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 第一次恐慌/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鲍里斯大使的不祥预感非常正确。

2012年5月11日。

地球民众迎来了天象事件发生以来,第一场真正意义上的恐慌。

----

中国,江县。

机箱风扇发出嗡嗡嗡的响声。

电脑桌前,李振才双眼通红,满脸油腻,左手轻轻抚住键盘,右手牢牢抓住鼠标,全神贯注地盯住面前的显示屏幕。

这种姿势,李振才已经持续了足足五个小时。

电脑桌旁边,玻璃小餐桌的表面,乱七八糟地摆满了方便面盒,房间的角落,更多的面盒,纸袋,烟头,易拉罐,层层叠叠的垃圾已经堆出了一座小山。

这种种生活,李振才已经持续了整整五天。

五天前,刚刚过完当周轮休的李振才,发现天象事件的第一时间,立刻毫不犹豫地请了一个月假,飞快从超市购买了大量生活用品,分好几趟搬进了租住在五楼的房屋。

然后,再也没有出门。

这五天来,除去吃饭睡觉,李振才唯一的活动,就是和现在一样,全神贯注地盯住面前的显示屏幕。

屏幕里显示的是国内一家知名视频网站的播放页面,播放的是当前,也是全国历史上最热门的视频内容:

梦境天空,你我同行。

这是一份共同打造的作品,参与联合协作的网站涵盖了影音视频,语言翻译,摄影地理,历史军事……等等领域,而且几乎全都是行业内排名靠前的知名网站。

换成天象事件发生前,这种层次,这种程度合作,就算只涉及其中的两三家,光前期接触就得花上几个月的时间。

由次可以想象,仅仅四天时间,闪电般地达成合作,甚至推出了作品,这些参与网站的投资者,决策层,管理层,工作人员,估计通通愁白了头,揪掉的头发如果集中起来,大约可以新开一家假发店。

当然,时间过于紧张,商业网站资源有限,无论人力物力,还是组织效率,肯定都无法和各国军事机构相比,这些合作网站推出的视频,虽然号称“你我同行”,不过无论真正的实时性还是各方面分析结论的准确性,都和军事机构的成果有很大的差距。

同时,高达30:1的时间流速比例,以及视频网站,或者说人类反应思维的本身缺陷,网站不可能播放完整的天空影象,最终呈现给网络用户的各项可选播放内容,都是网站精心挑选的重要场景。

五花八门的视频网站里面,李振华选择了平时习惯登陆的“幸福视频网”,天象事件发生前,幸福视频网就以视频嵌入吐槽,评论弹幕同步的功能闻名网络,现在播放“梦境天空,你我同行”,“幸福网”仍然保留了这项特色。

此时,李振华面前的显示屏幕里,左侧的视频界面:中古世界黄昏时分,吴清晨双手捧起一只小陶罐,正小心翼翼地塞进陡坡挖出的泥洞。

右侧的留言页面,一串串评论此起彼伏:

“为什么不筑两道小堤拦鱼呢?天天临时来刺,浪费时间太多了!”

“一看就知道没在农村生活过,其实野地里可以吃的东西很多,抓鱼抓兔一次两次还好,时间长了就抓不到了!”

“野地里可以吃的东西很多?中毒了你负责吗?你他妈负得起吗?”

“这罐子里装的什么玩意儿?这么恶心?”

“陶罐形状倒过得去,模型应该不错,不过看光线反射,材料肯定很粗糙,这种绝对漏水的东西装液体真心大丈夫?”

“膜拜技术党,求您买只玻璃瓶邮过去,宋代青瓷也行!费用我出。”

几分钟后,视频里,走到桥边的吴清晨忽然抬起头,张开右手,裸露的皮肤泛出了几点水花。

瞬间,旁边的评论屏幕以肉眼几乎看不清的速度飞快刷新:

“我草!这咋回事?”

“下雨了?我勒个去!这地方还会下雨?”

“我草他妈!这怎么办?”

“还看天上看个屁啊!快把帽子带起啊!这种JB世界感冒就是死刑啊!”

“兄弟们,赶紧去买感冒药啊!”

“感冒药+1”

“感冒药+2”

“感冒药+N”

同一时间,居住在五楼的李振才听见楼下的街道突然传出一阵喧嚣,同一时间,居住的单元楼响起了此起彼伏的开门关门声。

“糟糕!我怎么忘了这回事!”李振才也飞快地站起身来,手忙脚乱地翻箱倒柜,半天终于从前天换下的裤子里找到了钱包。

不对啊……

飞快地拉开房门,正准备冲下楼道的时候,李振才忽然顿住,先抽抽鼻子,又摸了摸自己的额头。

傻了么?

视频又不同步,我也没感冒,说明这点雨肯定没事,还买个屁的感冒药啊!

