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新工作(上)/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福不双至,祸不单行,大约是受到这些绝对不会令人愉快的提示短信刺激,几分钟后,陈文明又一次顺手刷新的网页,突然多出了无数网络用户从各方面对天空异象的分析。

瑞典某历史学院表示:根据视频里的服饰,农具,作物的真实程度,尤其是视频三人不可能假装的营养不良和过度劳动的状态,这份视频绝对不可能是影视作品;

比利时皇家地理学院:综合视频内人物的衣着,植物的特征,植被覆盖的比例,视频里的地点和目前地球上各纬度各地形的主要特征全不匹配;

西欧某权威语言学院:通过还原视频里的人物对话,视频里的地区无疑具有自己久经发展的完整语言体系,可是这个体系根本没有在地球目前任何一家语言研究机构里面有所收录;

等等等等……

总之,短短的时间里,一家又一家机构,一个又一个组织,从一个又一个方面确定了天空异象里的世界真实存在,而且绝对不在地球上的任何一个地方。

更加悲剧的是,也就是这个时候,某家媒体不知从什么渠道获取了联合国会议的内容,公布了大会堂的议题,公布了针对吴清晨进行的实验,也公布了这位倒霉的先生已经确定被动绑架了更加倒霉的70亿人类。

飞快地撩起衣袖,陈文明睁大双眼,果然从左臂上方找到了一道浅浅的伤痕。

我勒个去啊!

刚刚骂完不到两秒,突然之间,陈文明感觉房间里的光线骤然一亮。

同一时间,窗外传来阵阵喧嚣。

陈文明立刻冲到了窗户旁边。

街道上行人再次止步,车辆又一次熄火,无数颗脑袋仰头望向上空。

天空上,几分钟前还黑呼呼一片的位置,换上了一幕幕飞快变化的蓝天白云。

天,真的来了!

虽然看了整整六个小时的网页,也早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可是,当天空异象真的又一次出现的时候,陈文明还是立刻感觉到一阵的心悸。

呆呆地望着天空,望着那片飞快变化的蓝天白云,望着白云下动作飞快的三名农夫,陈文明嘴巴张大,久久不语。

过了好一会儿,陈文明终于回过神来,第一件事就是飞快地在房间里走了一圈,关掉了日光灯,电视机,电脑显示屏幕,除湿器,空调小灯等等所有能够发光,影响观看天空异象的物体。

当陈文明重新回到窗户旁边的时候,平时灯火通明,热闹喧嚣的整条街道已是一片寂静,到处黑漆漆的一片。

因为,这个时候,落到了太阳背面的整个亚洲,东欧,澳大利亚,几乎所有清醒的人类都刚刚或者正在做和陈文明一样的事情。

如果此时此刻从太空观察地球,就可以很清晰地看到,这时地球背阳的一面,象征文明和人类力量的闪烁灯光骤然消失,这颗水蓝色的星球仿佛一下子回到了黑暗蛮荒的时代。

这一天,地球轮到了白天的位置,无数人注定魂不守舍;这一夜,地球轮到了夜晚的一面,无数人注定彻夜难眠。

无数人靠在阳台上,倚在门柱边,站在街道中,或者挽住丈夫的手臂,或者牵住孩子的小手,或者和陈文明一样,一个人静静地站在黑暗里,呆呆地仰头望着天空。

北京时间2012年5月9日凌晨0点21分至201年5月9日上午8点37分,足足八个小时的时间里,无数地球人魂不守舍,胆战心惊地望着天空,这些面色苍白,双眼无神的人,很大一部分会经常突然神经质地捏捏自己的手臂或者大腿,确定自己仍然安好存在,若是感觉自己身体有任何一点点异常,就会立刻手忙脚乱地撩起衣袖,拉起裤腿,满脸惊恐地到处翻看,生怕突然冒出了一点伤痕。

这无比漫长的一夜里,这样的事,陈文明也做了好几次。

由于精神过于紧张,天空异象速度又过快,基本看不明白,陈文明很快感觉到一阵阵的疲惫。

最后,当头顶天空荧幕里面,白天和黑夜已经交替了三次的时候,没有看出一点名堂的陈文明迷迷糊糊地爬上了床铺,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天空已经恢复正常,房间里的挂钟已经指向了上午十点。

