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 牛/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结束晚祷,和小安德烈告别,吴清晨走出教堂,顺眼瞟了瞟教堂侧门口的日处,吴清晨没有像平时一样立刻回家,这时候,天色已经开始变暗,不过道路两旁的木屋并没有像平时一样开始冒出阵阵炊烟。进入服夏役的日子,大部分家庭主妇也有自己的一份活儿,从这一天开始,整个艾克丽村庄的晚餐都会推迟许多。

趁着空闲,吴清晨再一次钻进自己的秘密厨房,一个多小时之后,直到村庄响起了劳役结束的钟声,吴清晨才离开树林,走上了小道。

回到木屋,服役的老威廉,雅克林,两位兄长还没有到家,木屋里只有两只滚来滚去的小家伙和正在准备晚饭的小尼娜。

已经是平日开始睡觉的时间,吴清晨感觉有些疲倦,很快爬上了干草木床,渐渐进入了睡眠。

也不知过了多久,微微一阵摇晃,吴清晨睁开了眼睛,干草木床前,母亲雅克林正关切地望着自己。

“洛斯,醒一醒,该吃饭了。”

“恩?……恩。”

吴清晨爬起身,揉揉眼睛,父亲和兄长已经回家,围坐在几米外的黝黑木桌旁边,小尼娜正摆上了最后一只装满绿色糊糊的大碗。

“醒了?”

父亲老威廉的声音明显有些沙哑,木桌旁边,看到吴清晨,伊德拉和格雷斯只稍微抬了抬眼皮,很快重新低下头,半闭着眼睛喘出粗气,三人的手臂和小腿都不时微微地颤抖。

不需要看得更多,吴清晨已经明白,夏役的农活确实很是繁重。

依然是母亲分配食物,和中午的第一份食物类似,老威廉和伊德拉面前很快摆上了两倍的豌豆,绿汤,糊糊,一块奶酪和一只煮熟的鸡蛋,格雷斯面前平常的食物同样是两倍,也摆上了一块较小的奶酪。

母亲很快走到了吴清晨的面前。

咦?

半分钟后,吴清晨惊讶地叫了一声。

同样的两倍豌豆,绿汤,糊糊旁边,吴清晨面前还多出了一块可观的奶酪……

还有一只热气腾腾的鸡蛋。

“母亲?”

吴清晨疑惑地抬起头。

“吃吧,今天你也很辛苦。”雅克林的回应是很温和的微笑。

这是多亏了牧师老爷的面子?还是对村庄东面剩下活儿的回报?

吴清晨依然疑虑。

不过,究竟是什么原因,这一点并不重要。

望着眼前热气腾腾的绿汤和鸡蛋,吴清晨不由自主地摸了摸肚子。

这个动作和食欲没有半点关系。

回家之前,跑到村庄木桥旁边,钻进第二处秘密厨房整理材料的时候,吴清晨顺便抓住了一只兔子和整整三条肥鱼,早就满满地填饱了肚子,现在完全没有了半点吃东西的欲望。

我勒个去啊……

好不容易碰上了加餐……

呆呆地坐了半分钟,瞟着两旁的父亲和兄长狼吞虎咽,吴清晨愁眉苦脸,咬紧牙关,终于消灭了面前的豌豆和绿汤。

至于剩下的巫师糊糊,难看的奶酪,没有半点盐味的鸡蛋。

吴清晨稍微偏了偏脑袋,目光自然而然地望向了已经解决掉自己份内可怜巴巴的食物,开始专心致志流口水的小尼娜。

“尼娜……”

“洛斯哥哥!”吴清晨刚刚开口,小尼娜立刻眉开眼笑,瞬间窜到了吴清晨的身边。

“咳……这些,给你吃吧……”吴清晨指了指面前的剩下的食物……或者说负担……

“恩!谢谢哥哥……”小尼娜飞快地点了点头,右手已经抓起了吴清晨面前的鸡蛋。

“洛斯,你……”

看着这一切,父亲皱了皱眉,嘴唇动了动,最终却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微微地叹了口气。

“没关系,父亲,我已经饱了。”摸了摸肚子,吴清晨站了起来。

进入中古世界二十几天,吴清晨已经了解,自己的家庭,食物一旦分配,似乎就变成了个人的物品。无论是吃,是剩,还是送,父母兄长都不会干涉,而且,下一次分配食物的时候,根本不考虑上一次吃饭的情形,完全只由当天农活的劳累程度来决定。

同样地,十几天来,吴清晨面前的糊糊,虽然几乎每一次都让给了小尼娜。可是,每一次吃饭的时候,母亲总会依然给吴清晨盛上标准的半碗,而且,不管小尼娜怎么流出多少口水,眼神如何期盼,也从来没有在吴清晨明确示意之前,端走吴清晨面前剩下的食物。

