔德先生,美国空军参谋长点点头:“命令宰赫兰,马希拉,伊兹密尔战斗群起飞,命令切尔利克基地准备空中加油。”

房门“砰”地再次推开,来人满头大汗,脸色煞白:“总统先生,俄国黑海舰队、北方舰队、太平洋舰队同时出港,目标暂时不明。”

“什么?”黑人总统霍然起身,左右看看,目光聚到了左旁第四个位置:“罗德里格斯先生!CIA的报告到底还要多久?全世界都在等你们!你们到底想干什么?干脆直说吧,下个季度到底想增加多少预算?”

“总统先生……”中央情报局局长肥大的制服被汗水渗得湿透,额头更是一片光亮:“事发突然,我的同僚们已经全体动员,全力工作,相信很快……”

“罗德里格斯先生,辛苦一下再打个电话吧,问问你的同事们报告怎么样了,假如还是没有……”总统皱住眉头,有些头痛般地摁住额头:“就临时造一份好了,反正这活你们更熟练点。”

“总统阁下。”局长回答:“我们从来没有,也根本不需要捏造报告。我的同事们很快就……”

“很快!见鬼!又是该死的很快!这句话你说了无数次了!”

总统的右手猛地拍上桌面:“天象事件刚刚发生的时候你说很快,清晨吴被中国领先找到的时候你说很快,塞拉利昂莫名其妙委托的时候你说很快,中国大会议室发生爆炸你说很快!现在,第三次世界大战马上就要爆发了,你唯一的答案还是很快……FUCKYOU!你这只肥猪!带着你的很快见鬼去吧!”

一片寂静中,中央情报局局长脸色苍白,全身颤抖,额头遍布汗水,像是随时都会昏死过去,这时,局长面前的电话终于响起了救命的铃声。

罗德里格斯用和他身材完全不匹配的敏捷动作飞快地抓起了话筒,几秒之后,一位中央情报局探员带着报告走进了房间。

报告的内容大约不算丰富,总统不到半分钟就放下了报告,摁了摁额头,总统对角落的一位副官招了招手:“接中国、俄国首脑热线。”

----

吴清晨遇刺事件九分钟后,北京时间下午7点06分,机密城市,机密方位,机密房间。

同样是一间会议室,圆桌前围坐数人,桌上的茶杯早已冷却,玻璃缸中乱七八糟地摁满了烟头,房间半空漂浮着一层烟雾。

房间安安静静,众人沉默不语,目光都放于房门对面的座位,一位正在接电话的男子。

片刻。

“美国中央情报局已经确定……”额头密布皱纹,头发却一片乌黑的男子放下了首脑热线电话,“三十分钟前,塞拉利昂共和国首都弗里敦发生小规模骚乱。”

“小规模骚乱?”

“根据目前的情报,应该是政变。”头发乌黑的男子看了看右侧的速记本:“美军中央情报局的情报显示,最开始,塞拉利昂首都弗里敦的线人声称首都一切正常,没有出现任何军队或者警察调动。”

“中央情报局多次命令,尤其是刺杀事件发生后又用了点特殊手段,线人终于几乎明目张胆地发动了全城能够发动的所有人脉,甚至走上街头见人就问,才终于有人自称目击革命联合阵线办公室冒了几次火花,内阁办公室附近街道也有人看到很淡的烟雾。”

“不同寻常的政变。”

“是的。”男子放下速记本,面色凝重:“行动隐秘干脆,刺杀果断直接,这不是塞拉利昂的军阀们玩得出的花样。”

“塞拉利昂应该没有能力安排这次刺杀行动。”

下首第一位的男子摁掉又一支香烟:“这种丧心病狂,同归于尽的举动更接近狂热宗教派团、极端恐怖分子的作风,其中能够行动这么果断迅速,尤其是可以把爆炸物放进人民大会堂的组织不多。”

“这件事不是当务之急,先交给第六科,动作要快,不要落后美国太多,容易被动。”

“是……”下首第四位的男子握起了话筒,稍一迟疑:“大会堂那边要不要延期……”

“不……”坐在首位的人果断摆手:“拖延会议,制造恐慌,寻找机会挑起国际社会动荡,这就是敌人安排这次几乎必然失败的行动的目的。现在是最危险的时候,会议必须继续举行,而且必须加快进度,我们耽误不起时间。

“另外……”首位望向右侧:“孙将军,你再安排一下会场安保,告诉李子平不要有心理负担,放手工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