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 掌声/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咳……”这是压抑不住的咳嗽声。

“咚……”这是端起茶杯,却又很快放下的声音。

“吱……”这是座椅挪动的声音。

接二连三的嘈杂响动,充分反应出浓浓的不安。

容纳数百人的大会议室内,不说坐在正中央会议桌前的数十位“联合国天象事件临时委员会”的决策者们,就算是旁听的列席人员,也无一不是经历了无数大风大浪的人物,在他们攀爬到现在这个座位上的过程中,不知道曾经作出过多少次影响重大的决定。

然而,以往的“事关重大”“事态紧急”“情况严重”,在关乎全球70亿人性命的天象事件面前,统统不值一提。

以前的经验没用,实践又顾虑重重,发言人警示的事态如此严重,会议室中代表着压抑和不安的噪音不断,却没有一个人发言,就连交头接耳的动静都没有。

会议室中,同时存在着诡异的静默和连绵不绝的噪音。

沉默了足足十几秒,坐在首位的主持人才轻轻地敲了敲桌子:“医疗办公室的判断,大家都赞成吗?”

“赞成……”“赞成……”“赞成……”

几十支手臂陆续举了起来,只有几只手臂举起的同时,提出了几个问题:

“会有什么后果?”“后果极其严重,是多严重?”“濒临是什么意思,到底还有多少时间?”“能否药物治疗?”

医疗办公室的发言人等着众人全部提出了自己关心的问题,才开始开口回答:“第一个问题,后果。”

“事实上,抑郁的后果已经有了体现……我们统计了吴清晨先生在中古世界个体活动,以及团体活动时的各项数据……”

“参与农业活动的时候,吴清晨先生的劳动熟练度理论上来说应该逐渐提高,然而,他的劳动效率却反而一直呈降低的趋势;另外,治疗耕牛的时候,随着回到地球的时间接近,吴清晨先生的失误率也出现了不正常的增长数据……”

“生理体征的体现也很直接:中古世界,随吴先生抑郁情绪的发展,夜间休息时,吴先生的呼吸频率峰值提高了23%,翻身次数平均增加了7次,治疗耕牛最多的一天,还出现了瞳孔放大,面部潮红的不良生理反应……”

“最严重的是,根据贴身医疗组的身体监测,吴清晨先生在地球上睡着的身体,这几个小时内,也已经多次出现了心跳加速,呼吸急促,头部发热,背部冒虚汗等症状!”

“咳……”“咚……”“吱……”

咳嗽、茶杯,桌椅又开始陆续发声。

“第二个问题,时间。”

“根据医疗办公室临床心理小组的判断,距离更严重的后果,也就是吴清晨先生直接病发,大约只剩下一个月到一个半月的时间。”

“呼……”“还好……”“还有一个月……”会议室内,响起了一大片松口气的声音。

“一个月到一个半月,指的是中古世界的时间……”医疗办公室的发言人毫不留情地毁灭了与会者的幻想,“……换算地球就是三至五天!而且,这三至五天内,如果吴清晨再遇见类似于牛倌事件的突发情况,随时有可能直接崩溃!”

“最后!最后!”会议室内集体吸口凉气的声音,逼得医疗办公室的发言人不得不一再抬高声音:“第三个问题,药物!”

“依赖性、毒性、记忆力减退、呼吸抑制、脏器功能紊乱!现有抗抑郁药物的副作用,是我们承受不起的代价。”

“更何况……诸位,我再强调一次!中古世界连续41天的繁重体力劳动,地球超过100小时的满负荷培训……不要再去想什么药物了,吴先生目前的生理状态和心理状态,服用任何药物都会导致更加严重的后果!”

“诸位!我们都应该感激吴先生……这么恶劣的劳动环境,还有这么大的心理压力,吴先生居然能够撑满41天再加100个小时,我们整个医疗办公室都认为,这已经是件很了不起的事情,但绝对不应该再这样继续下去。”

“再这样继续下去的后果,其实现成的例子就有很多……”

“这些天,我们的同志们都很辛苦……以每8个小时休息30分钟的方式,很多岗位也一样连续工作了100多个小时……”

“……后果就是,工作效率直线下降,失误率飞速上升,这两数据综合起来甚至比吴清晨还要高,很多部门甚至高很多!””

环顾会议室一圈,医疗办公室的发言人最后陈述:

“相信大家都不愿意……接下来,吴清晨先生就以这样的状态,再次进入中古世界。”

与会者互相对视,连连点头。

“还有什么问题吗?”

