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 外乡人/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每年秋天过后,村庄都会给领主的城堡运送当年的租纳和恩税,村庄里先后有几十位村民为此服役,从村民们充满了畏惧的诉说中,狄恩很清楚地知道,眼前这片看起来单调安宁的连绵高山,要在其中完成两天远的旅程,意味着怎样的辛苦和危险。

一路上,有心示好的送信人仔细解说,将这些艰辛和危险更清晰地摆在了狄恩的面前。

“那里呀,那里不能走……现在是夏天,大山随时有可能下雨,那里很快就会被水全部淹掉,跑都来不及跑。”领着狄恩绕出一个老远的大圈,送信人心有余悸地望着山下的低谷。

“来,再加把劲,再快点,一定要在太阳下山之前翻过这座山……这是野兽狼踩出来的路,晚上一到,野狼甚至是熊就会出来捕猎……”山腰一小段难得的平路上,送信人扶住狄恩的肩膀迅速往前赶。

“拉住藤条!放心拉,用力拉!绝对不会断……从我父亲的父亲开始,每次夏天经过这里,我们都会查看这些藤条,偶尔还会再补种一些……”送信人一边抛洒某种植物的种子,一边向已经滑下峭壁的狄恩解释。

“呼……终于到了……就在这里过夜吧,来,你去拣点树枝,我来挖个坑……你在干什么?快点放下!对,当然不能直接点篝火,还记得老石匠吗?他就是在这里被烧死的。”送信人飞快地丢掉用来挖坑的石头,夺下狄恩正准备使用的燧石。

“起来了,要上路了……现在先喝点水,太阳升得再高一点的时候再吃干果。”

“诺,看到了吗?下面就是可怜的罗克,对,就是那几块骨头……唉,可怜的罗克,摔断了腿,掉下去的时候还能对我们叫唤……可是山崖太陡了,我们找了大半天也没找到下去的路……最后?最后……应该是饿死的吧。这不能怪我们呀,就连野兽也下不去呢。”

“这里是最危险的地方……不过现在没事,危险的是秋天,到了那个时候,那些该死的盗贼,平时藏起来的老鼠,就会从他们的窝里爬出来,拎着棍子和柴刀躲在旁边,等村子运恩税的时候,就冲出来啦,就抢啦,就打死人啦……这几年他们好像没在这边了,不过谁知道呢,没准哪天又出来了……这些狗崽子,总是死不完。”经过峡谷的时候,送信人仔细打量四周,任何轻微的动静都会让他警惕万分。

高山、密林、狼、熊、骸骨、山洪、野火、盗贼……

层出不穷的险境密布于艰难跋涉的路途,若是换成前几天的狄恩,只要听说了其中的一半,就肯定不会再有离开自己村庄的年头。

然而,有了父亲的分析,明白了牧师老爷的要求,享受了村民们的艳羡,以及送信人显而易见的示好和照顾。

无论这一段旅程是多么的疲惫,无论这一段旅程是多么的危险,狄恩,现在的牛倌帮工,未来的治牛手艺人,胸中始终充满了勇气和渴望。

经过最后的峡谷之后,道路一下子好走了许多,送信人也轻松下来,告诉狄恩这已经是艾克丽村庄附近,不会再有太危险的情况。

太阳升到最高的时候,狄恩翻过了最后一座小山头,他的眼前出现一大片微微起伏,长长延绵的平原,几条弯弯曲曲的的水流将平原切割成块,最大的水流旁边,大片翻耕结束的领主公地露出的黑色沃土之间,零星点缀着一间间木屋。

“看,这就是艾克丽村庄……我们到了!”

送信人这么说的时候,狄恩看到不远处的另一个小山头上,忽然冒起了一道浓浓的黑烟。

于是,来自芙罗兰还没走到小山头的山脚,面前已经出现了两位抗着削尖木矛的警役,以及四位扛着粗大木棒的壮实村民。

狄恩并不慌张,先不说送信人路上已经对此有所关照,就是平时在芙罗兰村的时候,狄恩也已经见过几次类似的防备举措。

“外乡人……*@&!)……”远远地站定,走在前头的警役朝两人大声喊话。

除了连猜带蒙地感觉最开始好像在喊“外乡人”,后面的话,狄恩完全听不明白,只能看着身旁的送信人卷起舌头,别扭地使用另一种口音,再配上各种手舞足蹈的姿势,和同样辛苦的警役勉强沟通。

