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 送羊/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阿克福德男爵领,艾克丽村庄偏西北17度,35公里,芙罗兰村庄。

太阳的光芒渐渐暗淡,夏役期间,人畜频繁踩踏的泥泞道路越发泥泞,越发难以找到硬实的地面。

比起村庄里绝大多数粗鲁毛躁的泥腿子,祖祖辈辈都是牛倌,亚尔维斯/安托万,和他的儿子狄恩/安托万算是有那么点教养,离老爷的居所还差十几步的时候就停了下来,规规矩矩地站在下等人该站的地方,没有踏上不该落足的土地。

正因如此,拜尔德/巴伦,芙罗兰村庄的管事老爷,也就在吃完村民们难以想象的,足足两碗糊糊、三只鸡蛋的丰盛晚餐后,破例没有再盛上一杯没来得及发馊的黑啤酒,就仁慈地站了起来。

“老爷。”

“老爷。”

管事老爷的身影出现在门口,亚尔维斯和他的儿子狄恩忙不迭地摘下了兜帽,深深行礼。

“唔,起来吧……”皱眉看着牛倌父子沾满泥浆的木鞋,管事老爷慢慢走到道边:“亚尔维斯,等了很久啊……送信人一进村你就找过来了。盯得这么紧,怎么,怕你前几天牵过来的羊白送了吗?”

“不会不会,怎么敢……村子里谁不知道老爷从来不骗人呢……”亚尔维斯抬起头,脸上努力挤出的奉承倒也有那么几分真挚。

亚尔维斯一边说话,一边用力地拉了拉绳子,被勒得两只山羊立刻咩咩抗议,“我只是想早点把这另外两只畜生也送过来,老爷您是知道的,日子多过一天,这两只畜生就又要多吃一天草料。”

“哈哈哈……”管事笑了起来,“行了行了,亚尔维斯,你这个狡猾的吝啬鬼,不用这么小心地猜我的说话的意思啦!你的事情,我已经和农事官老爷说啦!老爷已经知道了!你的儿子……”

说到这儿,拜尔德/巴伦老爷偏头望向芙罗兰村庄牛倌的大儿子:“你的儿子,小狄恩!明天天上最亮的那颗星星消失的时候,幸运的小狄恩就可以去艾克丽村庄啦。”

“啊……”这一次,亚尔维斯脸上惊喜的笑容完全不再是伪装,他连忙用粗糙的手掌用力拍着儿子的后背:“太谢谢您啦!快……快感谢管事老爷!”

“唔,行了行了……”摆摆手止住牛倌和牛倌儿子连连弯腰的致谢,拜尔德忽然叹了口气,指着亚尔维斯手里牵着的两头山羊:“这两只山羊你们先牵回去吧。”

“啊……这怎么可以!这……这是我们全家的谢意!老爷您务必要收下啊!”

“嘿,别想的那么好!我可没说我不要!”

拜尔德再次叹气:“……唉,亚尔维斯,狡猾的亚尔维斯,吝啬的亚尔维斯,这次可真是上了你的当了!”

“知道这次艾克丽村庄牛倌帮工的活儿,有多少人找上了农事官吗?十三个村子!足足十三个村子!嗯,我知道你不识数,那我告诉你,十三个村子,意思就是阿克福德老爷所有的村子,全部的村子,每一个村子,都想让自家的牛倌去洛斯/莫尔那里帮工!”

“啊……”亚尔维斯张大眼,目瞪口呆。

“你这两头羊算什么?”拜尔德斯撇撇嘴,“为了帮工……嗯,其实是为了搞到治牛的手艺,达尔西村不知道从哪弄来了三罐蜂蜜,巴泽尔村甚至愿意出一头牛!

“啊……”亚尔维斯眼睛瞪得更圆了。

“幸亏巴列斯老爷……嗯,就是农事官老爷很公道,知道我平时是不说谎的,也知道你家照料牲畜的活儿确实不错,小狄恩算是走运啦!这回就让你家去,不过……”

拜尔德又指指两只山羊:“农事官老爷公道,那是老爷仁慈!我们可不能就这样假装什么都不知道!这两头山羊你先牵回去吧……等秋天恩税的时候,再一起送去农事官老爷家……嗯……还有我那剩下的两只山羊,也先一起寄养在你那儿吧,省得你一天到晚惦记我家的牧草!”

“啊……”

“唔……亚尔维斯,看起来你不太乐意啊……”

“没有没有,我很乐意!我很愿意!像中午的大大太阳一样乐意!老爷,您放心吧,您和农事官老爷的山羊,我一定每天都喂得饱饱的!”

