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 火,锅,冷,笑/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沙……沙……沙……”

门外的雨声越来越小,木屋里,一家人围坐在饭桌旁,饭桌正中摆着一只大碗,碗里是早已冰冷的豌豆糊糊。

母牛受伤,份地翻耕全家出动,这还是前一天夜晚,母亲和小尼娜大半夜爬起来准备好的食物。

简陋的食物,平时热气腾腾也算不上好吃,冰冰凉凉自然更加没有滋味。

不过,这样的食物,饭桌旁边,威廉一家却没有任何人在意,家人们心神也完全没有放在正中的大碗,众人不时望向木屋左侧,几乎人人眉开眼笑,眼神满是喜悦。

“洛斯……”老威廉目光一直没有离开过母牛,“……真的不用去感谢牧师么?”

“父亲,您已经问第三遍啦!”上午事情太多,没有时间偷猎,吴清晨早就饥肠辘辘,不得不愁眉苦脸地咀嚼冰冷的豆子:“肯定要去感谢……不过现在不适合,等到母牛伤口完全好了,能够下地干活的时候,我们一起去教堂。”

“哦……哦……去教堂……去教堂……”威廉飞快点头,可是,下一个问题,却明显表现出威廉根本没有用心听吴清晨的回话:“对了,洛斯,母牛完全好起来,还要多久啊?”

这也是第三遍了!

吴清晨心中哀叹,费力吞下口中的豆子:“……完全好起来不知道要多久,不过,治好伤口,应该还要两三天吧……”

“两三天……两三天……”

尽管已经是第三次听到这个答案,可是,吴清晨刚刚说完,饭桌旁边的老威廉还是不由自主地咧开了嘴,另外一边,雅克林,伊德拉,格雷斯,还有早已吃完,正在收拾地上乱七八糟物事的小尼娜,同样第一时间露出了笑容。

只要两三天!

最重要的农活时节,最重要的劳动力足足提前半月康复,对于一个贫穷的农夫家庭来说,这是何等的重要,又是何等的幸运。

“父亲……父亲……”

旁边,脸上满是喜悦的伊德拉吞下最后一口糊糊,放下木勺,望了望老威廉面前几乎没怎么动,依然盛满糊糊的木碗,小声提醒:“……父亲,第三次钟声快敲响了……您看……”

“哦……哦……第三次钟声……第三次钟声……第三次钟声!”

下一刻,家人们看到,老威廉猛地坐直身体,抓起木碗,飞快地挥动木勺,嘴巴也飞快地张合,更加令人惊讶的是,木碗的糊糊飞快消失,老威廉的目光也始终没有从母牛的方向移开。

“啪!”

“好了!”一分钟不到,老威廉放下已经空空如也的木碗,站起身来,头也不回地吩咐:“雅克林,收拾一下桌子,伊德拉,格雷斯,抬好托尔德家的犁车……”

半分钟之后,站到了母牛旁边的老威廉飞快地向木屋里侧扫了一眼,饭桌已经收拾完毕,伊德拉和格雷斯也抬起了犁车。

“好……我们走!”

一家人踏出木屋,刚刚走出木门,老威廉忽然听到身后传出一阵脚步声,回头一看,吴清晨站到了身后,双手握住一柄木楸。

“洛斯……”老威廉皱起眉头:“你做什么?”

“去份地里呀……”注意到威廉的视线放在木楸,吴清晨双手轻轻晃了晃,声音有些疑惑:“……没错吧?我一个人用不了犁车,只能用这个挖土……”

“挖土?去份地?不不不……”老威廉赶紧飞快摇头:“挖什么土!去什么份地!胡闹……”

一边说,老威廉一边伸手抓向吴清晨握住的木楸:“回去,快回去,下午好好照顾母牛,别的事什么也不用管……”

“父亲……等一下……父亲……”吴清晨连连退后才避开威廉,“您别急……牧师教我,下一次治伤得是晚上……现在还这么早,没什么事儿,也没什么需要照顾……父亲!别……等一下……父亲!等下还要去教堂!也许牧师还没有教完呢……给母牛治伤!”

“牧师!治伤!”

听到最后一句话,原本还用力争夺木楸的老威廉瞬间顿住,松开了双手。

吴清晨连忙站到了好几步之外,“父亲,我先走啦,第三遍钟声快了,你们也快去吧……”

说着,吴清晨握好木楸,绕过家人,飞快地走向了村庄东面。

“父亲……”

望见吴清晨的身影越来越小,老威廉还站在原地出神凝视,有些焦急地看了看逐渐明亮的天色,伊德拉又小声地提醒:“父亲,我们走吧?”

