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 普遍性和特质性(上)/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亿万地球人再怎么怒吼咆哮,中古世界的土著们也听不见。

代牧普拉亚表示很满意这个结果,在他心目中,吴清晨的用途已经由三带一中的那个“一”升级为能够反客为主的炸弹:

耕牛集体受伤时,本代牧临危不乱,潜心研究医典,派遣学生采药,更多次亲自出手拯救耕牛,力挽狂澜,有力保障了夏役工作的有序进行,为秋末什一税的征收工作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一份这么闪亮的功绩在手,过几个月堂区教会巡查的时候,谁还敢昧着良心指责艾克丽村庄的教区工作?谁还好意思让功勋卓越的普拉亚代牧头上仍然继续顶着个“代”字丢人现眼?

当然,现在受伤的耕牛还没有全部救治完毕,后续还有很多细致的活儿要干,为了让这份政绩更扎实也更稳当,普拉亚不惜大出血,消耗好几张宝贵的羊皮卷,消费掉好几年好不容易积攒下来的人情,顺便让送信人的腿跑细一圈,终于给洛斯/莫尔套上了一个更适合治疗耕牛的头衔,让这份功绩更顺理成章的同时,顺手还捞了个更适合治疗耕牛的场所。

和吴清晨同行而来的弗里曼、理查德、霍尔塞特三家人也惊喜万分,牛倌!这可是牛倌啊!村里人谁不羡慕这个美差,谁不知道牛倌一家有多快活?

都别说牛倌家了,就连牛倌家的几个邻居,几个平日相熟的远亲,哪餐不是满满的糊糊?那糊糊又稠又厚,田地里活儿忙起来的时候甚至还堆得冒尖!日子过得都简直就像牧师老爷嘴边常常念叨的天堂!

洛斯/莫尔是俺们看着长大的,小家伙的心性俺们看得清,懂事!公道!只要老爷和自家吃饱了——额,浇饱了粪,得了空闲的时候,肯定愿意牵着村子里的几十头牛犊到俺们的地头也啃几天杂草,顺便多撒几泡屎尿,多出了这些计划外的肥料,俺们来年的收成就又多出了一份保障!

从今儿起,从现在开始,俺们就是牛倌家的邻居了!

好几十年,好几辈的老邻居!

在场众多村民中,最受冲击的威廉/莫尔,此刻还满脸涨红,犹在梦中。

怎么可能不怀疑自己是在做梦呢?

牛倌!世职!

牛倌世家!

整年整日劳碌于阡陌之间,早已磨灭了所有希望和幻想,威廉/莫尔平日最大的渴望,无非是祈祷领主开恩,劳役顺利,无所不能的主宰垂怜,让自己能够多腾出几天闲暇干点自己的活儿。

从来没指望过自家能凭空跨越一个层次,飞升为艾克丽村庄人人眼馋的有手艺的世家一族!

更从来没奢望过有朝一日能离开到处钻蘑菇的破房子,飞向体面的牛倌豪宅!

现在,从未梦想过的幸福突然从天而降,双喜临门的威廉/莫尔双手攥紧,又放开,又再次攥紧,又再次放开,根本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站,该怎么说,该怎么吼,该怎么狂叫才能淋漓尽致地宣泄胸中的那份激动!

众多满意、渴望、不可置信的目光注视下,吴清晨还有得选择的余地吗?

拒绝是不可能拒绝的,不说来自高层领主和基层领主的意愿,也不提朝夕相处的亲人邻居们的渴望,在这个物资贫瘠的中古世界,只需要稍微回忆一下无数地球参谋团对中古世界呕心沥血的算计,就知道眼前的建筑群无疑是他们心目中难得的重大优良资源。

当然,就算用脚趾头思考,就算用中古世界的弱智思维方式考虑,吴清晨也不会直接住进原牛倌家的豪宅——这地方实在太脏太臭了。

突发的事态,让吴清晨增加了很多需要进一步确定,或者解决的细节事宜。

仰头望着伊弗利特,吴清晨的表情很是怯怯:“老爷,我只照料过几只鸡和一头牛,村子里的几十头牛,这么多……我……我一个人弄不过来。”