狄恩轻轻地叹了口气,这也是自己一开始很不愿意过来帮工的重要原因。

芙罗兰村庄和艾克丽村庄实在太过于遥远。

足足两天远,充满了艰辛和危险的道路,将两个村庄牢牢地隔绝成两片几乎完全不相干的天地。

近百年,甚至更久远的时光里,除了骑马的诸位老爷,以及村庄送信人这种特殊的角色之外,两个村庄的其他村民之间,几乎永远不会有接触的机会。

这么长的时间,和其他曾经经过芙罗兰村庄的外乡人一样,要是没有送信人带路,一个陌生人踏进陌生人的村庄,绝大多数的下场就是永远无法再离开。

想想即将在这个处处陌生的村庄生活好几年,就算已经鼓起了全部的勇气,狄恩心头还是波动不已。

幸好,牧师老爷仁慈,允许送信人陪自己三天,这三天一定要赶紧学会——至少能猜对小部分艾克丽村庄的人到底怎么说话。

过了好一会,对面的警役才终于听明白了送信人的意思,转身吩咐一位村民离开。

又过了同样长,甚至更长的时间,狄恩感觉到双脚开始发麻的时候,之前离开的村民,终于领着另外一人走了过来。

狄恩注意到,送信人的表情一下子放松了许多,“帕梅拉……¥#&*(……”

帕梅拉,艾克丽村庄的送信人——这位刚走过来的好运气送信人脸上满是掩不住的欢快——狄恩明白了自己村庄的快腿为什么念叨那么多次“狗东西”。

帕梅拉的加入极大地促进了交流的过程。

没过多久,帕梅拉走在前头,送信人和狄恩走在中间,两位扛着尖矛的警役,四位扛着粗木棒的村民警惕的跟在最后,一行人快步走进了村庄。

艾克丽村庄的管事老爷很忙,听完快腿从芙罗兰村庄带来的口信,正在村庄仓库中查看农具的管事老爷一个字都没说,挥挥手直接打发了几人上路。

艾克丽村庄的牧师老爷就闲一点了,看完来自芙罗兰牧师的羊皮卷,艾克丽牧师老爷抬起头,对狄恩说了几句话。

“甘特说你是牛倌长子,手艺很不赖,是个很有教养的自由民,请我多少照看你一下。我会照看你的——只要洛斯觉得你和甘特说的一样,你就可以留下,并拿到一份属于牛倌帮工的麦子。”

听完帕梅拉和快腿双重翻译,狄恩连忙深深弯腰,鞠躬致谢。

牧师老爷一抬手,得到仁慈的三人缓缓倒退着走出了教堂。

至此,“外乡人”进入村庄的一系列流程才算是完全结束。

至此,警役和抗着棒子的村民们,才终于带着他们的警惕一起离开。

至此,“外乡人”身边只剩下帕梅拉——作为两位“外乡人”的带路人,以及两人和艾克丽村民交谈时的中间人。

下一个目的地是领主老爷的牲畜棚。

路上,帕梅拉卷着舌头告诉两人:上次耕牛集体受伤的事情发生后,该死的原牛倌全家都或轻或重地受了伤,老爷们也交代永远不要让那几个罪人再次靠近牛群。

于是,艾克丽村的耕牛群这些天一直没有真正的牛倌照料,只能让洛斯一家领着十几个农奴里外忙活,幸好一直没出什么岔子。现在,真正的牛倌帮工来了,自然要赶紧过去看看。

嘴里说着“幸好”和“赶紧”,帕梅拉的神色却很轻松,脚步也很悠闲,一点都不像有所担心的模样。

帕梅拉强烈的自信让真正的牛倌狄恩很少疑虑。

“快腿……”趁着经过拐角,狄恩悄悄落后几步,凑到“快腿”身边,小声问道:“你听说过洛斯家除了治牛,还会照料牛群吗?”

“没有啊,从没有听说过……应该不会吧?不然怎么会要外乡人来帮工呢?”

“我本来也是这么想,可是好几天没有真正的牛倌照料,帕梅拉好像一点都不担心,难道他就这么放心洛斯照料牛群的手艺?”

“谁知道呢……”送信人不下判断。

“等会就知道了,养一头牛和养一群牛的办法太不同了,我一眼就能看出来!”

“嘘,小声点!”送信人连忙拉住狄恩:“看出来了就看出来了,千万别说出来,知道吗?”

