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 来客/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中古世界0001年02月03日,距离村庄牛群受伤已经过去六天。

太阳升得很高了,村庄北面,背倚山坡,前临溪流的木屋门口,吴清晨使劲挥动手臂,满头大汗的额头下面,稚嫩的脸庞满是无奈。

“……不行不行……莫妮亚婶婶,镰刀一定不行……镰刀不能给我,你家还有好几片牧草没割……”

“……不……不……这个也不行……铲子也一样……没了铲子,根本就没法翻耕……”

“……天啦……婶婶,别去搬锅!我家已经有两口锅啦!”

“……别……婶婶,放下犁车……不,别塞过来,我抱不动!……还有,这是欧吉叔叔家的犁车……”

“这是什么?豌豆?这么多豌豆……不……不要塞衣服里面……婶婶,别这样……衣服要破了!”

“好了,好了,莫妮亚婶婶,别到处看了……你听我说,你听我说!”

“……莫妮亚婶婶,我知道你想什么,可是,这些东西,我真的不能拿……对,什么都不能拿……”

“婶婶,村子里,你家耕牛受的伤几乎最重,现在虽然已经没什么危险了,可接下来还要好几天才能彻底恢复,这么长的时间,耕牛一直不能下地,你家本来就落下了太多活儿……”

“婶婶,今年你家会很艰难……这个时候,我肯定不能收下你家的工具……更不能收下你们自己都不够的食物……这份心意,就先留下吧……过几年,等情况好了,你再来找我,到时候,我一定有多少收多少,可现在一定不行,一定不行!”

面对吴清晨这样的宽慰和拒绝,对面的农妇终于缓缓放下了手里的口袋,双眼闪出盈盈泪花:“可是……洛斯……你帮了这么大的忙,无论如何,总不能什么都不带走一点……

“唉……其实我也知道,这些天来,你从来没有收过村子里谁家的东西,肯定也不会收下我家的……这只能怪我,昨天,还有前天,整整两天,我找遍了整个村子,都没找到你喜欢吃的红红的野果子……”

红红的野果子……

吴清晨脸上的肌肉不由自主地抽搐一下,表情僵住片刻,许久才悠悠地叹了口气。

“唉,没找到也好……以后……以后吧……”

“可是……可是……”大约是误会了吴清晨的遗憾,吞吐半天,农妇微微垂头,声音越来越小:“如果你真的什么都不收的话……阿鲁巴回家,我一定会挨打……”

“这……”

吴清晨张目四顾,过了一小会,侧身从农妇身边闪过,走进木屋门前小小的菜畦,选了又选,终于摘下了两株小小的莴笋。

一手捧住一株莴笋,吴清晨微笑着回过头:“现在好啦,婶婶,等阿鲁巴叔叔回家,你就告诉他,洛斯走的时候,两只手都塞满啦。”

说完,吴清晨转过身,小小的身影逐渐走远。

沐浴在莫妮亚感激的目光中,阳光洒到身上,吴清晨心中一片热腾腾的……

烦躁。

我!

勒!

个!

去!

老子红红的野果子……

莫妮亚口里的“红红野果”,是一种颜色鲜艳,形状狭长,略带弯曲的灌木果实,和绝大多数野果的情况一样,这种没有经过培育,没有经过选种,没有经过改良,没有经过照料,纯粹野生,纯粹天然的野果,放进嘴里……

自然是酸涩发苦,根本不能下肚……

拥有这种纯天然,当然肯定也是不断进化得到的自我保护,数千年来,这种果实一直自由自在地生长在中古世界,基本没有生物,至少没有哺乳动物打它的主意,直到吴清晨到来,经过教导组培训,才了解到这种果实经过一定的简单处理,可以加工成适当的调味品,给烤鱼烤肉增添一点滋味。

----这也是吴清晨偷猎偷食最重要的调味品。

可惜,接下来很长的一段时间,这种调味品估计又得重新成为历史。

罪魁祸首,自然还是吴清晨。

这几天来,每当为村民们治好耕牛,村民们总会搬出自己最好的食物,种子,工具,甚至小牲畜来表达谢意,尤其是莫妮亚家这种耕牛受伤严重,本来已经不抱什么指望的家庭,更是欣喜若狂,恨不得倾其所有,全部家当一起奉上。

这些东西,吴清晨一律没有接受,从本心出发,这些耕牛受伤,吴清晨本身就占了很大的功劳,心怀愧疚还来不及,实在不好意思接受村民们的物品;同时,就算没有参谋团的一再交代,这些可怜巴巴的生活物品,落后简陋的生产工具,和村民们更加持久深入的感激,如何选择根本不需要任何犹豫。

