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缺陷/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接下来的几天,吴清晨的生活风平浪静,轨迹极其简单,每天的顺序都是起床,干活,早祷,干活,偷猎,吃饭,干活,偷猎,吃饭,睡觉。

直到第九天,第二次进入中古世界的活动进入尾声的时候,才发生了一点变化。

中古世界01年01月19日。

上午8点20分。

早祷时刻。

吴清晨准时踏进教堂,到了这一天,吴清晨站立的位置和第一次进入教堂时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走进教堂,吴清晨穿过一串串长桌,缓缓地走到了教堂的圣坛之下,站到了普拉亚牧师和小安德烈的附近。

自从前几天和牧师交谈之后,第二天早祷时刻吴清晨进入教堂时,牧师就招呼吴清晨站到了现在的位置。

微微抬头看了吴清晨一眼,牧师摆正小安德烈装来的溪水,翻开神典,完成准备,开始了例行的早祷。

二十分钟之后,早祷结束,又看了吴清晨一眼,微微点头之后,牧师走下圣坛,站到小安德烈旁边,又一次翻开了神典,开始给小安德烈讲解这一天的功课。

整个过程始终站得端端正正,神情专著的吴清晨立刻精神一震,身体站得更直了一些。

进入中古世界十几天,终于开始接触中古世界的文字,毫无疑问,仅仅几天的观察,没有经过针对性的培训,神典羊皮卷上弯弯曲曲的文字,吴清晨几乎完全看不明白。

不过,前两次培训时,经过数十名专精考古学,社会学,语言学的专家们的传授,就算只看这本神典最表面最直观的部分,吴清晨还是得到了许多讯息:

羊皮卷的边缘和其他部分是一样的材质,没有经过特别的处理,磨损相当明显,说明中古世界保存书籍的能力不足,文明产生记载文字这一特点的时间并不长久,同时不善保护,书籍肯定相当匮乏;

大约也是这方面的原因,这份记载神典的羊皮卷封面和封底都包了一层布料,说明牧师或者教会对书籍相当重视,从侧面证明了书籍贵重,知识传播范围狭窄;

同时,羊皮卷上的文字单一结构比较复杂,文字符号重复出现的频率很低,可以很明显地看出这一区域的文明使用的并非字母体系,而是象形文字发展而来的文字系统,同时表明这一区域的文明或者排他性,侵略性很强,或者由于地理等方面的原因比较封闭,和周遍文明交流较小;

此外,羊皮卷上偶尔出现的几副插图,它们大部分都是人物肖像,构图精致,以写实为主,说明以这一神典为基石的宗教目前以偶像崇拜为主,同时说明宗教发展时间并不久远,目前应该还处于以稳固为主的发展阶段;

等等等等……

短短几天,从这本几乎一个字都不认识的神典,吴清晨看出了涵盖十数个学科的内容。

不过,站在牧师和小安德烈旁边,吴清晨全神贯注的目的并非关注这本书籍,更不为了听这两位神职人员吟唱圣言。

关于教堂,牧师,宗教物品,尤其是和文明紧密相连的书籍,当吴清晨有机会接近时,参谋团早就为吴清晨设计了一整套具体行动的方案。

站在木桌旁边,倾听牧师的讲解和小安德烈的朗诵,吴清晨一边努力将两人的发音和羊皮卷上的文字对照,一边屏息闭气,每几分钟或者悄悄地稍微移动一下自己的身体,或者悄悄地转动一下自己站立的角度,从而使得地球上空中古世界的投影能够从更多的方向,更全面的角度,更加准确地拍摄中古世界出现的这第一本书籍。

“好了,安德烈,今天就到这里吧。”

听到这句话,全神贯注的吴清晨立刻假装不经意地咳了一声,引得牧师抬起头来,下一个瞬间,吴清晨也立刻抬头,用早已准备好的无辜眼神望向牧师,脚下也同时仿佛因为冒犯而忙不迭地移了几步。

通过这些动作,吴清晨成功地使牧师合上典籍的动作慢了几拍,使地球上空的投影出现了更多的典籍页面,获得了更多宝贵的讯息内容。

整个过程,最多只花了四五秒的时间,而这个时候,小安德烈也已经站直身体,微微弯腰,向普拉亚牧师行了个礼,“感谢您的教诲,普拉亚/老师。”

