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食物/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分钟之后,绕过两丛灌木,转过几道小弯,一边走一边顺手拾取地上的枯叶落枝,在一道陡坡和几株枝叶繁密的低矮小树旁边,吴清晨放缓了脚步。

又飞快地打量了一下四周,吴清晨走到其中一株小树旁边,左手推开几条伸到峭壁旁边的树枝,同时伸出右手,抬起刚刚拾取的一条带叶树枝,轻轻地来回扫动这几条树枝底下露出来的泥土表面。

随着树枝来回轻轻摆动,很快,泥土组成的峭壁上慢慢出现了一块浅黑色的树皮。

当树皮完全露出的时候,吴清晨放下树枝,慢慢地取下这片浅黑色的树皮,于是,泥土组成的峭壁,多出了一个长宽大约30厘米,深度大约40厘米,五面都铺上了树皮隔绝泥土的方洞。

然后,吴清晨双手伸进方洞,小心翼翼地端出又一片树皮,树皮上面放着几块锋利的石片,几条绞成小股的藤条,几支荆棘的长刺,几只小木勺和几根形状不一的树枝。

将这片树皮稳稳地放到地上,吴清晨走到峭壁另外一边,站到又一株小树旁边,这一次,吴清晨很快转身,手里多出了一支半径大约三厘米,长度大约一米,顶端极其尖锐的树矛。

将树矛斜斜倚在峭壁上,吴清晨第三次走到小树旁边,取出两块圆石和一小丛树绒,将树绒放在地上,摆好沿途收集的枯叶树枝,吴清晨感觉一下风向,用身体挡住微风,将两块圆石来回撞了几次,一缕几不可见的青烟冒出,吴清晨轻轻一吹,峭壁溪边,一堆小小的火焰慢慢燃起。

这里是吴清晨的餐厅,也是吴清晨的厨房。

架好枯枝落叶,吴清晨按照生活教练中某位大厨和某位雇佣兵教导的方式微微调整,确定烟雾已经降到了最小的程度之后,吴清晨抓住斜倚峭壁的树矛,站到溪边。

五分钟左右,清澈的水面多出一缕红色,吴清晨收回树矛,将一条半斤左右的小鱼放上溪边的石块,用树皮上摆放的锋利石片,荆棘长刺飞快地开膛破肚,清理切片。

又是两分钟之后,一条树枝架住处理之后的小鱼放上了火堆,一边调整烤鱼的角度,吴清晨一边从按照生活教练教导的方式找到的石盐,草汁,豆粉等调味品均匀地洒到小鱼表面。

二十三章 食物(下)

没过多久,小鱼散发出几丝香气,吴清晨抽了抽鼻翼,正准备再翻一次的时候,东面不远的灌木丛中,忽然轻轻地“吱”了一声。

天气晴朗,溪流旁边不时阵阵微风吹过,两旁茂盛的树木沙沙作响,从吴清晨走到这儿开始,四周一直传出这样那样的响动。

不过,同样从走到这儿开始,吴清晨停下脚步,找出工具,开始抓鱼,生火烤熟,整个过程中,始终对四周的响动没什么反应。

可是,此时此刻,这声轻轻的,远比这段时间内其他声音微弱数倍的“吱”声刚刚响起,吴清晨就仿佛瞬间踩中了一截弹簧,整个身体飞快地窜了起来,顷刻闪到峭壁几株矮树旁侧,双眼透过茂密树叶的间隙,已经死死地,同时也准确地盯住了声音传出的位置。

短短两秒完成这一系列动作,并准确找出声音来源,是因为吴清晨此时死死盯住的位置,有吴清晨布置的一个小小的陷阱,它没有任何杀伤力,也没有任何危险,唯一的作用就发出这一声轻轻的,却又和周围其他声音完全不同,绝不至于混淆的“吱”声。

吴清晨的这块厨房兼餐厅附近,这样的陷阱还有五处,公平地分给了通向吴清晨厨房的三条必经之路,而原本能够勉强通过的其他几条小小的林中缝隙,经过吴清晨持续两天的搬运灌木,坳弯树枝,已经变成了不弄出巨大的响动绝对不可能通过的天然障碍。

盯住被触动的声音陷阱,吴清晨静静站立,按照生活教练,也就是某雇佣兵和某特种部队战士教导的方式仔细观察了半分钟,没有发现人为的痕迹之后,才重新回到火堆旁,烤熟小鱼,开始了自己的中餐。

