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 背影/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这样没事吧?”

吴清晨左右看看,父母兄长的目光全部聚集在自己身上,这些目光大部分是高兴和欢喜,小部分是惊讶和疑惑。

“没事!没事!洛斯不用在这里服夏役了……这不错,这不错……这样当然很好。”

无意识地搓着双手,老威廉赶紧肯定,一瞬间的喜悦之后,老威廉脑子里很快多出了一阵阵纷乱的感慨,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

最近半个月来,吴清晨每天加倍卖力地干完属于自己一份活儿,拼命挤出一点一滴的时间,然后工具一放下就飞快地跑去教堂----

这一切,老威廉当然全部看在眼里,甚至,吴清晨跑进教堂后的活动,老威廉也站在教堂门外,远远地张望了两三次。

和吴清晨刚刚开始发生改变的时候一样,吴清晨天天跑教堂的原因,老威廉又一次顺利成章地理解为路边行人的故事,少年人异想天开的幻想。

毫无疑问,对于因“故事”和“异想天开”而导致的古怪行为,老威廉肯定相当不以为然。

辛苦艰难的四十几个年头,几乎完全磨灭了威廉/莫尔“幻想”和“憧憬”的能力,现在的老威廉,就算脑子里罕见地生出几丝“希望”和“愿望”,其中最狂妄的部分也不会超过“明天不要下雨”、“田里虫子少些”、“母鸡多生一只蛋”的程度。

对于吴清晨最近的异样,洗脸洗衣洗牙齿,祷告数数扫教堂的古怪行为,老威廉一直以为这是小洛斯羡慕老爷们的生活,费心费力地模仿,无论什么时候,都从来没有想到这一切竟然真的可以使小洛斯的生活发生改变。

于是,此时此刻,当改变真真切切地发生,当伊弗利特管事宣布,小洛斯不用参加一年中劳动最繁重的夏役,老威廉脑子里不可避免地生出了无数的念头。

“威廉……威廉……”

正自入神间,忽然感觉有人摇了摇自己,老威廉回过头,妻子雅克林递过来一柄铁楸,伊德拉和格雷斯也已经分好了工具。

“威廉……这里快开始了……洛斯他……”握住一柄铁锄,雅克林脸上挂着询问的表情,指了指双手空空的小洛斯。

“洛斯……哦!洛斯!”老威廉猛地转过头,望向自己的第三个儿子:“洛斯,你的夏役不在这里,先回家吧……回家别睡着了,差不多时候了,就快去教堂,千万别误了普拉亚老爷的事……要不你现在就去教堂外边吧,反正雨挺小,教堂石墙边上也可以歇歇……要不你……要不你……”

说着说着,毫无缘由地,忽然之间,老威廉想到了村庄东面的份地,想到了份地里从天亮就开始卖力,可一直到响起了第二次钟声也没能干完的最后一点活儿……

老威廉相当清楚,教堂的晚祷离现在还有挺长的一段时间,份地里的活儿也只剩下一点,小洛斯现在过去,有这些时间,就算一个人也肯定可以干完。

可是,前些日子,小洛斯天天跑教堂的时候,无论累成什么样,总会先干完自己的一份活儿,从来没有让自己帮忙,辛苦这么久才总算有了一点点空……

心里这么想着,老威廉的声音不知不觉也低了下来,“洛斯,要不你……要不你先去一下村子东边,份地里还有一点活儿,你看是不是……是不是……可以先去看看?”

接下来,老威廉看到,没有任何犹豫,没有任何迟疑,也没有任何不高兴的脸色,面对自己吞吞吐吐半天,才总算说出来的事儿,自己的第三个儿子,和平常任何时候听见自己的任何要求一样,飞快地点点头,干脆地应了一句:

“好的,父亲。”

久久地,握住铁楸,老威廉站在田边,望着小洛斯绕过几滩水洼,跳过几处泥泞,路过路口的圣符,然后顿了顿,走上了通向村庄东边的小径。

老威廉就这么站着,静静地,一直到提起裤袍,小心翼翼选脚下地的小洛斯渐渐变远,一直到这个古古怪怪,平日看起来总是觉得很别扭的瘦小身影完全消失在拐角,再也看不到的时候,老威廉才回过头来,无声地叹了口气。

