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 余音/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艾克丽村庄,偏东北,领主牲畜棚。

“千万不要因为洛斯年纪小就不当回事!要把自己当成是学徒!”

“让干什么就干什么!让吃什么就吃什么!要打的时候就赶紧自己用脸去蹭鞋底!”

“不要没事就凑到洛斯身边!多教他的兄弟照顾牲畜!”

“其他村庄去的牛倌多吃两口,少干点活都没关系!千万不要和人家闹!”

从出发开始,一直到进入艾克丽村庄,父亲的告诫始终萦绕在狄恩心头,一刻都不敢忘记!

然而,真正到达艾克丽村庄的领主牲畜棚,正式开始成为牛倌帮工的第一个晚上,狄恩才发觉,要做到父亲的告诫,似乎每一项都非常困难。

“把自己当成学徒”的态度根本就难以表现。

来到艾克丽村庄的第一天,洛斯/莫尔就将两位牛倌帮工未来的生活安排的妥妥帖帖,无论食物还是安排的活儿,狄恩找不到一点苛刻的地方。

黄昏刚过的时候,两位牛倌帮工和两位打下手的送信人还没干完伊德拉剩下的活儿,洛斯和伊德拉就领着他们的妹妹,送来了当天的晚餐。

好大一只陶罐里,装的都是新鲜的豆子,每个人都分到了满满的一碗!里面没加一丁点沙子帮助磨牙,更没有掺点木屑作为调料,甚至还放了盐!——这样的食物,就算在两位牛倌帮工自己家中,也得是夏役最繁忙的时候才能享受几餐!

对于未来的活儿,洛斯/莫尔不仅没有要求牛倌帮工们为自己的家庭卖力,甚至就连牲畜棚中的本分活儿,洛斯/莫尔都特意找管事老爷求来了四名农奴帮忙在繁忙的时候打下手。

洛斯/莫尔本身,更是让人一接触就喜欢,他身上干干净净,却没有任何嫌弃牛倌帮工们身上味道的意思,开始照料耕牛的时候,洛斯也完全没有袖手旁观的意思,很自然地一起帮忙,也从不回避肮脏的活儿,最多事后洗一洗手。

这么丰盛的伙食,这么体贴的安排,再加上这么好亲近的性格……

好吃好喝,活儿一点都不累,更没有半点手艺人对学徒常见的打骂……

怎么办?

狄恩心中哀叹:这么下去的话,怎样才能表现出自己的任劳任怨和乖巧驯服?

“少凑到洛斯身边,多亲近洛斯兄弟”的计划也遭到了挑战。

狄恩倒是想多多亲近伊德拉,可洛斯一上门就找上了自己和欧瑞来的艾尔摩,一点都不在乎三个人加起来属于三个不同的村庄,说起话来还得找两位送信人翻译,一点都不嫌麻烦。

通过送信人中转,三个人一字一句地对话,洛斯/莫尔始终很有耐心,不管是自己出身的芙罗兰,还是艾尔摩出身的欧瑞,两个村庄的风光人情,再小的事儿,洛斯都听得津津有味。

而且,他说话还超好听的!

芙罗兰村庄的坏事儿太多啦!狄恩不喜欢的混蛋也太多啦!可那些该死的混蛋从不承认,也从不改正,只知道和自己这个好心提醒的人争吵!为了那些混蛋,父亲臭骂了自己好多次,弟弟也喜欢和自己争辩!

只有洛斯/莫尔懂自己的想法,知道自己是一片好心;也只有洛斯愿意陪自己一起骂那些不知道感恩的混蛋!

“东边的木匠最吝啬”,“柴火伴脾气太坏了”,“手脚不干净的老切克被抓住打了一顿活该”,“车夫家生了个懒惰鬼”……

虽然需要送信人中转,许多话不得不说得断断续续,磕磕绊绊,但狄恩还是觉得,这么多年来,只有今天晚上和洛斯交谈,才是说话最痛快的时候!

直到洛斯快走的时候,狄恩才发觉,大半个晚上,自己一直跟在洛斯旁边,都没能和伊德拉说上几句话。

不过还好,说话超好听的洛斯/莫尔还说了,从今天晚上开始,伊德拉和格雷斯,洛斯的两位兄长,会轮流来领主牲畜棚中过夜,还有得是时间交好。

然而,这个理所当然的美妙计划,却又被另一个混蛋给打乱了!

被父亲口中那位——“其他村庄去的牛倌多吃两口,少干点活都没关系!千万不要和人家闹——”“其他村的牛倌”混蛋给打乱了!

