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 财富/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噢,威廉,怎么把东西都搬出来了?”

韦恩、霍尔曼的事儿才刚刚发生,扭头望向小山坡绕出的又一位村民,老威廉已是心中有数。

“哦,是卡尔斯呀……”老威廉嘴里这么说。

是家里耕牛伤了蹄子的卡尔斯呀……老威廉心里这么说。

“没办法,洛斯一定要说,罗德里格斯家被诅咒了……”老威廉嘴里这么说。

又是想让洛斯找个时间,再去你家瞧瞧对吧?老威廉心里这么说。

不管是嘴里说的,还是心里说的,有求于人的卡尔斯,都没法拒绝老威廉的意见!

于是,搬运家具的队伍又多了一人,吴清晨新家门口也多出了第三捆牧草。

几趟过后,溪流滩边那堆物事消失了一小半。

又过了一小会。

“这么多人搬东西呀?”家中耕牛腹部被勒伤的村民这么问道。

很快,搬运队伍变成了五人,吴清晨家门口的牧草变成了四堆。

“还要人帮忙吗?”家中耕牛背部擦去了一大块肉片的村民这么问道。

于是,搬运队伍变成了六人,吴清晨家门口的牧草变成了五堆。

多出了这么多人帮忙,溪流滩边的家具农具工具飞快地变少。

再过了一小会。

“老威廉,搬东西也不告诉我呀……”

家中耕牛……

咦?这一下,老威廉又开始觉得奇怪了,他甚至抬手揉了揉眼睛。

没错啊!从另外一处拐角绕出来的,同样背着大捆牧草的村民,正是好运气的西泽拉呀!

正是那个上次全村耕牛差不多一起倒霉时,罕见的,好运气的,家里耕牛毫发无伤的西泽拉呀!

“西泽拉,你跑到这边来干什么?”

“咦?我割了牧草回家呀!”

“回家?你回什么家?”被一连串的意外“巧遇”彻底将耐心消耗完毕,老威廉不那么客气地拆穿:“这边哪有你的家?你家不是从森林边上那座桥上过去的吗?走这边隔了两座……噢,是隔了三座桥啊!”

“这个……”西泽拉开始支吾,他的头抬起来了,眼珠子也开始转动。

“行了行了……”老威廉没有兴趣听他临时编造:“你家的牛上次不是一点事儿都没有吗?怎么,这两天倒霉受了伤?也想让我家洛斯有空的时候去看看?”

“呀呀,可千万别这么说!”西泽拉飞快地摆手:“我家的牛好着呢!”

“那你跑这么远过来干嘛?”老威廉上下打量着西泽拉,后者脸膛汇出了好几条汗流的痕迹,脑门满是草籽和细密的汗珠:“还特意背这么大一捆牧草。”

“这个……”西泽拉将老威廉拉开几步,等着旁边两位帮忙的村民搬着东西离开,才凑近到威廉身边说道:“威廉,你是知道的……我家的牛虽然上次没有受伤……但毕竟还是一头小牛呀,过两天就又要开始夏役翻耕了……到时候,方便的话,想求洛斯安排几头壮点的牛一起拉犁……”

“呃……这个……”

我怎么一下子就忘记这个了呢?

威廉这才想起来,牛倌的职权范围,除了洛斯这一任之前从不存在的治疗业务外,最主要的,和村民们利益关系最紧密的,一是去将老爷公地里的杂草都吃完之后,再去哪家轮耕的份地里除草施肥,二就是各种劳役时,对耕牛群的活儿安排。

除草施肥的好处自不用说,机会有限,一向只有牛倌近亲和极少数几家交好的村民才有可能沾光。

和上面的比起来,活儿安排的范围就太广了。

就即将再次开始的夏役翻耕而言:翻耕的地方是硬地还是熟地?翻耕时是拉重犁还是轻犁?翻耕的同伴是小牛还是壮牛?等等等等……

“威廉……”见威廉久久不语,西泽拉有些着急了:“……其实也不用全是壮牛,有一头壮点的就成……”

不管硬地熟地,重犁轻犁,小牛壮牛……

这其中的任何一项决定,都直接牵动着耕牛所在户全家人的心。

这其中的任何一项改变,都直接影响到关联好几户村民的切身利益。

“威廉……”西泽拉眼中满是希冀和哀求,“实在不行的话,换个稍微轻点的犁也可以……

“这个……”老威廉就连让洛斯到底去哪家转转,随便看几眼受伤耕牛的事情,都不愿意干涉,又怎么可能参与这个复杂数倍的难题?

“……这个……西泽拉,你也知道我并不是牛倌呀!夏役的活儿这么重要,管事老爷肯定只会听洛斯,嗯……大约还有牛倌帮工们的意思……想换壮牛也好,想换轻点的犁也好,和我说有什么用呢……”

“有用呀!当然有用!”见威廉的口气似乎开始松动,西泽拉满是欢喜:“您只要告诉洛斯,西泽拉已经先来过啦!换牛换犁的时候,只要洛斯记得西泽拉,西泽拉就一定记得感谢洛斯!”

