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计划性/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生活培训告一段落,友善了许多的蒋奉明为吴清晨安排了宵夜。

当然,无论态度如何改变,时间宝贵,蒋奉明无法使吴清晨拥有一份真正的空闲休息。

此时也是如此,一边吃着面前几份比较清淡的食物,吴清晨一面回答地质学家,气候研究者,水资源专家等等各学科的学者们早上没来得及确认完毕的疑问。

“差不多了……”

等候吴清晨摸摸肚子,表示宵夜结束,蒋奉明翻了翻还剩下好几页学者安排,无可奈何地摇摇头,放下了这份今天肯定无法继续的文件。

又一次看了看手表,蒋奉明的眉头舒展了一些:“吴先生,今天最重要的生活训练已经结束,比预计的时间提前了两个小时,现在我们可以稍微休息一下,顺便准备一下下阶段的工作要点。”

“休息”的意思是,很快,吴清晨确实坐到了一柄巨大的遮阳伞下。

“顺便准备一下下阶段工作要点”的意思是,好不容易坐下,吴清晨一如既往地没有得到一个人安安静静的休息,而是面对一排排至少五十几名年龄各异,服饰各异,大约职业也各异的男男女女。

“吴先生……”负责主持的是吴清晨已经见面一次,目前专门研究天象事件的张教授,“首先请允许我对你表示祝贺,人类诞生一百五十万年,直立行走二十万年,绘画取火五万余年,步入文明五千多年,您是第一位和球外文明,尤其是球外人类文明产生交流的对象!虽然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无法找出这次现象的任何原因,也无论将来,这次现象的结果究竟如何,您的经历都必将载入史册,并永远占据最显眼的条目!”

热烈的掌声。

“其次……”和第一次见面的情况相比,张教授此时热情洋溢:“请允许我对你表示感谢,作为地球第一位和球外文明交流的对象,您这十天的生活,为地球社会学,心理学,历史学,生物学,经济学,军事学,教育学,等等等等……几乎地球现有的所有学科取得了极其宝贵的第一手资料,为地球的科学研究和社会的进化方向提供了极其重要的参考对象。”

更加热烈的掌声。

数十人热切的目光中,吴清晨脸孔微红,双腿微软。

面前这数十人无一不是各自领域的精英人物,能够得到这些人如此诚恳的祝贺和感谢,尽管这一切的最终原因和自己的能力或是努力都没有直接的关系,吴清晨还是完全无法描述此时的激动心情。

“好……”等待周围的掌声稍弱一些,张教授双手微往下压,示意周围的专家和吴清晨先行坐下,“现在十天过去,吴先生平安醒来,为我们争取了宝贵的时间,同时也为我们取得了更多更加直观的研究线索。接下来,决定下阶段的工作要点前,有一些问题,我们想先了解一下吴先生自己的想法和意见。”

吴清晨点点头。

“首先,中古世界的农业活动,您是否能够继续坚持?”

想想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浑身酸痛的劳动过程,吴清晨咬咬牙,点了点头:“可以。”

“中古世界的生活环境,您是否能够继续适应?”

想想黏乎乎的绿汤和糊糊,和牲畜同住一个屋檐的悲剧,吴清晨继续咬咬牙,继续点了点头:“可以。”

“如果这样的农业活动进一步加强,生活环境进一步恶劣,请问您是否能够继续坚持?”

“这个……”

这样的变化,仅仅是想一想,吴清晨就有些不寒而栗。

“吴先生,请不用担心……”张教授赶紧进一步解释:“首先,这仅仅是假设,其次,就算这样的变化真正出现,也肯定只会持续很短的一小段时间。”

换口气,张教授继续说道:“之所以这样提问,最终想要达到的目的其实正好和作出的假设相反。也就是说,下一阶段的工作要点,中心思想就是改善您的生活环境,减轻您的劳动强度。”

哦?

吴清晨的眼前一亮。

不过这也是应有之意,中古世界的农业活动,吴清晨已经亲身体验十天,劳动强度极大,事务烦琐,而且许多劳动内容具有一定的危险性,至于生活环境更是完全可以称之为恶劣,随时有可能对吴清晨的身体造成极其严重的不良后果。

自己和地球70亿人类的身体直接关联,想来应该没有人愿意自己的身体整天面对既沉重又危险的劳动,更不可能乐意生活在变质食物和病疫细菌的包围圈中。

既然如此,无论从什么角度考虑,改善生活环境,减轻劳动强度,肯定是整个地球统一的迫切目标。

“达到这两个目的,目前有很多种方案,不过根据参谋部的分析和各位专家的研究,目前最佳的选择是提高您在中古世界的社会地位。”

哦?

