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古 路 家(下)/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走过这对夫妻和他们的孩子,又过了一小会,吴清晨眼前开始出现房屋,这些房屋大多由树枝和草皮建成,只在很关键的位置才可以看到几块圆木。

这样的房屋自然无一例外地破破烂烂,看起来摇摇欲坠,每当吴清晨发现一栋看起来似乎只要一阵微风吹过,马上就会变成一摊废墟的木屋,觉得它大约已经是建筑届的奇迹,再也无法超越的时候,很快就会发现又一栋更加挑战住客神经的危房。

这些木屋,或者说这一堆堆破烂旁边,偶尔还站着几位居民,他们面黄饥瘦,孱弱不堪,衣物也同样破破烂烂,浑身上下到处都是补丁,很多人没有内袍,透过一个个破洞,露出一片片瘦弱的皮肉和显眼的骨头。

和这些人比起来,吴清晨刚才路过的一家四口,完全沾不上“悲惨”的边。

也正是这个时候,夜晚培训时,一位头发花白的教授指出的内容,吴清晨才终于深刻理解:21世纪地球的“悲惨”和中古世界的“悲惨”,完全是两种不同的概念。

此外,面对这样的情形,吴清晨的感触,和地球的感触,同样也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思路。

吴清晨甚至没有注意,一路行来,“父亲”“兄长”和路旁的这些居民,几乎没有什么交流。

----

法国国防部。

“结果出来了!”情报局总务处处长办公室的房门猛地推开,秘书飞快地冲进房间。

“服饰:主体对象,一号对象,二号对象和目前中古世界暂时出现的对象区别明显。”

“身体健康状态:主体对象,一号对象,二号对象和目前中古世界暂时出现的对象区别明显。”

“裸露皮肤颜色:……区别明显。”

“身体劳动痕迹:……区别明显。”

“语言:……暂无交流。”

“……”

“……综上,主体对象,一号对象,二号对象和目前中古世界已出现13位对象,应不属同一阶层。”

“很好!”迅速看完秘书送过来的报告,早已站起来的处长飞快地提起同样早已拨好号码的电话,“局长,结果出来了,情报分析表明:中古世界A1至A13对象属中古世界农奴阶层,主体对象,1号对象,2号对象,并不隶属该阶层。”

“很好!”

另一头,局长放下电话,视线飞快地掠过同步传真,很快也抓起了另一支电话:“接军事情报处……安德鲁先生,主体对象,1号对象,2号对象初始预测有误,阶层,环境危险性需要调整。现授权,阶层上调一个级别,环境危险度下调一个级别,授权代号……文件号……密码……口令……年月日时分秒……”

----

跟在父亲和兄长身后,吴清晨继续前行,完全不知道仅仅是看几眼的工夫,几千名情报分析人员参考无数细节,已经帮自己初步洗掉了农奴的身份。

顺着泥泞肮脏的道路,吴清晨逐渐走进聚居地的内部,房屋也逐渐密集。

中古世界密集的意思是:从一百米出现一栋木屋,变成了五十米出现一栋木屋。如果在地球,足足五十米建筑间隙的“密集”,足以使任何一位开发商赔得倾家荡产。

这些“密集”的间隙,大多由树林,菜畦,高地,甚至山坡,溪流组成,大约是平整地面太过困难的缘故,房屋坐落的位置千奇百怪,面积和形状也一再挑战吴清晨关于“房屋”这个词的印象。

只不过,到了这儿的房屋至少像样了一些,尽管大部分还是由原木及草皮制造,却也看得出大部分都经过了收拾,有些房屋还有几株木色明显比较浅的新木修补痕迹。

路上的行人衣着也趋于正常,补丁比较少,大多数穿有木鞋,头发缠结的程度不再惊人,脸上也看能看出偶尔清洗的痕迹,一定要用21世纪的地球来参考的话,这些人,已经比较接近欠发达地区的落魄乞丐----如果这位乞丐同时还有点精神失常症状的话。

至于之前路过的更加破烂的人群,除了法医们各种触目惊心的病案图例,吴清晨脑子里实在没法从21世纪的地球找出可以和他们匹配的形象。

精神失常的乞丐1号,乞丐2号……不,父亲,兄长偶尔和路过的行人打招呼,也偶尔有看不出年纪的精神失常乞丐们……不,行人们叫出“洛斯”这个吴清晨中古世界的名字,和吴清晨说话。

吴清晨分别采取模糊的咕哝或者假装没有听见的方式回应。

大约沉重的生活可以消磨多余的好奇心,对于吴清晨不大理睬,以及东踏一脚,西踩一下,尽量选择干净点的地面这种肯定和以前不同的行走方式,乞丐们不多视而不见,偶尔和吴清晨说话不得要领,也根本没有人进一步尝试。