听到这句话,等待小安德烈收起神典,吴清晨也弯下腰,顺便往旁边微微动了动,帮助地球获得神典的最后几秒图象,同时也向普拉亚行了个礼:“谢谢您,牧师。”

普拉亚点了点头,往常这个时候,也就是吴清晨应该告辞离开的时间。

保持弓腰的姿态倒退几步,吴清晨正准备转身走开,始终微微低头,双眼一眨不眨盯住吴清晨所有动作的牧师忽然浮出一丝微笑,抬起了右手:“洛斯,你等一等。”

“牧师?”

吴清晨停了下来。

牧师来回走了两步,似乎想了想什么,过了一小会才忽然站定,“洛斯,这几天早祷,听的怎么样了?”

“能听懂更多了。”

“能记住吗?”

“还是只能记住一部分。”

“好,好。”牧师脸上的微笑更浓了一些,“早祷之外,教堂下午也有祷告,到时候安德烈还有功课,需要清扫教堂,你来帮帮他吧。”

神马?

我草尼……大哥,不需要这么搞我吧?

吴清晨努力克制才没有骂出声来。

我勒个去,上午挤出一个钟头来听你们这两个混蛋用杀得死人的腔调念经就够折磨人了,下午还要来一套?

想到从本来就已经挤了一个钟头的痛苦农活里再挤出又一个钟头,吴清晨低下的脸孔变成了一条苦瓜:“牧师,下午……下午,过几天我家要给老爷的公地翻耕……”

“砰!”“哐!”“哗啦拉!”

几乎是同一时间,地球,数万名参谋团,分析团的成员抓住电话,钢笔,文件,键盘,等等等等任何放在眼前的东西,恶狠狠地摔了出去。

“这简直就是猪啊!”“这混蛋脑子里装的全是屎吗?”“这家伙到底能不能听懂人话啊!”

毫无疑问,吴清晨又一次成功勾起了地球十数个国家,数百个部门,数万名第一线实时参谋分析团的滔天怒火。

能够准确抓住关键点,就中古世界发生的情况几乎实时作出反应,毫无疑问,无论哪一个国家,第一线实时参谋分析团的成员都是高手中的高手,人精中的人精。

也正因如此,尽管几乎没有听见前文,没有任何提示,仅仅这一两句对话,仅仅看一看牧师的神情和动作,这些将牧师的模型完全熟记于心的精英们,几乎全部瞬间就看出了牧师对吴清晨的提携之意。

果然,听到吴清晨“下午要去老爷公地干活”的回答,本来准备转身的牧师立刻身体微微一僵,脸上露出了错愕,过了好一会才重新张开了嘴:“没关系,下午你先来,过几天的事,过几天再说。”

只可惜,就算牧师说到这个程度,经过十几天劳动改造,始终牢记参谋团教诲,始终将保证自身安全,保证身体不至于过分疲倦为第一前提的吴清晨还是迟迟疑疑,半天没有回答。

“SHIT!脑子坏死了吗?”“快想想办法!”“糟糕!这只蠢货又要坏事!”

正当第一线参谋分析团紧急通报各部门,开始痛骂吴清晨,恨不得以身相替赶紧点头,或恨不得钻进显示屏幕,揪住吴清晨脑袋赶紧答应下来的相关人员已经增加到数十万的时候,牧师终于微微摇了摇头,转过身走往教堂侧门。

直到走到侧门门口的时候,牧师才停了一下,留下一个短暂和背影和最后一句不容回绝的要求:“好了,就这么定了,洛斯,你先回家吧,下午记得过来。”

呼……不幸中的万幸,已经增加到数百万的分析人员一起松了口气。

唉……又多出了一桩麻烦,还完全不明就里的吴清晨叹了一声。

二十四 缺陷(下)

十分钟后,地球,中国,北京,临时培训指挥部,统一合作协调办公室,第一副主任办公室。

“蒋主任……”一位参谋脚步匆匆地走进了房间。

“恩?”听到声音,已经连续二十七个小时没有睡觉的蒋奉明放下手中的文件,微微抬头,露出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

“秘书处转发申请,第六培训办公室,语言训练组。”