呼……

等待小尼娜飞快地吃完,吴清晨习惯性地洗了洗自己的小木碗,然后爬上了铺满了干草,秸杆,跳蚤和臭虫的破烂木床,再一次进入了梦乡。

……

接下来的两三天,中古世界里,吴清晨的生活相当规律。

天空微微发亮的时候起床,赶到东边或者西边的某片份地累死累活地干上七,八个小时,当第二次夏役钟声敲响的时候收工。

回家吃完当天的第一顿饭,父母兄长赶去老爷的公地干活,自己或者稍稍休息,或者去份地里干完最后剩下一点活儿,或者直接去教堂聆听牧师老爷的教诲。

结束一天的课程,溜到秘密厨房饱餐一顿,回家小睡一会,等待母亲唤醒。

夏役第三天,中古世界,0001年01月27日。

3号秘密厨房,看了看面前的摊开的十几块木板,吴清晨露出了几分满意的笑容。经过三天的努力,拜托夏役空闲,借助牧师爽快借出来的锋利刀具,吴清晨已经将面前的木板刷得整整齐齐,而且都已经涂上了用动物油脂处理得出的油蜡,只差最后几道挺简单的工序,就可以造出中古世界的第一只人造蜂房。

距离参谋团一再强调的营养,保健又近了一步,自己也终于可以在中古世界同样吃到甜食,吴清晨重新检查了一遍材料和工具,确认没有什么错漏,脸上的笑容越加浓厚。

收拾好材料和工具,看了看天色,吴清晨微微皱了皱眉,离开树林,脚步匆匆地踏上了回家的小路。

这一天处理的材料太多,储存室耽误的时间比较久,钟声响起了很久,吴清晨才离开树林,终于走进村庄的时候,天色已经昏暗,村庄处处炊烟,大部分村民已经回家,开始夏役日的晚饭。

越过两条小溪,转过几道小弯,中古世界的家出现在吴清晨眼前。

恩?

刚刚看到木屋,吴清晨就皱了皱眉。

平时这个时候,转过拐角,吴清晨肯定第一眼就看见了高高兴兴迎上来的小尼娜。

可是,这一天,门口没有了小女孩,迎接吴清晨的是一阵隐隐约约的嘈杂和几声压抑的呜咽。

发生什么事了?

吴清晨倏地加快了脚步,几乎小跑着冲进了木屋。

踏进木屋,几步外的黝黑木桌,热气腾腾的食物已经摆满,不过,木桌旁边旁无一人,只有几张空空荡荡的座椅。

饭都不吃么?

吴清晨心中一惊,飞快地转动目光,很快在木屋左侧看到了挤成一团的家人。

听到门口的动静,家人也回过头来,一瞬间,吴清晨心中的不安立刻更重了一些。

因为,回过头来的几人,伊德拉一脸怒容,格雷斯紧咬牙关,老威廉满是愁苦,母亲雅克林和妹妹小尼娜站在角落,脸上可以看到几道清晰的泪痕。

“这是……怎么了?”

吴清晨这话刚刚问出,稍微安静一点的木屋,立刻又一次骤然爆发出喧嚣嘈杂。

吴清晨的双耳,瞬间塞满了父母兄长同时说话的声音,这些声音或带着激动,或带着愤怒,或带着忧愁,加上木屋里边两只小孩,不甘寂寞贡献出来的一份哭泣,吴清晨很快头昏眼涨,花了老半天才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事情其实很简单。

家里的母牛,唯一的大牲畜,背部两侧受伤,拖出了好几条血淋淋的伤口。

发现的过程也很简单:由于夏役翻耕,这几天里,艾克丽村庄所有的大型牲畜,全部集中在领主的公地里干活。吴清晨家的母牛也不例外,一直在老爷的公地里卖力。这几天里,吴清晨一家摸都没摸一下,直到需要开始翻耕自己家的份地,老威廉才领出自家的母牛,也才知道母牛受了这么严重的伤。

受伤的经过也很简单。

中古世界里压根没有什么秘密,找到犁把式和几位邻居,老威廉只花了一小会,很快就明白了真相:

大前天,前天,昨天,自家的母牛都很正常,老爷公地里的活儿也不重,犁把式,车把式也很有经验,母牛一直被照料得挺好;母牛出现伤口的时间肯定是今天上午,地点不明,不过,犁把式,车把式,还有好几位邻居一起表示,村庄牛倌家的份地,只花了一个上午,就奇迹般地完成了全部翻耕的活儿;此外,虽然只有吴清晨家的母牛受伤,却有好几位村民表示,当天下午,自家的牲畜一直没精打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