很快,李振才重新坐到了电脑面前。

正在这时,音箱“叮咚”响了一声,右下角弹出小框,提示网站已更新新的内容。

同一时间,楼下街道,单元楼梯,传出了一阵更大的喧嚣。

李振才没有任何反应,仿佛完全没有听见,因为刚刚稍微移了移视线的时候,从弹出的小框里,李振才看到了一个红字的超链。

没有任何犹豫,李振才飞快地关闭了当前页面,又直接跳过同样刚刚更新,还没来得及看的两份视频,直接点开了此刻刚刚更新的内容。

这也是绝大多数网络用户观看“梦境天空,你我同行”的方式。

时间流速过快,视频总时太长,为了方便网络用户选择,网站给不同的视频标上了不同的提示颜色,表示不同的重要程度。

其中红色……

红色表示什么?

李振才并不清楚,因为这也是李振才第一次看到红色提示的视频。

视频很快开始,十分钟后,李振才明白了红色的含义,理解了红色的贴切。

此时此刻,李振才的脸色和刚刚更新提醒的颜色一样,变成了一片鲜红。

松开鼠标,李振才抓起键盘,房间很快响起了噼里啪啦的声音:“这尼玛啊!本来就这么重的工作,牛又受了伤,还得翻耕,这还让不让地球人活了啊!”

“牛倌这种东西,不是社会的最低层吗?怕个JB啊!操家伙干他全家啊!”

“这也太欺负人了吧?雄起啊!搞他啊!”

“牛倌牛逼,鉴定完毕!”

“吴清晨是傻逼么?还能忍?站在旁边一句话也不说?”

“政-府集体吃翔了么?这么点情况也没预测?怎么出了这么大漏子?”

评论飞快地刷新,速度瞬间超过预设,系统立刻自动锁定了实时刷新功能,只看到右下角翻页的数字飞快跳动,很快突破了六位数的大关。

红色提醒的视频,内容明显经过了一定的处理,夜晚大部分情况都已略去,只保留了父亲出门借犁,母亲半夜准备食物的情形。

这两部分内容,立刻又一次引起了大规模的评论爆发。

当牛倌全家,老威廉全家,吴清晨全家,以及地球人全家都受到了数十万的诅咒痛骂之后,视频的光线逐渐变亮,时间也到了第二天的清晨。

雨中蹒跚的脚步,树底哭泣的婴儿,女孩肩头的血痕,少年沉重的身躯……

毫无缘由地,李振才忽然一阵心酸。

同一时间,评论页面跳动的速度又一次爆增,这一次,痛骂吴清晨,老威廉的内容少了很多,绝大部分攻击都放到了该死的中古世界和该死的牛倌身上。

望着旁边飞快增加,为牛倌先生量身打造的种种酷刑,这个时候,李振才可以肯定,如果人类拥有了钻进显示屏幕的能力,该死的牛倌肯定瞬间变成渣滓,就连骨灰也不会剩下一克。

不忍心再看这样的辛苦挣扎,李振才控制鼠标,按住进度条缓缓向后拖动。

骤然之间,李振才猛地停了下来。

显示屏幕里,犁车侧倒在地,天空倾盆大雨,吴清晨摔进泥污,刀锋紧贴脸颊,半天一动不动。

李振才也半天一动不动。

一瞬间,大夏天里,李振才仿佛掉进了冰窖,浑身寒毛倒竖,手脚僵硬麻木。

许久许久,直到视频里面,吴清晨爬起身,缓缓地检察浑身上下,摆出了奇怪的姿势,李振才才同样缓缓站起身来,摸了摸自己的手臂,摸了摸自己的胸口。

视频戛然而止。

怎么回事?

李振才一个激灵,飞快地抓住鼠标,指向视频页面。

结束了?结束了?结束了?

同一时间,旁边评论区,瞬间爆发出一长串连续的评论:

“这是要我们的命啊!”

“差点就死了啊!”

“老子烟都没抽完,脑袋就差点变成了两半!”

“这活不下去了!都快想想办法啊!”

“搞死他!搞死他!搞死他!”

“紧急唤醒了!紧急唤醒了!”

同一时间,网站在线用户的数字飞快下降。

同一时间,通讯软件,下载软件,播放软件,搜索软件,输入软件,等等等等乱七八糟的软件不甘寂寞,右下角此起彼伏地弹出一连串的窗口。

在线人数为什么骤减?李振才全不明白。

紧急唤醒是什么意思?李振才并不知道。

弹出的窗口是什么消息?李振才没时间关注。

僵硬地偏过头,李振才望向窗外,天空的图像已经消失,恢复成祥和的清晨红云。

我!

勒!

个!

草!

回忆起视频最后一刻的内容,回忆起满地的泥污和漫天的倾盆大雨,李振才飞快地抓起钱包,冲下了楼道。

三十九 第一次恐慌(下)

江县街头。

“笃,笃,笃。”

“当,当,当。”

“砰!砰!砰!”