最开始的时候,治好耕牛什么都不收,吴清晨挺难从村民家里脱身,不过,这样的情形持续三五家,村庄里传开之后,村民们也就开始习惯,吴清晨拒绝起来也轻松了许多。

意外出现在第三天,当时也是在村庄西面,为欧西斯家治好耕牛,照例拒绝欧西斯家摆出的锅瓢盆罐之后,吴清晨离开了木屋。

走出木门还没有几步,吴清晨发现路边有几株红红的野果,顺手就摘了下来,送出门的欧西斯觉得有些奇怪,顺口问了一下它的用途,吴清晨随口回答可以吃。

就因为这一问一答,中古世界艾克丽村庄这一片的红红野果,算是祖宗十八代的野坟都埋进了粪坑,彻底倒足了血霉。

当天下午,吴清晨到达另外一栋木屋,准备进行又一场治疗的时候,走进木门,还没来得及望向受伤耕牛,两只眼睛,全部的目光,立刻被一整片的红色塞满:木屋正中矮桌上,高高堆起的一座鲜红的果山。

之后,当天下午连续到达的四家都是如此。

之后,次日到达的七家又是如此。

再之后就没有之后了。

道路边,山坡上,森林里,接下来的日子里,吴清晨再也没能从生长出红红野果的灌木上面,看见任何一丝红色的存在。

至少村民们热心收集,整整几大筐的红果,中古世界没有冰箱,时值夏季,几处秘密厨房又接近水源,湿热交加,果实堆进去,几天就会变质,教导组培训的加工方式又必须使用新鲜的红果……

总而言之,接下来的日子里,自作自受的吴清晨,只能继续吃基本没啥滋味的烤鱼烤肉。

五十九 来客(中)

离开莫妮亚家,天色已近正午,走上村庄小道,吴清晨沿涂又采了些草药。

经过连续六天的治疗,村庄受伤的耕牛大多已经恢复,几乎都已经可以重新开始耕作,只有几头莫妮亚家这种原本受伤极重的耕牛,还需要继续休息一段时间。

到了这个时候,吴清晨其实已经用不到多少药物,前几天和巴士瑟一起采集的药草还剩下许多,大部分都可以使用,只有某些不适合保存的需要补充。

此时,吴清晨左手提起的木篮,里面只铺了浅浅的一层,都是这些不适合保存,比较娇嫩的草本植物。

由于要用到这些花花草草的嫩叶,这些植物自然不能受到颠簸和挤压,于是,木篮里的草药比平时少了很多,吴清晨照料起来却比平时还要辛苦。

这一路,吴清晨小心翼翼地迈腿,步伐非常平稳,左手一直略略倾斜,稳稳提住的木篮几乎没怎么晃动……

----这些都和平时一样----

只不过,治疗用的木碗,碎布,草团,还有莫妮亚家采来的两株莴笋,此时就只得全部交给右手负责。

从村庄北面绕过溪流,经过溪流越过树林,回到小道穿过村庄,然后一直回到村庄东面,吴清晨左手累了换右手,右手累了继续换回左手,两只手臂十个指头简直都要抽筋。

好不容易转过了最后一道弯,眼前出现了自家木屋,看到飞快迎上来的小尼娜,吴清晨终于舒了口气,赶紧选了片干净的草地,轻轻地放下木篮,至于木碗,碎布,草团,还有体积最大,提起来最麻烦的莴笋,早就一股脑地丢到了旁边。

注意到吴清晨的动作,小尼娜跑过来的脚步又快了几分,关切的声音远远地传了过来:“哥哥,你怎么啦?没事儿吧?”

“没事,东西多了点,不方便拿,手有点酸……你慢点跑,别摔到啦……”

“恩!好的……”

嘴里这么回答,小尼娜却依然跑的飞快,一溜烟就窜到了吴清晨身边,停下脚步,小尼娜先上上下下仔仔细细地对吴清晨看了好一会,发觉确实没什么事儿,才一边露出笑容,一边望向草地两边放下的物事。

“哇……”望见莴笋,小尼娜很快叫了起来:“哥哥,你还说让我们千万别收邻居送来的东西,自己居然偷偷带回来两颗莴笋……”

“嘘,小声点!”吴清晨连忙伸手,飞快堵住了小尼娜的嘴巴。

想到这个,吴清晨就一阵头疼。

小尼娜说的没错,吴清晨确实交代家人们千万别收村民们送来的各种谢礼,这和自己接受几乎没有什么两样,甚至更糟。

看到村民们围追堵截吴清晨的情形,虽然不明白吴清晨真实的目的,不过,吴清晨的父母兄长都很清楚,接受了村民们的礼物,除去给吴清晨添麻烦,还意味着不得不答应这部分村民的要求,同时也意味着不得不收获另外一部分村民的抱怨。

