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 知识就是烦恼/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雨一直下。

逐渐密集的雨点落上艾克丽村庄唯一的石子小路,四处飞溅,发出一串串啪、啪、啪的声音。

小路逐渐弥起一层水气的时候,十几分钟前还在村外小山坡附近偷兔子的吴清晨出现在拐角,双手抓住头顶的兜帽,一路小跑,气喘吁吁地冲进了教堂。

“洛斯,你来啦?”听到动静,教堂里面,正蹲在圣坛旁边的一道小小身影立刻站了起来,扭头望向门口。

“日安,安德烈,我……我来了。”

深吸几口气,调整一下稍有些急促的呼吸,吴清晨向圣坛的方向走去,注意到安德烈手里已经握着一块破布,吴清晨不禁皱了皱眉:“安德烈,你已经开始啦?我来晚了么?”

“没有啊,我也是刚刚开始,圣坛都还没有擦完呢。”

这样的对话,可想而知,吴清晨走进教堂并不是为了避雨。

时间临近黄昏,按照牧师的要求,最近几天,吴清晨总是这个时候来到教堂,先和小安德烈一起清扫一下圣坛,石板和座椅,然后一起参加黄昏的祷告,顺便旁听一下小安德烈下午的功课。

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吴清晨和小安德烈已经比较熟悉,这位小家族的次子,刚满十二岁的时候就送到了普拉亚牧师身边学习神学,现在已经有了一年半的时间,由于年纪还小,同时天赋也只是一般的缘故,许多牧师教导的功课,小安德烈都觉得有些困难,对此很有些苦恼。

另一方面,因为是家庭次子,无法继承财产,小安德烈从刚刚懂事的时候开始,就接受了严厉的家庭管束,到了普拉亚牧师身边,由于长久的管束和宗教式的教育,小安德烈手脚勤快,诚实谦虚,非常听话。

总而言之,此时站在吴清晨旁边的小安德烈,如果放到地球,绝对是父母亲戚教育晚辈时口中的“别人家的孩子”。

这位“别人家的孩子”和吴清晨相处的过程无疑很是愉快。

从小安德烈的角度出发,小时候的家庭生活事事都必须循规蹈矩,时时都必须谨小慎微,如履薄冰,到了跟随牧师学习的时候,天天重复同样的轨迹,大部分时光都很是沉闷枯燥,现在身边好不容易出现了一位年龄相仿的同伴,小安德烈最近几天一直都处于兴奋和高兴的状态之中。

至于从吴清晨的角度出发,二十几岁成年人的心智,加上数十位顶尖幼师紧急灌输了好几个小时的教育经验,如果这样都没法和一只十二三岁的小孩好好相处,除非吴清晨脑袋被电梯门夹住,而且必须得是正在楼层间穿梭的电梯。

走到教堂侧门,吴清晨从门边拾起一只对这个世界而言肯定极其罕见的扫帚,开始清洁教堂的石板地面。

吴清晨扫地,小安德烈清扫圣坛和讲坛,没有多长时间,这一部分清洁工作很快接近尾声。

满意地看了看自己清扫的石板,吴清晨放回扫帚,小安德烈也收起破布,两人都从讲坛里取出一支毛掸,站到教堂的长排座椅前面。

最后部分的清扫很快就要开始,关于功课的复习也很快就要开始。

----

每次这个时候,吴清晨就不可避免地想到了第一次旁听下午功课时的情形。

由于有地球参谋团提前给出的提醒,吴清晨明白中古世界的教育肯定相当落后。

不过,加倍辛苦地提前忙完下午的农活,一身大汗的吴清晨走进教堂,先帮小安德烈打扫完教堂卫生,享受完简直是催眠的黄昏祷告,终于等到牧师走下讲坛,坐到小安德烈旁边,开始教导下午功课时,吴清晨还是第一时间低下了头,赶紧藏起了目瞪口呆的表情。

之后,当功课讲解结束,牧师和平常一样,很快收拾好典籍,走出了教堂,回去了自己的房间,教堂里只剩下愁眉苦脸的小安德烈复习功课,却一错再错,完全是一塌糊涂的时候,吴清晨赶紧加快脚步,离开了教堂,千辛万苦忍住才没有发笑。