“恩,我们走。”老威廉回过神,迈出了脚步。

可是,只走出两步,老威廉又飞快地站定,转向正吃力地抱起弟弟妹妹,准备一起去领主公地女儿,“尼娜,把帕沃和卡尔玛放回家,下午你不要去干活了,就呆在家里,好好看住母牛,等到傍晚钟声就开始准备晚饭……”

“……晚饭?父亲……等一等……”刚刚转身的尼娜立刻回头,指住木屋里面,熊熊火堆上面,热气腾腾的大锅:“做饭的话,这里面的药草怎么办?倒掉么?”

“不不不!”

其他人同时叫了起来,老威廉更是用力拉住了小尼娜的手臂,“千万不能倒!下午你除了看好牛,还得看到这锅药草……唉,这么重要的事怎么忘了问,格雷斯,你快去问问洛斯,锅里的药草该怎么办……”

“好……的……父……亲……”这句话,格雷斯的声音越来越小,老威廉刚刚吩咐的时候,格雷斯已经冲了出去,吐到最后一个音节的时候,已经跑上了泥泞的村庄小路,双腿迈得飞快,完全看不出经历了一上午的繁重农活。

当然,也没人去看。

全家人的目光都聚于木屋右侧,八只眼睛死死地盯住沸腾的大锅,木屋里安安静静,只有火堆木材炸裂,或者浑浊液体翻滚的时候,才会响起几声粗重的呼吸。

时间突然变得很慢。

短短一两分钟,几人却感觉仿佛过去了许久许久,屋外终于响起了一连串响亮的脚步声,脚步声飞快地接近,格雷斯气喘吁吁地冲回了房屋。

“怎么样?”来不及和和其他人一样长长地舒口气,老威廉迫不及待地抓住了格雷斯的双肩,“洛斯怎么说?”

“洛斯说……说……呼……呼……呼……”格雷斯沉重地喘着气,脸色很是痛苦:“没什么事儿,熬水的药草还有不少,做饭的时候可以把锅子里的药水倒掉,晚上给母牛治伤的时候重新烧开,如果现在要用……不行的话……呼……呼……现在也可以倒掉……”

“不!不能倒!万一到时候药草不够,或者晚上重新烧开出问题怎么办?一定不能倒!”老威廉严肃地摆摆手,转向女儿:“小尼娜,你记好了,下午一定要守好这口锅,烧好这堆火,一定不要心疼木柴!”

“还有……晚上做饭你不用操心,也不用去管!回来的时候,我会去理查德家借口锅……”

“要不……我们干脆继续吃冷食……”

“不管怎么样,一两天吃饭是小事……治好母牛,才是最大的事!”

“一定要记住……看好牛,看好火……”

“看好锅子,别让别的东西掉进去!”

“对了!……”

一步三回头,嘱咐了无数次,天色越来越亮,实在不能再拖,老威廉才终于领着妻子和两个儿子,飞快地跑向了老爷公地的方向。

木屋里面,一会儿飞快地转向母牛,一会儿飞快地转向铁锅,一会儿飞快地看向火堆,一会儿飞快地望向床铺上翻滚哭啼的弟弟妹妹,满脸小心翼翼,战战兢兢,甚至毛骨悚然的小尼娜,几乎就要哭了出来。

我错了!我再也不说翻耕辛苦了!父亲,哥哥,我要去地里干活!

----

半小时之后。

村庄西面,一处小山坡,隐蔽在几从枝叶繁密的灌木旁边,吴清晨放下木楸,按照教练组教导的方式,交替按摩手臂和大腿酸麻的肌肉。

双手双脚都相当辛苦。

首先是双腿,短短的四十几分钟内,吴清晨离开木屋,跑到村庄东面,又绕出一大圈,跑到了村庄西面。

然后是双手,短短的四十几分钟内,村庄东面的溪流,村庄西面的木桥,山坡拐角的陡坡,村庄山谷的小道,都留下了吴清晨奋力挥动木楸,用力搬动石块,费力拉扯树枝荆棘的身影。

其实还有双眼,完成这一切的时候,吴清晨始终时刻密切留意四周的情形,激活了沿途全部的声音陷阱,一旦听见了风吹草动,或者远远看到了村民的身影,都会立刻隐藏起来,不露出半点痕迹。

现在,这些辛苦很快就要迎来回报。

望着出现在远处拐角,逐渐走近的一大群耕牛,山坡灌木旁,吴清晨慢慢地咪起了双眼。

----

五分钟后。

望着更加接近的一大群耕牛,显示屏幕旁,李子平,蒋奉明,黄兴,季明明,谢阳,李振兴,陈文明,黄忠,鲍里斯,阿卜杜尔,约翰逊,等等等等……

数以百万计的参谋,数以千万计的军人,数以亿计的民众,不约而同地屏住呼吸,脸上也不约而同地露出了紧张,狂热,兴奋,激动……

以及……

恶狠狠的冷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