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 回避回避/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中国人民挤满药店,美国人民挤满大街,墨西哥人民挤满天堂,全球人民同时燃起了怒火的时候。

吴清晨正在洗澡。

说洗澡或许不太准确。

毕竟,完成“洗澡”这项活动,怎么也得有一个喷头或者一只浴缸,一块毛巾或者一只浴球,一块肥皂或者一份沐浴露。

而不是站在三只水流极缓极细,简直就像洒农药的喷雾器中间,涂上没有任何颜色,没有任何气味,感觉不到丝毫滑润,和水几乎没有任何差别的液体,再用一块没有任何凹凸,完全就是保鲜膜的玩意儿擦水……

最后任由十几名全副武装的士兵,十几名交头接耳的参谋,十几名全神贯注的医生,一名歪歪斜斜的警察全程围观。

这样的“洗澡”无疑相当尴尬,擦干身躯,吴清晨飞快地穿好衣服。

这样的“洗澡”无疑很有效果,穿好衣服时,吴清晨面色红润,气色好了许多,刚刚脱离中古世界,重新回到地球时一脸惨白,手脚僵硬的情形已经基本消失,只是不时微微皱起的双眉之下,两只眼睛偶尔还透出几丝惊悸,几丝彷徨。

“浴室”离地下楼层的出口很近,走出“浴室”,吴清晨一行很快走进电梯,重新回到地面时,一位中年人等候在早已点火的车队旁边。

中年人一身灰色西装,眉头一片掩不住的焦急,吴清晨一行出现,中年人立刻走前几步迎了过来:“吴先生,您好,我是黄兴,负责协调您今天的紧急培训。”

黄兴?负责培训?

吴清晨脚步顿住,眉头还没来得及皱起,黄兴已经注意到吴清晨的迟疑,“吴先生,有问题么?”

“没什么问题……不过,平时不是蒋主任么?”

“蒋主任……”听到这个问题,黄兴微微一顿,面色有些为难:“蒋主任身体不是很舒服,前几天工作太忙,没休息好……不过问题不大,临时医院就在旁边……小王,立刻通知医院,请蒋奉明同志现在过来……”

身体的问题不大?还是重病坚持过来的问题不大?

这个问题有点难度,不过吴清晨赶紧飞快地摇头,“不……不用了……我就是问一下。”

“真的不用么?”看到吴清晨连连点头,黄兴似乎松了口气,摆摆手,示意小王放下对讲机。

“好,既然这样……今天的紧急培训就暂时由我负责……时间很紧张,吴先生,我们边走边说……”

走进大巴,依然是两位军官安排座位,众人很快落座,车队平缓启动,黄兴坐在吴清晨旁边,身体半侧:“吴先生,由于中古世界的突发情况,今天原计划的常规培训已经取消,全部换成了针对突发事件的科目......关于这方面,吴先生,您有没有问题?”

当然没有问题,摆出三个姿势就是解决为了“突发情况”。

吴清晨点了点头。

“好……”示意吴清晨坐正,黄兴点了点两人座位前的显示屏幕:“没有问题的话,吴先生,我们现在开始……”

“首先,时间仓促,由于时间比例的原因,中古世界发生变故,地球到现在只过去半个小时,大部分参谋团来不及临时制定方案,只能利用以前的预案进行调整,很多方面都比较粗糙……”

“因此……吴先生,接下来我给您介绍的情况或者计划,如果您有不同的想法,或者对我们的分析结论有不同的意见,请您一定要及时提出……千万不能迷信专家……吴先生,中古世界里,您有三十倍的时间,有最完整的经历,对于这个世界的一切,您就是最权威的专家。”

说到这儿,黄兴已经转过头,望向了吴清晨,凝重的语气,严肃的面色,端正的姿态,无一不提醒吴清晨,“请一定及时提出看法”,这句话绝对不是出于客气,而是相当认真的请求。

“好的……”这样简单的回答似乎无法表达决心,微微一顿,吴清晨很快补充:“一定!”

“好……”黄兴似乎也松了口气,“开始吧,现在我们先沟通一下目前掌握的情况,确定当前面对的问题……”

两人座位前的显示屏幕已经亮了起来,出现了中古世界,吴清晨“家”的木屋,老威廉一家站在木屋左侧,全家人愁眉苦脸望住母牛的情形。

黄兴手指点了点屏幕,画面很快放大,屏幕由不时躁动的母牛塞满。

“中古世界0001年01月27日,吴先生您家庭的母牛发生意外,背部受伤,伤痕位于两侧,分别是这里……和这里,左侧伤痕约三十厘米,右侧伤痕约二十五厘米,两边伤痕均为勒伤,据分析……”

不断调整画面,黄兴滔滔不绝。

“……伤情大约就是这样……”大约三分钟左右,黄兴结束解说,转头望向吴清晨,“吴先生,关于这方面,有没有什么问题?”

周密齐详,细致入微......这也叫比较粗糙?

