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 久违的微笑/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太阳离山边还有很长一段距离,天色变暗的时候还早得很。

搬家具,搬工具,搬农具,搬麦秆,搬干草,搬豌豆,搬大豆,打扫房间,破开墙洞……

有几十位不请自来的“热心”村民帮忙,吴清晨家大清理、大扫除彻底完成的时间,比老威廉最初的预计提前了太多太多。

不过,到了这个时候,老威廉早就没有了再趁着空闲,赶紧去把大房子旁边卷心菜和豌豆地再整一整的想法了。

现在哪里还管得上那些?

送上门来的干草实在太多了,虽然热心“村民”们帮忙帮到底,将它们都搬进了焕然一新的大牲畜棚——难怪原牛倌家要修一个这么大的牲畜棚——但刚才人多手杂,一片混乱的情形下,乱七八糟堆起来的干草捆,随时有可能倒塌下来。

不过,望着巨大的牲畜棚,以及占据了牲畜棚近一半的巨大干草堆,再回头瞧瞧剩下的另一半空间,家里现有的一头耕牛、一头奶牛,三只山羊,五只鸡,两头鹅,怎么看就怎么空荡,一点都不会让人担心干草掉下来会砸中牲口。

这么多干草,就凭这么几只牲畜,该吃到什么时候?——老威廉从来没想到过自己居然会为这样的问题而烦恼。

看起来,这个麻烦虽然肯定会耗上不少时间,但还不是当前最紧要的事情。

目前最要紧的是收到的大量豌豆和大豆,这些玩意儿可不像麦粒那么乖巧,从来都来容易闹麻烦的东西:天气热容易发臭,天气冷容易发芽,天气不冷不热,它就开始长虫子……

得趁着现在还来得及,赶紧将它们分窝,把保存良好的大豆和豌豆分别装进不同的陶罐封好,同时将破了皮的大豆以及脱了荚的豌豆,快点捡出来吃掉。

这可是一项非常细致的活儿,而且绝对不可能交给农奴帮忙——农奴们只会制造更多的次品——老威廉可以再次预见,除去今天剩下的时间,最近因为借到耕牛而省出来的功夫,估计一大半都得花在这上面。

而且还会带来另外一个老威廉从来没想到过的问题:这么多破了皮的大豆和脱了荚的豌豆,该怎么才能吃完?

太多牲畜吃不完的干草,太多必须赶紧吃掉的豆子,这可真是两个幸福的烦恼。

噢!豆子!房子外面还有好多洒出来的豆子!

老威廉连忙提个篮子跑出来捡豆子的时候,新房子最后一点扫尾的活儿结束,最后几位“热心”帮忙的村民也已经离开,吴清晨清点好农奴,准备送回去交给管事老爷。

领着农奴们走上小道,经过某个小弯的时候,吴清晨无意间一偏头,忽然发觉小尼娜蹲在新家门前的平地边缘,一边帮父亲捡豆子,一边希冀地望向自己。

哎,今天忙的事儿太多,差点忘掉了一件!

吴清晨轻轻地拍了拍自己的后脑,转身朝父亲高声喊道:“父亲……请告诉母亲,最近大家都太累了,晚餐再放一点面粉吧。”

小尼娜整个眉眼都露出了笑意。

“啊……”老威廉捧着一把豌豆站起来,“已经吃了好几天了……今天其实没干多少活,就不用了吧?”

“没事,没事……”吴清晨连忙向父亲展露出“这绝对是我的愿望”、“请一定要接受”的表情:“要不是我一定要弄干净房子,今天本来可以干更多活儿……晚上大家多吃一点,明天再把耽误的活儿补起来吧!”

从地球的角度出发,在吴清晨自己吃饱的前提下,尽量提升中古世界最亲近的家人,天然共同利益维护者的身体素质和社会地位,是参谋团建议长期坚持的基本策略。

从吴清晨的角度出发,共同生活了一个月多以来,受限于贫乏的物资,中古世界的家人们虽然无法给自己提供一顿真正的饱饭,但无论父亲还是兄长们,在劳动的时候始终尽量照顾着自己,当自己做出各种在他们眼中看来必定属于莫名其妙的行径时,也始终给予了最大的宽容。

吴清晨相信,别说是中古世界,就算换到地球,这样的家人也绝对合格!

对待这样的家人,如果在自己可以偷吃老爷们的鸟兽鱼虫补充营养时,额外弄到的面粉还藏着掖着,抠着省着……

那,

还,

叫,

人,

吗?

“就这样吧,父亲!多放一点没关系……”这么说着,吴清晨转过身,领着农奴们走下坡道。

“可是……”老威廉又张开嘴,心中有许多的“可是”,却一个都没能说出来。

“可是”的后面,该说什么呢?

难道说这是男爵老爷指名赏赐给洛斯的面粉,是属于洛斯个人的宝贵财产?——可是洛斯从来不在乎“自己”的财产,上上次的农事官老爷赏赐的白面包,一带回家就分给了全家人,上次老爷们刚刚赏赐这处大房子,洛斯第一句话就是问到能不能让家人也一起过来住。

难道说上等人的美食直接吃掉太浪费,应该找机会送给管事老爷或是牧师老爷,让牛倌的地位更稳固?——可是管事老爷和牧师老爷本来就已经足够喜欢洛斯,就连这么大的房子都直接赏赐,难道还会在意这么一点点面粉?