“说一声‘西泽拉已经先来过了’,就可以了吗?”

“足够了,足够了!太谢谢您啦!”西泽拉飞快地点头,使劲拍了拍肩膀上的牧草:“这些牧草是我特意带来的礼物,我来扛上去吧……”

“这些牧草?”老威廉微微皱眉。

老威廉很清楚地记得,自家耕牛也还小的时候,为了夏役时分的活儿能轻松一点,给当时的牛倌罗德里格斯家送的可是一只母鸡!

“这些牧草?发现老威廉似乎有些不满,西泽拉疑惑地回头望了望肩膀,然后猛然醒悟,“噢……噢!这些牧草只是谢谢您的礼物,洛斯那边……嗯,还有犁把式那边,我还会自己去说……”

“噢!”老威廉终于明白了“西泽拉已经先来过了”到底是什么意思。

重点在于其中的“先”字,在于“先”给牛倌的父亲送过了礼物,同等的其他礼物的情况下,洛斯选择帮谁家的耕牛安排轻一点的活儿,那还用说吗?

和西泽拉的交谈稍微耽搁了一点时间,但溪流滩边物事的搬运速度不仅没有减慢,反而越来越快。

实际上,西泽拉的到来仿佛打响了一个信号,自那之后,老威廉已经没有了亲自搬运物事的时间。

也不知谁传出去的消息,一位又一位村民扛着牧草赶到老威廉一家的新住所。

没多久功夫,老威廉就又收到了好几捆“有空的时候,请洛斯去我家看看耕牛”的牧草,以及十几捆“请告诉洛斯,某某村民已经先来过了”的牧草。

这些家中拥有耕牛的人家,平时日子还过得去。

这个“还过得去的日子”可不容易保住,为了家里受伤的耕牛一份保障,为了夏役时牛儿少受点劳累,这些拥有耕牛的村民门,送过来的牧草都是最柔嫩的那一部分,而且这些牧草都已经晒成枯黄,根本不需要进一步的活儿,就直接可以存贮冬用。

望着堆成好几团的牧草堆,老威廉略略估算了一下,仅仅眼前这些,就已经盯得上自家今年牧草地收成的一小半。

而这仅仅是村民们第一天上门送牧草,等到需要洛斯帮忙的村民们全部送来牧草的话,就算最保守的估计,也会是自家牧草地收成的两倍。

老威廉终于深刻理解到,牛倌家庭最大的财富,根本不是老爷们做主送给洛斯的这座大房子,而是这个职位本身。

作为牛倌家庭,有了村民们出于各种原因送来的牧草,自家不但可以轻松蓄养数倍的牲畜,而且从此以后都不需要再为牧草操心。

这样,原本种植牧草的份地就可以变成轮耕的口粮地,牛倌家庭又最不缺乏肥料以及耕牛的劳动力,同时,少了一年好几次的牧草种植、收割、晒晾、扎包等一系列沉重负担之后,忙份地里其他活儿的时间,从此不再是任何问题。

数倍的牲畜意味着数倍的奶酪,牧草地变成口粮地又意味着一大笔粮食,应有尽有的肥料和不限使用的耕牛群,以及从此不需要再为牧草操劳节省出来的大半时间……

这样算下来,自己的家庭可以多收获多少麦子和其他杂食?

仅仅粗略地想象一下,得到的结果就让老威廉满脸涨红,头脑一片眩晕。

不!这还不是全部!

就在刚才那些品相上乘的牧草堆旁,还有好几堆卖相稍差一些,每一捆数量都少一些,但也同样已经晒到枯黄,而且累计起来比另一份牧草数量更多的干草,这些干草旁边还放着许许多多的小篮子,篮子里装满了大豆或是豌豆。

这些干草和杂粮,来自艾克丽村庄那些人数更多的,并不拥有耕牛的家庭。

没错,牛倌世家就是这么霸气。

有耕牛,自然得给实际管理耕牛群的牛倌世家上供,不然没法保证自家的耕牛安全。

没有耕牛,就更得给实际管理耕牛群的牛倌家庭上供,不然,就没法保证在农活最关键的时候,或者必须运送重物的时候,及时借到好的,或是合适的耕牛。

为了使“本来就已经很难过下去”的日子不变成“绝对不可能再过下去”的日子,

这些没有耕牛的家庭,只好在留出一大笔口粮牧草作为租借老爷耕牛的恩钱外,还不得不从自家山羊、奶牛、鸡鹅等大小牲畜干瘪的胃袋里,挤出一小捆干草,再从父亲、母亲、儿子、女儿等家庭成员同样紧巴巴的嘴巴边上,扣出一篮子杂食。

这些千辛万苦挤出来的干草和杂食,自然也是牛倌世家财富的一部分。

祖祖辈辈以来,皆是如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