直到听完解说,才了解到母牛伤情不少细节的吴清晨立刻摇头,语气肯定:“没有问题。”

“很好。”得到回答,黄兴不耽误任何时间,右手小棒动了动,两人座位前的显示屏幕立刻微微一暗,又微微一亮,切换到吴清晨站在中间,旁边围住五位情绪激动,七嘴八舌诉说的中古世界亲人。

“接下来是经过……根据威廉从邻居家得到的线索,母牛受伤的时间同样是01月27日,第一位见到母牛受伤的村民是……根据伊德拉的陈述,牛倌木屋有带血的绳索……根据……”

“通过相关专家对上述语言行为进行分析,已确定以上陈述均真实可靠,可以采信,目前可以基本确定牛倌盗用牲畜,导致中古世界您家庭的母牛受伤……这方面,有没有问题?”

绝对是这个杂碎!

吴清晨咬牙切齿:“绝对没有问题!”

“好……然后我们来看一下……”

大巴里,黄兴不时点击显示屏幕,一路滔滔不绝,十几分钟时间,分别向吴清晨详细确认了母牛伤情,受伤原因,次日人力代替畜力,劳动量重大变化,大雨,摔倒的具体情况,也简单确认了夏役劳动量程度,夏役食物供应,家人身体状态,家人精神状态,小尼娜的伤情等方面的次重要内容。

需要确认的情况很多,不过,确认的过程中,吴清晨基本没有感觉到黄兴表示的“粗糙”,绝大部分情况,吴清晨都只有点头肯定,很快确认的份,只有极少数的地方,吴清晨发现了一些误差,或者有一点自己的看法,却都感觉是比较细微的末节。

当然,这也只是吴清晨自己的感觉。

无论误差还是看法,这些“细微的枝接”,吴清晨一旦指出,黄兴都会立刻停止解说,旁边三位全神贯注的参谋立刻就会飞快地记录,并立刻传递给讯息中心,分发给数以千计的参谋团,直接影响数以万计的牵涉方案。

“情况确认”逐渐接近尾声,根据确认的内容和确认的顺序,吴清晨隐约发觉,此时进行的步骤,将地球方面的分析和自己对中古世界的了解达成一致,似乎并不是唯一的目的。

一项项确认内容过去,通过地球无数参谋团周密分析,总结得出的详细结论和事态推演,吴清晨重新回顾了这次母牛受伤,导致一系列突发意外的整体经过,对中古世界自己面临的情况,脑海中也有了更加清晰的了解。

四十章 回避回避(下)

“呼……”

最后一条有关婴儿,草堆,大树的细节确认,黄兴轻轻舒口气,“好了……目前就是这些……吴先生,对于我们刚才沟通的情况,您还有需要补充的地方么?”

“没有了。”吴清晨摇摇头。

“既然这样……”黄兴取出另一份文件,同时右手小棒动了动,显示屏幕里的内容换成了一份表格。

“根据参谋团的分析,还有我们刚才沟通的情况可以得知,目前中古世界里,您和您的家庭,目前面临的困难,或者说目前最迫切,具有直接威胁,最终导致紧急唤醒的问题有三条……”

“第一条是突然的暴雨,对身体健康具有直接影响……”

“第二条是家庭农业劳动量突然加重,这部分的原因是家庭母牛受伤,重要劳动力缺席农业活动,直接导致农业活动环境进一步恶化……”

“第三条是夏役,夏役是很繁重的集体农业劳动,这是领主的劳役,必须如期完成。现在家庭农业劳动本身就已经加重的情况下,吴先生您中古世界的家庭,顺利完成夏役的可能性……很不乐观。而且,完成夏役的过程,本身就具有很多危险因素……”

“……关于这三条,吴先生您有没有需要补充,或者看法不一致的地方?”

“没有。”

又一次面对这三条问题,吴清晨脸色难看了许多。

“好……我们到了,先下车吧。”

这个时候,车队已经到达了仿照中古世界环境改造的工地。吴清晨走下大巴,和前一天到达的时候相比,工地又发生了很大的改变,大部分农田已经完工,青绿色的作物随风摆动,两旁的溪边没有了车辆,潺潺水流间,隐约几条小鱼围住水草来回游动。

“这边来……”

车队停下的位置旁边,几台外观奇特的小车停在半坡,高高的轮胎沾满了泥痕,狭窄的车厢没有门窗,身着军装的驾驶员后面,只有一台显示屏幕和两个人的座位。

招呼吴清晨跟上,黄兴一边快步走向小车,一边展开手里的文件:“刚才我们已经谈到了有关困难的三条具体分析,分析没有问题的话,接下来就是具体安排……”

“对于困难或者问题,正确思路一般只有两种,第一种是解决,第二种是回避……”

说话间,两人坐上了小车,黄兴示意驾驶员启动。小车行进相当平稳,虽然没有门窗,不过座椅稍稍下陷,坐上去很是稳当。

一边说,黄兴一边点开面前的屏幕,显示出大雨倾盆,一家人全身湿透的情形:“第一条困难,突然发生的暴雨,这是自然现象,对于中古世界的自然环境,目前地球暂时没有直接影响的能力,只能选择回避的方法。”

