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 全民参与/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没有给吴清晨留下进一步表达惊讶的时间,CIA的海外探员们走进笼子,黄兴立刻示意开始第二阶段的刺杀培训。

新阶段的培训明显不适合继续使用道具模拟。

于是,托探员们的福,吴清晨身上不需要再沾上血污……同样,托探员们的福,已经遍体鳞伤的四位牛倌迎来了又一轮折磨。

又是一个小时过去,第二阶段的刺杀训练宣告结束,士兵们立刻将探员们放出笼子,重新装上始终没有熄火的卡车,车厢关上的声音刚刚传出,卡车引擎瞬间怒吼,飞快地加到最高时速,没有任何迟滞地驶出了工地。

同一时间,数十名士兵,数十名专家,数十名身批白大褂的医生,以及三十几头已经完成“准备工作”的受伤耕牛,已经健步如飞地赶了过来。

接下来的一个小时,吴清晨坐上特制小车,将这片模拟中古世界艾克丽村的工地逛了整整一圈。

逛圈的过程中,特制小车不时停下,每一次停下的时候,旁边陪同的其他小车里,就会飞快地跳下几位专家,麻利地赶到吴清晨旁边。

这些专家们首先会指住吴清晨面前显示屏幕里实时同步刷新的中古世界地形,提示吴清晨记住自己当前对应的中古世界位置,同时记住该位置下,中古世界对应地形里的某些植物,泥土,或是石块,同时将各自手里早已准备好,几乎和图象里一模一样的植物,泥土,或是石块,塞进吴清晨乘坐的小车。

走走停停,停停走走,特制小车终于重新回到出发点的时候,吴清晨的座位旁边,已经多出了一大捆各种各样的藤条,一大堆各种各样的石块,一大团各种各样的枝、叶、根、茎,等等等等……

接下来,利用这些收集来的原料,吴清晨开始学习制造治疗伤口的药物。

制造药物的过程惨不忍睹。

没错,站在吴清晨身边的数十位植物学家,动物学家,矿石专家,药物学家……平均年龄超过六十,确实是整个中国研究最深入,学识最丰富,经验最充足,资历最权威……的各领域顶尖专家。

可是,无论研究,学识,经验,资历如何,头衔再长也没法从中古世界变出工具。

于是,科学不得不向野蛮低头,先进不得不向落后弯腰。

这样的结果,就是一群西装革履的老教授们,不得不毫无形象地直接坐上肮脏的地面,烧起一小堆火,架起一只只最简陋的陶罐,像中古世纪的巫师们炼制毒药一样,往里面丢进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东西。

又是一个小时过去,新鲜的药物制出。

将药物稍稍晾凉,由最顶尖兽医指导,使用浆洗干净的碎布,吴清晨从小陶罐蘸上药汁,涂上耕牛受伤的位置,然后使用特殊方法碾碎的特殊草茎,敷到耕牛伤痕的周围,促进药物吸收。

完成这项内容,吴清晨注意到,药物的效果相当显著,受伤耕牛躁动的情形明显减弱了许多。

这只是第一步。

下一步,还是由兽医指导,吴清晨又从另一只陶罐蘸上另一份药汁,涂到耕牛的腹部,肋部和腰部,这些部位并没有受伤,不过这些位置或者接近心脏,或者接近动脉,或者是关节,淋巴这样的关键部位,使用的药汁也是促进血液循环和增强免疫系统的药物。

第三步是简单消毒。

第四步是前期消肿。

第五步是促进再生。

第六步是……

从收集药材,到制造药物,再到实际治疗,再到护理保养,治疗母牛伤情的科目,吴清晨花费了至少四个小时。

科目结束,时间已到中午,吃中饭的时候,吴清晨又一次感受到这一天安排的紧张程度。

整块工地只有吴清晨一个人坐下来吃饭,吴清晨视线范围内,无数人忙忙碌碌,密密麻麻的士兵,专家,医生,保全人员或布置场地,或翻看资料,或检查器械,或四处巡视……

就算是吴清晨身边,黄兴和几名参谋军官也架起了五块巨幅显光幕布,正抓紧时间讲解下午的培训内容,不时还有工作人员小跑过来,凑到黄兴或是其他参谋军官旁边轻声汇报。

吃完中饭,稍稍休息,士兵们赶来没有经过“准备工作”的完好耕牛,开始了下一步的培训内容。

四个小时之后,吴清晨又一次坐回座椅休息,模拟中古世界的村庄里,多出了近五百头受到各种各样伤害的耕牛。

耕牛们发出各种各样的悲哞,大部分都很高亢。

这很正常,模拟村庄附近收集的耕牛只有一百出头,其他的耕牛都是分批赶到,无论是人还是牛,无论是否受伤,第一次乘坐卡车,火车,地铁,甚至是大型直升飞机,肯定都会有点兴奋。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学习如何使耕牛受伤的培训过程,其实不是非常顺利,倒不是吴清晨不忍心或者是教练组准备不充分,而是因为……

人民群众的智慧实在太伟大了!

----

美国,新墨西哥州,某农场。

望见电视里喋喋不休的主持人一再描述吴清晨这次碰到的危险何等险恶,应对的思路是何等巧妙,接受的培训的何等必要,浑身汗水的约翰终于再忍不住,抄起旁边的电话,飞快地按下了电视里提示的观众来电号码。

很好,电话一次接通!

话务员甜美的声音传了出来:“您好,这里是泥浆拳击联盟,请问……”

“该死的泥浆!该死的联盟!……”深吸一口气,约翰爆发出一连串的怒吼:

“混蛋,该死的混蛋……,我每个月付35美圆的特殊电视服务费,不是为了看世界末日,也不是为了看该死的清晨吴怎么活下去,就算明天脑袋变成两半,你们也得给我看有泥水,拳头和大肌肉的爷们……”

“很抱歉,先生,这是州部门要求,紧急插播,正常节目很快……”

“让州部门见鬼去吧!让该死的紧急插播见鬼去吧……我要拳头!我要大肌肉的爷们你懂吗?让你的“很快”见鬼去吧!很快是多快?我已经等了半个小时!”