又一阵沉默过后,坐在首位的主持人再次轻轻地拍拍桌子:“既然都没有了疑问,那么接下来请医疗办公室继续解说解决方案。”

“好的……”医疗办公室负责人再次拾起桌上的激光笔,重新点开了会议室正向的几个大屏幕:

“逐步缓解,进而治愈吴清晨先生的焦躁和抑郁症状,医疗办公室认为,应该采取以下四个大方面的措施……”

“第一个大方面,认可吴先生的成绩,感谢吴先生的贡献,对吴清晨先生进行各方面的心理疏导。”

“没问题。”“现在也有安排。”“季博士这方面做的很好。”

这是技术细节,没什么讨论的余地。

“第二个大方面,后续计划应该尽量让吴先生避开一线体力劳动,尤其是恶劣,肮脏,以及其他令人不适的环境中劳动。”

“嗯!”“赞同!”“没问题,参谋组已经制定了进一步的地位提升计划。”

这一点,与会者也基本赞同。

“第三个大方面,提高吴清晨先生对中古世界、以及中古世界原生居民的认同感、归属感,增强中古世界对吴清晨先生的正向刺激效果。”

“这个……”“一定要把握好细节……”“需要考虑到关键时刻的地球利益……”

这一点,与会者存在不同程度上的忧虑。

“第四个大方面,调配更多的时间份额,加快恢复吴清晨先生熟悉的人际关系、生活环境,以及一部分兴趣爱好,通过这些吴先生充分信任的渠道,以最快的速度,最接近内心的方式,帮助吴清晨先生重新树立信心、勇气、和责任感。”

“时间已经非常紧张了!”“挤占哪个项目的时间?”“怎么实施?细节方案呢?”

“具体细节,其实三天之前就已经开始准备……”

激光笔的红点打开了又一连串的视频及画面:

“方案通过的话,现在就可以着手实施……”

————————

2012年5月12日07点02分。

地球,中国。

地下十三米处,墙壁厚度至少三米,和江县某处布局一模一样的卧室内。

眼皮微微颤动几秒,吴清晨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日安,牛倌老爷。”

吴清晨偏过头,几米之外,倚门的老位置,季警官摘帽,弯腰,行礼。

“嘿……”看到这个挺像那么回事的礼节,吴清晨刚醒时的笑意,又增添了几分:“起来吧,季警役。”

“谢谢老爷,早餐还是老样子?”

“嗯……”一提到早餐,又一次被中古世界折磨了十天的味觉系统,马上开始分泌口水:“老样子……老样子……”

“行,那您先洗漱吧……”季明明戴好帽子,指了指主卧洗漱间,转身走向客厅:“我去准备一下。”

咦?今天不是直接送进卧室吗?

吴清晨稍有些奇怪,但也没有多想,中古世界十天下来,残留在身体里的记忆,催促这吴清晨迫不及待地走进洗漱间。

和前几天一样,牙刷已经挤好了牙膏,口杯已经装好了温水,毛巾也已经浸泡在温热的水中。

洗脸,刷牙,再换上不知什么时候挂进来的柔软休闲服,照照镜子,里面的青年容光焕发。

离开洗漱间,推开卧室的房门,吴清晨走向客厅。

“咚!……咚!……咚!……咚!……”

四声低沉的重鼓间续敲响。

“?……?……?……?……”

一小段钟琴和小号的快拍互相纠缠,急骤的旋律迅速演绎出振奋人心的氛围,木琴和三角铁紧追其后,雄壮热烈的气息扑面而来。

“?……?……?……?……”

激昂的前奏过后,清越的风笛声飘然而至,微弱的星光下,孤独的旅人赶着瘦弱的山羊,在蜿蜒的乡间泥路上蹒跚而行。

“?……?……?……?……”

低沉柔和的低音提琴悄然加入,烈日灼热,农夫汗如雨下,抬头拭汗的间隙,急需收割的牧草茫茫然看不到尽头。

“?……?……?……?……”

沙槌陪伴下,大鼓响起,黄昏日落,趁着最后的光亮,疲惫的农人拖着沉重的犁具,往自家破旧的草屋一步一挪。

“咚!……咚!……咚!……咚!……”

低沉的重鼓再次四响。

“?……?……?……?……”

激烈的小提琴和小号卷土重来,暴风骤雨般袭来的灭顶之灾,为了年幼的妹妹,为了疲惫的兄长,为了绝望的父母,为了背负的70亿条性命,年轻的农夫激昂向前,向前,再向前!

“?……?……?……?……”

节奏渐渐舒缓,轻柔的风笛若隐若现,轻轻安慰着历经艰辛的游子,抚过他疲惫的身体,和沉重的心。

不知何时,模拟吴清晨的房子里,所有的家具搬得干干净净。

大厅、餐厅、客房,以及通向厨房的过道,横七竖八、见缝插针地摆放着各式乐器。

凌乱的空间里,二十几人组成的乐队,仿佛正坐在维也纳的金色大厅中一般,神情专注,甚至可以说是虔诚地演奏。

一曲既罢,乐队成员们纷纷起立,和主卧通道旁挤成一团的,七八位黄色、白色、黑色皮肤的代表们一起鼓掌。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雷鸣般的掌声稍稍停歇,站在最前面的李子平对吴清晨伸出了双手:

“欢迎回来,吴先生,你辛苦了!”

紧紧地握住李子平的双手,不知何时,吴清晨已泪流满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