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古 路 家(上)/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地球的欢欣鼓舞并不夸张,各国参谋推演,吴清晨进入中古世界,最严重最迫切的难题就是语言不通。

这一点,中国的参谋团并没有对吴清晨隐瞒。

此时,诱导中古世界的“父亲”主动为自己的不装聋半作哑作出解释,吴清晨终于露出了第一丝微笑。

这丝微笑只维持了不到两秒,想到接下来的步骤,刚刚稍微轻松了一点的吴清晨,心头恢复了沉重。

下一步是干活。

非常,非常,非常多的活。

第一次,第二次进入梦境的时候,吴清晨都是站在作物丛的外面,又身处高地,感觉田地并不是很大,此时真正站进了作物丛,吴清晨才充分理解到农业劳动老师们让自己做好思想准备的含义。

四面八方都是齐肩高的作物,远远望去,一片片浅绿从身前一直往远处延伸,一直到视线被同样浅绿色的,层层叠叠的尖叶阻隔。

长27米,宽43米,面积为1161平米。

这是一位军人指着一副巨大投影重复了三遍的数字。

形象一点地说,这样的面积再来三份,就足够让两支队伍踢一场标准的足球比赛。

更悲惨的是,吴清晨和中古世界两位亲戚此时还站在作物丛的边缘。

这意味着,足足四分之一个足球场大小的场地里,已经耙好的地面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从最乐观的角度考虑,吴清晨接下来需要劳动的面积,最少也有300平方米。

300平方米……

我勒个去……从小到大,老子哪怕扫地都没有扫过这么大的一块地……

掂了掂稍微改进了一下的手耙,吴清晨无奈地蹲下身体。

----

至少五个小时之后……

劳动结束。

坐,或者应该说瘫在一小块泥垄上,吴清晨满头大汗,衣服湿透,双眼无神,半张嘴巴使劲喘气,手耙丢在一旁,双手双脚一个劲地抖动。

相当有节奏地抖动。

耙一下……再耙一下,再耙一下……挪一步……

耙一下……再耙一下,再耙一下……挪一步……

粑完一垄休息一下……

这就是吴清晨双手双脚抖动的节奏,也是至少五个小时的时间里,吴清晨所有的活动内容。

没有饮料,没有零食,没有香烟,甚至没有交谈。

同时,没有手表,没有手机,没有电脑,看不懂太阳阴影的变化,就连“至少五个小时”这个时间,都是从各位老师们的估测以及已经明显变暗的天色中看出。

仅仅“很累”两个字已经完全不足以描述吴清晨现在的感受。

土垄之上,吴清晨的脑子简直是一片空白,身体里几乎没有了丝毫力气,就连吞咽一口唾沫,都得从全身上下到处压榨,才能挤出一点点可怜巴巴的能量来完成动作。

只可惜,就算如此,1161平方米的活儿,吴清晨完成的分量仍然还占不到“161”这个零头。

后果就是,土垄旁边休息的另外两人,吴清晨中古世界的“父亲”和“兄长”,不仅干活的过程中一再不耐烦地说了好几次,此时的脸上的表情也绝对不属于好看的范畴。

----

机密城市,机密方位,机密房间。

会议室内,茶杯早已冷却,烟灰缸摁满了烟头,半空漂浮着一层烟雾。

从吴清晨开始干活,到吴清晨像是被抽去了骨头般地软倒在土垄,总-书-记始终沉默不语,只是仔细地盯住每个步骤。

“总-书-记……”这是李子平的声音,落后几步的位置,李子平的语气稍显迟疑,“吴先生……已经尽力了。”

“不怪他。”总-书-记慢慢地摇摇头,视线从中间的实时屏幕移到左侧的慢进显示屏上。

每分钟慢进三十倍的镜头里,豆大的汗珠从吴清晨的额头一直滑到眼睑上方,吴清晨没有抬起发抖的手臂擦拭,也没有晃动血管颤动的脑袋甩开,而是缓缓地闭住了眼睛,等汗珠滑过去才又微微地睁开一线。

仅仅从这就可以看出,吴清晨的疲惫已经到了什么程度。

“不怪他,年轻人很踏实……教育部不是又有一份号召青少年节约勤俭的活动计划吗?”总-书-记转过身,“我看不用搞什么夏令营,也不用参观什么故居,有条件的地方,可以下农田体验农活,没有条件的地方,也可以找几位农民兄弟,或者直接将这五个钟头的录象摘一份……”