“SORRY,先生,对此我们非常抱歉……”

“我不要道歉!我要该死的泥浆拳击赶紧开始!让该死的主持人赶紧滚蛋,让该死的清晨吴去死去吧!不就是怎么样弄伤一头牛吗?需要这么多办法这么多人吗?挖只小坑,埋两块石头,这种又笨又粗又大的蠢货肯定站不稳当,一准翻着滚儿转上几圈,就算地上平平坦坦,也得折断几只骨头!该死的清晨吴,该死的牛,该死的……”

“嘟……嘟……嘟……”电话挂断了。

“FUCK……”

看了看自己更加没精打采的兄弟,约翰狠狠地摔掉了话筒。

三分钟后,门外里面忽然传来一阵怒吼的引擎声和尖锐的轮胎擦地声。

约翰走到窗口,刮起一大串草皮和一大蓬灰尘,两辆车上涂绘警徽的皮卡已经飞快地冲近房屋。

“FUCK!卡尔那个混蛋居然敢出卖我!幸好我没有分给他剩下的五千美圆……”约翰飞快地抓起钱包,跑向另一边的窗户。

之后,约翰瞬间停了下来。

另一边,是四辆皮卡。

皮卡飞快地接近,笔直冲向小屋,没等车辆完全停下,二十几名全副武装的警察已经飞快地跳了下来。

十秒之后,双手高举的约翰努力挤出一丝笑容:“嘿……嘿……放轻松,会计不是我杀的……是凯特!是凯特!凯特拿了钱就走了……我不知道凯特在哪里……我发誓我不知道凯特在哪里……”

“哦?凯特?”一向不对付的警长走了过来:“又见面了,约翰先生,你走运了,CIA找你,想和你聊一聊母牛,清晨吴,还有奶-子……不过,看起来我似乎应该陪你一起过去,毕竟我们之间,刚刚多出了有关凯特和可怜的会计问题……”

----

类似的情形,全球各地都在上演。

不知是意外泄露还是有意流出,当天上午9点左右,吴清晨刚刚醒来两小时左右,无论是否承认天象事件的存在的各个国家,网络,广播,电视台等等渠道,都忽然陆续出现了解决中古世界该次危机的思路,以及吴清晨当天的培训内容。

立刻,无数好奇,怀疑,悲观,兴奋……的民众开始通过各种各样的途径聚集,无数的网络页面,电话留言,广播反馈,瞬间塞满了民众们的质疑,愤怒,痛骂,反对……

一定要具体描述地话,由于过分激动,这些反应绝大部分都充斥了对裸露器官的描写,对交配和繁衍的观点,对人-兽之间的特殊亲密关系的看法,以及对各国政要本人,政要亲戚,政要朋友等等不同程度的亲切向往之情,种种充满创造力和想象力的奇思妙想……

不过,无论意识形态的差异还是道德观念的区别,各国的政-府监管部门,这一次几乎不约而同地对这些情形视而不见。

也不得不视而不见。

无论原因如何,这样的现象刚刚发生,各国参谋部门立刻紧急行动,紧急调集庞大的人手,第一时间收集集中各渠道的各种反应,根本来不及也顾不上这些反应的言语是否过激,是否存在三俗现象。

同时,从这些反应里,选出类似“约翰先生”之类具有价值的建议,反馈到资讯中心,通过资讯中心的进一步验核,如果确实有效或者对吴清晨正在进行的培训有所补充,很快就会由极高的优先级传递给指挥中心,经过指挥中心的确认之后,立刻传递给培训组的协调部门。

结果相当显著,吴清晨接受的刺杀和突袭练习,第二阶段其实就有不少方案是由参谋部门整理得出的民众建议。----如果杀手,红棍,毒枭,雇佣兵也算“民众”的话。

有了70亿人类的参与,如果说地球各国参谋团杀死牛倌的方案本来就有一卡车,现在加上民众贡献的方法,只怕光目录就可以把牛倌全家砸死十遍。

伤害耕牛的方案也同样如此。

而且,由于时间更充分的关系,这一项培训参与的民众数量更多。

于是,进行伤害耕牛的培训时,不断有助手过来对黄兴轻声汇报,吴清晨学习的内容也多次中断,临时变更,增加了不少匪夷所思,阴险隐蔽的伤害方法。

就这样,时间飞快过去,天色渐渐变暗的时候,治疗母牛,伤害耕牛,躲避暴雨,安抚家人,制造工具,加快农活……针对紧急唤醒的针对性训练一项一项完成,吴清晨的神色越来越轻松。

吃完经过无数道检测程序的,丰盛的,丰富的,热气腾腾的,尤其是不知道出于何种考虑,食材越来越接近中古世界,不过幸好还是同样可口的晚餐,一定的休息和锻炼之后,吴清晨终于开始学习了一点比较常规的内容。

夜晚的时间也过去很快,十点左右,注意到吴清晨开始打阿欠,黄行轻声和对讲机说了几句,指示很快传来,当天的训练很快结束,吴清晨很快回到了休息的房间。

2012年5月11日22点45分,闭上双眼的吴清晨意识逐渐模糊。

----

“洛斯……”

“哥哥……”

听见格雷斯和小尼娜稍稍带点担忧的熟悉声音,吴清晨睁开了双眼。

中古世界0001年01月27日上午10点22分,中古世界,倾盆大雨里,吴清晨又一次睁开了双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