有了这份认识,无论威廉,伊德拉,格雷斯,还是雅克林,小尼娜,都从来没有收过村民们送过来的东西。

或者说,无论威廉,伊德拉,格雷斯,还是雅克林,小尼娜,能做到的,也只是拒绝村民们送过来的东西。

这样说的意思是,送上门的东西好挡,送不上门,或者说,根本就不是“东西”的谢意,就一点都不好挡了……

比如说,吴清晨开始帮村民们治疗耕牛的第二天,老威廉领着两个儿子走到份地,还只干了半个上午的活儿,就遇见了五个“恰好全家老小一起路过”,又“恰好没什么事儿”,还“恰好带了点适合翻耕的工具”,“恰好顺便帮把手”的家庭。

又比如说,吴清晨开始帮村民们治疗耕牛的第三天,雅克林左手抓住一柄勾镰,右手提着一支木棒,肩上挂着一串草绳,爬上屋后缓坡,准备收拾下午翻晒的牧草,越过山脊,刚刚抖擞精神,第一眼望去就发现中午摊开的满满一坡牧草已经无影无踪,还没来得及惊慌,第二眼就看到了脚下一连串草捆堆得整整齐齐,回过神来,第三眼一数比翻晒的时候多出了一捆。

再比如说,吴清晨开始帮村民们治疗耕牛的第四天,家里柴火快尽,小尼娜早早出门,走到管事老爷划给自家抽枝拣柴的林地,手里拍枝的长棒硬是一上午都没派上用场,地上早就散满了合适的枯枝。

还比如说……

等等等等……

如此情形,不一而足,层出不穷,它们有些来自于村民们真诚的谢意,也有些来自村民们淳朴的小投机,共同的特点,就是几乎完全没法拒绝。

应付这些,吴清晨本来就已经很是头疼,听到小尼娜大叫,吴清晨连忙一边堵住,一边飞快地张望,发现没人注意到,才长长地松了口气。

“嘘,小声点!”尽管身边没有人,吴清晨还是压低了声音:“快收起来,千万别让人家看到,不然就又麻烦啦!”

“知道啦……”小尼娜吐了吐舌头,飞快地点点小脑袋,赶紧将莴笋藏进衣袍底襟,捧起吴清晨治牛的工具,轻手轻脚地走到了前头。

“好啦!也不用这样!老实点走路。”

望见妹妹故意假装的鬼祟模样,吴清晨忍不住笑了出来,轻轻地拍了拍小尼娜的脑袋。

舒了舒不再酸痛的手指,小心地提起木篮,走到小尼娜旁边,吴清晨可以明显看出,这些天来,小尼娜活泼了不少,面色红润,气色也好了许多。

这很正常,农事官借出宝贵的三头耕牛,家里整个夏天的要紧事都已完成,还抽空做完了不少以前落下的活,父兄心里没有了事儿,心情自然愉快,小尼娜当然也舒心许多;何况,这些日子,有村民们热情帮忙,老威廉和两位兄长总是能早早完工回家,家里的重活也就不需要小尼娜辛苦费力。

不过,这些还不是最主要的原因。

五十九 来客(下)

这个时候,跟在小尼娜身后,吴清晨已经走进了木屋。

连绵两天的小雨加上更长的阴天,踏进木门,潮湿的气息扑面而来,吴清晨立刻顿住,鼻翼微微抽动,望向四周,很快皱起了眉头,快步走向木屋里侧。

“尼娜,怎么又没有打开?一整天关着,你不觉得……不觉得……不觉得气闷么?

说话的时候,吴清晨已经走到木屋深处,站到了一整排木板和圆木堆叠构成的“墙壁”旁边,右手从这面粗陋的木墙提起了一块小小的木板,同时将缠住木板的布条挂住了木板上方的圆木。

打开窗户。

这是相当平常的一个动作,地球世界的任何一位普通人都肯定都极其熟悉,就连幼儿园的小家伙都肯定完成过数不清的次数。

可是,中古世界里,这是动作却一点都不寻常。

毕竟,这是一个原本根本不存在“窗户”这种东西的世界,至少吴清晨目前看到的房屋,统统不存在。

“唉呀!哥哥,我又忘记啦…….怪不得总觉得还有什么事儿没做……”小尼娜飞快地吐了吐舌头,赶紧麻利却又小心翼翼地放下吴清晨的治疗工具,“不过,哥哥,什么叫气闷?”

