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 第四次培训/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原来如此……

不需要黄兴继续解释,吴清晨微微张嘴,头部微仰,已经基本明白了参谋团的意图。

见到吴清晨开始凝神,黄兴停止说话,同时轻轻拍了拍前座,特制小车行进的速度立刻降低,也更加平稳,避免干扰到吴清晨的思路。

吴清晨没有注意到这些。

不知不觉间,吴清晨的神色逐渐放松。

要求紧急唤醒的一刻,中古世界的种种悲惨遭遇,吴清晨原以为自己和自己的家庭,已经无疑走进了极其危险的险境。

此刻结合黄兴,或者说参谋团的详细分析重新回忆,吴清晨发现,这种“极其危险的险境”经过拆分,其实只是“暴雨”,“家庭劳动”,“夏役负担”这三条比较麻烦的困难。

而且,根据参谋团提供的思路,吴清晨很快明白,这三条困难其实并不难解决。

首先是“暴雨”,这可以简单回避,躲到树下,或者寻找借口回家。

其次是“家庭劳动”,这可以治疗母牛,加速恢复家庭劳动能力。

至于“夏役负担”,原来也可以通过使村庄部分耕牛受伤,逼迫其主动回避的方式拖延。

这样的话,份地的翻耕有了着落,老爷的活儿也可以推迟,父亲兄长还有自己都能够轻松许多……

吴清晨的眉头逐渐舒展。

等一等……

忽然之间,吴清晨的眉毛骤然重新聚成了一团。

“黄主任!”等不及黄兴转头,吴清晨吐字急促,语气焦急的声音已经传了出来,“最后一条有点问题!如果村庄很多耕牛受伤的话,老爷份地的活儿确实得拖延,可是,村民自己的活儿也会耽误很多,这样村子明年的粮食会有很大的问题……而且,老爷受到这么大的损失,指不定又要加税或者加重秋天冬天的劳役……这样的话……”

“没关系,没关系……”

听到这儿,原本由于吴清晨焦急语气而悚然一惊的黄兴松了口气,摆了摆手,“你说的这些,目前通过审核的方案都已经考虑,而且都有后续的解决途径。此外,还有一些耕牛受伤引发的问题,并不只是麻烦,换一种角度,或者加以利用,这些问题其实也可以变成机会……甚至,还有些引发出来的问题,本身就是方案计划里的一部分……”

“什么?”

“……时间不多,这方面是下午的科目,到时候再详细解释……好了,我们到了……”

说话间,特制的小车缓缓停下,黄兴站了起来:“……吴清晨,先下车吧,准备一下今天培训的第一个科目。”

第一项科目?

吴清晨走下小车,特制小车的队伍停在一架粗糙的木桥旁边,底下是两天“制造”出来的新鲜溪流旁边,溪水已经相当清澈,密集的鹅卵石被流水刷去了泥污,摇曳的水草冒出了点点新芽。

吴清晨的右面,十几步外,几十名身材矮小的士兵,几十名身穿白大褂的医生,几十名西装革履,神采飞扬的专业人士,这些人已经列队**,最旁边还站着四位头顶兜帽,身着布袍,脚踩木鞋的中古世界人物模仿演员。

这四位演员扮演的是同一位对象。

一位吴清晨极其熟悉,或者说念念不忘,甚至已经不需要用到眼睛,只需要鼻子闻一闻,就可以立刻飞快叫出外号和名字的先生:

外号:“该死的”。

名字:牛倌。

第一项科目和这只混蛋有关么?

