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惊人和惊恐/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个突然冒出的想法很是强烈,恰好这时黄忠正在到处翻找录音的资源,电话里一时没有了声音,吴清晨转过头,望向坐在旁边的季明明,“季警官,这三天来,外面都怎么说我?”

“终于想知道这个了?”季明明看了吴清晨一眼,眉毛抬了抬,却很快摇了摇头:“不过,这个问题你问错人了,这三天来,我一直跟着你上上下下。外面有什么看法我都不知道,就我看嘛,你挺倒霉,我也挺倒霉,摊上了这么桩事。”

“这……”

倒霉的吴清晨又一次无言以对。

“不用这个表情,既然你已经问到了这个,我们正好进入下一个环节……”

一边说,季明明一边抬起手,拨了拨耳麦和喉咙对讲机的控制器,同时喉咙微微动了几下,大约和上级说了些什么,完成这些之后,季明明又按了按控制器,继续和吴清晨说话:“……好了,马上就有人来了,到时候你再仔细问吧。”

“马上就有人来?”

“恩,而且是你的熟人……陈文明,这个名字你肯定熟吧。”

这个名字确实挺熟。

陈文明,吴清晨初中高中六年同学,彼此认识已经十几年,互相为彼此好几份工作的介绍者,好几家公司的同事。

这样的关系,大多数情况下已经能称得上相知莫逆,不过,吴清晨天生就是怎么也热情不起来的性格,

从小独自生活,吴清晨朋友极少,陈文明就是其中的一位。

听到这个名字,吴清晨的眼睛立刻睁大了许多:“陈文明?他到国都了?

“对头。”季明明点点头确认:“估计已经到了第三道卡,马上就到这里。”

总算有一位熟悉的朋友就要出现,吴清晨的心情一下子兴奋起来。电话一边,黄忠还在和网吧里的其他几位大呼小叫,吴清晨提起电话,还在考虑该怎么暂时结束谈话的时候,“笃笃笃……”房门响了三声,两位军官推开房门走了进来。

“不好意思啊,黄哥,我这里突然有点事,下次再聊。”

挂断电话,吴清晨转过头,两位军官身后,一位高高瘦瘦,上身一件不是很合身的T恤,下身一条没有腰带也没有纽扣的休闲裤,戴着一副眼镜的年轻男子也走进了房门。

“哈,陈文明!”

吴清晨一下子站了起来。

刚刚走进房间的时候,陈文明脸上明显很有些拘束和彷徨,这很容易理解,并不是什么人都有机会享受到“已经到了第三道卡”的感觉。

看清房间里熟悉的陈设,陈文明刚刚感觉到惊讶,吴清晨也同时叫出了他的名字。

“哈,吴清晨!你真的在这里!这里真是……这里真是……”

和吴清晨第一眼看到这套房间的时候一样,惊喜地叫了吴清晨一声,陈文明禁不住地四周张望,嘴唇张动半天,最终还是没法准确地说出心中的感觉。

“坐,快坐。”

三天不到,两位好友重新相见,已经身在千里之外的首都,却又身处和江县几乎一模一样的房间。

可想而知,三天来各自的经历,加上这样的情形,吴清晨和陈文明两人心中都有无数的问题和对彼此的问候。

可是,忙乱地互相关怀几句之后,吴清晨和陈文明都渐渐安静下来,没有了继续寒暄的兴致。

这一部分是因为两人都是雄性,天生就不擅长表演小别胜新婚的桥段,另一部分是因为……

此时此刻,除去吴清晨,陈文明,和早已经坐在沙发里的季明明之外,房间多出了四位军官。

而这四位军官和陈文明同时进来之后,就一直站在陈文明的四周,大部分时候都是满脸严肃,纹丝不动,好不容易例外了三次,却又分别是阻止了陈文明握住吴清晨伸出的双手;阻止陈文明坐到吴清晨身旁;如临大敌地要求陈文明立刻放下手里的危险锐器----当时,陈文明已经应四人的要求,坐上了沙发对面的一只小板凳,离吴清晨至少三米,不小心碰到了玻璃小茶几表面,吴清晨刚才随手乱丢的一串钥匙。

