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针对性(上)/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回到现实世界,吴清晨的节奏瞬间加快了至少十倍。

早晨刚刚睁开眼睛,还没来得及从床上爬起来,一名士兵就飞快地端进来一盆温水和一支早就挤好了牙膏的牙刷。

刷牙的时间也没有浪费,两位医生带来一大堆工具,仔细地测量了吴清晨的血压和心跳,另一名士兵站在旁边,帮助吴清晨穿上了同样早就准备好的衣服。

放下漱口的杯子,一秒钟都没有浪费,士兵立刻领着吴清晨飞快地走出了房间,一辆早就点火启动的大巴稳稳地停在走廊正门。

吴清晨出现在房门口的瞬间,大巴前面的车队立刻开始缓缓前进,当吴清晨踏上了商务车的时候,前面已经恰好腾出了合适加速的距离。

争分夺秒。

眼前这一幕,令吴清晨心中不由自主地浮出了这个词汇。

吴清晨的感觉相当正确。

对于吴清晨今天的安排,“争分夺秒”确实是指导思想中相当重要的一个方面。

不过,不同于昨天天象事件刚刚发生时,全世界范围内的歇斯底里和不顾一切的紧张急迫,经过整整一个晚上的紧张调整,安排今天的计划时,参考的因素已经全面了许多。

比如现在。

刚刚踏上商务车,堪堪坐稳,两位军官模样的中年人就离开了自己的座位,取出工具在吴清晨面前迅速架起了一只小桌,摆上了一只托盘。

紧接着,稀饭,油条,面包,蛋糕,皮蛋,南瓜……

托盘上飞快地多出一碗又一碗精致的食物,吴清晨目光转动,注意到这些食物的最后几份,眼睛立刻瞪了起来。

包子,豆浆,凉面,汤面,鱼片……

这不正是自己对季明明刚刚说过的食物么?

这才过去几分钟?

就在这个时候,两位中年军官恰好郑重其事地摆上了最后两份配料:一小瓶盐和一小碗油。

吴清晨立刻瞠目结舌。

“哈……”前面的座位传来一声轻笑,季明明回过头来:“还等啥呢,清晨老弟,赶紧吃吧,这可是一份国家级的早餐。”

站在左边的中年军官也点点头,伸手向托盘上的盘盘碟碟示意了一下:“请吧,吴先生。”

吴清晨摸起了一只包子,站在右边的中年军官从旁边拿起几页文件:“吴先生,占用一下您的用餐时间,我们有一些关于中古世界的疑问需要您的确认。”

另一名军官在吴清晨座位前早就摆好的一面显示屏上点了一下,显示屏很快亮了起来,上面现出了中古世界吴清晨家庭居住的木屋。

“第一个问题……”左侧的中年军官用一支小棒指住木屋里面摆放的床铺:“房间里所有的床铺都铺了一层干草,影像中看不出床铺的材质。不过,根据影像分析,吴先生您睡着的时候,有很多次不太自然的身体翻动。根据您的亲身体现,请问干草底下的床铺是否平滑?加工程度如何?”

吞下嘴里的豆浆,吴清晨微微回忆了一下:“床铺都是木头制造,刨得不怎么平整,有些地方感觉有点咯人。”

中年军官点点头,大约大巴里另有记录的仪器,两位军官都没有浪费时间记载吴清晨的回答,而是轻轻地点了点显示屏,使它出现出了第二副画面。

“第二个问题。”这一次的画面是吴清晨站在离木屋大约五十米左右的小溪旁边:“吴先生,我们注意到,从第二次开始,您洗衣服的时间似乎都比较短,双手也尽量没有浸入水面,请问这条溪流的水温是不是很低?”

这个问题使吴清晨有些尴尬,“不,水温很正常,不过农活比较累,所以偷了点懒。”

中年军官点点头,没有任何特别的表示,继续询问第三个问题:“这是村庄的木桥,它由两支圆木组成,根据观察,无论吴先生您个人还是其他村民通过的时候,都只踩左边的圆木,请问是什么原因?”