总-书-记指向显示屏,“让学生们仔细看看,看看什么叫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这时,一位中年男子推开了房门,手里捏着一份文件:“各位首长,最新的报告。”

总-书-记点点头,右侧的一位书记接过文件:“解-放-军学院分析:天象主体对象中古世界第一次农业活动,完成度约为天象二号对象效用60%,根据中古世界1号对象,2号对象表情,动作,举动等外现分析,此完成度导致危险性并不显著,不良后果可预期消失,暂无长期影响迹象。”

会议室内,几声低低的呼气,众人表情轻松了许多。

“又过一关,李主任,晚上的培训很有效果。”

下首第一位的男子习惯性地摁掉香烟,不等脸上有些欢喜的李子平谦逊半句,立刻转向不乐观的方向:“不过,总-书-记,这恐怕不是长久之计。”

“不错,被动化解不是党的传统。劳动最光荣,也有许多不同的劳动方式。”

总-书-记微微颔首,再抬头时,目光放到了下首第四位的位置:“孙将军,怎样缓解年轻人的劳动强度,下一步的方案,我看年轻人的地位提升可以作为一部分工作重心。”

----

解-放-军学院的分析结果相当准确,休息了大约十几分钟,坐在土垄上的三人呼吸顺畅了许多,身体不再极度疲惫,“父亲”和“兄长”的脸色也平缓下来。

又稍坐了一会,“父亲”说了句什么,“兄长”站了起来,吴清晨赶紧模模糊糊地学“兄长”的口气回应一声,也站了起来。

“父亲”的发音是“回家”,“兄长”的发音是“好”

得出父亲发音的含义是最简单的推测:劳动结束,天色已晚,下一步应该是回家。

得出兄长发音的含义是最简单的记忆:“好”的发音,劳动五个小时,吴清晨已经听“兄长”说了好几次,吴清晨此时学起来已经比较接近。

小径很难行走,草很深,路很窄,吴清晨小心翼翼地拨开两旁的树枝,循着父亲和兄长的落脚处前进,很快落到了最后。

和王教授的猜测一样,吴清晨劳动的新开荒田地确实离居住地很远。

走过一长段平地,翻过两座丘陵,又胆战心惊地跨越两条横越溪流的独木桥,至少大半个钟头之后,吴清晨眼前才终于出现了建筑物的轮廓。

到了这里,道路变宽了许多,连续大半个钟头仔细盯住地面,吴清晨的脖子已经微有些酸,寻找落脚的地方不再困难,吴清晨抬起头来。

两边是大片的田地,绿蓝相间,中间偶有小片田地不知名的植物正开出不知名的浅黄小花。

几米之外,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溪潺潺流过,小鱼小虾围住水底的小草来回嬉戏,几只水鸟来回掠过,虎视眈眈地上下打量,大约正希冀水面偶尔露出一条冒失的鱼儿。

此情此景,放到21世纪的地球,必然是一副贴近自然的美丽画卷。

此情此景,放到不知年代的中古世界,却透出一股说不出的悲凉荒蛮。

此时,吴清晨正路过的位置,一位可怜的人正在犁地,他穿着一种看不出质地的粗糙毛料,头顶的帽子到处是洞,头发都钻了出来。这位可怜人正行走田间,同样由粗布织出的厚底破鞋露出了脚趾,从上衣到齐踝短袜,可怜人的身上沾满了泥巴。

吴清晨抬起头的时候,这位可怜人正站在没到脚踝的泥地里,赶着两条瘦骨嶙峋的小母牛,小母牛瘦的可以数清肋骨的数量。

一位女人站在可怜人的身后,手里握住一条长长的棒子,棒子大约是赶牛所用,女人却从来不舍得真正使它落到牛的身上。

女人穿一件明显不合身的短裙,裙子挽的高高的,却还是不可避免地沾上了泥污。她光脚着地,双脚长满了老茧和疮口。田地的一头,放着一碗盛着面糊的小木碗,小木碗的边缘满是缺口,旁边一件破衣服裹住一个婴儿,另一边还站着一个大约两三岁的孩子,可怜人和女人不时沉重地喘气,婴儿和小孩不时哭叫,间间断断,合出一阵阵哀婉凄楚的音调。

这就是我接下来要生活的世界。

这也许就是我接下来的生活。

想到这点,吴清晨心头悸动,心头一阵阵说不出的惊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