可想而知,经过四位军官如此尽心尽责,专心致志,严阵以待地破坏气氛,陈文明和吴清晨的谈话兴致很快就有如高山瀑布,江河日下,一落千丈。

没办法,吴清晨只好放弃热情寒暄的计划,直接询问现在外面是什么情况;这三天陈文明有些什么样的经历。

“这三天么……”陈文明双手平放,覆住膝盖,坐得端端正正,“最开始的时候……”

最开始的时候,也就是2012年5月8日下午1点27分13秒,陈文明当时和吴清晨一样,正在家里睡午觉。

由于租住的房子正临街道,睡的正香的时候,突然之间,街道上一阵巨大的喧嚣将陈文明吵醒过来。

半睡半醒的陈文明爬起床,走到窗户旁边朝外面张望,发现街道上行人止步,车辆熄火,无数颗脑袋齐刷刷地望向天空。

一秒之后,陈文明也立刻抬头望向上方,同样毫不例外地第一次看到了天象事件的实时投影,也同样毫不例外地立刻发出了一声惊呼。

天啦,哪家公司这么牛X,广告都放到天上去了。

咦,这东西好象有点问题?没调好吗?怎么快进这么多倍?

这就是陈文明第一次看到天象事件时的反应。

相当随大流的反应。

根据陈文明后来的了解,当时世界上绝大多数人,看到天空投影的第一感觉都非常接近,都是视频,电影,广告,海市蜃楼等等地球好歹能够理解的东西,而对于天空投影的疑虑,当时也大多集中于投影为什么要这么快的速度,以至于基本没法看清。

当时,也正因为影象太快,没法看清的缘故,最后十几秒投影结束,天空重新恢复蓝天白云,陈文明尽管觉得最后一刻投影里出现的卧室场景相当眼熟,却也没有仔细去想,只是看了看差不多快到下午上班的时候,就洗把脸赶到了公司。

上班之后,陈文明和同事聊天的话题里,天空投影只占了极小的比例,绝大多数人类,对于这件地球四十五亿年时间里都屈指可数的的巨大变故,完全没有心理准备,甚至根本没有第一时间立刻研究的兴趣。

幸运,或者说不幸的是,“地球绝大多数”之外的人群,依然是一个极其庞大的数字。

于是,几个小时之内,一切变化开始发生。

下班之后,陈文明回到家,吃完晚饭,习惯性地坐到了电脑面前,连上了网络。

立刻,第一时间,腾讯,讯雷,暴风影音,QVOD等等开机启动的数个软件,包括习惯性点开的主页,同时弹出了有关天象事件的专题新闻。

这些消息爆发的直接原因,是某地网络用户描述自己所在的位置看到的天空异象之后,很快许多用户表示自己所在的位置也出现的同样的情况,当这样的情况覆盖了整个地球五大洲,而且所有人看到的内容都一模一样之后,稍微有点光学常识的人都发现了其中的惊人之处。

这一不寻常的消息爆发的同时,网络上还爆发了另外一则消息。

不过,这则消息带来的不再是惊人。

而是惊恐。

两则消息爆发的轨迹极其类似,也是某地网络用户描述自己的小腹无缘无故出现了一处明显的红痕,发贴表示牢骚的时候,很快无数用户纷纷表示自己的小腹也出现了同样的情况,当这样的情况覆盖了几乎所有正在使用网络的人群之后……

可想而知,铺天盖地的消息飞快集中。

这个时候,只要脑袋里装的还是脑浆的人,第一反应都是将两则消息立刻联系起来。

二十七 惊人和惊恐(下)

当陈文明回到家的时候,各网站的专题果然已经将两则消息合到一起,放在网站最显眼的位置,旁边同时用各种耸人听闻的标题列出一项项最新消息。

其中有数百家宣布最新研究结果表明天空异象源自于人类肆意滥捕的动物保护组织:野生动物大规模灭绝,地球环境失调,人类迎来了最后的审判!

