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同步/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太阳缓缓落下,又一次缓缓升起。

次日,早祷时分,依然是普拉亚离开住室,走进教堂,刚刚取出神典的时刻,教堂门口微微一暗,一道小小的身影悄无声息地闪了进来,很快站到门边的立柱右侧,右手抚肩,静静地望着祭坛,摆出了标准的祷告姿势。

不错,是小洛斯。

普拉亚回头确认,微微点了点头,大约心思有了些变化的缘故,重新回过头的时候,普拉亚的目光不经意地瞟了瞟摆在教堂侧门附近的日晷。

晨耀三历。

不错,很准时。

脑子里刚刚转过这个念头,普拉亚本来准备摊开神典的右手忽然凝在半空,眉头微皱,意识到这几天自己似乎忽略了某个细节:

小洛斯每天都在自己刚刚准备开始早祷的时候恰好走进教堂,这不可能是每天都有的巧合。

不可自知,不可妄知,因你可探寻,追逐真正的目光。

默念主宰的圣言,普拉亚一边翻开神典,一边望向自己的学生:“安德烈。”

十三四岁的安德烈个子还很小,正惦起脚尖努力将灌满溪水的小坛摆上讲坛,代牧说话,安德烈却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先端端正正地摆好小坛,然后双脚并拢,微微垂头,按照普拉亚的教导,用符合侍奉主宰神仆身份的谦卑语气----也就是缓缓地,低沉地回复:“老师?”

“恩。”

注意到安德烈的姿势和语调又有进步,普拉亚露出一点满意的表情,“安德烈,这几天小洛斯都是什么时候到教堂?”

“小洛斯?”安德烈的神情有些茫然。

普拉亚垂在讲坛下方的右手向教堂门口小小身影的位置点了点。

“噢……”安德烈明白过去,摇头回答:“老师,每天早晨我出去灌水的时候,洛斯都已经站在教堂外面了。”

比安德烈还早?

普拉亚微微一惊,整个艾克丽村只有教堂侧门摆有一座日晷,不过绝大部分的村民根本没有看懂它的能力,也没有准确把握时间的本事,村民们大多数时候都只能根据太阳在天空的位置来大致估算时间。

代牧先生心中,年仅十三四岁的小洛斯自然更不可能拥有准确掌握时间的能力,这样的情况下,还能够每天准时在早祷时分踏进教堂,代牧先生明白小洛斯肯定提早站到了教堂门外,却没有想到小洛斯会提早到这个程度,居然会比安德烈出门灌水的时间还早。

莫非这就是虔诚的萌芽?

整整三年,主宰的目光终于注视到这个见鬼----不,这个愚昧----不,这个可怜的小村庄了么?

普拉亚不由自主地用力握了握自己的双手。

----

几乎是同一个瞬间。

地球,亚洲,解-放-军学院第五会议室内。

面积近千平方米的会议室中,平时密密麻麻的长条形阶梯座椅无影无踪,只有地上残留的几处铁片和螺钉能够看出它们曾经出现的痕迹,此时这些位置都被一张张金属长桌和旁边密密麻麻,大小不一的的各种精密仪器占领。

这样的金属长桌旁都围着至少上百名军官或是专家,这些军官和专家们神情严肃,表情专著,无一例外地盯住长桌上摆着的一台台显示屏幕,屏幕上显示的都是直接用高清摄像机直接对准天空拍摄,由小洛斯,或者说由吴清晨主演,取景中古世界,全球同步上映的国产大片。

不过,除了超人,闪电侠这种反射神经远超普通人类,拥有一对氦金狗眼的非常人物,地球人并没有直接观看这部大片的能耐。

因为这部大片在地球天空的投影,整整快进了三十倍的速度。

此时,第五会议室靠近门口的一张金属长桌上,中间最上部的位置挂着一块投影屏幕,从上面可以看出,小洛斯飞快地靠进教堂,然后消失在门口,之后瞬间又跳到教堂门外,又消失在门口,如此飞快地来回闪烁。

这块投影显示的内容是天空映像的同步播放,更准确地是,是一部分已经发生的内容的重复来回播放。

长桌的旁边摆着其他显示屏,里面的内容和正中投影的内容一模一样,同样是小洛斯走进教堂,然后消失在门口,之后瞬间又跳到教堂门外,又消失在门口。

不过,和正中最上部投影里小洛斯简直是瞬移过来瞬移过去的方式比较,这几台显示屏中小洛斯走动的速度变得相当正常,因为它们统统慢放了三十倍,调整成了人类肉眼和思维能够正常跟上的速度。