吴清晨的眼睛立刻更亮了一些。

几名士兵适时推上来一台宽大的显示屏,张教授握住小棒点了点屏幕,“关于提高您在中古世界的社会地位,综合数百种方案,目前已经产生了比较成熟的想法,牵涉到中古世界不少对象,其中最重要的对象就是这位人物。”

“这……好象是教堂里的牧师?”

“不错。”张教授点点头,又点了点屏幕上正在吟诵的年轻牧师,“无论是根据地球历史还是针对中古世界目前的研究,宗教领域都是特定年代较低阶层最畅通的进身之路。”

“要让我成为牧师?”

想到自己未来的日子就是整天布施布满霉斑的圣食,吴清晨实在有点倒胃口。

“哈……”张教授笑了一下,“能够成为一位牧师当然是非常理想的结果,不是,从目前的资料来看,从零开始成为一位牧师,需要花费的时间太长,未来的可预期性也极不稳定,我们目前暂时不考虑这方面的方案。”

……

难道是小时候苦瓜吃多了,我的命果然苦一点吗?

想起这段时间的悲惨经历,吴清晨实在没有办法阻止自己抱怨孩童时的菜谱。

“经过这段时间的研究,目前您所在的中古世界,艾克丽村庄,地位最高的是这三位对象。”

张教授并没有注意到吴清晨的低落,快速点了几下宽阔的显示屏,使它上面同时出现了三位人物,“第一位是中古世界01年08日,您和1号对象威廉早晨路过村庄东面时,远远看到的,正带领两位仆从巡视领主土地的农事官。”

将小棒放到农事官的影像上,张教授继续说道:“这位对象并不是艾克丽的村民,平时出现在艾克丽村庄的时间也相当短暂,不方便接近,暂时不予考虑。”

删去农事官的影像,张教授的小棒点到了第二位对象:“这是村庄里的管事,伊弗利特/费尔,这位管事的职业得自家族传承,目前已经四十三岁左右,见识阅历,处事经验,却还都比较欠缺,接近的效果不大,性价比太低,也暂时不予考虑。”

“最后这一位……”小棒放到了唯一剩下的年轻牧师身上,“约翰/普拉亚/阿克福德,从姓氏和名字就可以看出,这位牧师应该是艾克丽村庄从属领主,阿克福德男爵的亲戚,这个结论同时也符合目前中古世界各项资料的研究结果。”

是这样么?

吴清晨稍微回忆了一下,很快想起了村民们称呼年轻牧师的时候,有许多种不同的叫法,约翰牧师,阿克福德代牧,普拉亚阁下就是其中之一。

人多就是力量大……

吴清晨不得不如此感慨,这三种称呼自己每种都听了十几遍,却从来没有联系在一起,张教授率领的队伍却因此找出了领主和其之间的亲戚关系。

“选择这位牧师主要考虑到三个方面……”张教授的接受还在继续:“首先,这位牧师生活在艾克丽村庄的教堂,方便接近,其次,这位牧师接受了一定的教育,家庭也处于比较高的阶级,见识阅历比较丰富,最后,这是一位宗教人士,而且很年轻,行为比较容易受到情绪的控制,方便作出某些针对性的计划操作。”

“综合这些因素,我们选择了这位对象,作为您中古世界地位提升的关键性节点。”

说到这里,一直滔滔不绝的张教授终于停下来歇了口气,同时也给吴清晨留出了一点消化的时间。

两分钟左右,回忆中古世界的经历,对照关于这三位对象的解说,吴清晨不得不同意,张教授的分析相当精确,某些方面甚至比自己这个体验者还要周到。

见到吴清晨缓缓地自行点头,张教授结束沉默,再次用小棒点了点宽阔的显示屏,使上面的内容变成了一份份表格和无数箭头组成的文本。

“基于目前中古世界有关约翰牧师的资料还比较匮乏,我们暂时无法针对这位牧师作出立竿见影的行动计划,现阶段的安排暂时以接近为主。就欧洲古代史和中古世界目前的信息看,接近一位神职人员,进而取得好感,再到更进一步获得一定的帮助,一般需要满足三方面的条件:信仰,信任,最后还有利益。”

“下面是具体的行动方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