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 两个小娃娃呀,正在打电话呀/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吴先生,受人大常委会、种共党中央、种花国务院、人民政协委托,我代表全国人民感谢你!你辛苦了!”

“Mr吴,您的勇气、信念,还有令人难以想象的坚强,让全世界民众印象深刻,美利坚合众国感谢您的贡献!”

“向您致敬,第一位接触地外文明的地球英雄,70亿地球人的天然代表!女王和英国人民期待您赢得更高的荣耀!”

“上帝保佑你,吴清晨先生!您的努力、付出、牺牲,以及巨大的贡献,将会让全世界人民敬仰!”

“吴先生,我国总理向您传达了问候:俄罗斯联邦支持你!无论您有什么需要,请随时通报!”

“印度……”

“巴基斯坦……”

“朝鲜……”

“以色列……”

“伊朗……”

“吴君,恭贺您凯旋归来!请务必保重身体……日本国有许多仰慕您的女孩,都是温柔……唔……唔……”

除了某位被半路拖走的代表,其他几国的代表们一个接一个走过来,紧紧地握住吴清晨的双手。

他们的中文都不算太流利,然而,职业外交官们充满了感激之情的台词,久经训练的热情,以及倍具感染力的语气,再加上精心设计、恰到好处的握手力度,摇摆幅度,轻而易举地俘虏了吴清晨的心神。

来自数个国度,热情洋溢的赞美,让吴清晨双手微微颤抖,双唇微微颤动,却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动作,该说什么话语,才能衬得上外交官们口中“无与伦比的贡献”和“全世界人民的无限感激”。

飘飘然然,恍恍惚惚间,外交官们逐次离开,乐队也不知什么时候悄然离去。

空荡荡的客厅里,吴清晨仍洋溢在激动、满足和自豪之中,不能自已。

“怎么样?”季明明的声音从旁边飘了过来。

“很高兴……不对……很兴奋……不对……嗯……怎么说呢……”吴清晨紧紧握住的拳头仍然没有松开,他没法准确说出自己完全的感受,能明确的只是心中充满了成就感,“谢谢大家信任我……”

“五个有核国家,三个非法拥核国家,再加上三个匿核国家的一致支持,这可不是一般的信任……”

“额?”经过季明明提醒,吴清晨才注意到刚才那些外交官们代表的具体国家。

就算对政治的敏感性再低,吴清晨也明白,11个拥有核武器的国家,如果对某件事作出了统一的决定,就地球而言,这个决定就意味着最终决定。

一瞬间,吴清晨的满足感,和责任感再次增强了一倍!

又回味几十秒,等到脑子稍微冷静了一点之后,吴清晨往四周看看,发现外交官和乐队成员们离开之后,一直再没有别人进来,空荡荡的大厅里,始终只有自己和季明明两个人。

吴清晨有些奇怪:“季警官,今天是什么安排?怎么还没人过来培训?”

“怎么?”季明明笑了笑,“这么想快点培训?我记得你好像没有这个爱好啊……”

“当然不是……”吴清晨略有些尴尬:“我的意思是,怎么现在还没人来。”

“暂时没有培训。”

“嗯?”吴清晨没听懂季明明的意思。

“好了,先吃早餐吧,边吃边聊……”说着,季明明按了按喉麦,很快,四位吴清晨有点眼熟的士兵出现。

士兵们推来一台特制的餐车。

将餐车推进客厅,士兵们按住餐车顶部的两侧,表面的封盖无声地滑下,一支装满碗碟的圆形托盘缓缓升了上来。

稀饭,油条,面包,蛋糕,皮蛋,南瓜……

包子,豆浆,凉面,汤面,鱼片……

一份又一份精致的食物,出现吴清晨眼前,托盘的角落,依然贴心地摆放着吴清晨第一次从中古世界回来时特意强调的配料:一小瓶盐和一小碗油。

整个过程不超过10秒,士兵们便已敬礼离开。

走到餐车旁边,季明明往侧面轻轻按了一下,餐车缓缓弹出一个座位。

坐上这个唯一的位置,吴清晨夹起一只包子,偏头转向季明明:“你刚才说的暂时没有培训,是什么意思?”

“这个嘛……”

餐桌旁边,季明明先是微笑了一下,然后先戴正帽子,再抚平领带,又上上下下将衣衫整理了一番。

然后,忽然朝吴清晨敬了个礼:“种花人民共和国江南省公安大学刑侦系犯罪心理科教员、联合国天象事件临时委员会医疗办公室临床心理小组组员——季明明,向您致歉。”

“额……”吴清晨夹向皮蛋的筷子愕然顿住。

以完全不同于往常的严肃口吻,季明明继续说道:“很抱歉,吴先生,在没有经过您允许,也没有通报您得知的情况下,我们观察了您所有的人际往来和社会经历,主动或被动地侵犯了您许多的隐私信息……”

“从中,我们得知您对祖国施政、执行、宣传等多方面的许多细节,持不理解的观点或不赞同的立场,个人生活中也曾或多或少地违反过国家相关法律法规……”

虽然这是早就料到的事,但真正听到的时候,吴清晨还是有些狼狈。

“不过,从您的人生经历——您面对各种现实问题时的选择,以及您针对各种网络焦点时的态度,我们非常庆幸您的立场……”

“我们非常庆幸,代表祖国人民,代表全世界人类进入中古世界的,是您这么一位,对祖国,对人民,对世界都充满了热爱,并同时负有充分责任感的伟大公民……”

“吴先生,刚才各国代表们的感谢并不是空口的漂亮话……你的努力,大家都看在眼里,你的辛苦,确实是巨大的奉献。”

说到这儿,季明明顿了顿,给吴清晨留下了一点消化的时间。

吴清晨也确实需要这一点消化的时间。

是啊……

要不是为了从小认识的朋友……

要不是为了生我养我教育我的祖国……

要不是为了大荧屏上各国鸡汤浇灌出来的无数人世间的美好……

老子虽然不至于在中古世界寻死觅活……

但本来就累得要死的情况下……荆棘割不割手?跳蚤咬不咬人?石头撞不撞脚?

