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针对性(下)/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时,吴清晨和蒋奉明走到了一条溪流旁边,蒋奉明停下脚步,看了看文件,“吴先生,再次确认一下,中古世界您洗衣服的溪流,水温,或者其他方面,对人体有没有不适的感觉?”

“没有。”

好不容易偷点懒还得承认两次,吴清晨实在有些无语。

幸好,蒋奉明没有表情变化地点点头,又走到了前方。

“下一项是土木作业。”

站在溪流旁边地势较高的一处位置,蒋奉明用脚尖指了指前方:“这个情况你应该比较熟悉。”

相当熟悉。

两支圆木搭住溪流两岸,一支稳稳当当,一支摇摇晃晃。

这样的圆木一共有三组。

“吴先生,这分别是根据路桥专家意见,木材专家意见,和严格参照600倍放大图象搭建的三座桥梁,现在请您选一下,哪座桥梁最接近您在中古世界经常经常的桥梁。”

三组桥梁旁边,吴清晨来回走了两趟,分别小心翼翼地踩了几脚,指了指中间的桥梁:“别的地方都差不多,不过这根木头晃起来的感觉最像。”

“好……”蒋奉明招招手,等侯在旁边的两名士兵立刻走了过来。

这一次,大约是问题相当明确,没有任何解说或者自我介绍,一名士兵走到圆木旁边,直接从周围空手挖出几垄浮土,另一位士兵顺着坡地绕到溪边,再回来时双手捧着一大堆鹅卵石。

两名士兵合到一块,将鹅卵石堆到摇晃的圆木旁边,又用刚刚挖出来的泥土填住空隙,双足用力,仔细踩实周围的泥土。

然后,踏住另一支并不摇晃的圆木,两位士兵动作敏捷,如履平地地走到小桥另一头,将同样的过程再次重复。

做完这些,两位士兵站起身,又顺着桥梁走了回来。

不过,这一次回来的时候,两位士兵同时踩住了两边的两支圆木,却一点都没有摇晃的迹象。

走到蒋奉明面前,两位士兵同时敬礼,蒋奉明立正回礼,微微摆了摆手,两位始终没有说话的士兵立刻沉默地站到了几步之外。

“怎么样?”回过头,蒋奉明向目不转睛观看了整个过程的吴清晨问道:“有没有问题?”

“应该没有问题。”吴清晨掳起一点衣袖,“换我了?”

“不。”蒋奉明微微摇头:“安全第一,你可以用工具。“

一边说,蒋奉明又一次招招手,十几米外,又一位士兵立刻送来一柄木制的铲子。

“好了……”将木铲递给吴清晨,蒋奉明指了指另一座桥梁,“现在开始吧。”

握住木铲,走到桥边,吴清晨铲出几层浮土,又走到溪边,铲出一堆鹅卵石。

完成这些准备工作,吴清晨模仿刚才两位士兵的动作,开始加固圆木。

很快,吴清晨发觉,两位士兵堆上浮土,再放下石头的动作看起来简单,完成起来却实在有点难度。

弄了老半天,吴清晨才勉强将泥土踏实,可是,等吴清晨试探着踢了踢圆木,却发现这支该死的圆木还是固执地继续摇晃,同时还锨开了坡地一侧好不容易压实的泥土和石块。

我勒个去……

吴清晨赶紧用铲子使劲拍了拍泥土和石块,再次实验,结果还是失败。

这时,两位士兵抬起一支圆木走了过来。

走到吴清晨旁边,士兵将圆木搭到溪流两岸,又挖出泥土,搬来石块,开始加固。

吴清晨立刻站到旁边,睁大眼睛仔细观察,这才注意泥土只是辅助,加固圆木的关键是石块的位置和相互之间的支撑,经过巧妙的摆放,牢固地压住圆木左右摆动的空间。

理解到要点,吴清晨再次尝试。

这一次的结果成功了许多,经过加固的圆木尽管还是稍微有些晃动,不过这已经在可以接受的安全范围之内。

“很好……”