吴清晨脚步微微一顿。

这时,绕过小车,黄兴也站到了吴清晨的旁边,两位士兵从特制小车搬来仪器和配合解说的显示屏幕。

“好了,吴先生……”点开已经启动的仪器,黄兴右手指住显示屏幕,眼睛盯住十几步外的队伍:“……还是一样……开始之前,我们先沟通一下科目内容……如你所见,和标题一样,今天的第一项科目是刺杀和袭击,具体目标,就是您面前的牛倌……”

“可是……”望向黄兴右手指住的显示内容,吴清晨眉头立刻皱了起来。

黄兴右手一挥,止住了吴清晨的疑问,“没错,中古世界里,您的年龄只有十四岁左右,而且因为营养不良,同时缺乏科学的锻炼,体质很弱……这样的身体,和一位成年男性对抗,情况绝对很不乐观。而且,由于您身体和全球人类的直接关联,直接对抗,尤其是身体方面的剧烈冲突,始终是各国参谋团竭尽全力避免的局面。”

“不过,全力避免绝不等于完全放弃……”说到这儿,始终盯住十几米外四位“牛倌”,黄兴双眼微眯,脸颊逐渐变红:“对于某些无法预测的突发危险,某些怀有强烈恶意的危险因素,吴先生您也必须拥有熟练的对抗技巧,必须掌握具备绝对优势的搏杀能力……”

“可是……”吴清晨的眉头皱得更深。

“看下面,先看下面……”黄兴又一次打断吴清晨的想法:“当然,掌握这样的能力需要很长的时间,是一项长期的内容……限于您中古世界的身体状态,可以选择的技巧相当有限,目前重点考虑锻炼逃跑能力,以及一击至命的偷袭和隐蔽的突然袭击……”

“可是……”吴清晨开始急躁。

“你放心,指挥中心已经安排好,锻炼的过程不会有什么危险……这些锻炼也肯定不是浪费时间……想一想,如果最后的逃亡退路遭到威胁,或者使牛群受伤的过程暴露,被牛倌发现,这些逃亡,偷袭,突袭的技巧,肯定是您最有利的条件。当然,这种最最恶劣的情况,几乎不可能发生,可是,拥有这样的技巧,本身就有助于调整您实施计划时的身体状态,同时确立心理优势,减少紧张,犹豫之类的负面情绪……”

“可是……”揉了揉眼睛,吴清晨的声音变得有些迟疑。

“怎么了?下不了手?还是狠不下心?”

注意到吴清晨的迟疑,死死盯住十几步外的牛倌,黄兴简直是咬牙切齿:“……吴先生,你错了!大错特错!对这种同时谋杀70亿人类,造成巨大财产损失,造成剧烈社会动荡的杂碎,任何同情和犹豫都是一种犯罪!无论什么国家,无论什么民族,无论用什么标准判刑,这种畜生都得拖到大街上直接枪毙一周!这还得是重机枪才能够数!”

“可是……”黄兴的声音太大,吴清晨的又一次迟疑已经几不可闻。

“没有可是!”黄兴直起身,凶狠的目光终于离开四位“牛倌”,放到了旁边的队伍里:“看到白大褂和西装么?白大褂是中国最专业的心理医生,西装是中国最顶尖的传销人才,如果您一定下不了决心,今天的科目安排还有半个小时的调整额度……”

“可是……”

趁着黄兴意味深长的停顿,吴清晨的“可是”终于完整地说了出来:“可是,黄主任,显示屏幕里的科目安排是治疗母牛!”

四十一 第四次培训(下)

“咳!”

听到吴清晨终于完整说出的话,黄兴猛然低头,望向面前的显示屏幕。

下一刻,黄兴骤然爆发出一阵强烈的咳嗽,右手飞快地跳动,仪器里的画面也飞快切换。

“咳……好了…………现在好了,很抱歉,吴先生,我们继续……”

注意到黄兴这段短暂的失态,微微窘迫的语气,吴清晨不仅没有任何笑意,反而微微失神。

能让黄兴这样的人物都情绪激动,甚至导致失误,地球人类对于牛倌的恨意,究竟已经达到了什么样的程度?