----

毛掸轻轻挥动,洒去了座椅上的灰尘。

同时,教堂里响起了“1,2,3,4,5……”的稚嫩童声。

很明显,吴清晨和小安德烈正在一边清扫座椅,一边念出已清扫的数量。

牧师教导的功课分成上午和下午两部分,上午的部分都是神学典籍,至于下午的内容……

没错,“1,2,3,4,5……”从一数到五十,这就是小安德烈学习的功课。

此外,根据小安德烈的记忆,从一数到二十的功课,普拉亚牧师当时传授了足足半个月,而没有了手指头和脚指头的辅助,从二十一数到五十,小安德烈已经至少学习了两个月的时间。

没错,对于十二三岁,如果换成地球已经进入初中,开始学习代数和平面几何的小安德烈来说,就算是从一数到五十,还是感觉很有些吃力,足足两个半个月没有掌握的困难内容。

对于这样的学习进度,普拉亚没有任何特别的感觉,因为无论是小安德烈,还是普拉亚自身,或是普拉亚曾经的老师,当初学习同样的算数内容时,也花了同样两三个月的漫长时间。

没有成系统的教育理论,一代代胡乱教,一代代胡乱学;

没有成规模的文化交流,绝大部分师生闭门造车,就算好不容易有了教育方面的心得,也完全没有流传的土壤;

绝对文盲率几乎达到99.9%的社会环境,四面八方目不识丁,绝大部分人只能依靠十只指头来比较多少,农奴,平民家庭财产几乎从来不需要用到数学,贵族自给自足,几乎没有商业活动;

这样的种种情况汇集到一起,这样的学习进度和学习内容,也就成为了必然。

“25,26,27,28……”

一边清扫桌面,吴清晨也一边念数,获取到旁边小安德烈无数羡慕和崇拜的眼光。

对于这一点,吴清晨相当无奈,拥有二十几岁的成熟心智,吴清晨肯定没有无聊从一个未成年的小孩身上获取优越感的程度。

可是,同样由于这份成熟的心智,加上受地球教育养成的学习思维,依靠站在教堂旁听的二十分钟,以及回家一晚上的不自觉默记,吴清晨飞快地掌握了中古世界这利用十几个词汇组合变化的数字系统。

于是,第二天,当牧师教导完功课,检查完小安德烈的进度,然后要求吴清晨也同样数一遍的时候,吴清晨飞快地搅拌脑汁,费尽了心思,一再折磨自己的舌头,才努力使自己念出的数字听起来到处都是错误。

可想而知,吴清晨毕竟具有成系统的思维方式,就算故意犯错,也是有迹可循,完全没可能错到小安德烈这种天马行空,纯天然的程度,听完吴清晨念出的数字,普拉亚牧师立刻眼前一亮,并马上要求吴清晨也必须一边清扫座椅一边复习,和旁边念得磕磕巴巴的小安德烈互相示范,互相提醒。

没办法,为了尽力掩盖自己学习的真相,吴清晨每次清洁座椅念数时,都会故意念错十几处。很快,吴清晨就发现,记住五十个数字相当容易,可是,从五十个数字里面插入十几处错误,还得时刻记住这十几处错误的位置,这实在是一桩折磨。

更加折磨的是,小安德烈都有进步,吴清晨当然不能天天原地踏步,于是,吴清晨又得记住这十几处错误里,哪些已经取消,哪些还得继续使用。

这样两三天下来,时刻想着这五十个数字,时刻提醒自己这十几处错误,吴清晨差点精神衰弱。

无可奈何之下,吴清晨只好大踏步前进,短短几天飞快地将原来的十几处错误压缩成比较轻松的几处,同时逼不得已开始享受普拉亚牧师惊讶惊喜的目光以及小安德烈羡慕崇拜的目光。

这样的无可奈何,这样的逼不得已……

吴清晨终于开始理解两句名言,超越半步是天才,超越一步就是神经病。

原来知识太多,思路太广,果然是一种烦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