说话超好听的洛斯/莫尔交代了,为了让兄长们快点真正学会牛倌的手艺,领主牲畜棚给牛倌们栖息的两间木屋,请——听到了吗,请!——一位牛倌帮工带上送信人和伊德拉一起住一间,另一位牛倌帮工和送信人住另一间。

和伊德拉一起住一间,晚上睡觉的时候好好谈谈怎么伺候牛群……这当然应该是自己的活儿,可是欧瑞来的这个混蛋……

“艾尔摩,你们走了三天远的路,太辛苦了,晚上好好睡吧,我们陪伊德拉一起住就行了。”

“哎呀……我们走的全是平地!有路的平地!你们爬山辛苦了吧?还是让我们欧瑞村的来吧!”

“我们一点都不辛苦,不过你呢?艾尔摩,刚才给那头牛换棚的时候你就差不多快睡着了吧?哪还有力气去琢磨怎么伺候牛群……”

“你吃饭的时候就快睡着了!豆子都漏了几颗,我都看见了!你这个该死的浪费鬼!”

“你牧草都搬不动了!你这个懒惰鬼!”

“浪费鬼!”

“好了好了……”伊德拉耳朵嗡嗡作响,赶紧连连摆手:“算了算了,今天晚上你们四个一起住吧,我一个人单独住一间好了……教我伺候牛群活儿的事,明天再说!”

该死的欧瑞村!该死的艾尔摩!

这个该死的混蛋怎么就不多吃两口呢!怎么就不少干点活儿呢?怎么就没点错儿让我挑给伊德拉看看呢?

双眼通红的狄恩,望着对面同样双眼通红的艾尔摩,恨不得跳过去掐死他!

地球参谋组用几十页文件撂出来的,用于拆分两人默契的计划,还没来得及实施,就已经实现!

————————

艾克丽村庄,中心,教堂。

“笃……笃……笃……老师……老师……”

“唔……等一等……”

卧室内,普拉亚轻轻抚摸着手中的羊皮卷。

羊皮卷的左侧绘着一头耕牛,用红色染料配置的墨水,将流血的腹部绘得栩栩如生。

羊皮卷的中间,一只大锅架在火塘上,上方悬着两种形态颜色不一的植物根茎,一株盛开的花朵,和一片宽阔的树叶,根茎、花朵、和树叶的旁边用小字标出了它们的品种和名称。

羊皮卷的右边,耕牛的腹部覆上了一层薄薄的药泥,避开药泥的位置,两条布片交叉打结,虚空示意缠于耕牛的两肋。耕牛的上方用小字标注着“三天”,布片一旁标注着“跳水洗净”,药泥的位置标注着“每日更换”。

羊皮卷的上方,十数条细线牢牢地固定着四样图画中出现的树叶、根茎,和花朵标本。

手指轻轻地拂过标本,感受着它们凹凸不平的触觉,普拉亚脸上浮出满意的笑容。

“笃……笃……笃……”敲门的声音再次响起。

“安德烈,再等一等。”小心翼翼地双手托起羊皮卷,普拉亚缓缓地走到墙边,打开放在最角落的木箱,将手中的羊皮卷轻轻地放了进去,覆住了“耕牛伤蹄治疗”的羊皮卷绘画。

这是普拉亚整理出来的治牛医典的第五张完成品。

“好了……”关上木箱,普拉亚重新坐回桌子,才对门外说话:“安德烈,进来吧。”

“老师……”走进卧室,小安德烈递上一份羊皮卷:“您的信,巨石村送信人刚送过来。”

“唔……”接过羊皮卷,普拉亚开始浏览。

信中,巨石村的管事表兄先是怀念了曾经一起流鼻涕的温馨往事,然后复习了一遍两家人渊源流长的亲戚年表,之后强调了当年对自己出任艾克丽村庄代牧时的口头支持,接着表示了对艾克丽村庄耕牛集体受伤的严正关注,以及愿意派遣牛倌前来帮忙的热情慰问,接着关切地询问自己是否有信心顺利通过秋季堂区巡视,最后慷慨地决定愿意对自己未来的工作给予声援、金钱、物资方面的大力支持!