这个疑问,吴清晨很快得到了解答。

培训开始了。

一个小时之后,坐上士兵搬过来的坐椅,吴清晨微微喘气。

这一个小时的时间里,按照教练们的教导,吴清晨学习了七种精挑细选的偷袭和突袭方式。

几步之外,四位牛倌扮演者的形象已经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最左边的一位,脖子勒出了明显的红痕,某些位置甚至已经冒出了血丝。

过来的一位,两侧腰部的衣袍多出了数十个密集细孔,这些细孔一眼就可以看出是由尖锐物突刺导致;

另外一位鼻青脸肿,满脸都是硬物砸出来的肿块和伤口;

最右边的一位浑身湿透,衣袍处处沾上了污泥和草籽;

很明显,一个小时的时间里,这四位牛倌,一次又一次地承受了教练们的演示和吴清晨的练习。

不过,虽然已经伤成了这副模样,这四位“牛倌”却仍然站得端端正正,脸上没有任何特别的表情。

同时,尽管伤成了这副模样,“牛倌”们却并非吴清晨一个小时培训中贡献最大,牺牲最大,或者说下场最凄惨的成员。

十几步外,从简陋木桥一直到小径交叉路口,泥路边,草地里,荆棘中,到处洒落着已经逐渐开始变得粘稠的鲜血。

这些通红液体组成的血路两边,一路横七竖八地倒下了另外十几名“牛倌”,这些“牛倌”有的身首异处,有的利器穿心,有的裂成几块,有的胸口破开了一只大洞,种种惨状不一而足,唯一的共同点就是永远无法再爬起来。

吴清晨刚刚从中古世界醒来,偷袭和突袭培训刚刚确定的时候,某国某参谋团,第一时间就通过某渠道提出:

此次危机极其险恶,此次格斗培训事关重大,为了最大程度地模拟实战效果,达到最佳的培训目的,吴清晨的这次格斗培训,应该使用真人进行刺杀练习。

并同时附上了一份志愿者名单,一份申请七小时后入境,目前已经紧急起飞的监狱飞机的文件。

当然,指挥中心还没有丧心病狂到这个程度,吴清晨目前的身心状态也绝对不可能接受这种活生生的“训练”,中心没有任何犹豫地拒绝了这份建议。

不过,这份建议虽然荒谬,出发的思路却和各国参谋团的思路相同。

虽然不可能提供活生生的真人给吴清晨试试刺杀效果,不过,十几步外横七竖八的“尸体”,却确实是按照这样的思路,由后勤部门紧急制造,使用塑料、硅胶、以及其他特殊材料加工而成。

特殊材料的意思是,为了最大程度地模拟实战效果,达到最佳的培训目的,后勤部门想尽一切办法,用尽一切手段,竭尽全力为吴清晨这次培训打造出来的道具,外观极其逼真,肌肉骨骼极其近似,人体结构一模一样……

总之,从简陋木桥一直到小径交叉路口,地上粘稠的鲜血,空气里刺鼻的腥味,到处掉落的内脏,甚至死不瞑目的头颅,确实和真正死了十几人的效果相差不远。

如此逼真的道具,制造起来自然困难重重,虽然拥有海量的资源,无数的人手,各部门最优先的等级,后勤部门将道具送到的时候,也已经是格斗培训开始二十几分钟之后。

至于没有道具的二十几分钟,吴清晨和教练们,只得一起帮四位真人扮演的“牛倌”,完成形象设计的过程。

“呼……”

吴清晨呼吸刚刚平缓一些,又一辆后勤部的卡车行驶过来,放下了又一批刚刚制造出来的“牛倌”。

我勒个去!

看了看新的“牛倌”,又看了看自己衣服沾满的血污碎肉。

浑身血腥的屠夫吴清晨先生面色发苦:“这……还要继续练习?”

