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沉重/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70沉重

“嘿,父亲!……嘿,格雷斯哥哥!……嘿,洛斯哥哥!”

比溪流滩地高出七八步的地方,一处比较平坦的地面上,看见吴清晨/洛斯一行,小尼娜踮起脚尖,使劲地挥手招呼。

这位用力招手的小姑娘旁边,摆着吴清晨一家的“床铺”和“被子”——一大堆摊开的麦秆铺满了整块平地,正在接受太阳光的紫外线消毒。

“好了,到家了……”到了这儿,本就走在最前面的老威廉又加快了脚步:“都赶紧的,快点把东西都搬进去!”

无论对“洗刷”家具,还是对“洗牙刷脸”,老威廉始终保持着同样的看法:没错,做这些事,确实能让人感觉稍微舒服那么一点,但是,做这些事,需要花费时间。

花费比起“感觉舒服一点”,要重要许多许多倍的时间。

繁忙的夏役之际,更是如此。

若不是管事老爷和牧师老爷免去了自家今年的夏役,老威廉绝对不会同意吴清晨和尼娜花费宝贵的时间清扫以前的旧房子。

若不是洛斯借来了三头老爷的耕牛帮忙干自家的活儿,老威廉绝对不会接受进一步花费宝贵的时间在老房子上开墙洞。

若不是洛斯得到了牛倌的职位,老威廉肯定不愿意放弃老房子里那些早已腐烂的祖辈级家具。

若不是洛斯从老爷那里借来了一大群农奴帮忙,老威廉甚至不敢想象自家会将新家里所有的家具全部搬出来洗刷一遍,并同时完成翻晒床铺,清扫房间的全部流程。

一次又一次意想不到的“若不是”,一次又一次地击穿了老威廉的心理底线。

家庭的日子蒸蒸日上,干劲十足老威廉并没有发觉,不知不觉之间,“莫尔”家庭的主导权,已经逐渐向吴清晨的头顶倾斜。

下午的劳动时间安排正是这种倾斜的直接体现:太阳半空高悬,还是大下午的时分,吴清晨就轻松说动了父亲带着兄长们走上了回家的小道。

如果不是吴清晨这些日子对家庭的巨大贡献,以及悄然之间转移的话语权,换了往常,这种必须抓紧每分每秒奋力干活的农忙时节,哪个儿子要是敢说早点回家,唯一的结果就是晚上的木豌里少一勺子糊糊!

走到溪流滩边,威廉弯下腰,肩膀一沉扛起了四条凳子,双手一合搬起了一张圆桌,回头向儿子们吆喝:“来,都快点过来!”

时间宝贵,能少浪费一点就尽量少浪费一点吧……

虽然无可奈何地同意了吴清晨清扫房间、洗刷家具的建议,老威廉还是想尽量多节约一点时间。

有这么多农奴帮忙,说不准等下整理完房间,还能腾出点空闲呢?说不准还能趁着天没完全黑的时候,把这栋大房子旁边的卷心菜和豌豆地也整一整呢?

老威廉一边这么想着,一边将凳子和圆桌放到房子旁边。

“噢,威廉,怎么把东西都搬出来了?”

沿着下坡的小径,再次走下溪边滩地,听到远远传来的喊声,威廉扭过头,刚刚回家时经过的小山坡绕出来一位背着大捆牧草的中年村民,正咧着嘴对自己笑。

“哦,是韦恩呀……没办法,洛斯一定要洗这些东西,说是……说是……”

说到这儿,威廉的声音一下子低下去了,吴清晨/洛斯当时说的是“干净一点,对人有好处,对牲畜也有好处,都没那么容易生病。”

说实话,这个解释威廉其实不怎么相信,毕竟洛斯在跟随牧师学习之前,就已经染上了爱学老爷派头的坏毛病,也养成了每天“刷脸擦牙洗衣服”的坏习惯。

威廉很怀疑,这次莫名奇妙地花费大半天时间清理房屋,洗刷家具,只是这家伙又一次想要试试老爷们过日子的感觉。

这些猜测当然不能对背着牧草的韦恩说。

洛斯可是牛倌!是会治牛的牛倌!是农事官老爷、管事老爷,还有牧师老爷都关照的治牛牛倌!

学老爷又怎那么了?谁说洛斯不能学老爷了?谁说洛斯以后就不能变成牧师老爷的学生,以后也做个管事老爷呢?

洛斯最开始学老爷的时候,村子里都当作一桩趣闻,自己也很不以为然,私底下和洛斯的兄长们笑话过几次。

不过,现在老威廉和洛斯的兄长们都默契地忘记了当时说过的话。

从管事和牧师老爷宣布洛斯的新职位那一刻起,艾克丽村庄里,谁要是再敢拿洛斯学老爷的事情说笑,那就别怪老威廉家的男人们让他掉几颗牙齿!

至于洛斯的原话“干净一点,对人有好处,对牲畜也有好处,都没那么容易生病”,就更不能对韦恩说了——虽然威廉几乎不信,但万一是真的呢?万一真有那么点用呢?难道就这样白白告诉韦恩?

