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 夏役/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中古世界时间,0001年01月25日。

从昨天下午落下了第一点雨水开始,淅淅沥沥的小雨断断续续,天空一直阴沉沉的一片,始终没有露出太阳。

村庄东面属于威廉/莫尔家的份地里,四名男子浑身湿透,满脸的汗水和雨水混在一起,流进脚下一片泥污湿泞的土地。

双手扶住木铲,吴清晨一步一停,蹒跚着挪到田边土垄,完全不管地面混杂的泥土,雨水,树叶,草茎,直接一屁股坐了下去。

沉重地喘着粗气,吴清晨费力地抬起手臂,抓起衣袍胡乱擦了擦脸,顺手摘下兜帽,双手轻轻一拧,一大把水哗哗地挤了出来。

这是几次坐下来了?

吴清晨已经记不清楚。

吴清晨只知道,下雨天干活实在费劲很多,而且这一天的活儿更多更累,就连平常不到实在迈不开腿不会停下来的威廉和伊德拉,也已经好几次瘫在田垄旁边,耷拉着脑袋,就连脸上沾到的草仔和泥土都没有多余的力气擦去。

好累。

好饿。

艰难地吞下一口唾沫,吴清晨只感觉脑袋沉重,眼前一阵阵发黑,肚子也咕咕咕地叫个不停。

一大清晨,天空刚刚透出一丝微弱的光亮,老威廉就领着吴清晨和中古世界的两位兄弟早早出门,脚步匆匆地赶到份地,冒着头顶断断续续的小雨一直干到现在。

干到现在!

“现在”的意思是……

就算天空没有太阳,吴清晨现在也肯定没有了推算时间的精力,不过,就凭浑身衣袍湿透的程度,四人全部累成狗的模样,吴清晨也绝对可以肯定,所谓“现在”,绝对已经超过了下午一点!

从早上5点一直到下午1点,一直水米未进的四人,已经在这块份地里,劳累了足足八个小时。

好累!好饿!

不可避免地,吴清晨开始无比强烈地想念中古世界“家”里,铺满了干草、秸杆和跳蚤臭虫的破烂木床,更是无比懊恼地悔恨自己昨天下午为什么仅仅因为嫌处理麻烦,就丢掉了两只至少二两重的小鱼。

“当……当……当……”

远远地,村庄的方向传出一阵隐隐约约的钟声。

吴清晨立刻站了起来。

正在田间继续劳作的老威廉和两位兄长也瞬间停下了手头的动作。

“父亲……第二次钟了……”扶住木铲,伊德拉回过头,欲言又止,表情有些担忧。

“我知道……”拔掉手边的最后几丛野草,老威廉双手撑膝,费力地直起身,忧愁地看了看天色,又看了看前面最后一小块还没来得及清理的份地,“唉,下了雨……过几天草就更长了……”

“是啊……”伊德拉也无奈地点了点头,紧紧皱眉,“明天早上看看吧,如果没雨,我们就更早一点。”

“也只能这样了,第二次钟声了……”老威廉收了收身边的工具,又忽然停下动作,侧耳听了听,脸上带了些希冀,一会又重新沉下脸,无奈地又叹了口气:“……第二次钟声了……”

中古世界时间,0001年01月25日,为老爷开始服夏役的第一天。

第一次钟声,提醒应役的村民停止自己的活儿。

第二次钟声,提醒服役的村民吃饭养好力气。

第三次钟声,到地头领好工具,管事清点服役的人数。

第四次钟声,服役村民开始干活。

第四次钟声结束,没有开始干活的村民,要么交纳一大笔罚钱,要么放弃老爷恩赐的一两块份地,如果这两者都交不出来,就只能祝福这位先生已经做好了逃进森林,开始和荆棘,野兽,饥饿,以及疾病一起生活的一起准备。

第二轮钟声已经过去,回家的路上,虽然都已经非常疲惫,四人还是加快脚步,一路都沉默不语,只有走到了村庄路口,路过田边一个石制圣符的时候,老威廉才稍稍放慢脚步,双手抚了抚肩,默默地念了一句什么。

走在后面,吴清晨可以看出,完成这一切的时候,无论神态还是动作,老威廉都比平日虔诚数倍。

回到家中,母亲雅克林和尼娜早已经燃起旺火,烧开了一大罐热水,准备好了三大碗热气腾腾的食物。

这三碗食物依然是豌豆,绿汤和糊糊,不过份量多了很多。

给四位男人面前的小木碗都装满后,三只大碗都还剩了一半。

这一天的食物,老威廉和伊德拉除去平常两倍的豌豆,汤和糊糊之外,还多出一块奶酪和一只煮熟的鸡蛋。

格雷斯和吴清晨的普通食物也同样是平常两倍的份量,也同样多出了一块奶酪,至于鸡蛋,这是家庭用来换取必须的油和黑盐的宝贵财产,就算这样的重要日子,也只有家庭最重要的成年男人才可以偶尔吃一个,补充一下损耗严重的体力。

最后亲手料理出这份食物的雅克林和尼娜,食物也比平常多了一些,不过还是最后才吃,奶酪也只加了很小的一块。

和平日相比,这一天的食物无疑丰盛了许多,可是,吃这顿饭的时候,无论老威廉还是伊德拉都很忧虑,就连平日总吃不饱的小尼娜,也没有什么高兴的情绪。

连续八个小时的劳作极其疲累,这一天也根本没有偷猎的力气和时间,吴清晨早已饥肠辘辘,面前几份简直像是巫师造出来的毒药仿佛也多出几分香气,一顿狼吞虎咽之下,吴清晨吃下了豌豆,绿汤和奶酪,甚至糊糊也勉强吃下了半碗。