“对!”黄兴点点头,“熟练度还差不少,离训练计划有不小的距离……”

正说着,一位工作人员快步走了过来,凑到黄兴身边轻声汇报。

这样的情形,这一天里,吴清晨已经见到了好几次。

大约是这一次培训情况特殊,各种安排比较仓促,许多事务都需要临时调整,不时有人过来向黄兴说明新的情况,传递新的指示。

果然,快速点了几下头,黄兴挥挥手示意工作人员离开。

“好了……吴先生,模拟刺杀暂时不用继续了,训练有新的调整……”

一边说,黄兴一边点开旁边准备的显示屏幕,“根据指挥中心最新的安排,下一步刺杀训练将由美国接手……看这里……这是刚刚收到的训练计划,您过目一下,看有没有什么问题……”

“好的……”吴清晨走到黄兴右侧,凑到了显示屏幕旁边。

来自美国的训练计划相当直接,没有任何引言和目的性的说明,从第一行开始就是有关刺杀技术的描述。

没错,文件里用的字眼就是“技术”。

这确实是一项高深的技术:

路边的小坑,配合简单的陷阱,卡住目标关节,使目标无法行动,任由宰割;

偏僻的树林,目标触发陷阱,导致动脉受伤,短时间内失血死亡;

利用目标心理惯性,简单处理目标平时最熟悉的环境,制造只针对目标有效的杀路;

等等等等……

太阴险了……

两分钟后,看到利用心理惯性一节时,吴清晨浑身冒出了寒意。

训练方案配上了图片。

这一节,文件详细描述出利用牛倌心理惯性,参考牛倌身体习惯,在牛倌每天经过四次,平时最熟悉的一段山路的急弯拐角,将该处的荆棘和藤条简单处理,制造出一支纯天然的吊环,然后调整好角度,专心守侯牛倌每次经过该地时,由于照料牛群的习惯性一歪头……

下一条,制造视野盲点,利用视野死角。

村庄这段时间人迹较少的领主另一片公地,利用一小团树枝树叶,打造一处专门针对牛倌的视野盲点,同时给山谷旁边的小路添几块比较滑的石头,接下来就只需要等候牛倌高空坠落发出的“砰”声。

这这这……这这这……

原来,杀一个人,根本不需要和目标发生任何接触,甚至根本不需要出现在目标的视线里面,更加不用考虑证据,凶器,血迹这么低端的因素……

“这这这……民-主的刺杀,果然不一样啊……”

看了看自己浑身的血污,闻了闻空气里的腥味,吴清晨不由摇了摇头。

“吴先生……”注意到吴清晨的变化,黄兴也摇摇头,“这些技巧确实相当隐蔽,使用起来也更加安全……不过,刚才您学习的内容也同样重要,不要忘了,这次训练最重要的目的,还是使您对于某些无法预测的突发危险,某些怀有强烈恶意的危险因素时,拥有熟练的对抗技巧,掌握具备绝对优势的搏杀能力……”

“有了这样的基础……”说到这儿,黄兴点了点屏幕里的内容:“您才能更加安全地使用这里面的技巧,提前消灭可能的危险因素……”

说话间,不远又传来了卡车行进的声音。

这次过来的是一支车队,几百名士兵先下车,搬出了几十块吴清晨大会堂曾经见过的巨型玻璃,士兵们分工合作,将玻璃的钻头深深地插入地下几米,很快在地面上树起了一只吴清晨曾经享受,不过面积要大上十倍的玻璃笼子。

完成这一块,士兵们才在远离吴清晨的一面推开一道小门,同时打开最后一辆封闭得严严实实的卡车后车厢,放出了十几名身穿没有任何口袋金属的T恤,金发碧眼,不过相貌极其平凡的男子。

十几名国外男子走进小门,士兵们立刻将玻璃重新推上,钻头钻入地面,笼子完全成型。

“这……这是做什么?”

“这就是帮助你掌握文件里技巧的教练……CIA海外探员。”

CIA我知道,美国中央情报局,海外探员我也知道,主要业务就是杀手……

我不知道的是......

“既然是教练,关进笼子里做什么?”

告诉你这是因为担心美国趁机对你做点什么?

告诉你这是因为担心里面有恐怖分子?

告诉你这是因为担心有人把你从中国抢走?

注意到吴清晨充满疑虑,充满求知渴望的双眼,黄兴深深皱眉,微微仰头,似乎不知该如何解释,过了好几秒才终于说道:“这是美国运过来的材料,就算是笼子,也是民-主的笼子,怎么能算关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