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新工作(下)/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新工作?什么新工作?”

听到季明明这句话,吴清晨脚步微微一顿。

新工作?我还能工作?负责接受更多更专业的培训么?

“不,你想错了。”和吴清晨比起来,季明明警官先生的观察力实在敏锐了许多,只一眼就看出了吴清晨的疑虑,“一份很常规的工作,而且肯定非常适合你……”

“……好了,我们快点吧……”说到这儿,按了按耳塞,季明明加快了脚步:“上面已经准备好了。”

穿过三道由十数名荷枪实弹的军人们组成的关卡,通过两道双向密封的电控扫描甬道,然后转乘好几架电梯之后,吴清晨终于回到了地面。

一长串已经全部点火的车队已经等候在门口,吴清晨昨天乘座了一次的大巴停在最靠近的位置。

几人走进大巴,两位站在门口的军官为各人一一指出座位,吴清晨坐在中间靠前,单独一排,旁边是季明明和眼睛简直已经是一片血红的蒋奉明,前后是四名身材匀称,眼神锐利的安保人员,陈文明和身边四名正宗寸步不离的军官坐到了最后,其他位置都坐着吴清晨前一天已经在这辆大巴车上认识的十数名各行业专家。

“季警官……”车门关上,车队立刻平稳启动,蒋奉明用力揉了揉双眼,碰了碰身边的季明明,“原来的计划里,现在应该是比对复核,你看,能不能合理利用一下时间?”

季明明没有立刻回答,左手微微指了指,示意蒋奉明看看旁边的座位。

隔壁的座位里,吴清晨闭着眼睛,微微仰头,将头枕着座椅的靠垫,两人都是见微知著,极其擅长察言观色的人物,很容易就能看出,吴清晨看起来似乎正在休息,可双手无意识地握成拳头,肌肉紧张,眉头也紧紧地挤到了一起,明显正在入神思虑。

“说实话,十七号备用方案的很多地方其实我没怎么看懂,也不明白啥叫人际交流,交流应变培训,很不明白上面为什么让我来负责这一块……”

说到这里,季明明慢慢地摇了摇头,“不过,要是平常接到的案子,如果目标刚刚接触个人物品,满足了通讯要求,然后了解了一部分外界的情况,要我说,这个时候,还是让目标静一静比较好。”

“你是专家,你决定吧。”蒋奉明微微地叹了一声,翻开手边的文件,很快同样深深地皱起了眉头,“……我再安排吧,实在挤不出时间,也只能放弃这方面了。”

说完,蒋奉明放下文件,习惯性地看了看手表,季明明也顺便瞟了一眼:“没事,你再想想吧,反正这个方案还有一个钟头零十五分钟。”

五分钟过去,车队开始缓缓减速。

吴清晨慢慢地睁开了眼睛,大巴车外,车队经过的位置,蓝蓝的天空,白白的云朵,起伏的丘陵,青青的草地,潺潺的溪流,高耸的群山。

这不就是昨天培训过的地方么?

想想昨日休息地点的安保程度,以及离这片培训地点的便利程度,吴清晨很快明白,将自己从国都市中心拉到这里,肯定是经过了周密的考虑和详细的计划。

很快,吴清晨知道了自己的“周密考虑,详细计划”和国家的“周密考虑,详细计划”具有何等巨大的差别。

“啊!”

爬上一道山坡,车队慢慢地停了下来,车门还没来得及打开,视野完全开阔的吴清晨立刻惊讶地叫了一声。

山坡底下,一眼望不到尽头的野外,无数的铲车,叉车,挖机,推土机,起重机,压路机等等大型器械正在操作,这些大型器械之间,川流不息的卡车沿着一条条临时开辟的道路飞快行驶,而原来的空无一人的山地之间,密密麻麻的军人背着各种各样的工具正在进行各种各样的土木作业。

就在吴清晨的下方,不到五十米的位置,一辆推土机正在平整地面,旁边已经推平的地方,几十名身穿制服的军人或扛着荆棘,或握着铁铲,或握着锄头,利用这样那样的工具,飞快地开辟出一块农田,扎起了围拦,同一时刻,后面紧跟的另外几十名军人,从旁边的几辆皮卡拖斗里,抱出一捆捆浅绿色的作物,放进前面军人挖出的坑中。