威廉脑子转得飞快,背着大捆牧草的韦恩才迈了几步,一个充足的理由已经在威廉的脑海中形成,“……罗德里格斯家太倒霉了,一次弄伤村子里那么多牛……洛斯说一定是被诅咒的原因,他家里的东西也肯定被诅咒了!一定要让太阳晒晒才能破除诅咒!唉,白耗一家人好半天!”

“吓,可不能小看呀!”韦恩惊呼一声,“洛斯天天去教堂祈祷听布道,肯定是牧师老爷教的!牧师老爷说的话可不会错……”

“……老威廉,看来你确实忙不过来呀,我来帮一把吧……”说到这儿的时候,韦恩已走到了溪边,放下了肩头沉重的牧草,从滩边抱起了几件农具。

“呀!这怎么可以?”扭头看到这一幕,老威廉连忙拒绝韦恩的好意,“难得这几天大太阳,正是割牧草的好天气,赶紧忙你自己的去吧!”

“哈,没关系,没关系!要不是洛斯治好了村里的耕牛,现在谁还能管得到天气好不好……大伙早就被统统赶到公地上拉犁去了!”韦恩抱起农具就往老威廉新房子的方向走“……反正是洛斯帮忙抢回来的时间,我帮帮忙当然是应该的呀!”

“唉,这……这……”老威廉一时不知该怎么说了:“你活儿那么多,这总是不好的呀!”

“哈哈……老威廉……不要想这么多……”韦恩忽然凑近些,脸上露出点神秘的笑意,压低声音说道:“威廉,我家的耕牛上次也受了伤,还没全好呢,想求洛斯方便的时候,再去看一看……”

“哦……哦……噢……噢!”老威廉恍然大悟。

不过,这种事威廉不可能替他的儿子答应,只能含糊地回答,“嗯……你和我说也没用呀,最多我会告诉洛斯一声。”

“嗯!嗯!”韦恩明白老威廉的意思:“能告诉一声就是帮我的大忙啦!洛斯那边,嗯……我还会自己去说……”

“好的。”老威廉点点头,和韦恩各抱着一堆农具,走向一堆人围着忙碌的新房子。

走到房子旁边,韦恩跟着威廉将农具放下,望见正指挥农奴清扫房间的洛斯抬手朝自己这边的方向招呼了一下,韦恩脸上顿时盛开了一朵满是褶子的老花,跟着威廉快再次走到堆放家具工具农具的溪边滩地时,脸上的笑容依然没能收敛。

“噢,威廉,怎么把东西都搬出来了?”

再次走到家具堆的旁边,威廉和韦恩刚刚合力抬起一张沉重的餐桌,不远处的小山坡又走出一位同样背着大捆牧草的村民,同样问出了韦恩刚刚打听过的问题。

“噢,是霍尔曼啊……没办法,洛斯一定要洗这些东西……”这回威廉回答起来就流利多了,“……罗德里格斯家太倒霉了,一次弄伤村子里那么多牛……洛斯说一定是被诅咒了,要让太阳好好晒一下这些被诅咒的玩意儿!”

“嚯,那是得好好晒晒!啧啧……多好的木头呀……用来做餐桌……罗德里格斯家太浪费了,真是活该被诅咒!这么好的木头呀……”说话间,霍尔曼走到了两人身旁,他很自然地放下肩头的牧草,轻轻在两人合力搬起的餐桌上敲了一下,发出一声闷响:“……肯定很重吧……来,我也来帮忙抬一下……”

“呀!这怎么可以?”老威廉先狐疑地看看韦恩,然后又狐疑地望着霍尔曼:“难得割牧草的好天气,你不去忙自己的活儿?”

“没事,割牧草再急,也还有好几天呢,帮你忙的机会可不多……”霍尔曼伸手托住餐桌,准备运力。

“还是先说说吧,有什么事儿?”已经从韦恩身上获取了一次经验,威廉大致猜出了霍尔曼的想法。

“噢,是这样的……”霍尔曼先瞧瞧韦恩,见后者摸摸头稍微走开了一些,才凑近到老威廉身边轻声说道:“还不是倒霉的罗德里格斯害人,弄得我家耕牛伤了两条大口子,到现在还没全好……就想……”

威廉接口:“就想我儿子什么时候方便,再去看看?”

“哈,那就太谢谢你啦!”

“别,千万别谢我!”威廉连连摇头:“我也就说那么一句,该怎么办,要看洛斯自己有没有空。”

“怎么能不谢你呢?”霍尔曼涨红了脸孔,“现在哪家人不是正忙的时候,你要是不点头,洛斯怎么会有功夫来我家呢?要谢!一定要谢你,这捆牧草就当我谢你了!我给你留下了!不,我给你背上去!”

霍尔曼说干就干,动作麻利地再次背上了牧草,然后又站回餐桌旁边,再次开始运力,准备抬桌。

旁边的韦恩也是双手一拍,脸上一片恍然:“对,对,我也得谢你……我也把我的……不,我也把谢你的牧草扛上去!”

“别……别……这……你们……你们……”

形势突变,没能反应过来的老威廉,没来得及说出一句完整的话,就目瞪口呆地看着两位背着沉重牧草的村民,合力抬起更加沉重的餐桌,走上了通往自己新家的斜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