“恩。”顺手揉了揉通红的双眼,蒋奉明指了指面前布满各种文件,已经堆出了好几座小山的桌面:“放这里吧。”

参谋放下文件,敬礼之后,转身走出了房间。

快速翻完手中已经有关“天象事件主体对象第二阶段农业活动总结以及第三阶段农业活动培训方案”,蒋奉明闭上眼睛,微微凝神,几秒之后,蒋奉明重新睁开眼睛,提起水笔在文件最后一页的第四行表格,也就是“综合科”,“复核办”,“秘书处”的下面,签下了自己的一份意见。

处理结束,放下文件之后,房间角落的一位士兵立刻走到办公桌前,从蒋奉明面前捧起了这几页墨迹未干的纸张,走到办公室一侧用复印机复制了五份,然后走回办公桌前,将归档的一份放到了蒋奉明面前最高的一座小山顶峰。

同一时间,另外两位士兵捧着剩下的四份复印件快速走出了房门。

三分钟后,这两位士兵走回了房间,和另外两名捧着的文件的士兵擦肩而过,说明这个时候,蒋奉明面前,由第六培训办公室语言训练组发过来的又一份文件,已经通过同样的流程处理完毕。

暂时没有了待处理的文件,蒋奉明却完全没有休息的空闲,仅仅揉了揉眼,蒋奉明很快按下了手边键盘的回车,宽大的办公桌左侧,一台同样很宽大的显示屏幕立刻结束了暂停,开始继续播放。

屏幕里播放的都是一些片段,它们是由秘书处筛选,从各大军事院校,各大研究机构,或各国统一合作关系部转发的重点内容里面,挑选出来的最关键最重要的内容。

同时,这些片断都配上了或静态或动态的图文,标注了各分析团的猜测或者结论,还经过了配音,同步,剪辑,复放,切割,进一步慢进,夜晚环境调色,重点区域标亮等等等等一系列后期制作。

这种经过特殊处理的片段,加上同样经过秘书处筛选,由各参谋团不时实时转发的重点情况说明,是蒋奉明处理各种文件最重要的参考依据,同时也是蒋奉明两眼血红最直接的原因。

“蒋主任……”刚刚看完中古世界01年01月19日上午早祷时分,教堂里牧师和吴清晨的对话经过,又一位脚步匆匆的参谋走进了房门:“秘书处转发申请,第三综合培训办公室,生活教练组。”

生活教练组……

按下键盘上的回车,又一次暂停片段,蒋奉明“恩”了一声,接过了参谋手里的文件。

生活教练组发过来的文件很轻,只有薄薄的三页,可是,这薄薄的三页,每一页都是密密麻麻的表格,上面密密麻麻地罗列出一条又一条经过生活教练组经过分析、研究、讨论和总结之后,为吴清晨第三次培训,有关生活培训的具体建议。

这些内容,大部分是教练组结合这一次中古世界生活的具体情况,认为吴清晨掌握程度不够,需要进一步巩固提高的已训练内容,小部分是教练组了解到中古世界更多的情况,认为有必要新增加的科目。

这三页薄薄的文件,只看了一眼,蒋奉明就不由自主地抬起右手,摁了摁立刻开始暗暗发疼的太阳穴。

按照目前已经提交次级决策部门审查的五份培训方案,吴清晨第三次培训时,有关生活培训的时间最多不会超过两个小时的时间,可是,按照生活培训教练组传上来的这三页薄薄的申请,如果直接照单实施,并全部达到表格备注中预期的目标水平,就算将吴清晨换成部队里的尖兵,也至少需要半年的时间。

实际上,坐进办公室七个小时来,蒋奉明从三十几个具体培训部门收到的五十几份申请,几乎全部都是这样的情况。

这其实是一种无可奈何。

从吴清晨进入中古世界开始,目前虽然始终生活在一个落后的村落,和地球相比,人物并不算多,情况也不算复杂。

可是,由于吴清晨一身关系地球整体人类,最微小的失误也会导致最严重的损失,无论哪一个训练组对应的庞大参谋团,都不得不谨小慎微,考虑方方面面的因素,用最严谨最周全的角度,制造出蒋奉明面前一份份臃肿庞大的训练计划。

