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 送信人/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送信人来的很早。

离“天上最亮的那颗星星”消失,还剩下至少烧开两次跳水的时间。

亚尔维斯全家早已起身,为狄恩检查昨晚已经检查过好几遍的行装,门外忽然传来一阵又一阵的喧哗。

“哇,是真的吗?”“真有这样的好事?”“走了运啊!”“快腿再说说……”

亚尔维斯推开木门,十几步外的岔道口,一大群扛个各式农具的村民们围成一圈,圈子外面的人正在问里面的人发生了什么事,圈子中央传出送信人的声音:

“当然是真的!唉,帕梅拉这次是真真走了运了!唉!”

“帕梅拉是谁?”亚尔维斯走过去的时候,听到住在森林边缘的柴火伴正拉住管事老爷的渔夫询问。

“好像是艾克丽村子的送信人……”回答这句话的时候,渔夫脸上满是羡慕和不敢相信的神色:“嗯,别问我了,听送信人说……”

这时,被围在圈子正中的送信人抬头看到了牛倌。

“好啦好啦……”仿佛看到了救星般,送信人猛地跳了起来,“亚尔维斯来了,小狄恩也来了,我们要走啦!马上就要走啦,要走好远!要走两天远的路,你们别围着啦!都去夏役吧,去吧,快去吧!不然警役来了又是一场麻烦!”

这时,周围总是大半夜起身,生怕错过了时间被老爷责怪的村民们却没有听话地立刻散开。

不仅如此,旁边甚至还有好几位村民拉着送信人央求:“再说一次吧……”“是啊,快腿,再说一遍吧,再说给我们听听!”

“不,不,我们真要走了……放开我……松开!……好吧,好吧,最后一次啊……亚尔维斯,狄恩,麻烦你们稍微再等一等……”

被团团围住的送信人实在没法脱身,只好无可奈何地先向牛倌致歉,然后才对周围的村民们再次强调:“真的是最后一次啊!”

“好,最后一次!”“好的,好的,快腿你就快说吧。”

“前两天,我又去给老爷们送口信,快到男爵老爷的城堡时看到了帕梅拉,大老远我就看到这狗东西很不对劲,走得慢极啦!怕这狗东西伤到了腿,我就赶紧过去瞧瞧。结果等我走到旁边才看到,这狗东西背着一大一小两个袋子呢!我吓了一跳,这狗东西怎么敢偷老爷……”

“讲下面……”“不用讲这个!”村民们对前面发生的事情不感兴趣。

“嗯……”巴不得早点走人的送信人从善如流:“帕梅拉说两个袋子都是老爷赏的,男爵老爷赏的!他这次来城堡送信,见到的居然不是侍从,也不是农事官,竟然直接见到了男爵老爷!男爵老爷亲自问他艾克丽村耕牛治得怎么样了……”

“哇!”整整一辈子,甚至加上祖辈都没有见过领主一面的村民们齐齐惊呼。

“帕梅拉还说,见到男爵老爷的时候,老爷正在‘进那个餐’呢,左边的篮子里堆着又大又厚的面包,那面包白的呀,就像天上的云一样!右边盛着一大杯酒,那杯子大得像打水的木桶!那房子的角落里呀,还烤着一条又肥又油的大羊腿!”

“哇!”村民们惊呼的声音更加响亮。

站在旁边,刚刚吃完第一顿饭的亚尔维斯,也感觉口水似乎马上就要流出来。

“帕梅拉还说,跪在城堡熨贴的石板上,老爷看完信之后,朝他笑了一下……听听,老爷朝他笑了一下!”

“哇!”居然得到了至高主宰的笑脸,村民们羡慕的眼神简直可以让锅子里的小小水直接沸腾成跳水!

“老爷还让他站起来说话!”

“哇!”

“老爷还问了他自家的耕牛伤治得怎么样了!”

“哇!”

“老爷还把刚吃完的肉骨头丢给他!”

“哇!”“哇!”

“没丢给老爷尊贵的狗,也没丢给边上一样尊贵的侍从,丢给了帕梅拉,丢给了艾克丽村的送信人!这狗东西!”

“哇!”“哇!”“哇!”

听到这里,亚尔维斯知道了刚才门外喧哗声的由来。

“那骨头上还连着好几片肉!”

“哇!”似乎是一连串的惊呼使村民们建立了默契,惊呼声变得整齐,也变得更加响亮。

“啃完了肉,尊贵的侍从还教他摔断骨头吸里面的髓!这狗东西!”

“哇!”