“啪!啪!啪!”

“哐!哐!哐!哐!哐!”

正巡逻间,谢阳忽然听见这阵先是敲门,然后变成拍门,然后变成锤门,然后变成踢门,最后变成了猛烈撞门的响动。

又怎么了?

分辨声音传出的方向,谢阳加快脚步,转过一道拐角,几十米外,一家铁门紧闭的药店门口,密密麻麻的人群围成几圈,里层还不断传出““哐!哐!哐!”的声音。

又是药店!就不能消停会么?

谢阳赶紧一路小跑赶了过去,一边跑一边整了整警帽,拉了拉警服。

没办法,自从四天前开始,对于警察的着装,仪表,作风,态度,各级警局都作出了最严格的要求。当然,这样的指示年年都有,不过,和往年不一样的是,这一次,作出要求的同时,各级警局还同时表现了实现这份要求的决心。

最强烈的决心。

四天前,一切刚刚开始的时候,谢阳正在家里午休,忽然接到了所长的电话。电话里,所长首先问了问谢阳的位置,然后简短明确地命令谢阳马上放下手头一切事务,立刻赶到派出所里集合。

由于本来就没什么事,所长的语气又是前所未有的严厉,谢阳草草收拾一下,很快赶到了派出所的位置。

刚刚走到门口,谢阳就吃了一惊,派出所接待大厅里,平时总是从从容容,不急不缓,仿佛什么事情都胸有成竹的所长,此时正摘下警帽,扯开警服,满头都是汗水,紧紧抓住电话,一副心急火燎的模样。

谢阳小心翼翼地走进大厅,正犹豫是不是走过去问一声好,注意到门口的动静,转过身的所长已经不耐烦地挥挥手,示意谢阳赶紧坐下。

没多久,同事们纷纷赶到,大厅里每多出一位警察,所长就会稍微松一口气,然后立刻翻腕看一看手表。

时间逐渐过去,十几分钟后,大厅里警察越来越多,最后只剩副所长一人没有到达。

越来越焦急的所长又拨了几次电话,却一直没有接通,所有人都看到,所长的脸色越来越黑,最后阴沉得快要滴出水来。

最后一次看了看电话,最后一次看了看手表,所长狠狠地咬了咬牙,双眼赤红,先是死死地抓住电话,顿了顿放回口袋,然后用力扯下手表,顿了顿又放回口袋。

最后,从口袋里,所长掏出半包烟,用尽全身力气,恶狠狠地摔了出去,撞到墙上发出一声难以想象的巨响。

之后便是集-合,发车,等待。

之后,谢阳乘坐的警车,混进了这辈子见过的最奇怪的车队,谢阳也经历了这辈子最为离奇的护送。

到达高速路口,没有任何解释,也没有任何停顿,由一辆军车领头,整个车队,马不停蹄地飞奔回到江县,

然后,和民兵,保安,岗哨卫兵,消防队员,监狱看守,武装押运队员等等五花八门,或近或远和暴力机关扯得上关系的成员们一起,谢阳和同事们里三层外三层地堵住了一处老旧小区的出入巷口。

而几十米外的小区附近,大门,楼顶,窗口,各要害位置都站满了全副武装的现役军人。

至于小区里面……

谢阳一点都不了解,也没有半点想要去了解的念头。

因为,谢阳一行到达不久的时候,两位大约生出了这种念头的武装押运员,刚刚走出几米,还没来得及张望,就已经被至少五十支枪口指住了全身上下,然后由十几名军人死死按住,拖进了一辆立刻开车的军车。

接下来的时间,随着一车车军人陆续到达,谢阳一行的警戒位置一变再变,首先是小区巷口,然后是小区巷尾,然后是十字路口,最后换到了街道两旁。

紧张的站岗一直从下午4点持续到夜晚,混合组成的队伍人人都是满头大汗,衣服湿透。不过,虽然相当疲惫,队员们却没有丝毫抱怨----喜欢交头接耳,乱发牢骚的家伙们,早几个小时以前,就已经由军人们亲切地邀进了军车。

10点的时候,终于过来几位军官,宣布队伍解散。

所长领着同事们回到派出所,进门就看到小有关系,大约收到了某些风声的副所长脸色惨白地坐在正门口阶梯,所长脸色铁青地领着同事们走进会议室,从头到尾都没有看过副所长一眼。

从这一天开始,谢阳就再也没有见过这位副所长在派出所里出现。

从这一天开始,对于警察的着装,仪表,作风,态度,各级警局都作出了最严格的要求。

整理好服饰,谢阳也差不多赶到了药店门口,这时,“哐哐”的撞门声也越来越响。

“警察!”走近门口,调整好步伐,谢阳先大喝一声表明身份,然后沉稳地走了过去,“你们干什么呢?”