吃完小鱼,吴清晨藏好树矛,将厨具和调料放回峭壁的方洞,然后摘下几片树叶,用早已准备好的藤股包好中餐的残渣。

仔细看了看四周,确定没有什么遗漏之后,吴清晨离开了溪流。

这一次,吴清晨没有走过来时的道路,而是顺着峭壁几米之外的一道缓坡爬上溪岸,顺着树枝灌木间隙留出的一条小径,走到之前发出“吱”响的声音陷阱旁边,用石头和几条条藤复原陷阱。

绕出一个小圈,吴清晨又一次走回溪流木桥,刚刚走过木桥,吴清晨微微一顿,不远的拐角处,一位握着镰刀的中年男子迎面而来。

“小洛斯,回家呢?”

“是的,阿维利亚叔叔,这么早就干下午的活儿?”

“是啊,还有些牧草没有收割。”

几句闲聊间,两人交错而过,转过拐角,吴清晨缩进衣袍的右手轻轻一挥,最后一片条藤股绞住的树叶飞进灌木丛中。

到此为止,吴清晨嘴唇干涸,双手空空,衣袍带着一股淡淡的植物气息,再没有了丝毫刚刚吃完一顿荤腥的迹象。

到此为止,吴清晨才真正完成了整个中餐的全部流程。

这样的中餐,吴清晨已经吃了七次,分别在三个不同的厨房,厨房的位置和布置都是由参谋团建议,经过了军人们慎重周密的比较分析。

限于条件,这三处厨房都离水源很近,不过方便捕鱼烤鱼的地点只有刚才一处,另外两处的食材主要来源于树林和山丘,由于食材不一致的缘故,吴清晨学习制作的工具和调味品也并不相同,同时还在继续完善,离这条小溪大约两公里的地方,吴清晨甚至已经准备好所有材料,一旦找出时间和机会,就会烧制几只最简单的小陶器用来煮汤。

十几天的劳作,吴清晨已经比较熟练农活,加上更有营养的食物,更加科学的劳动方式,有了这些,最近吴清晨中古世界的生活轻松了许多。

刚刚吃完中餐,同时也算休息了一会,吴清晨身体的疲惫消除不少,迈出的步伐轻快许多。

十五分钟后,也就是地球时间三十秒后。

----

地球,中国,国都,临时培训指挥部,第三培训综合办公室,生活教练组。

偌大的房间灯火通明,二十几块大型显示屏幕一字排开,每块屏幕底下坐着十几名专心注注的观众。

三十倍慢放的投影屏幕里,溪流木桥旁边,注意到老威廉和两位兄长的身影消失在又一道拐角的时候,吴清晨飞快地站了起来,目光往寥无人迹的四周飞快地扫了一圈,然后半弯下腰,顺着溪边的土垄走往上游。

“停!”

生活教练之一,特种部队军人,姓名机密,年龄机密,军种机密,服役部队机密的某军人抬起右手,显示屏幕里的影象应声定格,“侦察不够隐蔽,观察的方向不够全面,这……这……这……”

用小棒在显示屏幕上连续三点,某军人继续说道:“这三个角度没有留意,还有,行走的姿势又犯了错误,注意看这里,这里,脚跟抬得太高,这样会留下很深的脚印。另外……”

伴随这位机密军人的陈述,围在旁边的人群中,两名参谋使用键盘,两名参谋使用纸笔,三名士兵操纵摄影机,飞快地记录机密军人的陈述内容。

“STOP!”

三米之外,同时是三十倍慢放的显示屏幕里面,当声音陷阱的“吱”声响起,吴清晨飞快窜起的瞬间,又一位生活教练,转战亚非拉美战乱地区,精通潜伏隐藏,无论沼泽雨林沙漠戈壁都可以过的红光满面的外籍雇佣兵抬起了右手。

显示屏幕应声定格,雇佣兵随即飞快地吐出一连串的单词:“反应迟钝,多余动作极多,这项内容吴先生根本就是完全没有掌握,看这里……这里……站起来之后的第一时间没有立刻利用预先准备的障碍视角隐蔽,而……”

“等一下。”

又是三米之外,又一块三十倍慢放的显示屏幕静止定格,用手中的小棒指着屏幕里吴清晨使用枯枝落叶搭出来的火堆,多家五星级酒店主厨,五十三岁的国家特级厨师李德正微微摇了摇头:“记下来,这种类型的叶子不适合用来生火,会留下很重的燃烧气味,还有这里,这两根树枝搭放的方式出了错误,没有留出空气通道,会增加不少烟雾……”

随着描述,两名参谋使用键盘,两名参谋使用纸笔,三名士兵操纵摄影机,第三名生活教练提出的内容也被完整地记录下来。

“停!”