又转过好几道完全看不出任何规划的拐角,终于,吴清晨眼前出现了一座不是由草皮和木头组成的建筑。

更准确地说:不是完全由草皮和木头组成的建筑。

这座建筑大约五米,底下大多砌着方正的石块,中间用明显精选的木料搭出顶架,最上面的屋顶铺着一层仔细挑选的干草。

建筑门前摆着几座粗糙的石制雕塑,透过敞开的大门,建筑最里面摆着一张长台,下面是一排排木头制成的长桌。

同时,这座建筑前面的道路也不再是一片泥泞,而是罕见地铺着一层石子。

吴清晨还注意到,经过建筑时,“父亲”和“兄长”的脚步放轻了许多,两人还同时比划了一个奇怪的手势,用奇怪的语气低声吐出一串之前从来没有说过的音节。

立刻,吴清晨确定了:这里是村庄的中心,一处宗教场所。

这是夜晚培训的功劳,同样,由于夜晚培训,对于宗教的出现,吴清晨早有思想准备。

长达20几分钟的宗教方面的培训,吴清晨了解到,除去信仰,狂热,异端,残酷,野蛮,火刑这些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宗教传统娱乐项目,宗教同时还往往意味着秩序和规则。

出现在村庄中心的唯一宗教性场地,更意味着这些规则和秩序比较牢固,可以挑战和触犯的余地很小。

有了它的存在,吴清晨至少不用担心什么空手搏斗狮子豹子之类的成年礼,也不至于需要参加悬空爬上几百米高空吊索去证明自己具有勇气为部落奋斗牺牲之类的试练。

走过石子铺好的道路,学着父亲和兄长比画的手势,吴清晨含糊地咕哝一串音节,有样学样地摸了摸自己左右胸膛。

宗教带来的当然不可能全是好处,至少,这个姿势,就是必须赶紧学会的内容。

和一路经过的区域相比,宗教建筑附近的一圈房屋又要好上少许,走过这一小片区域,房屋和居民又逐渐破落。

根据老师们教导的思考方式,吴清晨揣测,这种现象出现的原因,应该是最初村庄建立的时候,几户富裕的移居者先合力建造出宗教场所,然后围绕教堂为自己建造房屋,移居者的跟随者们再围绕这些区域,寻找理想的平整位置为自己建造住处,最外面肮脏混乱,同时也最危险的区域,顺理成章地留给了地位最低下的阶层乱七八糟地搭出一座座危房。

“厶丫入?洛斯,格雷斯,康得鲁新彻……”

十分钟左右,又一栋木屋前,一位右手抓着一只木桶的中年妇人朝吴清晨三人招手说话。

“厶丫入。”

走在最前面的父亲回答一句,走在中间的兄长的也吐出两个简单的音节,吴清晨还没来得及猜测这几句对话的意思,三人已经走到了木屋门前。

父亲领头踏进木屋,兄长随后也走了进去。

到了?这就是中古世界的家?

正想着,吴清晨也走到了木屋门前,往里面踏出了一步,又立刻飞快地,不由自主地缩了回来。

从外面看时,吴清晨还觉得自己家的木屋尽管也有些破旧,不过搭建的还算牢固,收拾的也挺利落,形状也不算奇怪,心中本暗暗有些庆幸。

等走到了近前,往里面仔细一打量,吴清晨立刻禁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我勒个去……

这也算是房屋?

这也算人类可以居住生活的环境?

木屋很矮,也很低,可是里面的空间却很大,一点都没有狭小的压抑。

----因为它完全没有分隔出任何房间!

倚靠几根作为梁柱的原木,房屋中间横七竖八地摆着几张床铺,床铺的一侧摆着桌子凳椅,另一侧乱七八糟地放着一摊工具。

这些东西的深处,房屋的边缘堆着一丛丛明显刚刚收割不久的作物。

进门口的位置,木屋外面是泥土,屋子里面也还是泥土,地面没有经过任何处理,屋子也没有任何窗户,不过并不是非常黑暗,因为除了进门一侧的房顶留出了几条空隙漏烟,屋子里还正燃烧着一团火焰。

一团火焰?

吴清晨不由自主地揉了揉眼睛:一位大约十来岁的女孩正蹲在火旁,端住一盘豆子倒进架在火焰上的大锅。

吴清晨张大了嘴巴。

好吧……这座房屋,秉承了集卧室,客厅,储存室,以及厨房为一体的先进设计理念……

吸烟果然有害健康……

站在房门口,吴清晨几乎泪流满面,其中一半是因为几步之外,没得到充分燃烧的柴火烟雾缭绕,一半是因为已经接近五个小时没有抽烟。

“哞……”

右侧传来一阵奇怪的声音,吴清晨转过头,才发现先进的设计理念当然不可能就这么简单,它怎么可能仅仅包含家庭人员生活需要的场所?

它当然还得同时考虑到家庭另一部分成员的休憩生息……

正在吴清晨右侧,几只母鸡,两头不知品种的羊,一头黑色的母牛,一头看不出种类,身上稀疏布着几个黑点的奶牛,纷纷睁大眼睛,和吴清晨一样,用无比无辜的眼神互相打量彼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