更远点的地方,本来是一块平地的位置,两台挖机和一长列的卡车配合,将原本浑然一体的泥地挖出一条长长的壕沟,又不知从什么地方引来了活水,同时几十名军人在旁边加固岸堤,拍实泥土,硬生生地造出了一条溪流,而这条新鲜溪流的上游,已经完成了类似处理的部分,密密麻麻的军人或被着鹅卵石,或被着水草,或被着石板,甚至还有好几位士兵合力抬来一只只小筐,倒出一条又一条小鱼,一条新生的溪流已经像模像样。

放眼四望,吴清晨的视野里面,这样的位置数不胜数,一夜之间,原本青山绿水的郊游盛地,转眼变成了一处热火朝天的工地。

而且,这块工地的效率极高,成果也极其惊人,站在山坡上,望着几处已经施工过半的地点,只花了半分钟,吴清晨就明白了这场大改造的目的。

五十米外,士兵们飞快插下一株株浅绿色作物的农田,不正是中古世界弗里曼家的青麦地?

七十米外,挖土机和叉车正在共同努力,挖出的一条弯曲壕沟,不正和村庄东面的溪流走势一模一样?

一百米外,十数名士兵正在奋力架起的两支原木,不正是自己回家时经常跨过的木桥?

从近到远,从高到低,从上到下,从溪流到农田,从作物到小径,从一块鹅卵石到一丛矮灌木,面前这块一眼望不到尽头的巨大工地,正在一草一木,一屋一水,一田一路地照搬中古世界艾克丽村庄的一切布置。

一天之前,吴清晨刚刚到达这里,还没有开始接受培训的时候,就觉得这里的环境和中古世界很有些接近;到了现在,吴清晨才明白,只怕用不了多久,自己站到这里的时候,就会和站进了中古世界的感觉一模一样。

“真是……真是……”

真是半天,吴清晨也没有找出合适的形容。

“……壮观。是吧?”季明明接口说完,同时踩了踩脚下的泥地,指了指大约三百米,一处周围没有士兵也没有车辆,和周围一片热火朝天的环境格格不入的位置,“走,清晨老弟,我们过去,体验体验新的工作。”

季明明指的方向,高高耸立的两颗大树,零星分布的几丛灌木之间,坐落着一间毫不起眼的木屋。

无论植物的分布还是低矮简陋的木屋,都正和吴清晨中古世界的“家”一模一样。

走下山坡,走进这片工地,吴清晨很快察觉到又一处很不寻常的地方。

“季警官,这里怎么这么安静?”

这个说法其实很不准确,走进了这片工地,吴清晨耳边确实多出了许多器械操作,卡车奔驰,石块互相撞击的声音。

可是,和平常吴清晨进入的工地相比,吴清晨此时听到的这些声音却相当轻微,而且相当分散,和这片巨大工地里,到处热火朝天,无数地点同时开工,密密麻麻的机器一起操作的情形极不匹配。

“加了消声器材吧?这个我不太懂……”走在前面,季明明摆摆手,“不过,等下你还要在这里培训,到时候估计音量会控制得更小。”

还会更小……

很久以前,吴清晨曾经看过一本小说,书名已经不记得,不过,这部小说里面有一句关于力量的描写,吴清晨一直记得相当清楚:

强大的力量,挥手间可以排山倒海,静谧时自然润物无声。

没有缘由的,吴清晨觉得,此时此刻,这句话正是对这片工地,或者说,对国家力量最准确的描述。

走到中古世界的“家”门,房间里已经站了十几名衣着不一的人物,大约早已得到通知,见到吴清晨一行,众人没有任何惊讶。

一位Q龄十六年左右,面色严肃,穿着小西装,短发收拾得利利索索,浑身透露出强烈“知识”和“科学”气息的女子立刻迎了上来。(书友友情出演,抗议我强调的“X岁左右”,特置换成Q龄,欢迎大家联想)