“气闷就是……就是……就是……气闷就是胸口很难受……”

贫瘠的语言掐住了喉咙,吴清晨吞吐半天,也没有想出该怎么使用不存在“呼吸”,“气管”,“空气”等等词汇的语言,描述出正确科学的“气闷”。

甚至,就连“气闷”这个词儿,都是吴清晨前几天临时使用“空的”和“生病”生造而来。----这已经是吴清晨搅尽脑汁想到的最接近的词汇。

“噢,气闷就是胸口很难受……”

放下最后一样工具,小尼娜忽然摸住胸口深深地吸了几口气,露出点思考的模样,很快惊喜地叫了出来:“呀,哥哥,真的是呢!刚才从外面回到屋子里,真的有些……有些……气闷,现在就好多了!不过……哥哥,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气闷……呢?”

“这个……这个……因为……因为……”喉咙又一次被掐住,吴清晨又一次开始支吾:“气闷是因为胸口和外面太远,被墙壁挡住了……”

很明显,这样的解释未必也太抽象了些,小尼娜顺理成章地更加疑惑:“和外面太远?为什么和外面太远就会气闷呢?”

为什么和外面太远就会气闷呢?

为什么‘空的’没有进入木屋就会气闷呢?

‘空的’是什么?

为什么我们需要‘空的’呢?

大家都需要‘空的’,它不够了怎么办呢?

树和草为什么可以产生‘空的’?

什么叫‘来来回回’?

吴清晨简直看到了铺天盖地的问题迎面而来,终于明白了地球顶尖专家们培训自己时,经常性的哑口无言,摇头苦笑也是培训的一部分。

“好啦好啦!”

回过神,吴清晨哑口无言,摇头苦笑,抬手指向另外一面木墙:“这方面可以暂时先不了解,我们先关注目前已经很迫切的问题。”

“呀……好的好的……”小尼娜飞快地窜向木屋另外一侧,“真是的,我又忘记开墙洞啦!”

墙洞……从这个词就可以看出,对于“打开窗户”这项业务,小尼娜不擅长的程度。

接下来的过程再次证明了这点。

站到了木墙旁边,个头明显不足的小尼娜踮起脚尖,双手抓住布条,拉起木板,费力地挂向圆木,注定徒劳地失败两次之后,小尼娜停下来,微微皱眉,过了一小会,才又恍然一般,一手托起木板,一手抓住布条,使两者同时接近圆木,经过好几次的调换手臂和改变姿势,足足半分钟过去之后,木屋终于打开了又一处通风透气的通道。

“终于弄好了……哥哥,怎么样?墙……墙洞是这样打开的吧?”回过头,小尼娜露出征询的神情。

墙洞……

吴清晨摇头苦笑,点了点头:“没错。”

“呼……”站在窗户……不,站在墙洞旁边,小尼娜轻轻地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口气,又深深地吐了出来,重新睁开眼睛的时候,小尼娜的脸上多了一丝惬意:“真好呀……气闷少多了……”

两边的窗户都已经打开,透过窗户的对流,一股微风轻轻吹过吴清晨的脸颊,透过小尼娜的笑容,一股暖流微微趟过吴清晨的胸膛,“这样就好,以后记得天天都要打开……打开墙洞,不要又忘记了。”

吩咐这些的时候,吴清晨的神情很是认真,语气也足够郑重。

这是很必要的。

成排圆木和木板组成的墙壁开出的两个窗户,材料的是森林里随手可拾的枯木,断面弯弯曲曲,边缘满是毛刺,使用一片年龄大约比吴清晨还要大上几岁的碎布固定,无论从地球世界还是中古世界的角度,都称得上结构简单,材料简陋。

可是,对于中古世界吴清晨家庭这座更加简陋的木屋来说,就算是这样结构简单,材料简陋的窗户,也使得木屋的空气立刻改善,同时,加上对屋顶的简陋处理,木屋终于不再漏水,现在的木屋里面,虽然还算不上清新自然,却再也没有了霉气和臭味。

为了使中古世界家人们的健康状况得到改善,从进入中古世界的第一天开始,吴清晨已经完成了许许多多的方案,现在,它们产生的效果终于逐渐明显。

由于对老鼠蟑螂的灭杀,改善环境,由于对家庭床铺偷偷的重新铺设,改善睡眠,由于开凿窗户修补屋顶,改善空气,由于可以光明正大为家人们食物里面增添的药物,改善营养……

等等等等……

这几天来,借到了三头耕牛,免去了夏役,老威廉,雅克林,伊德拉,格雷斯,四人完全没有一点点休息的想法,利用这几天宝贵的时间,四人早出晚归,或是争分夺秒地弥补以前落下的活儿,或是废寝忘食地完成好几个月,甚至好几年前就已经计划,却一直没有时间和精力实现的念头。

很明显,这几天里,四人的劳动强度,甚至比起以前还要更加疲累。可是,这几天来,无论小尼娜,雅克林,还是伊德拉,格雷斯,面色都红润了许多,活儿一点都没轻,精神却远比往日饱满旺盛。

现在,吴清晨这位来客,终于为接纳来客的房东,交出了第一笔房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