这时,和周围的大多数村民们一样,亚尔维斯的口水终于流了出来,甚至流得更多。

毕竟,绝大多数村民们这辈子都没吃过肉,根本不知道肉是什么味道。

而他,芙罗兰村庄家境殷实的牛倌,才过去短短一年的某天,某只摔下山涧,再也不能提供奶酪的山羊,就让牛倌家又一次吃上了肉,那又肥又腻的美味,那敲骨吸髓的享受,一直让亚尔维斯从去年冬天怀念到今年夏天。

“最后,这狗东西报完了信就该走啦,农事官老爷亲自交给他回信的时候,居然还叫人带他去扛了两包面粉!大包赏给罗斯,小包赏给这个狗东西!”

“哇!”

最后一次的惊呼声响彻云霄!

一包面粉!一整包面粉啊!

对于整日挣扎在饥饿线上的村民来说,一整包面粉,哪怕是小包,也意味着一家五六口人足足半个月的饱腹!那可是随便配一点杂食,就真正吃的饱饱的饱腹!

而且,要是在冬天或者是其他某些艰难的时候,这一小包面粉,就更意味着一条,甚至好几条人命!

这些面粉甚至还附带了一个袋子!这可是老爷家的袋子啊!老爷家的袋子多好啊,就算是小包,紧巴紧巴凑点布料,将来孩子们结婚的时候,箱子里就多出了一件极体面的外袍!

这样的好东西,竟然还只是送信人得到的赏赐!

就连报个口信都能得一份优厚到令人难以想象的赏赐,那真真正正治疗耕牛的人,仅仅只会得到那个大一点的袋子和里面的面粉吗?

村民们或许不会写字,或许没什么见识,但绝对不是森林里的蠢猴子。

这一刻,亚尔维斯发觉,许多村民的眼睛忽然变得通红,向自己,尤其是向自己儿子投出了无比热切的目光。

“小狄恩,好样的!”这是某位单纯羡慕的村民。

“狄恩,你出生的时候是我婆娘接生的呀!”这是某位羡慕之外似乎有那么点不单纯的村民。

“狄恩,好好帮工啊,一定要想办法偷……嗯,一定要想办法求到治牛的手艺啊!”这是某位悬崖勒马,总算还记得村庄里提及偷师会有什么悲惨下场的村民。

“……”

“好了好了,别闹了……不要拉了,警役来了就真的惹麻烦了!”送信人使劲挣扎,好不容易才凑到狄恩的身边。他连忙一把抓住牛倌长子的手臂,一边朝牛倌的家人连声高呼:“亚尔维斯,嗨,亚尔维斯的婆娘,还有那小家伙,赶紧都过来帮忙……亚尔维斯,推开他们……小家伙,快来前面拦一下……那婆娘,嘿!那婆娘!篮子,赶紧把篮子丢过来!”

好一阵兵荒马乱,送信人和牛倌长子才终于杀出重围,跑上了通往村外的小道。

快到小道拐角处的时候,狄恩回过头,父亲,母亲,还有正和父母一起努力拦住村民们的弟弟,仿佛心意相通般,纷纷扭头望了过来。

三张满是泥水和汗水的脸孔,上面写满了浓浓的关切和深深的不舍。

死死地抓住篮子,狄恩使劲地揉着双眼,仿佛这样就可以不再发酸。

过了好一会,狄恩才猛地转过身,跟在始终没有催促的送信人的身后,顺着蜿蜒小径离开了这个生活了十几年的小村庄。

————————

送信人很热心,刚刚离开村庄不远,在确定了周围绝对不可能有第三个人之后,送信人从怀里抽出几条早已准备好的布条,缠住了自己和狄恩的小腿。

然后又花费了好长一段时间,选了两支分叉很奇特的树枝,并教会了狄恩怎么使用这样的拐杖试探前方的落脚处,并顺手赶走灌木草丛里的蛇虫。

狄恩知道,这两样绝对帮自己轻松许多的办法,以及之后送信人又陆续提醒的几样走远路要注意的地方,肯定是送信人代代相传的独特手艺。

早晨家附近岔道口发生的一幕,使得狄恩明白送信人帮助自己的目的,狄恩郑重地保证,绝不会将它们再告诉其他任何人,当狄恩神色严肃地保证时,送信人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但并没有阻止,似乎松了口气般,静静地让狄恩作出了保证。

太阳终于升起来的时候,狄恩爬到了半山腰,村庄早已在前面几处拐角的地方消失不见,此时在他的身后,是最后一片还能隐约发现点人类活动痕迹的土地,而他的眼前,是密密麻麻的森林,和一望无际的连绵高山。

山里很安详,除了微风不时拂过树叶的阵阵簌响,以及远处隐隐约约传来的鸟声,此外再没有了其他的动静,整个世界仿佛只剩下自己和走在前面的送信人。

就这样,提着小小的篮子,怀着大大的憧憬,来自芙罗兰的牛倌长子,身影渐渐消失于连绵的群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