“停!”

“这里!”

“慢一下。”

“等等。”

一声又一声,偌大的房间里,简短明确的指令此起彼伏,二十几台大型显示屏幕轮流定格。

房间右侧,一张巨大的办公桌前,临时培训指挥部,第三培训综合办公室,生活教练组第五副组长李德宜面前,一条又一条有关下一次培训的建议内容,参考科目飞快增加。

----

而此时此刻,中古世界的家也已经出现在吴清晨眼前。

“洛斯回来了,嘿……洛斯。”

远远地看到吴清晨,站在门口,一位正在煮糊糊的小女孩摇摇手,叫了起来。

这是尼娜,洛斯的妹妹,老威廉的长女,吴清晨第一次来到这儿时,端着盘子挡住吴清晨的小姑娘。

“嘿……尼娜。”

对尼娜点点头,吴清晨走进木屋,用惯用的木碗从锅里舀了点热水,当热水稍凉,吴清晨喝了两口的时候,母亲和尼娜端上来三只大碗,然后在四位男人面前都摆上三只小碗,开始了家庭当天的第一顿饭。

依然是毫无变化的纯天然绿色食品。

绿色的汤,绿色的豌豆,绿色的糊糊。

不过,食物的总量,分配的方式却发生了细微的改变。

和吴清晨刚刚进入中古世界的时候相比,三只大碗里的食物都堆高了半寸,分配食物的时候,父亲和伊德拉面前的小碗还是盛满,格雷斯面前的碗还是稍浅一些,到吴清晨面前的时候,坚持每天每顿饭之后清洗,颜色和其他人餐具已经有了区别的三只小木碗,却不再是只盛一半,而是明显增加,达到了格雷斯的份量。

干多少活,吃多少饭,朴素直观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分配方式。

还是和以前一样,这样的四份之后,三只大木碗都只剩下了底下浅浅的一层,这最后的一点绿色食品依然勉强装满两只小碗,留给了母亲和站在旁边吞口水的尼娜。

无论中古世界还是现代地球,只吃鱼肉不吃蔬菜肯定是不健康的饮食结构,于是,尽管已经吃过了一条半斤左右的鱼,吴清晨还是闭上眼睛,皱紧眉头,端起木碗,抓住木勺,愁眉苦脸,痛苦万分地开始和面前中世纪巫师的毒药搏斗。

这时,小尼娜早就吃完了自己小木碗里可怜巴巴的一点食物,却没有像吴清晨刚刚进入中古世界的时候一样走开,而是站在旁边,一边舔着嘴唇,一边不时偷偷望向餐桌。

“来,尼娜。”

小姑娘期盼的眼神很快有了回报,吃下了绿色的豌豆和绿色的汤,吴清晨赶紧喝下几口进门时就准备好的半凉开水,伸出右手将最后一只小木碗里的糊糊推到小尼娜的面前。

“洛斯,你又不吃吗?”

看着吴清晨的动作,老威廉皱了皱眉头,吴清晨将第三只装糊糊的小木碗推到小尼娜面前,这已经是五天来的第十次。

“父亲,我吃饱了。”

吴清晨摸了摸肚子,大约是逐渐开始习惯的缘故,吃下绿色的豌豆和绿色的汤虽然仍然是一种折磨,不过已经勉强达到了中药的口味和感觉。

至于绿色的糊糊,就算不去看尼娜渴望的眼神,瘦削的脸颊,对于肚子里已经提前装下了半斤鱼的吴清晨,与其说是食物,还不如说是一种负担。

“唉……”

老威廉摇摇头,叹了口气,不再说话。

“快吃吧,尼娜,哥哥饱了。”喝下剩下的最后一点半凉开水,吴清晨微笑一下,端起最后一只小木碗,放到了小尼娜的手中。

“恩……”接过小木碗,尼娜没有像平时一样狼吞虎咽,望着吴清晨,小姑娘咬住嘴唇,眼框里的微弱的光亮微微闪动。

看着这份感激的眼神,想起刚刚吃下的半条鱼,吴清晨站起身,轻轻地叹了口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