“当然!当然!我知道!”狄恩用力点头。

送信人提醒之前,狄恩就已经再三告诫自己,绝对不要因为自己是货真价实的牛倌家庭出身,就轻易指出洛斯的毛病。

甚至,狄恩还暗暗决定,如果村子里的其他人看出了洛斯的纰漏,自己也一定要站在专业牛倌的角度赞同洛斯的做法,然后大半夜悄悄留下,或者一大早摸黑赶来,帮洛斯弥补一二,遮掩过去。

想到这儿的时候,目的地已经出现在狄恩眼中。

艾克丽村庄的领主牲畜棚很大,十来个牛棚里哞哞一片,十来个羊棚里咩咩不绝,剩下的十来个牲畜棚中,鸡,鹅,奶牛也纷纷发出自己欢快的歌唱。

两位送信人和狄恩赶到时,其中的一个牛棚正忙得热火朝天。

帕梅拉示意两人在牛棚外等一等,然后走进了牛棚,和站在牛棚中间的壮硕村民说话。

壮硕村民连连点头,目光却一直没有离开牛棚。

牛棚角落里,几名农奴将堆成一团的的草料一捆捆搬到牛棚外的空地。

他们身后,刚刚搬空的牛棚,另外几位农奴挥舞着钉耙,将泥土里冒出来的荆棘,杂草,以及刚刚失去头顶遮盖物的老鼠,臭虫们统统赶走。

追在这些不请自来的恶客身后,又有几位农奴每人抱着一只陶罐,将里面不知什么植物燃烧之后的灰烬洒得满地都是。

忙活完这些之后,剩下的最后几个农奴,再将他们刚刚洗刷一番的耕牛们,重新牵进同样焕然一新的牛棚。

“这……”站在牛棚外,从未见过这种场面的送信人悄悄询问狄恩:“这是养一头牛的办法,还是养一群牛的办法?不会出岔子吧?”

“这……我不知道……也没见过,不过应该不会出岔子……”狄恩当然不可能见识过来自地球的超低配版牲畜棚清洁步骤,不过照料牛群十几年,狄恩还是看得出这些举措的好处——至少,拔掉荆棘杂草,赶走老鼠臭虫,肯定会让耕牛更舒服一点。

更舒服一点……

忽然之间,狄恩脑子里灵光一闪:这不是养一头牛,也不是养一群牛的办法……这好像是……治牛的办法!

没错,就是这样!

狄恩将视线投向旁边还没来得及整理的牛棚,发现眼前这间“新牛棚”中的耕牛,和周围那些“老牛棚”里的耕牛比起来,精神头不止好一点点!

洗刷过的耕牛,打扫干净的牛棚,不明植物的灰烬……变得更加精神的耕牛!

狄恩原以为千般辛苦,万般困难,必须为洛斯家下死力气干好几年活儿,才有可能逐渐接触到治牛的秘密。

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竟然在刚刚到达艾克丽村庄的第一天,仅仅第一次进入艾克丽村庄的牲畜棚,就被允许旁观到针对治疗耕牛,效果如此显著的窍门!

“来,过来……”这时,和壮硕村民的交谈结束,帕梅拉招招手示意两人过去:“这是伊德拉/莫尔,洛斯的哥哥,这几天都是他在这边照料耕牛。狄恩,你是牛倌,正好过来帮忙赶牛……嗯,快腿你还是和他一起,免得狄恩听不懂这边的人说话。”

听到帕梅拉的话,狄恩连忙用力点头,旁边的“快腿”也同样两眼放光,点头的幅度一点都不亚于狄恩。

于是继续干活。

换到另一个牛棚,伊德拉指挥,“快腿”翻译,狄恩执行,走进牛棚手一伸,轻轻松松就将四头耕牛牵出了牛棚,这一手立刻让前几个牛棚费了老大力气的农奴们纷纷鼓大了眼睛,旁观的伊德拉也点头不已。

牵着耕牛站在牛棚外,狄恩攥紧拳头,使劲瞪大眼睛盯住牛棚中紧凑的活儿:先搬牧草,再除杂草,再烧荆棘,再赶臭虫,再填老鼠洞……

干完一个牛棚,再到下一个牛棚,再到下下一个牛棚,狄恩每次都麻利地牵出耕牛,然后贪婪地倾听伊德拉的指挥,贪婪地记忆每一个步骤,贪婪地望着农奴们的每一个动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