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交流并不只有语言/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房间里终于只剩下自己一人,吴清晨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慢慢走到床边,慢慢仰倒,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吴清晨原本以为,经历如此离奇的一天,自己肯定会翻来覆去睡不着觉。

可是,刚刚躺倒一小会,吴清晨脑海里也确实起伏了许多次扑沓混乱的念头,不过深深的倦意还是很快占领了吴清晨的全部心神。

也不知过去了多久,吴清晨紧闭的双眼忽然感觉到一片瑰丽的光亮。

无数巨大的云彩出现在吴清晨的四面八方。

又来了!

刚刚转到这个念头,吴清晨已经被吸附到深蓝色旋涡的边缘,四周是无数瑰丽变幻的色彩,前方是一片越变越大的刺眼白光。

也许是一秒,也许是两秒,白色的光芒已经彻底将吴清晨包围。

然后飞快地消失。

蓝蓝的天空,层叠的白云,回过神时,吴清晨的双脚已经踏上了长满青草的泥地,鼻间闻到的是带有泥土和植物清新气息的空气,肌肤感觉到的是悄悄抚过的微风。

脚边,是一截明显刚被绊动的树枝和一块明显刚被蹭动的小石。

开始了。

没有太多杂乱的想法,意识到自己已经又一次进入中古世界,吴清晨的第一个想法就是“开始了”。

这是紧急培训的功劳,针对进入中古世界的第一时间,占用极其宝贵的半个小时,利用数十台电脑,数十张投影屏,几十名军人为吴清晨讲解了极其详细的行动方案。

闭上眼睛,吴清晨慢慢回忆梳理了一遍。

第一步是保护自己。

深深地吸了口气,吴清晨看了看四周,踏出了第一步。

为了进入中古世界历史性的第一段路程,晚上的食堂,吴清晨已经就走路的方式来回仔细练习了好几十次----两旁的杂草灌木实在太高了。

吴清晨走路的姿势有些奇怪,双手笼进袍袖防止割划,左肘支起拨开灌木枝条,双眼仔细检查地面,两腿缓缓沿外八字交替移动。

更形象地说,若是将此时的吴清晨搬上荧屏,只需要再配上一支金属探测仪,底下的观众立刻就会明白接下来是丛林排雷的剧情。

排雷的终点是一株大树,对这位老朋友,吴清晨已经极其熟悉,甚至应该算是整个中古世界对它最了解的人。

这很正常,中古世界的土著们谁也没机会被十几副巨型投影幕布包围,从十几个不同的角度见识这颗树的树高,围径,分叉,冠幅,更没有机会由两台超级计算机支持,从各个方面深入分析它的根深,树重,光照,成长,健康状态,等等等等。

树皮有间纹,低端平滑,稍高有纵裂,叶宽,互生,纸质,深绿,无刺激性气味。

再三确认乔木专家们重复强调的安全特征,吴清晨确定这就是自己的第一个目标。

“目标”的意思是,吴清晨走上几百米靠近大树的目的不是为了环保,而是折下了一段树枝,熟练地拔下一片片树叶。

树叶很厚,相当宽大,两侧没有锐口,富含纤维质……

当然,这是乔木专家们临时塞给吴清晨的知识。

很快,吴清晨收集了足够的树叶,开始利用灌木专家们的知识:从大树附近找出好几丛灌木,折下许多柔软的枝条。

接下来是寄生藤类专家们的知识:从灌木的枝茎上收集了一小堆没有荆棘的坚韧小藤。

最后上场的是手工艺术家的技术:利用这些收集到的材料,运用提前练习了许多次的技术,吴清晨手脚麻利地编出了一副以软枝为骨,树叶为肉,藤条为经络的手套。

淘宝标价8元……

没错,手套的外观相当丑陋,数十名专家轮流上阵,也不是为了吴清晨顺利打进淘宝商城。

几百米,中古世界的另外两名男子还在劳动,吴清晨不可能一直站在旁边参观,语言不通,情况不明,一直不参加劳动会使情况更加复杂。

同时,接下来吴清晨必须进入的作物丛,密密麻麻的叶片相当锋利,吴清晨必须尽量保护自己的双手。

----还有双脚,又花了一点时间,吴清晨给自己仅穿了一双木鞋的双脚也加了一层价值8元的包装。

装备好手套脚套,吴清晨又从大树身上剥下一小片树皮,从附近拾了一块很圆润的石块,从剩下的材料里挑出两三支小藤,再次深深地吸口气,继续探雷的姿势,回到作物丛边缘。

拨开两条伸过界的作物叶片,吴清晨小心翼翼地蹲下,一柄手耙静静地躺在草地上,握手处很是光滑,抓地侧有好几处裂口,整体看起来有些陈旧。

久违了。

吴清晨很有些感慨,上一次握住它时,自己还舒舒服服躺在家里,这一次握住它,自己已经身在千里之外,至少被数千军人团团包围,未来的人生也从此不再由自己独自掌握。

心里想着这些,吴清晨的双手熟练地打出好几个结,用小藤将小片树皮牢牢地绑上手耙,稍微改变了一下它的重心,完成了进入中古世界,同时也是自己这辈子的第一次工具改进。

重新站起身,吴清晨扯了扯衣袖,紧了紧外袍,拉了拉裙摆,上下左右仔细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衣服,使它更加符合劳动的状态。