这几天,普拉亚收到的信,比过去半年来收到的信总数还要多。

这些信件无一例外地表示了对受伤耕牛的关心,以及派人前来帮忙治疗的热情。

发信人的身份之高,数量之多,实在令普拉亚为之惊心,也很快让普拉亚打消了将“耕牛治疗”作为家传秘技的想法,转而决定谋求更实际的利益。

到目前为止,除了已经到达的两位牛倌帮工之外,普拉亚又帮吴清晨/洛斯增添了好几位大约已经在路上的帮工甚至学徒。

不过,再怎么心惊,再怎么实际,某些吝啬鬼随便丢两根羊毛,就想伸手讨到好东西的坏习惯,普拉亚一点都不打算迁就。

手中的羊皮卷信件看完第一遍之后,普拉亚眨眨眼,从头到尾又快速扫了一遍。

议事时绝不反对……而不是发起议事;

十包麦子……连面粉都没有;

一批农具……以这家伙的德性,不要说铁质农具,说不定就连要花费硬木的农具都舍不得给。

“老师……今晚要回信吗?”

小安德烈望向刮刀的目光有些发怯——这几天,为了刮羊皮卷,小安德烈的小手都细了一圈——“再刮个羊皮卷?”

“不用了!”

快速扫完巨石村来信的最后一行,普拉亚由鼻孔完成了对这封信的最终答复:“嗤……”

————————

艾克丽村庄,偏东,还算不那么破旧的木屋。

下午时分的溪流滩边,第一位“正好经过”,然后凑上去帮老威廉搬运物事的村民,韦恩急匆匆地赶回家,飞快地推开了木门。

“怎么样?韦恩,看见了吗?”“父亲,看清了吗?”

“嗯!都看见了!都看清了!”走进木屋,韦恩飞快地招呼着妻子和儿女们,“来!快来,你们都过来!”

“这个,这个……还有这个……”

韦恩手臂挥舞,连连指向靠近墙壁的床铺,堆在角落的农具,以及存放粮食的陶罐:“这几样,先全部搬开……快……”

“你过来,这……这里……还有这里……”

一家人连忙开始搬运时,韦恩随手拉住矮个子的小儿子,在房间里绕了一圈,以儿子的身高为参考,用木炭在麦秆和圆木组成的墙壁上画了好几个叉。

“父亲,搬好了!”韦恩随手丢掉木炭的时候,儿女们已经完成第一步工作。

“好!现在把这个……这个……换到那边去!”随着韦恩的指挥,三只水桶、几条条凳、吃饭的餐桌,放到了刚刚腾空的位置。

“好,接下来搬这些……”

就这样,几十分钟的鸡飞狗跳之后,韦恩家家具、工具、农具的布局,已经完全变成了另外一副模样。

如果有下午一起“热心”帮助老威廉的村民在场,肯定一眼就能看出,吴清晨/洛斯新家三间木屋基本一致的布局,现在又多出了一个似模似样的盗版。——就连墙壁上那几个木炭画出的叉,也正和吴清晨/洛斯家“墙洞”的位置一致。

“好……差不多就是这个样子……都歇……都歇歇吧。”

忙了这么好一阵,韦恩一家都有些气喘吁吁。

“父亲……这样真的有用吗?”坐在刚刚换了位置的条凳上,韦恩的第二个儿子一边喘气一边问道:“你回来之前,埃德加叔叔路过,说老威廉这样只是为了破除罗德里格斯家的诅咒……”

“嗤……老威廉会怕诅咒?没吃的了,耕牛伤了,还有什么诅咒比这个还可怕?”韦恩一个字都不信:“这老家伙什么时候怕过诅咒?哪次做礼拜的时候,这家伙不是最后一刻才到?要不是牧师老爷仁慈,每次礼拜都多多少少有份圣餐,我看他巴不得时时刻刻泡在份地里面,压根就不去教堂!”

“可是,洛斯……”提到洛斯的时候,儿子忍不住左右看看:“洛斯现在就天天去教堂的呀!”

“洛斯……”韦恩的神情肃重了许多:“洛斯那是不一样的,洛斯是主宰赐过福的,以后是会当老爷的……放心吧,洛斯的说法和老威廉根本不一样……”

“虽然狡猾的老威廉什么都不肯说……但我下午特意去了老爷的牲畜棚,伊德拉也在那里整牛棚……伊德拉是个好孩子,他亲口说了,洛斯告诉他的,只有这样弄了,都干净了,都有风了,人和牲畜就才不容易生病。”

“噢!太好了!”“那就好,那就好!”“牛好起来也会更快了吧?”

一家人满是欢喜。

“嘿!嘿!都小声点!”韦恩连忙阻止家人:“小声点!别让人知道了……这可是洛斯家的办法!唉,洛斯家的办法啊……我真是不体面!”