“另一根木头很滑,不太稳当。”

“这是您劳动的第七处田地,这里有一丛靠近田梗的荆棘,您的家庭一共在这处田地劳动了三次,第二次劳动时,一位家庭成员因为它受了点伤,不过却一直没有将它铲除,请问有什么特别的原因?”

“有,这种荆棘根很深,生长很快,去掉它的难度比较大。”

“恩……”中年军官手里的文件翻过一页,顺眼瞟了瞟吴清晨面前的托盘:“要不要再来一份汤包?”

“额……不用了,谢谢。”

“好,我们继续。“军官已经翻开了下一页:“下一个问题……”

就这样,吃下一份份食物,回答一个个问题,吴清晨的肚子逐渐填饱,中年军官手中的文件也一页页翻过,这些问题大约都是经过了仔细的筛选,当吴清晨觉得肚子已经填得差不多的时候,军官也恰好问完了最后一个问题。

之后,两位军官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两位头发花白的老头立刻走了过来。

“吴先生,早上好。”

“早上好……”面前的老头有点眼熟,不过吴清晨一下子忘记了具体的称呼。

“我们昨晚见过面。”老头并不介意,“这位是方教授,语言学家,我姓赵,教心理学。”

“方教授,赵教授,你们好。”

“关于中古世界的语言,我们也有一些疑问,希望得到您的协助。”两位老头坐到对面,直入正题:“中古世界里,“辛赫拉特”这个读音,是不是同时具有太阳,月亮,火光的含义?”

“对。”吴清晨点点头,“不过它同时还有“点燃”“很晚”的意思。”

“‘勒拉希尔德’的发音,是不是……”

十几分钟后,两位老头也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吴清晨对面的座位并没有因此空闲,上面很快换成了两位研究树木的学者,十几分钟后,又变成了两位研究驯养类动物的专家,然后是精通宗教和历史的教授……

几不停歇地回答一个又一个问题,由数十辆各种汽车组成的车队也在全路段封闭的道路飞快地行驶。

大约两个小时左右,车队缓缓停了下来。

这是到了什么地方?

透过窗户看去,车队停下的位置,蓝蓝的天空,白白的云朵,起伏的丘陵,青青的草地,潺潺的溪流,高耸的群山。

处处充满了适合春游的气息。

大巴车的车门推开,露出了李子平和蒋奉明的身形。

吴清晨对面,两位刚刚坐下,还只问了两三个问题的地质学者立刻停止询问,让出了座位。

“又见面了,吴先生。”蒋奉明作了个“请下车”的手势,“您今天的培训,还是由我负责协助,请问有没有什么问题?”

您?这么客气?

“没问题。”吴清晨飞快地摇了摇头。

“好,根据刚才您路上回答的问题,我们安排了今天的培训次序,请您过目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补充或者需要调整的地方。”

参考我的意见?

吴清晨简直有些受宠若惊,赶紧伸出双手,几乎是恭恭敬敬地从蒋奉明手中接过两页文件。

纸张上打印的内容相当专业,材质加工,土木作业,定点燃烧,远距离输送……

好吧……看来真的只是需要我“过目”一下,花费几秒钟“过一下目”,吴清晨无可奈何地点了点头:“没有问题。”

“没关系……”蒋奉明收回文件,露出理解的神色:“培训过程中有什么意见和疑问,您也可以随时指出。”

“好的。”吴清晨点点头,踏下大巴,连续坐了两个小时,回答了无数的问题,吴清晨的脚步有些虚浮,微微地皱了皱眉。

“您可以轻松一点……”蒋奉明观察入微,适时解说:“考虑到刚才的行程,我们会从比较简单的项目开始,方便您调整身体状态。”

“第一项是材质加工。”