“由于时间仓促,又是突发情况,针对这一条困难,目前大部分参谋团还在紧张作业,暂时没有成熟的方案。不过已提交的方案里,有关思路已经初步可行,例如树底的婴儿,早祷的时间快到,伪装受伤等等,进一步完善并不困难……”

快速掠过第一条困难,黄兴又点了点屏幕,分别显示出受伤的母牛和吴清晨一家六口泥污里蹒跚挣扎的情形:“第二条困难是劳动环境恶化,劳动量剧增,根源是母牛背部的伤情。根据参谋团的初步推演,这一条困难如果采取回避的方式,将会引发受伤,疲累,食物短缺,矛盾加剧等等一系列的问题和劳动环境的进一步恶化……”

“从目前几个大国的推演的结果来看,回避这条困难,最终结果都是引发逃亡,不得不进入森林独自生活,这种方式最为坎坷,最为困难,也是最后的退路,参谋团一致认为应该有所准备,有关逃亡的培训和准备,也是今天的重点。不过,由于环境的恶化有一定的过程,参谋团制定方案也还需要一定的时间,这部分内容暂时放到下午……”

“回避之外就是解决,第二条困难的根源是母牛受伤,如果按照中古世界的方式休养,至少需要十至十五天才能恢复,完全错过了重要的翻耕和领主夏役……”

“今天早晨5点30分左右,从发现伤情的时候开始,参谋团已经紧急联系上万名经验丰富的兽医和动物专家,美国,法国,英国,瑞典,日本等国也采取了同样的行动……”

一边说,黄兴一边切换几幅受伤母牛的图片:“……根据多国专家的分析,得到的结果比较乐观,母牛伤情并不是非常严重,如果有合适的治疗和良好的护理,可以很大程度地缩短恢复时间……”

“……至于具体的情况……”

说着,黄兴直起身,指了指小车快速接近的方向,远远地,一块刚刚制造的草地里,上百头耕牛正在愉快地吃草,旁边是几百名或军装,或西装,或医装的人群,“……等下会有专家对你详细说明……”

“哦?现在去学习给牛治伤么?”

听到母牛的伤情可以加快恢复,吴清晨一直紧绷的心神,终于放松了许多,语气也变得轻快。

“不,暂时不是给牛治伤的科目,事情发生的太突然,这些专家和牛都是刚刚达到,还有很多准备工作没有完成……”

“准备工作?”

“恩……”黄兴点点头,指了指远处牛群,吴清晨仔细看去,才发现原以为愉快吃草的耕牛实际上分为两群,左边的一群,大约七十头左右,确实正在愉快地吃草……

而右边的三十头,却每头都由十几名身着防暴服的士兵按住,背上紧紧地勒住了几捆粗大的草绳……

虽然距离还很远,不过,从按住耕牛的士兵数量,草地里印出的长长拖痕,还有另一边耕牛们的躁动,吴清晨可以肯定,对于右边的三十头耕牛来说,所谓的“准备工作”,肯定一点都不愉快。

“这……这就是准备工作?”吴清晨赶紧移开视线,“等下……我要治这么多牛?”

“不……黄兴摇摇头,“治疗重要的是药物和护理,具体的治疗过程本身并不复杂,三十头牛已经相当充足,剩下的牛是为了解决第三条困难……”

“哦?”

吴清晨微微错愕,想不到领主的夏役和牛之间关联。

黄兴右手动了动,车厢里的屏幕显示出除去吴清晨外,老威廉一家正在老爷公地里辛苦的情形:“这是第三条困难,夏役。领主的劳役肯定必须全部完成,目前,吴先生您中古世界的家庭也正忙于翻耕,两种同样繁重的农业活动挤到一起,就算母牛恢复,也很有可能导致威廉受伤,伊德拉受伤,或者干脆是您受伤这样的又一次意外……”

“因此,综合几国参谋团的意见,指挥中心认为,第三条困难,我们还是应该从回避的思路出发……”

“逃避夏役是要收回份地,罚钱!要逃亡!……”吴清晨语速飞快,脸色一瞬间极其紧张。

“别急,别急……”黄兴赶紧解释:“肯定不是逃避夏役……”

“翻耕也一定要进行!不然明年要逃亡!……”

“别急,别急……吴先生,您冷静一下,肯定也不是回避翻耕……”黄兴又一次赶紧解释:“您放心吧,参谋团的意见既不是回避夏役,也不是回避翻耕……参谋团的思路是使夏役自身回避……至少回避半个月左右……”

“这……这可能吗?”

老爷的活儿肯定选在最合适的日子,半个月之后,已经应该是给土地播种的时节。这样的做法,除非天上换一位农奴做主宰,不然领主不可能有这种仁慈。

“很有可能……”罕见地,黄兴微微一笑,指了指另外一群不需要使用绳索和士兵进行“准备”的耕牛:

“如果村庄的耕牛有一部分,甚至有一半意外受伤,都需要休养至少半个月的话,我想领主的夏役怎么也有点困难,必须回避回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