迟到了。

关于迟到的惊慌只持续了两秒,回想到昨晚看到的无数信息,陈文明慢慢地爬起床,慢慢地洗脸漱口,甚至久违地自己动手下了一碗面条,美美地吃了一顿,才换上平时最喜欢的衣服,慢慢地走出了房门。

时间已经到了上午十一点,平时街道上,这个时间应该已经是车水龙马,热闹非凡。

可是,陈文明下楼之后,街道上却很是安静,没几个行人,也几乎没什么车,陈文明等了很久也没能等到的士,最后还是一辆附近熟人的皮卡顺便将陈文明捎到了公司。

走进公司,大门前台没人值班,进门口的办公桌围了一圈同事,平日最注重仪表的总经理穿着一身睡衣,顶着两只黑眼圈,正毫无形象地蹲在门口,地上乱七八糟地丢了一地烟头。

见到陈文明,总经理没有提任何和迟到有关的话题,赶在其他同事围过去之前,总经理站起身,走到陈文明旁边,用极其疲惫的语气先问了问陈文明怎么一直没接电话。

陈文明翻开手机,发现大约是昨夜翻看提示短信不小心按了静音,同时手机里无数个未接来电,总经理无力地摇摇头,示意同事们先散开,然后告诉陈文明隔壁公司的老板过来找了好几次。

隔壁公司正是吴清晨上班的地点,公司的老板和陈文明相当熟悉,这份工作也是陈文明给吴清晨介绍。

说到这儿,地下十三米处,墙壁厚度至少三米的某间房内。

陈文明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卡片,“清晨,你老板找到我,想让我把这个转交给你。”

这张卡片大约已经经过了无数次检查,陈文明将卡片放到小茶几上,四周的四名军官眼皮都没动一下。

吴清晨摸起卡片,是一张中国工商银行的银行卡。

“密码是你的工号,当天会计根本就没来上班,这是老板自己去办的卡,里面是你三个月的工资。”

“我……我被辞退了吗?”

这是很显然是事情。

成为了天象事件的主角,以后肯定不可能再去上班,对此吴清晨早有心理准备。

可是,辛苦努力了快两年的工作从此和自己再没有任何关系,吴清晨的声音还是明显有些失落。

“不,不是辞退。”陈文明苦笑着摇了摇头:“你的老板不想干了,把公司直接关了。”

根据陈文明的解释,这几天时间里,有关天空异象的分析,最受关注的就是中古世界的危险程度,全人类遭遇的巨大风险。

吴清晨的每一秒,就是整个地球人类的下一秒,中古世界荒蛮落后,生活环境极其恶劣,吴清晨随时有可能碰到各种各样的意外,地球朝不保夕,随时有可能换个物种成为新的主人。

而且,就算吴清晨一直无灾无病,无忧无虑,快快乐乐地生活在中古世界,考虑到中古世界和地球世界的时间比例达到了恐怖的30:1,而吴清晨每次睡觉八小时,进入的中古世界就过去二十天,当吴清晨在中古世界活到100岁的时候,最终寿归正寝的时候,地球才仅仅过去九年。

九年!

世界末日随时有可能出现,最多不超过九年!

这就是陈文明上午十点出门,街道上人迹罕见,走进公司,总经理身穿睡衣,走进隔壁公司,隔壁板关门结业的直接原因。

世界末日就在眼前,平日努力奋斗,辛苦打拼,废寝忘食,奋力拼搏,完完全全地变成了一句笑话。

这三天来,无数的职员辞职,店铺关门,公司结业,整个社会剧烈动荡,而对于造成这一切的根源,对于吴清晨……

“这个……”

听到吴清晨问到此处,陈文明两条眉头立刻紧紧地皱了起来,可见就算稍微委婉一点的措辞,也是一项极有难度的挑战。

“额……还是算了吧。”

看到陈文明的表情,吴清晨飞快地放弃了对这方面的了解。

“恩……恩……”正在这时,始终坐在旁边沉默不语的季明明忽然按了按耳塞,大约是接到了新的指令。

半分钟后,季明明站了起来:“好了,清晨老弟,先到这里吧,咱们该出去了……陈先生,你也来。”

“好……”吴清晨站起身,看了看对面手忙脚乱站起来的陈文明,看了看桌子上的电话,手机,钱包,钥匙,又看了看刚刚放下的工商银行卡,长长地叹出口气。

“别唉声叹气了……”听到这声叹息,走在前面的季明明忽然回过头,翻了翻眼睛说道:“你马上就有新的工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