不远的位置,三张明显新制的粗糙木床一字排开,第一张上面铺上了干草,另外两张直接袒露。

原来是这么回事……

吴清晨有点明白了大巴车内提问和回答的用意。

一位戴着眼镜,脸色有些憔悴,神情有些忐忑的中年人早已等候大巴车的几步之外。

蒋奉明抬起下巴微微示意了一下,中年人立刻飞快地跑了过来,一边熟练地半弯下腰,身体前倾。

“好了……”蒋奉明直接无视中年人万分热情伸出的双手:“开始吧,不要浪费时间。”

中年人明显有些尴尬,却也赶紧干笑一声,一边示意吴清晨向木床靠近,一边开始解说:“这位先生,睡眠是人体最重要的休息,这里的几张床铺结构简单,工艺简陋,很容易影响睡眠质量。”

走到第一张木床旁边,中年人扒开几把干草,露出底下的木板,“先生您请看一下,这是不是就是您需要解决的样本。”

吴清晨摸了摸床铺木板表面凹凸不平的纹路,有些迟疑。

抚平干草,中年人拍了拍床铺:“躺上去试试。”

好不容易才回到地球,还得睡这样的玩意,幸好这里的床应该还没来得及成为跳蚤和臭虫的天堂……

苦命的吴清晨无奈地爬上干草,左右翻动感受了一下,点了点头:“差不多就是这样,挺咯人。”

“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很多……”示意吴清晨离开床铺,中年人再次扒开干草,从手里提着的箱子里取出一只小刨,将它贴到木板凸起的位置,轻轻地来回移动了两次,小刨贴住的地方多出了几片木屑,凸起的位置消失无影无踪。

“这是最简单的办法。”中年人收起小刨,“不过,听说您要去的地方工具不怎么齐备……”

一边说,中年人一边走到第二张木床旁边,“我们还有另一种解决的办法。”

“处理的重点仍然是影响睡眠的主要因素……”再次指了指木板上凸起的位置,中年人继续说道:“其实这样的位置并不是一定要消去才能解决,比如说……”

从第一张木床上抱起一把干草,中年人将它们慢慢地铺到木板之上,放下之后仔细检查一番,又细致地调整了其中几根的位置。

“好了,这位先生,请感觉一下。”

摸了摸铺上干草的位置,吴清晨惊讶地发现确实没有了任何凹凸不平的感觉。

中年人勉强笑了一下,“这其实并不复杂。”

不过也不是太简单。

根据具体情况,通过结团,打结,或者绕线,可以巧妙地将木板不平滑的位置掩藏,使人体基本感觉不到材质的影响。

经过中年人一番解说,十几分钟后,吴清晨也成功地利用干草,解决了两处影响睡眠的因素。

“差不多了。”注意到已经产生了效果,蒋奉明挥了挥手,“就到这里吧。”

中年人赶紧放下示范的干草,转向蒋奉明,身体恢复成前倾和弯腰的姿势,脸上也露出几分谄笑。

“你可以走了……”蒋奉明面无表情地指了指远处聚集的另一堆车辆,“你的合同,会有人再和你谈。”

“可是……”

“没听清么?”蒋奉明的声音没有任何变化,中年人却赶紧又一次放下双手,脸上半是谄笑半是忐忑,缓缓地转过身体,脚步沉重地慢慢离开。

这是啥情况呢?

吴清晨有些疑虑。

“这是昨天晚上紧急邀请的一位老师,石家庄一家名牌家具厂的老板。”

“家具厂老板?老师?”

吴清晨想不出两者之间的联系。

“不过该名牌从来没有在石家庄设过工厂。”

原来如此……

不由自主地回头看了看中年人脚步蹒跚的模样,吴清晨可以想象,对这位老师的紧急邀请,大约是由工商,消防,文化的执法部门联合出动,又想了想中年人刚才满眼血丝,满脸憔悴的样子,吴清晨为这对队伍的行列又加上了警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