难道说面粉据说可以保存很久很久,应该留到真正困难的时候再吃?——已经成为了牛倌,以后还会存在什么困难的时候吗?

难道说家里现在正愁一部分不好保存的豆子吃不完,不应该更多浪费?——这倒确实是个好说法。

只不过,就连14岁的洛斯都知道处处照顾家人,难道自己活了这么多年,却反而忘记了自己的兄弟和老邻居们依旧过得很艰难吗?

吴清晨/洛斯已经领着农奴们走出了老远,老威廉“可是”后面的话,始终没能说出来,默默地捡了半篮子豌豆和大豆,老威廉慢慢踱进新居所。

橘黄色的阳光顺着刚刚开凿出来的几处墙洞倾泻而入,同时送进来一股股伴着泥土的芬芳气息。

彻底清扫的木屋不复昏暗,也没有了那股时时刻刻散发的腐臭气息。

靠近墙边的位置,一处特意开凿出来的“大墙洞”旁,是莫尔家的新厨房的位置。

“厨房”一旁,袅袅升起的烟雾顺着“墙洞”飘出屋外,正在伺候火塘的妻子,不再一边咳嗽一边使劲地揉着眼睛,脸上也没有了往日乌黑的斑驳熏痕。

“唔……”走到妻子旁边,威廉递过手上的篮子,“今晚做这些吧。”

“嗯……”

“再放点面粉吧。”

“嗯?”妻子有些吃惊,朝刚接过的篮子又望了望,“已经这么多豆子了,还放面粉吗?”

“嗯,放吧……洛斯一定要放,那孩子你知道的……”老威廉顿了顿,又宽慰道,“放心吧,下午的热闹你也看到了,我们以后肯定不会再愁吃的……”

“好吧。”

妻子点点头,拍拍手走到床铺旁边,趴下去推开好几只挡在外面的凳子和木桶,然后才从深处拖出一只大篮子。

小心地拆开大篮子里的面粉袋,妻子小心地舀了小半碗面粉。

“这样可以了吗?”

“再多点。”

妻子又点点头,小心地又多舀了薄薄的一层。

加了这一点点之后,她不再问威廉,就重新绑上了面粉袋,然后将大篮子、木凳、圆桌通通推到床铺底下,将一切恢复成原状。

妻子的动作依旧利索而流畅,仿如刚刚结婚的时候一般。

然而,借着“墙洞”透过来的阳光,老威廉看的很分明,妻子眼眶已经凹陷,嘴唇已经干枯,额头也刻印着深深的皱纹,唯一真正和以前一模一样的,只有她此刻那挂在嘴角的,轻松而欢欣的笑容。

多少年了?

妻子已经多少年没有过这样欢欣地微笑过了?自己又有多少年没有这么平静地,什么都不用担忧地看着她了?

当“老威廉”还是“威廉”的时候,这样的笑容是经常有的。

当“威廉”变成了“父亲”的时候,这样的笑容就少了许多。

当叫“父亲”的人,从一个变成好几个的时候,这样的笑容就已经很难出现。

当“老威廉”变成了“照顾不了自家的牛还要来找麻烦的混蛋”的时候,那张早已被生活折磨得麻木的脸庞,便沾满了泪水。

那是一个多么可怕的夜晚啊!

伤牛、悲哞、哭泣、痛苦、惊悸、彷徨……

那么一个多么可怕的白天啊!

狂风、暴雨、重犁、挣扎、血痕、刀锋……

一个家庭的毁灭,几乎近在咫尺。

在那个时候,谁会想到,威廉/莫尔一家,居然会有一个牧师喜爱的孩子,居然能学会治疗耕牛的手艺,居然能够获得男爵老爷的赏识,居然能够成为牛倌,居然会得到一处如此宽敞结实的大房子!

老威廉当然明白妻子的轻松和欢欣:先不用说洛斯带来的食物,免去的夏役,借来的耕牛……

光是这座大房子,就消去了这几年来始终沉甸甸压在妻子心头的大事:伊德拉、格雷斯陆续长大了,都快要结婚了。原先的木屋狭小逼仄,根本不可能再多住人,繁忙的农活的劳役,也让家里的男人们根本抽不出时间修建新的木屋。

现在好了,住进了这栋大房子,能够在这里面举行婚事,不管是哪户村民,就算是手艺人,都不可能再抱怨什么。——牛倌家本来就是村子里最顶尖的手艺人家。

当然,这座大房子肯定只属于洛斯。

威廉和妻子都很了解自己的儿子们,能够住进这里,洛斯的兄长们只会感激,绝对不可能产生额外的贪婪。何况,有了充足的时间和负担重活的耕牛,再多修建几栋木屋,又有什么困难的呢?

望着妻子脸上久违的微笑,想象着儿子们美满的未来……

再想想过去几十个日夜那一系列跌宕起伏的变故,老威廉眼角有些发酸:

“雅克林……这些年,辛苦你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