“父亲,我们也没办法呀……”

“是啊,洛斯实在太忙了,请不到呀……”

“是啊……”韦恩叹息着:“要不是夏役马上又要开始了,要不是实在想耕牛快点好,以后也少生点病,我怎么会去偷人家的手艺呢?”

“那……”小儿子很担心:“万一洛斯知道了,怎么办?”

“……他可是牛倌呢!”“听说牧师老爷会让他做学生!”“管事老爷也听他的!”其他人也很担忧。

“不会的,洛斯这么好的孩子,不会把我们怎么样的。”大儿子安慰道。

“是啊,前几次过来帮我们治牛,洛斯连卷心菜都没收……”大女儿回想起来。

“也不愿意留下来吃饭!”小儿子也连忙安慰自己。

“是啊,洛斯是个好孩子……可是,我们也不能就这样白白用他的手艺吧?”一直没有说话的母亲,忽然迟疑着开口:“要不……要不……我是说……前阵子不是添了条小羊羔吗?要不……要不过几天……嗯,要不明天,给洛斯送过去?”

“啊……”一向精打细算的妻子居然能提出这个建议,韦恩有些吃惊,等了一会,见儿子们都没有别的意见,韦恩又想了想,点了点头,“看来,也只好这样了……”

“恩,这样挺好!”“就这样吧。”“羔羊还可以再生。”“千万不要让洛斯生气……”家人们纷纷赞同。

“好,既然这样……”韦恩朝木屋环视一圈:“大家都记一下这些东西该怎么放,这几天谁什么时候有空,就趁下午洗几件,晒干了搬进来……等夏役忙完了,应该就差不多了……”

“不用了吧,父亲……”没有了关于“洛斯生气”的担忧,小儿子又有了新的想法:“今晚就有空啊,趁着晚上,我们把它们都洗了,马上就可以让耕牛快点好起来了呀!”

“还要晒干!”韦恩摇摇头。

“这天气热的很,放一晚上就干了!”

“晒太阳才可以破除诅咒啊……”韦恩还是摇摇头。

“父亲,你不是说老威廉骗人的吗?”

“唔……”韦恩沉吟一会,忽然猛地抄起一根棍子,没头没脑地砸向小儿子:“就你想的多!就你心眼多!你懂的多?还是洛斯懂的多?连你都知道晚上热,难道洛斯会不知道吗?人家洛斯都老老实实用太阳晒,难道就你不一样……”

“父亲……父亲……洛斯对!洛斯懂得多!别……别……”

————————

艾克丽村庄,偏西,又一间还算不那么破旧的木屋。

下午时分的溪流滩边,第二位“正好经过”的村民,霍尔曼也急匆匆地赶回家,也飞快地推开了木门。

“怎么样?霍尔曼,看见了吗?”“父亲,看清了吗?”

————————

中古世界0001年02月11日。

当狄恩正在苦恼,牧师正在回信,韦恩正在忙着打儿子的时候,吴清晨/洛斯,正在为自己即将又一次离开中古世界而欢欣不已。

地球2012年5月12日。

联合国天象事件临时委员会,面对中古世界吴清晨所处环境发生的重大改变,有关吴清晨新阶段培训纲领的进一步规划,以及中古世界应对策略的重要调整,第三轮紧急会议正在进行。

————————

第一卷第一阶段(肚子)结束

一无所知地掉进就连语言都不通的陌生中古世界,在全世界地球人竭尽全力的帮助下,吴清晨终于站稳了阵脚。

让自己中古世界的家庭,从缺衣少食、饥寒交迫、朝不保夕的恶劣环境中解救出来,成为了雄踞村庄食物链第二环的牛倌世家,彻底告别了为“肚子”问题而奔波劳碌,提心吊胆的日子。

第一卷第二阶段(屁股)即将开始

在中古世界生存环境较好的手艺人阶层中获取一席之地后,吴清晨,或者说70亿地球人面对的危险程度终于从“极度危险”稍稍降低至“非常危险”。

生存压倒一切的阶段过去之后……

对于自身而言,是否争取一定自我,成为部分自由人,还是纯粹担任由肉体组成的异界执行机械?

对于背负地球人性命的责任而言,看待、利用、谋划异世界的土著时,究竟可以冷酷到何种程度?

对于中古世界而言,对领主阶层和对自由民、农奴阶层,分别应该采取怎样的相处方式?

吴清晨的屁股,摆在何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