当然,这样的情况也早在天象事件临时处理中心统一合作关系部的预料之中,当申请文件摆到蒋奉明面前时,文件最后一页的五列表格,前三列代表的“综合科”,“复核办”,“秘书处”,已经写上了各自的意见,并为蒋奉明先行否决了绝大部分的申请科目。

蒋奉明的任务,就是领导自己下属协调办公室的数百名参谋,对这些剩下的科目进行又一次的调整,并将这第四地筛选的方案传递给更上一级的部门。

又一个五分钟之后,蒋奉明翻完文件,提起水笔,准备签下了自己的处理意见。

“铃……”

正是这时,办公桌上的电话响起。

几乎是同一时间,“叮”几步之外的传真机发出了收到新文件的声音。

响起的电话是右侧第一台,颜色是红色,它代表着最重要的部门,同时也表示着最紧急的情况,听到铃声的第一个瞬间,蒋奉明飞快地放下了水笔,抓起了电话。

“协调办公室,我是蒋奉明……是……是……请稍等……”

蒋奉明快速招了两下右手,一位士兵抽出还带着热气的传真,放到蒋奉明面前。

蒋奉明快速扫了一眼传真文件的标题,立刻继续回答:“……已经收到……是……是……暂时没有……目前没有……没有问题!……是!”

放下电话,蒋奉明第一时间捧起了传真,传真内容不多,蒋奉明这一次却没有一目十行,两分钟后,蒋奉明的眉头逐渐皱起,越来越深,最后几乎挤成了一团。

这个时候,如果有熟悉蒋奉明的人站在这儿,肯定马上就能看出蒋奉明对这份文件内容的不满意程度几乎已经达到了最严重的程度。

很快,文件到了最后一部分的内容:

“……综上,统合部认为,有关主体对象吴清晨的人际交往训练,交流应变训练,不宜同样采取统筹特训的方式。现决定,原定第四套计划取消,原定人际交往训练教练组,交流应变训练组暂时待命,原人际交往训练计划,交流应该训练计划,均采取第三套方案第十七条备用方案……”

“审核:天象事件临时处理中心,统一合作关系部,李子平……复核:天象事件临时处理中心组长,周旭东,第一副组长,严广锋,第二副组长……第三……”

看到这儿,蒋奉明的眼皮一阵剧烈的跳动,红肿双眼的刺痛感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一连串的七个姓名,代表了中国最核心的意见,同时也代表这份传真的内容绝对已经经过了最慎重的考虑。

不由自主的,第三套方案第十七条备用方案的核心思路也浮上了蒋奉明的心头:

……长时间高强度训练,无间断的高强度体力劳动,巨大的压力,主体对象的心理生理都积累了相当程度的疲惫。这种情况下,对人际交往训练,交流应变训练依然采取统筹特训,很大可能性不会产生良好效果,并有一定风险导致……

……综上,结合目前实际情况,建议由主体对象担任一定职责,创造环境,结合工作,锻炼主体对象领导能力,并一定程度内恢复主体对象生活环境,从主体对象熟悉的交流环境内,选择性提高主体对象适用于中古世界的交流能力……

下一刻,想到十七条备用方案建议的具体措施……

蒋奉明刚刚松开的眉头立刻又一次凝聚,飞快地抛下传真,蒋奉明迅速摸起了办公桌上右侧第三台浅蓝色的电话。

“我是蒋奉明……你们的车队到哪里了?……不行……方案已经启用……是的!你没有听错!……加速!……立刻加速!”

放下电话,蒋奉明很快拨出了第二个电话。

“协调办公室,我是蒋奉明……安排交通管制……安排引导……第十七条备用方案的车队……好……不行!没有理由!……好,你负责协调,记住……你们还剩下……最多二十分钟!”

看了看手表,又看了看墙壁上的挂钟,蒋奉明放下电话,脸上又一次挂上了这几天来早已习惯的焦虑。

五公里外,十数台车辆开始点火,数百名士兵又一次检查武器装配,七十几架直升飞机开始巡航,三十几个医疗小组开始集合。

……等等等等……

因为,二十分钟之后,将是吴清晨生物钟的第一次闹铃,然后,这位全世界的中心,随时可能第二次睁开回到地球的双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