安全工作:制作手套,脚套。

准备工作:手耙改进,衣服调整

再次从脑中调出专家们用巨大黑体字标出的行动摘要,吴清晨心中为最后一项也打上勾,一切准备就绪,可以开始下一步的行动。

下一步,吴清晨踏进作物丛,走到了中午怪梦时自己第一时间出现的位置。

“洛斯,沃斯,益特斯,的,热投?”

隔得老远,陌生的年长男子向吴清晨的方向抛出一个短句。

这一次,对于这串发音古怪的音节,吴清晨的反应不再是一片茫然,彻底摸不着头脑。

半个小时的紧急语言培训立刻发挥了作用,语言学家、密码学家、社会学家、其他乱七八糟的学科专家的讲解飞快涌上吴清晨的脑海。

洛斯是我的名字。

我现在刚刚回到作物丛;年长男子说话时表情看得出关切;

后面四个音节应该表示:“你回来了?”或者“你还好吧?”。

同时,“你还好吧?”的语句,陌生男子在自己第一次和第二次进入中古世界时都曾经发出,已经被密码学家和语言学家破解出语意,它的发音和此时的发音有很大的差别,可以排除。

由此,年长男子的这个短句最大的可能应该是表示:洛斯,你回来了?

这一连串念头飞快地闪过吴清晨的脑海,年长男子说完话三五秒间,吴清晨已经推出了它大约的含义。

也选出了早已提前准备的应对。

“耶。”

吴清晨发出一个简单的单音节。

吴清晨第一次怪梦时,这个单音节在年长男子和年轻男子对话间出现了五次,同样已经被专家们破解出明显的语意:是,是的,是啊。

发出这个单音节时,吴清晨的嗓音刻意压出些沙哑,脸上摆出练习了许多次的微微吃力,右手抚住喉部,同时发出几声压抑的咳嗽。

这是失声的症状。

夜晚培训时,和吴清晨接触最多的一群军人----吴清晨对军队编制一无所知,不过直觉猜测应该是一群参谋----认为:吴清晨目前的状态,直接和中古世界的土著进行交谈自然难度极大,极不现实;而完全不和土著发生语言交流也很不理智,会导致很多不必要的麻烦和冲突。

最终的解决方案是:不装聋,半作哑,伪装出不严重的失声症状。

这样有很明显的好处,对于和吴清晨相关的中古世界语言,如果吴清晨有把握,可以用简单的语言直接交流;如果是比较模糊或者复杂的语句,由于失声,吴清晨可以理所当然地用更模糊的简单发音来敷衍。

伪装失声还由于导致失声的原因非常多:炎症,声带结茧,息肉,发声不当,刺激性疾病,组织充血,肿痛,等等等等,这些都是中古世界很容易发生的事情,年长男子的声音就很沙哑,而且经常咳嗽。

因此,参谋们认为,伪装失声并不显得突兀,也不需要特地解释,年长男子和吴清晨其他的亲人会自己去寻找原因,同时还不会过于紧张。

果然,看到吴清晨抚住喉咙,压低咳嗽,年长男子也抚了下自己的喉咙,关切地又说了句话,这句话稍微复杂,吴清晨只听出前半部分应该还是询问自己是否安好,不过结合此时的情形,后半部分应该和自己失声的状况有关。

吴清晨使劲咳了两声,然后才含含糊糊地回答一声,年长男子摇摇头,用力摆了摆手,抬高声音说了最后一句,然后重新投入了自己的劳动。

“不要说了,干活吧。”

这句话,同样也是第一次梦境和第二次梦境时,两名男子交谈时已经出现过的语音,吴清晨听得明明白白,低下头,无声地露出了一丝微笑。

----

由于两个世界高达三十倍的时间流速比例,对于中古世界发生的事情,现实世界必须先完整摄影,然后通过三十倍的慢放转换才能看清。

现实世界,十秒之后。

几乎是同一时间,美国五角大楼,俄国克里姆林宫,中国解放军学院。

“YES!”“乌拉!”“太好了!”

三间巨大的作战室内,同时掀起一片巨大的欢呼声浪。

成功了,策略有效。

从始至终,吴清晨几乎不会说一句话,更没有任何解释,只含糊地应了两声,再加上几个由数国参谋合作,精心设计的造型和动作,就成功引导中古世界年长男子自己为吴清晨找出了至少两三天根本不用再复杂对话的理由。

地球为后盾,交流并不仅有语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