“唔……亚尔维斯,好好干吧,你做事是用心的,我也是这么和农事官老爷说的……嗯,狄恩,你也好好干,到了艾克丽村庄,要听洛斯/莫尔的话,芙罗兰村还指望着你呢……”

“是……是,谢谢老爷,一定听老爷的吩咐。”亚尔维斯忙拉着儿子鞠躬道谢。

“唔……那就这样吧。”拜尔德挥挥手,仁慈地让面前的下等人去忙自己的活儿。

“谢谢老爷。”拉着儿子,牵着山羊,亚尔维斯再次深深弯腰,走出老远才和儿子重新戴回兜帽。

————————

太阳整个掉到了大山身后,厚厚的夜幕覆上了大地,管事老爷高大宽敞的房子也远远地落到了身后。

“管事老爷的两只山羊,农事官老爷的两只山羊,还有前几天已经送过去的两只山羊,家里少了这么多牲畜,今年冬天的奶酪会少很多。”踏着圆木渡过溪流的时候,小狄恩忽然这么说。

“嗯。”父亲点点头,含糊地回应了一声。

“夏役还有好几天才完,秋天的活儿也很重,我要是走了,那些活儿就更难干了。”走过老科尔家份地的时候,小狄恩又开口了。

“嗯。”父亲点点头,含糊地回应了一声。

“山上的荒地还没来得及整平,家门口的水沟也淤得很深,父亲,你交代给我的活儿还剩很多……”越过木匠家附近几团难缠的荆棘时,小狄恩又有了新的疑问。

“嗯。”父亲点点头,含糊地回应了一声。

“真的要这样吗?”自家的房子已经隐约可见,时间紧张,狄恩放弃了旁侧敲击的打算:“父亲,我想不明白……为什么我要去艾克丽村?做帮工有好处吗?家里省出的那么点麦子,我一个夏天就可以弄回来……”

这一次,父亲连“嗯”的回答都没有。

默默地又走了许久,走过自家份地长长的田垄,站在回家的岔道,父亲忽然开口了:“这是我第二次给管事送羊……”

“嗯?”狄恩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件事。

“第一次送羊的时候……”父亲停下脚步,上下打量着儿子:“我和你现在差不多大。”

“第一次送羊?”狄恩疑惑地望向父亲,“父亲以前也送过羊?为什么送羊?”

“为什么啊……”父亲深深地叹口气,没有直接回答儿子的问题,反而指向不远处的一栋木屋:“看到那栋木屋了吗?知道是谁家吗?”

“这当然知道。”村子只有这么大,村庄每一户人家狄恩几乎都认识。

更何况,父亲此刻指向的位置,正是狄恩的亲戚:“这是叔叔家呀,父亲你怎么了?”

“是啊……是你叔叔家……”父亲轻轻地拍了拍身边的大树,左手忽然迅捷地往半空一抓,过一小会再次张开的时候,一只尾部忽明忽暗的萤火虫在他手掌中悠悠地转圈。

“当我更小一点,你叔叔也更小一点的时候,每到夏天晚上的这个时候,我们就会跑到这里来,抓好多这样的虫子,放到草编的小笼子里,直到母亲喊了好多次才会回家。”

狄恩脸上不由自主地浮起了微笑。

作为牛倌家的儿子,狄恩和狄恩的弟弟,是村庄里极少数可以在小时候拥有“玩耍”时间的孩童,父亲此刻所描述的情形,正是狄恩以及狄恩的弟弟曾经乐此不疲的游戏。

父亲又说:“那时候多高兴啊,总想一直玩下去……也总觉得好日子会这样一天一天过下去,直到……直到——狄恩,你叔叔家现在这个样子,你说他过的好吗?”

“呃……和其他自由民比,还过的去吧?”

“是啊,还过得起!还过得去,甚至比其他自由民好多了!”亚尔维斯脸上的笑容满是苦涩:“多少人份地全部种上麦子都吃不饱,而你这个叔叔……还有另外两个叔叔家,都能腾出来地方种豌豆和卷心菜,偶尔还能弄点南瓜叶子……”

说到这儿,亚尔维斯指向自家的木屋,“那我们呢?看看我们家,每年老爷的恩税过后,我们总能留几只鹅,运气好的时候甚至还能剩一只羊,麦子就更不用说了,你和你弟弟从来都没挨过饿……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吗?”

“……因为父亲你是牛倌……”

“你叔叔也会养牛,你其他几个叔叔也都会,为什么我是牛倌?他们不是?”

“这……”儿子从来没有仔细想过这个问题,或者说,从来没有从父亲身上得到过答案。

“因为,父亲……我的父亲突然掉进水里死去的那天晚上,当你几个叔叔还在哭泣,还在争吵,还在打架争抢农具的时候,我这个最早分家的长子,却马上拿着家里所有的牲畜——三头羊,两只鹅,还有几只鸡,全部送给了管事……

……那就是我第一次送牲畜给管事,然后……然后,我就成了牛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