依然将剩下的糊糊留给尼娜,吴清晨摸了摸肚子,趁着最后一点点空闲,双手支住脑袋,直接闭上眼睛,抓紧时间稍事歇息。

“好了……”喝完碗里的最后一口汤,同样倒在椅子上闭了半分钟眼,老威廉睁开眼睛,看了看周围,起身站了起来:“差不多了,我们赶紧吧。”

几人同时站了起来。

这一次,家庭出门劳动的队伍多出了一人,走在老威廉后面的不再是伊德拉,而是母亲雅克林,成年女人也同样有一份夏役,只有尼娜留了下来准备晚上的食物,顺便照料床上两只还不会走路说话,整天滚来滚去的弟弟妹妹。

第一天夏役翻耕的地点在村庄北面,十几分钟之后,一家五口走到了地头。

老爷的公地肯定不会像平常人家的份地一样土垄交错,形状复杂,而是一整片辽阔平整,简直一眼看不到头的平坦土地。

另外,这片土地也不像平常人家的份地一样一片干黄或者泛着灰白,虽然正在下雨,吴清晨还是可以从泥泞的土地里看到一块块意味着肥沃的黝黑泥块。

当吴清晨一家到达的时候,田地小路两边已经坐满了前来应役的村民,坐在土垄或者小路旁边,村民们都是满脸掩不住的疲惫的忧虑,入耳不绝的话题也离不开土地里来不及干完的活儿和似乎总有这样那样的原因没法实现的小小愿望。

“当……当……当……”

吴清晨一家刚刚坐下,村庄夏役的第三次钟声响了起来。

伴着这钟声,不远的小路中央,艾克丽村庄的管事伊弗利特/费尔站了起来,旁边是两位推着小车的壮硕的村民。

听到钟声,村庄的警役连忙走到小车旁边,从管事手中领出一份份工具,开始散发给五,六人组成的一个个家庭。

分发工具的速度很快,没多久,警役走到了吴清晨一家的面前,放下了一只小小的木篮,里面是三只铁镐,一只铁锄。

三只铁镐,一只铁锄……

咦?

吴清晨有些奇怪。

同一时间,老威廉立刻飞快地叫出了警役的名字:“艾斯皮尔,等一等……”

警役转过身,老威廉指着木篮里的工具:“艾斯皮尔,你看一下,怎么只有四样东西?”

警役看了看小小木篮,手指点了点,然后看了看老威廉一家五口,手指也点了点,眉头立刻皱了起来,自言自语的语气也有些奇怪:“诶,这怎么可能?”

说完,警役的目光望向旁边。

两边已经注意到这一情形的理查德和弗里曼赶紧连连点头:“艾斯皮尔,我看到了,确实只有四样。”“没错,艾斯皮尔,你弄错啦。”

重新数了一次工具的数量和人头的数量,警役的神色变得紧张。

夏役关系到自己的利益,老爷分发给应役村民的农具都很精良,关键部位都是由铁制成,中古世界里,这可是非常珍贵的工具,同时,由于这珍贵,警役分发的每一件农具,管事手头都有记录,夏役结束后都会重新收回。

现在,这种贵重的铁器莫名其妙地少了一件,警役不敢擅自处置,立刻走到管事身边,飞快地说了几句。

注意到这一突发情况的村民们都可以看到,听到警役的回复,伊弗利特/费尔管事的脸色立刻变得严肃。

脚步飞快地走到老威廉一家旁边,管事先数了数老威廉一家的人头,然后数了数小木篮里的工具,表情变得很是相当严肃,也很是难看,不过,当管事用同样飞快的速度翻开手中的羊皮卷,看了几眼之后,管事的表情平复下来,换成了恍然的神色。

“老威廉,这几年太忙了,一直没去过你家。你的小儿子前几年取名字了,叫小洛斯,是吧?”

“是啊。”老威廉赶紧点点头,不明所以。

“这就没错了。”伊弗利特管事合上羊皮卷,“工具没错,是你家小儿子……”

老威廉立刻站了起来,满脸惊惶:“洛斯怎么了?”

“没事,没事,你放心吧。坐下吧,没什么事儿。”伊弗利特笑了笑,轻轻地摆摆手,转头对同样紧张的吴清晨微微笑了笑,“小洛斯,这次夏役你不用来这儿了。你不知道吗?”

不用来这儿?怎么了?

“我……我不知道啊?”吴清晨茫然地站了起来。

“哦?”伊弗利特似乎也有些吃惊,重新看了看羊皮卷,抬头才又说道:“没错啊,小洛斯,这里的夏役没你的事,从夏密日开始,你就可以开始服夏役了,到现在已经四天了啊。”

“我已经……开始服夏役了?”

“是啊。”伊弗利特点点头:“前两天,小安德烈牧师亲口和我说的,我就说洛斯这名字很熟,原来是老威廉的小儿子啊……好了,你快去教堂吧……”

一边说,伊弗利特一边转向了威廉,“……好了,今天事情很多,东西没错,你们收好吧……”

原来,给普拉亚干活,教小安德烈念数,还有这种作用?或者说,终于有作用了?

伊弗利特管事已经走开,吴清晨还有些恍惚,伊弗利特管事已经走开,回过神时,老威廉正望着吴清晨,脸上掩不住的惊讶和欢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