其中有数百家宣布最新研究结果表明天空异象源自于大规模工业化的环境保护组织:三峡大坝干涉大自然,全球上空出现大规模异象。

其中有数百家宣布先知或者神迹已经出现的宗教组织:先知出现,70亿圣痕。

其中有数百家分别断定中,法,英,美,俄,日,德,瑞典,伊朗,古巴,巴基斯坦等国进行了新武器的实验,呼吁联合国立即干涉。

其中有数百家宣布对天空异象负责的恐怖组织:***第三圣战军宣布对天空异象负责,哥伦比亚自由青年军宣布对天空异象负责,斯里兰卡革命武装力量宣布对天空异象负责……

等等等等……

这些标志的下方,各网站专题都已经附带了吴清晨第一次经历中古世界接近一个小时的完整视频。

视频资源的来源五花八门,数量数以万计,手机,监控,平板,PSP,笔记本摄像头等等等等。

这些资源里面,各专题推荐,同时也是陈文明第一眼看见的,是芬兰一家电影公司拍摄外景,试机时对准侧上天空,正好拍摄下来的视频内容。

电影公司使用的设备当然是专业的拍摄器材,不过,天空异象覆盖全球,参与拍摄的肯定不只一台专业摄影机。但是,和目前已经出现的视频相比,芬兰电影公司拍摄下来的视频具有全方位的优势:

芬兰位处高纬度地区,环境保护得力,空气质量相当好,当时又正好万里无云,同时,相当关键的是,和其他专业器材拍摄的内容相比,这份视频由于恰逢试机,角度准确,从天空异象出现到它完全结束,完完整整,没有任何遗漏,并且始终平平稳稳,没有任何晃动。

这份视频传上网络不到一个小时,无论网络媒体,传统媒体还是平面媒体,全球无数嗅觉灵敏的媒体第一时间就和电影公司取得了联系,纷纷花大价钱购买了视频转载或者使用其画面的权利。

于是,芬兰电影公司的这部电影还没来得及开始拍摄,就已经取得了地球有史以来最高的影视收入,以及其他电影公司从此必须仰望到绝望的观影人众数量----70亿。

由于已经找到了最完整的视频,而且由最专业的器材拍摄,陈文明看到视频时,各专题都已经将它调整为30倍慢放。

陈文明选择的视频,某家门户网站坐出的专题,还对视频作出了进一步的处理,这些处理有几处比较关键,其中:2012年5月8日下午1点27分28秒----也就是洛斯/吴清晨摔倒的时候,网站专题在视频里使用三层红框圈住右下角的器材自带拍摄时间,并在最显眼的位置,使用最显眼的文字,贴心地标志出:同一时间,地球70亿人同时出现腹部红印。

----然后,视频最后的部分,天空异象最终出现一间卧室,并同时出现了一位年轻的,正在睡梦中的年轻人时,视频足足定格了五分钟时间,并在年轻人流出的口水位置,意味深长地标出了一行黑字:这一切真的和我无关,绝对一点关系都没有!你相信吗?

你相信吗?

你相信吗!

我勒个去!

来不及思考是否相信,看见这份视频天空异象最后定格画面的瞬间,陈文明第一眼就认出了这是自己熟悉的某间卧室,床上正在流口水的家伙正是自己的某位好友……

我草!这不是吴清晨么!

没有任何犹豫,陈文明光着膀子冲出了房间,一路飞奔冲向吴清晨租住的方向。

离目的地至少还有两公里的路口,陈文明被挡了下来。

拦住陈文明的是三排抗住盾牌的警察,这几串人墙附近,已经有数千名同样匆匆赶到,然后同样被警察拦下来的人群。

这些人里面,最少的一部分是和陈文明一样,曾经多次进入卧室,确认了吴清晨身份的熟人;最多的一部分是从视频最后部分图片的窗户里看到几块招牌,猜出了房间大致方向,过来看热闹的本地人;最后当然也少不了顺水摸鱼的小偷,趁机叫卖的小贩,紧急赶来的记者,心焦如焚的情报人员,居心叵测的职业杀手,等等等等……

无论善意恶意还是无意,这个时候,吴清晨的房间两公里之外,平日车水流马的某路口,这些人群通通停了下来。

老老实实地停了下来。

没办法,简直没有丝毫缝隙的三排持盾警察后面,拉起了五道至少两米高,三米宽的铁丝网,水泥路面挖出了好几条战壕,里面升出无数黑洞洞的枪口,数十辆装甲车的上空,附近只要超过三层的屋顶都站满了全副武装的军人,天空还有至少十几架直升飞机正在盘旋。