看见代表权利和暴力的警服,围在门口的人群纷纷散开,给谢阳让出了一条通道。

“同志,我们没干什么,我们只是想买药,老板就是不开门!”

“买药就可以撞门?”谢阳语气严肃:“这么多人围着吵闹,老板当然不开门,而且现在才七点,到开门的时间了吗?”

这句话,谢阳说的非常熟练。

一晚上巡逻,围住药店的事儿,这已经是谢阳处理的第三起。

“可是,晚了就来不及了!

“来不及?你现在感冒了吗?家里有人感冒了吗?看见别人感冒了吗?”

谢阳就想不明白了,不就是中古世界下了点小雨么,不是已经没事了么?用得着这么一惊一诈?

“可是……”

“没有可是!赶紧回家,要不就排队,等老板开门,不要在门口闹。”

人群互相看了看,没有任何人回家,不过都安静下来,慢慢排出了一条歪歪斜斜的队伍。

药店的员工大约早就站到了门口,听到外面安静下来,很快拉起了卷闸铁门。

店门打开,有站在门口的警察盯着,人群微微骚动,很快平静下来。

“太谢谢你了,警察同志。”

一位大约是店长的中年人走了过来,满脸感激。

“没事,这是我们的义务……你们忙吧,我先走了。”事情已经解决,谢阳摆摆手,转身离开。

一个小时之后,一身睡衣的谢阳一路飞奔冲向药店,人还在几米之外,响亮焦急的声音已经传进了药店:

“老板,我要感冒药!没有了感冒药我要板蓝根!没有了板蓝根我要夏桑菊……”

这一天,急急忙忙冲下房间的李振才,心惊胆战的药店老板,到处买不到感冒药的谢阳……

以及无数大清早醒过来的中国人民,无疑是愤怒的。

----

美国。

和清晨的中国相比,已经是中午的美国无疑热闹数倍。

由于更开放的网络,更频繁的联系,吴清晨这一次中古世界的经历,很快使美国街头无数的商店排出了长龙。

同时,拥有发达的罢-工、游-行、示-威传统和丰富的大规模组织经验,美国数十个城市的街头水泄不通,无数市民涌上了街头。

市民的要求五花八门,大部分都很现实:

“白宫就是养猪场,总统下台!”

“政-府无能,强烈要求调整天象出现时间!”

“工作风险加大,工资必须同时加大!”

当然,也有一部分比较科幻:

“打到紫禁城,活捉吴清晨!”

“调查原因,中止天象!”

剩下的已经牵涉到玄幻,比如要求美国立刻出兵,派遣航母进入中古世界艾克丽地区,着手解除该地的人道主义灾难;又比如某些新兴的宗教,教徒们和教主们纷纷举起吴清晨的大幅照片,号召世人立刻信仰真-主,放弃罪孽,尤其是充满罪孽的钞票。

夹杂在汹涌人潮中,交通部门和警察部门的雇员们个个焦头烂额,拨出了无数请求支援的电话,收到了无数要求立刻支援另一处的命令。

这样的情况,当天象事件突然结束十分钟左右,人群收到吴清晨中古世界遇险的消息之后,瞬间爆发到高氵朝。

无论现实,科幻,还是玄幻的队伍,无论要求加工资的职员,要求调查天象的学者,要求出兵的祥瑞,还是要求钞票的教宗,纷纷瞬间改变主张,就连维持秩序的雇员们,也不约而同地举起了拳头,加进了愤怒的人潮。

这一天,失业的中年工人,意外受伤的卡车司机,焦头烂额的政-府雇员……

以及无数交通拥挤没法上班,各行业罢-工没法生活的美国人民,无疑是愤怒的。

----

墨西哥。

墨西哥城。

没有游-行,没有示-威,也没有罢-工。

路上几乎没有一个行人,不时,街头或远或近地响起一阵阵或稀疏或密集的枪声,一阵爆炸声传出,远远地,又有几栋建筑冒出了浓烟或是火焰。

狭小的房间里,老人抱住小孩,丈夫抱住妻子,伴着枪炮声,一家人瑟瑟发抖,惊惧交加。

忽然之间,持续七个小时的天象忽然消失,半小时之后,原本还算零星的枪炮声骤然变得频繁,然后又很快变得密集。

最后,一阵连一阵,一串连一串,整个墨西哥城很快变成了一片火焰和鲜血的海洋。

这一天,躲进地下室的父老妻小,遭遇袭击的警察军队,产业焚烧的商铺店主……

以及无数街头死伤的无辜平民,无疑是愤怒的。

----

这一天,地球70亿人类,迎来了有史以来的第一位公敌。

这一天,无数人呐喊出无数的愤怒,无数的愤怒传递出统一的政治理念:

牛倌,你他妈的死定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