无论失败还是成功,蒋奉明的神情都没有什么变化,语气也没有什么特别:“吴先生,木铲随便放哪,不用管它。请跟我来,还有下一项。”

下一项是充分燃烧。

其实就是教导吴清晨制造和保存火种,然后收集简单的燃烧物,堆积到难以使用普通工具铲除的荆棘旁边,一把火送它随风而去。

之后,吴清晨又陆续学会了效率填平路面,快速除草技巧,安全开辟烟道……

等等等等……

许多中古世界很有些困绕吴清晨的杂乱问题,蒋奉明,或者说蒋奉明身后的强大团队,仅仅一晚上时间,就为吴清晨量身打造,并联系到形形色色的人物亲身示范出许许多多或平平无奇,或剑走偏锋的解决方案。

大约两个小时左右,蒋奉明手中的文件翻到了最后一页,这一阶段的培训宣告结束。

和前天晚上的培训相比,这一次学习的进度和速度提高了许多。

这是理所当然的结果。

首先,经过整整一晚上的调整,蒋奉明的团队拥有更加充足的时间;

其次,对中古世界的了解进一步深入,设计出来的解决方案更具针对性;

最后,对于吴清晨来说,此时培训的内容全部和他中古世界的生活息息相关,其中大部分更是使他吃够了苦头,学习的态度自然也更加认真积极。

“不错……”

蒋奉明大约也有类似的感觉,将手中已经翻完的文件交给随行的一位年轻官员,蒋奉明看了看手表,难得地露出了一点满意的表情:“针对性培训暂时结束,吴先生,您可以稍微休息一会,顺便准备一下下一阶段的培训内容。”

“休息”的意思是,很快,一位士兵为吴清晨搬来了一张椅子。

“准备”的意思是,远远地,一支松散的,同时也是奇特的队伍开始接近吴清晨休息的位置。

队伍接近的速度挺快,两三分钟左右,吴清晨已经逐渐可以看清组成队伍的具体细节。

“好了,他们来了。”一边说,蒋奉明一边示意吴清晨可以先站起来,“下阶段的培训主要是生活技能,这些都是您的生活教练。”

“这些……叫教练?”

蒋奉明的介绍简直匪夷所思,彻底看清“教练“的队伍,吴清晨刚刚因为蒋奉明一番话稍稍低落的心情瞬间无影无踪。

毫无疑问,此时此刻,出现在吴清晨眼前的“生活教练”,大约是有史以来组成成分最复杂的一支“教练”队伍。

站在最前面的是一位满脸胡须,头顶毡帽,身披夹袄,身后背着一张长弓,腰际插着三壶羽箭的古装大侠。

紧随其后的是一位肥胖高大,白袍高帽,单手就拎起一只大箱子的壮士。

然后是一位獐头鼠目,脑袋不时摇晃,眼睛左右乱瞟,双手不时哆嗦,十只指头全部受过重创,无一完好的社会福利人士。

更后面是一位畏畏缩缩,手脚似乎不知该往哪放,脸上满是紧张和拘束的中年矮个。

之后是一位金发碧眼,身躯挺拔,肌肉盘结,终于能够和“教练”这个词扯上关系,同时还身穿戎装,龙形虎步,凛凛生威的标准军人。

最后……

最后并不是一位,而是由一小团人组成的又一支队伍。

对于这个组合,吴清晨实在有些无法形容。

最外面是两名外国面孔,身穿白袍,戴着眼镜的斯文人士。

中间是四名全副武装,如临大敌的现役军人。

最里间的是一位皮肤惨白,似乎很久没有认真晒过太阳;胡须虬髯,头发杂乱,看起来似乎也很久没有打理过个人形象;双目炯炯有神,表情坚毅凝重,一眼就能看出坚定信念……

同时还手披铁链,脚挂铁球,腰套链环,浑身上下禁锢得严严实实的……

神秘人物。

这是什么情况?

吸血鬼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