儿子啊儿子。

----

悲剧啊悲剧。

我勒个去啊,好不容易有了点空闲,老威廉居然第一时间就想到了村子东边没干完的破事。

身边没有了围观群众,吴清晨面容扭曲,满脸悲愤。

没办法,地球世界接受的三次培训,参谋团都一而再,再而三地向吴清晨重申:

中古世界里,吴清晨家庭里的几位成员,是吴清晨一笔极其宝贵的财富,也是牵涉到未来无数计划方案的重点人物。不影响自身安全的前提下,对于家庭成员,吴清晨一定要全力交好;同时,不影响自身安全的前提下,对于家庭成员的要求,吴清晨一定要尽可能地满足。

尽可能地满足……尽可能地满足……

悲剧啊……

两个小时之后,拖着疲倦的身体,独自一个人跑到村庄东面的吴清晨,终于满足了家庭成员的要求----气喘吁吁地干完了剩下的活儿。

稍微休息一小会,看了看天色,吴清晨翻出几块石头,拾起几支树枝,草草计算了一下当前时间。

还好,时间还挺早。

坐在田垄边休息,吴清晨开始习惯性地计划:夏役持续时间挺长,如果每天都像今天这样能够多出时间,自己休息之余,正好可以制造很多教练组建议的工具。

这样的话,自己前些日子准备的材料似乎有些不足。

于是,结束休息,吴清晨先后走到自己的三间秘密厨房兼储藏室,查看了一下自己准备的各种材料,为前阵子准备烧制的几只小陶器重新捏了捏形状,顺便收集了一些合适的木材石片松香,等等等等……

呼……又完成一块……

放下又一块经过处理的木板,吴清晨望了望旁边简陋的树叶石头计时器,树枝的阴影离划好的刻痕已经只剩下最后一点点距离。

好了……差不多到晚祷的时间了……

收好面前各种乱七八糟的手工材料,吴清晨直起身,舒展一下身体,同时看了看周围,确定没有了什么遗漏,才终于爬上旁边的小坡,消失在树林边缘。

十分钟后,吴清晨走到了教堂。

小安德烈又一次已经开始清扫圣坛,吴清晨笑了笑,拾起扫帚,开始干自己的一份活儿。

清扫,祷告,授课。

安安静静地完成这一切,等到普拉亚收起了羊皮卷,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吴清晨才轻轻地踏前一步,微微低头,对牧师行了一礼。

“牧师,谢谢您。”

“恩?”普拉亚停下动作,表情有些疑虑。

“牧师,下午伊弗利特管事告诉我,今年我不用到田地里干活,教堂里的活儿就是我的夏役……谢谢您,牧师……”

“哦?今天开始夏役了么?……”普拉亚收好羊皮卷,微微笑了笑:“活儿和夏役的事,我忘记告诉你啦。毕竟这已经是好几天以前的事儿了……”

“谢谢您……牧师……”

“恩,好,你回家吧。”普拉亚点点头,“有空多背背圣言吧,不用谢我,一切都是主宰的光辉,‘你的心离主宰越近,主宰的目光也离你最近。’”

“牧草没有泥不能生长,青麦没有水不能发芽。”

“好,好,好。”听到吴清晨的回答,普拉亚的笑容越加和蔼,“回家吧,回去吧。”

望着吴清晨的小小身影离开了教堂,牧师依然满脸笑容,“不错……不错……真是聪明的孩子。”

牧师的声音不大,不过小安德烈正好听清,不由仰起头来,满脸高兴:“谢谢您,牧师。”

“哈哈,是,是,你也是聪明的孩子。”

普拉亚大笑起来。

“你的心离主宰越近,主宰的目光也离你最近。一切都是主宰的光辉。”

“牧草没有泥不能生长,青麦没有水不能发芽。谢谢您,牧师。”

越想这两句对答,普拉亚越是得意,也越是满意。

对神典的了解如此深刻,学数字日晷又这么顺畅……

这个小家伙,如果仅仅放到大鼻子堂区执事面前装一装模样,也许太浪费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