“吴先生,我是牧天蓝,35号标段的负责人,这里有几个地方需要向您咨询。”

一边说,牧天蓝一边招招手,一位戴眼镜的年轻人走了过来,示意吴清晨走到木屋深处摆放作物的木墙旁边。

“吴先生,这一块位置平时都堆放了作物,这种环境肯定对木墙的木料有一定影响。同时,由于作物堆放,天空视频无法看清这一块的具体情况。不过,中古世界里,做饭帮忙时,您曾经拨开过这堆作物,由于角度的原因,视频对这一块没有体现。吴先生,请您看一下,当时您拨开作物时……”

说到这里,戴眼镜的年轻人翻开手中的文件夹,展出五副不同颜色,不同潮侵,不同腐蛀情况的木料图片,“……看到的木墙是哪一种状态?”

“恩……”略一沉吟,吴清晨指了指第二副图片。

“好……非常感谢。”年轻人立刻在第二副图片上画了个大大的圈,合上文件夹走回众人旁边,同时,又一位中年人走了过来。

“吴先生…….”中年人将吴清晨引到床铺旁边,“还是角度原因,床铺底下的情况我们一直无法掌握,现在请您看一看……”

中年人同样翻开一份文件夹,里面是九副结网,堆灰,长霉等等情况不同的图片,“……这里的情况是哪一种?”

“这个……”回忆十几秒,吴清晨点了点第五副图片。

“好……非常感谢。”第五副图片上多出了一个大大的圈。

接下来的十几分钟,吴清晨在木屋里转了几处,众人的文件夹了多了几个圈,做完这些,季明明指了指房门,一行人走出了房间。

“季警官,这就是我的新工作吗?”走出屋门,吴清晨立刻问道。

“这是你新工作的一部分。”季明明点点头,又摇了摇头。

“我知道这些地方只有我看得到,不过弄这么仔细,有什么用呢?”吴清晨有些疑虑。

“这个么……”季明明没有直接回答,回头对牧天蓝招了招手,“牧小姐,这是你的专业,你来告诉他吧。”

“吴先生。”牧天蓝走了过来,“刚才向您咨询的几处位置,不是为了吹毛求疵,而是因为它们确实相当重要。比如说墙角堆放作物,肯定会导致潮侵腐蛀,不过根据年限和情况不同,对这些作物的影响也有区别,如果这些作物是食物,会不会严重变质?会不会大量滋生病菌?如果是牧草,会不会繁殖寄生虫?会不会损害营养?危害牲畜健康?”

“还有……根据观察,中古世界的家庭基本没有打扫卫生的意识,而床铺是人体休息极其重要的位置,它周遍的环境卫生,对个人的身体健康有很关键的影响,掌握床铺底下的具体情况,对于生活健康这一方面,以及对于居住环境这一房间,下一步该采取什么样的措施有至关重要的参考意义。”

“另外……”

“好了,先这些吧。具体的情况,会议室再说。”

季明明摆摆手打断,领着吴清晨走开,离众人有些距离之后,注意到吴清晨脸上还有些不以为然,季明明再次开口:“清晨老弟,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觉得地球上要找什么人没有,目前又有这么多人来给你参谋分析,房间细节之类的东西,肯定可以找出答案,现在给你安排一份这样的工作,只不过因为你刚刚失业,国家给你赏赐一份安慰奖?”

吴清晨微微低头,没有说话。

“如果你这么想,就大错特错了。”

季明明使劲地摇了摇头,“老弟啊,你要知道,首先,你自己的梦,很多细节确实只有你一个人能够看到,而目前地球这模样,你也听你朋友说了,不是一般的危险。现在能够增加一分信息,以后应对就多出一分把握,你掌握的这些细节,确实怎么强调都不过分。”

“另外……”说到这儿,季明明回头看了一眼,“刚才我也说了,这只是你工作的一部分。”

“还有别的?”

“知道你这份新工作的职位吗?……来,我给你念念……”季明明从警服口袋里摸出一页皱巴巴的文件,蘸点口水翻了翻,很快找到了想念的内容:“中古世界还原项目组,副总设计师,具体负责中古世界环境布置,中古世界人物还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