这样的显示屏一共有十几块,第一块和第五块旁边都围着十几名身着军装的各类技术军人,第六块旁边围住的是语言学家,第七块旁边围住的是医生,第八块旁边围住的是建筑学家,第九块旁边围住的是行为学家,第十块……

就这样,金属长桌旁,上百名参谋军官,技术军人,各领域专家通力合作,仔细研究小洛斯/吴清晨从教堂门外走进教堂的短暂过程。

小洛斯/吴清晨走进教堂的过程大约持续了一分钟,按照比例,地球天空的投影映像,只有短短的两秒。

而这张金属长桌的隔壁,三米之外,另一张金属长桌,正中最上部的投影,也显示了一副飞快闪烁,重复播放的内容。

它是小洛斯/吴清晨转过一处拐角,一直都到教堂门外的过程,时间也是同样短短的两秒,长桌上面同样摆着另外十几台显示屏幕,上面是经过调整,已经能够由地球人正常跟上,慢放了三十倍速度的投影内容,它们的周围同样密密麻麻地站着上百名技术军人,参谋军官,语言学家,医生,等等等等……

隔壁再隔壁的长桌,正中最上面的投影显示的是吴清晨从一栋破破烂烂的房子,一直走到一处拐角的过程,时间也是短短的两秒,其他的十几块显示屏旁也站着同样的专业人员。

解-放-军学院这间面积近千平方米的第五会议室内,整整二十张金属长桌,整整二十块大型投影幕布,在它们的上面,可以看到吴清晨跨越一条溪流,走过了两个小丘,经过了十几栋破破烂烂的小房子,拐过了几道弯,一直走到了教堂门外。

中古世界,小洛斯/吴清晨用了二十分钟走完这段路程,地球世界,天空投影用了四十秒显示这段路程。

这也是吴清晨刚刚走完的一段路程。

至于这段路程之前的内容……

第五会议室左侧,有两块明显仓促挖掘,还可以看到钢筋断茬和水泥截面的缺口,这两个将近两平方米的大洞旁,分别竖着十条粗大的钢索,它们吊着两架同样明显临时安装,直接暴露在半空的快速电梯,通过笔直贯穿到底的五个大洞,将第五会议室和楼下的第四,第三,第二,第一会议室连成一体。

和第五会议室一样,底下四间曾经的会议室中,同样摆上了二十张金属长桌,上面摆着密密麻麻的显示屏幕,周围密密麻麻地站着一圈圈专业人员,分别负责一个又一个天空投影仅仅两秒,中古世界也仅仅一分钟的内容。

同一时间,此刻的中国,除去解-放-军学院之外,国防科技大学,中国步兵指挥学院,军事交通学院,后勤工程学院,第二炮兵指挥学院,装备技术学院,等等等等,十数个军事研究学院,十数个军区指挥中心,十数个快速反应中心,几乎所有的技术军官和临近高校、研究机构的学者专家,都通过类似的方式集中到一起,对天空的投影进行紧张有序的研究。

同样的情形,还发生在美国,俄罗斯,英国,法国,德国,日本,巴西,瑞典等等地球上一个个数得上号的国家。

就这样,通过这样的金属长桌,慢放屏幕,研究小组,临时电梯,通过这种每组两秒的分配,通过数百万军人和专家们全神贯注的努力,地球对中古时间的关注目光,简单、直接、并且粗暴地达到了同时同分同秒。

这种方式,这样的安排,其中有极大的浪费和数都数不尽的重复冗余,不过,到目前为止,距离天象事件的发生还不到三天,就算是同一个国家,同一个城市的两处机构,牵涉到以万人为单位的人力物力,相互之间也根本来不及作出最有效果的安排,国家和国家之间,就更加不可能做到统一协调。

更何况,事态严重,情况紧急,这样的研究和关注,目前都是以军事机构位主导,直接动用最核心的情报资源,无论从哪方面考虑,目前都不会有哪个国家能够在三天之内下定决心,将这些最核心的情报资源和其他国家共享。