这种平日只有战争大片里面才能看到的大场面,整整十几分钟,陈文明都没能从目瞪口呆的状态里恢复。

之后,注意到几名大呼小叫,或者是行踪鬼祟的围观群众被数十名孔武有力,手脚利索的大汉带走之后,陈文明赶紧离开了路口,飞快地回到了自己的屋子。

这个时候,时间已经是2012年5月8日晚上7点30分。

大会堂的刺杀已经结束,吴清晨已经接受实验,确认了天象事件主体对象的身份,并已经无意间第二次进入了梦中世界。

事态过于紧急,覆盖的范围太广,参与的人数太多,消息很快扩散开来。

回到家里,陈文明没有关闭的电脑显示屏里,右下角又挤满了各软件的弹窗。

由于大会堂的变故,出门仅仅一个小时,重新登上网络的时候,陈文明看到的内容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一个小时内为新的情况找出新的理由实在很有难度,大部分环保组织,动物组织之类的小众门派已经销声匿迹;

天空异象并非独立个体事件,吴清晨已经确认为一旦受到伤害将与全球人类共享,而且这样的情况还得延续到一个陌生的中世纪梦境之中,各宗教组织开始含糊说辞,吴清晨的地位也由先知降级为祸福不明的祥瑞;

高达99%的联合国议案通过,和平组织开始质疑地球五大流氓突然联合,其中必有阴谋;

大会堂突然变故,发生了针对地球70亿人类的直接谋杀,原本宣称对天空异象负责的十几家恐怖组织里:

***第三圣战军团,哥伦比亚自由青年军,斯里兰卡革命武装力量同时突然紧急宣布之前的发言稿混进了错别字,一切都是误会;

叙利亚进步人民联合会里,原本排名第二的头目突然宣布组织原首领没有经过选举程序,领导并不合法,同时公布了原首领三分钟前被斩首的录象,并宣布组织从此由自己领导。此外,二头目上台的第一件事,就是第一时间宣布之前的天象事件全部由原首领负责,和自己以及叙利亚进步人民联合会绝对绝对绝对绝对没有任何关系;

至于其他的恐怖组织,暂时没有新的“恐怖分子官方”消息发布,不过,好几家恐怖组织活跃地区的网络用户纷纷表示,就在半小时/一刻钟/几分钟/几秒前,自己所在的地区突然有大批直升飞机/装甲车/战斗机/全副武装的军人出现,并听见了大规模交火/轰炸/飞机呼啸/车辆行进/惨叫的声音。

走马观花地浏览这些五花八门,彼此矛盾,同时又全部事关重大,言之凿凿的消息,回想到吴清晨家门两公里外的场面,不需要任何敏锐的观察力,陈文明已经明白,就在此时此刻,就在自己身边,某件历史性的重大事件正大进行。

飞快地打开又关闭一个个页面,时间慢慢走到了凌晨0点,忽然,陈文明放在电脑桌前的手机接二连三地发出了收到新短信的提示。

打开手机,陈文明收到的短信分别来自中国移动,中国气象局,中国地震局,湖南省办公厅,江县县政府等等部门,内容全部大同小异:

由于宇宙辐射/气候异常/太阳黑子爆发/海岸线台风登陆/大陆板块运动等等方面的原因,请广大群众于今天晚上12点至明天上午9点的时间段内,尽量不要出门,提前呆在家里休息,如果一定要出门,请切切注意人身安全,尤其是驾驶各种车辆的司机,绝对要注意车距,尽可能地放慢车速;

此外,高空作业,外科医生,户外冒险,技术工人等等行业,如果不是万不得已,务必尽量将这段时间里的工作安排到白天,无法推迟的工作,请一定作好心理准备,千万不要因为某些由于宇宙辐射/气候异常/太阳黑子爆发/海岸线台风登陆/大陆板块运动产生的轻微刺痛/轻微伤害而惊慌失措,切切避免不必要的意外发生。

毫无疑问,收到这样的紧急通知,说明各媒体消息里,吴清晨的身体健康直接和70亿人类身体健康直接相连,并很快再次进入中古世界的内容已经确实无误。

我操!

收到这些消息的瞬间,和全球近五十亿突然从电视新闻,手机短信,广播提醒,巡逻车大喇叭鸣叫等等方式得到通知的人群一样,陈文明第一时间骂出了脏话。

----至于剩下的二十亿,此时如果没有睡着,那肯定正自由地奔跑于非洲的大草原,或者战斗于激烈交火的中东,小小的伤害或者刺痛,对于这些正快活的家伙而言,简直就微不足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