“没事……”管事伊弗利特满是“我早料到”的神色,“这些事儿我和牧师都对领主说了,大老爷会从其他村子找两个熟惯的牛倌过来帮工,这些日子你只需要治好村子里其他受伤的耕牛,其他的事儿,不管平常照料还是这些日子的夏役,都会有人去弄。”

“可是……”吴清晨望向比“自家”宽阔数倍的原牛倌家豪宅:“这么大的地方,我一个人住不下,也看顾不过来……”

“没关系,过几天其他村子的牛倌来了可以住到这里,你家人也可以一起搬过来。”伊弗利特微笑着鼓励的时候,威廉、雅克林、伊德拉、格雷斯也一起狠狠地点头。

“可……可是……”吴清晨很是踌躇的模样,半天没挤出下面的言语。

“可是什么?什么可是?”半天没等到下文,普拉亚有点不耐烦,也站到了吴清晨的旁边。

“可是,牛倌家人好多,我住过来……我要是住过来……我怕他们……”记着大雨中人干畜生活的经历,吴清晨不失时机地朝原牛倌的后背再次捅出一刀。

“哼……”关系到自己的政绩,牧师的脸色冷若寒冰:“你放心住,只要我在,只要伊弗利特还在……”

说到这儿,牧师普拉亚转头看向管事,后者忙不迭地点头表示附和,“……罗德里格斯家的那群杂碎就别想离开农奴地,不管是谁找你的麻烦,你来教堂告诉我,让我来告诉他们主宰的怒火是如何焚烧一切!”

“那……”吴清晨指了指豪宅,“那我现在就可以住进去了?这些都归我了?”

“哈哈,想什么呢!?”普拉亚笑着回答:“罗德里格斯伤了好几十头耕牛,拉走的鸡羊牛连一半都赔不起,里面要搬的东西还多的很呢……不然叫你们来干嘛?”

“好了,别光看热闹了……”管事伊弗利特面向众人:“威廉、弗里曼、理查德、霍尔塞特,你们几家都进去,床铺、衣服可以留下,大麦、豌豆、卷心菜、农具、牧草,还有什么别的东西统统搬出来,给男爵老爷多赔一点是一点,真是倒霉!”

抄家啊!这可是肥差中的肥差!

威廉,弗里曼,理查德,霍尔塞特几家人争先恐后地冲进原牛倌家的豪宅,亿万地球人的哀嚎怒骂中,吴清晨深深弓腰,向管事和牧师行礼:

“是,老爷!谢谢老爷!”

——————

危急时分,军方的资源比民间充沛数倍,运用的效率也高出数倍,当民用网络上的紧急插播视频刚刚播放到吴清晨躬身道谢的时候,某永固三防工事的地下二层,某张暗红色的厚重办公桌后,同样的视频已经到了结尾:

定格的画面中,“抄家小分队”已经将原牛倌家的大部分物资打包装车,威廉,弗里曼,理查德,霍尔塞特,四个家庭每一位成员身上都鼓鼓囊囊,脸上满是欢喜的笑容。

步子太大,扯到蛋了啊!

观看视频的老者,也满脸苦涩的笑容。

微颤着左手摘下眼镜,露出两只因为好几天缺乏睡眠而显得通红的眼珠,右手插进因为好几天没洗而变得油腻湿滑的花白头发。

“笃笃笃……”

三响之后,门被推开的同时,也展露出它上方“天象事件信息特别委员会临时舆情导向办公室”的铭牌。

“主任……”七八位军人接二连三地踏进房间,站在最左边的军人将手中的几页文件放到暗红色的办公桌上,“同志们认为,373-12-3号预案比较适合当前形势,请您过目。”

“37……”主任嘴角直抽,从这个两位数,“3”开头的序列号就可以看出这份预案的优先级有多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