当然,同时也由于事态严重,情况紧急,地球大国之间,关于针对中古世界的分析结果,偶尔得出的重要结论,还是第一时间互相通报,时刻交换各自最新的,同时绝大部分也肯定是重复冗余的结论,这从另一个方面又进一步加大了各个国家的分析负担。

二十章 同步(下)

普拉亚不由自主地用力握了握自己的双手。

----

国都,国防大学,信息中心四楼。

这里的布置和其他高校,指挥中心基本相似,不过,这里的每个长桌分析点,人员是其他中心的三倍,因为这里负责的内容,是中古世界最前沿的二十秒内容,和天空的投影时间完全同步。

屏幕上的普拉亚双手刚刚握紧,总共三十五个小组的第八台显示屏旁,五百三十七名负责分析中古世界人物动作,表情,姿态的行为学专家中,有五百一十一名专家几乎同一时间按下了面前的淡红色按钮。

通话器随即打开。

“牧师心情激动,重复,牧师心情激动。”

“B3对象情绪出现较大波动,重复,B3对象情绪出现较大波动。”

“引起目标关注,重复,引起目标关注。”

一瞬间,三米之上,信息中心五楼的回馈中心,五百一十一名情报分析军官也几乎同一时间收到了这些大多类似的反馈,没有任何迟滞,这些反馈经过最迅速的统合,飞快地传到了更上一层的综合处理中心。

“223号方案,策略有效。”

“223号方案有效。”

“B3对象,223号方案有反应。”

----

“很好!”,“太好了!”,“哈!”

五百米外,另一栋大楼,收到经过信息中心,分析中心,统合中心,筛选中心,综合处理中心等多个部门层层反馈,两三秒内接二连三发过来的结论,整栋大楼瞬间欢声如雷。

这很正常,尽管也有金属长桌,投影屏幕,专业人员,不过,这栋大楼并不具体分析小洛斯/吴清晨在中古世界的经历,尽管这里的军人,都是各军区部门紧急抽调的精英,这里的专业人员,都是各高校,各研究中心最顶尖的专家。

因为这里是策略室,吴清晨最直接的后盾,中古世界小洛斯各种行动的计划中心,方案中心,指导中心。

对于中古世界的土著们来说,从日晷弯弯曲曲的符号,粗糙不平的表面,分辨上面黑黑细细的阴影,从而掌握时间,也许确实是一件令人头疼的事,可是,对于吴清晨这个见惯了闹钟挂钟摆钟,手表怀表电子表的地球人来说,日晷这种古老的东西实在没有任何值得一提的难点。

更何况,有地球无数专家们的支持,刚刚进入中古世界的第二天,吴清晨拣了两根木棍,摆好几块石头,扫平地面划上一个尽可能规则的大圆,最后结合能够直接从天空投影观察到的细节,仅仅半分钟过去,不要说时间这种最简单的数据,就连这颗星球的半径,和恒星的距离,自转公转的规律都得出了一个对地球来说还很粗糙的结果。

当然,对于中古世界来说,这些结果已经能够将困扰了中古世界最顶尖的学者们数千年,并且大约还要继续困扰下去的难题们,一次性地解决地干干净净。

不过,尽管随时可以拣起两根棍子,花上半分钟就能够准确掌握时间,小洛斯/吴清晨还是每天提早近半个小时赶到教堂外面罚站,这半个小时,加上牧师早祷的十分钟,再加上牧师给安德烈上课的二十分钟,从原本就堪比监狱劳动改造的四个小时繁重农活中,挤出足足一个钟头的时间,可以想象吴清晨因此又多吃了什么样的苦头。

这一切,当然不是为了让普拉亚用力握握自己的双手,活动一下手指,而是为了这个动作背后牧师的情绪波动。

这就是223号方案,地球制订的上百个方案中的一个,预期的目的只有一个:尽可能地完善细节,接近牧师,表现对信仰的积极。

策略室的欢呼声持续了几秒,中古世界的时间又过去了三分钟。

心情稍稍激动过后,想到刚到艾克丽村庄时被几个狡猾的村民蒙蔽的经历,普拉亚收拾情绪,摆好灌满溪水的小坛,开始了每天的早祷。

十分钟过去,早祷结束,普拉亚示意小安德烈坐下,同时翻开另一本羊皮卷,进行同样每天例行的授课。

和平时相比,这一次完成例行的工作,普拉亚多花了一点时间,因为无论早祷还是上课的时候,普拉亚都分出了一部分心神,放到了一直站在门柱旁的小洛斯身上。

不错,小洛斯一直没动,祷告的姿势一直很准确。

没错,小洛斯确实在祷告,知道早祷结束,知道什么时候该行圣礼。

咦?小洛斯似乎能够听懂我讲的内容?这里也正好是安德烈一直没弄明白的地方。

一边做自己的事,一边观察教堂门边的小洛斯,普拉亚不时暗暗默记,一个小小的形象渐渐凝聚:

年纪很小,挺干净,祷告很专心,挺聪明,能够听懂神典……

渐渐地,普拉亚脸上浮出了一丝微笑,仅仅看几眼的工夫,对小洛斯的了解一下子就深入了许多,普拉亚微微有些自得。

----

几乎是同一时间。

仅仅一分钟左右,全世界几乎每一个中古世界讯息分析中心,每一个分析小组的工作氛围都突然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如果说一分钟之前,这些分析小组紧张工作的情形像是一锅烧开的热水,那么此刻的情形就是一片片沸腾的海洋。

变化的原因简单明确:B3号对象,也就是普拉亚牧师先生暗中对小洛斯/吴清晨的观察。

“B3号对象右手无名指第二节第四次敲桌面,疑为书面困难思考动作。”

“观察角度正对光源时,B3号对象右眼瞳孔缩小,额部皮肤紧张,初步认定视力有一定损伤。“

“观察主体对象,临时清洁桌面等多项动作同时进行时,B3号对象语音稳定,语速流畅,思路清晰,逻辑思维具有较高水平。”

“B3号对象中古世界当日多次发生皱眉,微笑,训斥等表情变化,变化速度较快,情绪波动较大。”

“B3号对象……”

数不清的讯息和分析结果雪片般地飞快集中,同样近千人忙碌的中古世界讯息综合处理中心,普拉亚的个人模型飞快地丰满:

约翰/普拉亚/阿克福

编号:B3中古世界对象。

性别:男

年龄:二十七岁

身份:艾克丽村代牧。

身体状态:身高184CM,体重53KG(约),背微驼,视力有一定缺陷,消化不良,营养不良,右臂关节炎……

性格:有一定好奇心,虔诚信徒,遵守宗教礼节,遵守贵族礼节,认真,谨慎,有一定野心……

个人习惯动作:……

个人针对性倾向:……

应激反应模型:……

目前可性方案:……

飞快地滑动鼠标,一目十行地浏览一遍B3号对象简历模型这份足足三页的条目摘要,头发花白的年老军人,法国圣西尔军校策略室负责人,少将先生一脸毫不掩饰的不满:“综合处理中心到底还要多久才能放弃假装看不到世界末日就在眼前?这份该死的东西为什么还有九项暂略?为什么应激反应模型只有三条?还有!快三分钟了!该死的危险性预测和环境影响估算怎么还没有出来!”

同一时间,综合处理中心的负责人正在对准电话大发雷霆:“没有理由,没有任何理由!这里不是巫师学院!我们只是情报分析人员!”

“牧师的关节炎是什么原因?见鬼,我怎么知道什么原因?去问你自己的医生吧!也许他可以光用眼睛看看就可以知道你十年前关节炎是什么原因!”

“对,我知道这份该死的模型还很粗陋,可我们只有这么点该死的时间……”

“呜……呜……呜……”刺耳的警示铃和暗红色的警示同时亮起。

“等一等!我看见了什么?……牧师接近主体对象……牧师正在接近主体对象!发生直接接触!发生直接接触!……砰!砰砰砰!”

话筒重重地飞出,带着电话一起落到地面,直接摔成了几段。

没有任何人因此转移目光,所有人的精神都瞬间集中到了各自的显示屏前。

挂在综合处理中心正中,对准各个方向的六面天象同步投影中:普拉亚飞快地,用简直可以称之为闪烁的速度移动到小洛斯/吴清晨面前,两人的影象因为各自细小的动作微微波动,两人的嘴唇飞快地张合,这样的情形持续半分钟左右,小洛斯离开了教堂,普拉亚闪烁到圣坛面前,静止几秒左右,也离开了教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