关老子的屁事!

要不是怕你们、怕你们这70亿地球人中,某一位或是某几位或是某几百位,正好因为割手、咬人、撞角出点什么意外……

老子中古世界的日子,不知道可以比现在过得顺心多少倍!

中古世界过日子时的无数艰难和一片苦心,终于被自己的国家,以及十数个地球强国实实在在地承认,并派出外交官亲口感激,一股暖流涌向吴清晨的胸口。

“以您对人民的热爱和责任心,我相信您应该理解,以你现在的情况,还有你的重要性,联合国不得不对您进行高效率、高强度的培训。”

“额,理解,这个我当然理解。”吴清晨苦笑一下,“如果换成别人去哪个鬼地方,还要把我的命也一起带上,我早就喷死他了。”

“吴先生,你太小看自己的贡献了。实际上,统计数据表现,最开始针对你的愤怒情绪确实占比较高。不过,你的努力有了成果之后,群众对你的看法已经正面了许多。”

“吴先生,党和国家,始终密切关注着你的身体健康和心理状态。这段时间,你遭遇的困难,还有你承担的压力,党和国家,以及其他国家都非常重视。虽然现在的形式,还远远没有到可以松懈的时候……”“

“不过,考虑到你已经连续在中古世界劳动了41天,也在地球上接受了超过100个小时连续培训。由联合国天象事件医疗办公室提案,联合国天象事件临时委员会一致决定:接下来的日程里,每天都为你安排一定的休息时间和调整空间。”

“我还有休息时间?”吴清晨微微错愕。

“当然有,没有人不需要休息时间,连续劳动是非常没有效率的事情……前几天情况太危险,不得不连轴转……不过,现在中古世界的环境已经改善了很多,你也确实到了应该休息的时候。”

说到这儿,季明明的严肃也告一段落,“放心吧,吴老弟,地球不会把你当成机器人用。”

“额,休息时间的话……”提到休息时间,吴清晨确实感觉到疲惫,这个疲惫并非来自身体,更多地源于精神,“休息时间有多久?”

“每天2个半小时,现在的话……”季明明抬起手腕看了看:“还有2小时13分……22秒。”

“唔……”精确到秒的计量单位,使吴清晨吃包子的速度不自觉地加快了一些,“那我怎么休息?”

“呵呵……”季明明又笑了笑,“你的休息时间,当然由你自己决定。”

“哦?我想怎么休息就怎么休息?”

问出这个问题,从另一个方面说明了吴清晨最近过得到底有多惨:前几次培训的时候,吴清晨曾经也有过几次断续的“休息”:

比如说学习农业动作时,一边听不足处的分析,一边“休息”;

又比如说生存训练和异界语文课之间的间隙,一边和百人组成的语言学家队伍交流,一边“休息”;

还比如说女子防狼术和植物营养学的课程之间,一边继续听药理学,一边“休息”……

“没错……”季明明点点头,“想怎么休息就怎么休息,一切由你自己决定。”

“那,我记得你说现在就已经是休息时间了,对吧?”

得到确认后,吴清晨含在嘴里的凉面都忘了咀嚼,它微微抬头,稍微想了想,“既然这样,那我现在可以打电话吗?”

“当然。”仿佛早已预料到吴清晨的打算一般,季明明从兜里掏出了吴清晨的手机。

中古世界念念不忘的美食马上失去了吸引力,吴清晨飞快地放下筷子接过电话,顺手按住开机的按钮。

几秒后,手机开机。

然后,立刻响起了铃声,屏幕也亮起了来电提醒:0031658941235

“呃……”吴清晨想了起来:自己的电话,似乎有点忙。

刚刚按掉这个来电,手机继续发出铃声:2275659875648

吴清晨不再管它,点了点调节音量的按钮,按钮上方轻轻弹出了三个隐藏的按钮。

哪个是秘书台来着?吴清晨求助的眼神还没来及转向季明明,后者已伸手帮吴清晨轻轻地点了一下。

手机立刻安静下来。

好了,那么,现在打给谁呢?

由于本作者一点都不想写家里长短的原因,吴清晨完全想不到给“本作者还没来得及取名字,也不知道到底是否存在的”家人拨打电话,第一时间想到的便是自己亲近的好友。

滑到通讯录,按下拨号。

没有“嘟……嘟……”,没有“喂……”,更没有“你好……”

电话瞬间接通,陈文明的声音也立刻传了出来:“2分13秒,差了2分13秒啊!老吴,吴大哥!你怎么现在才打过来?再迟一点,我们的奖金就要扣完了!好几十万啊!”

“呃……”吴清晨发现,自己今天错愕的次数实在有点多:“老陈,什么意思啊?”

“你忘了我们的新工作啦?”

“什么新工作?”

“搞研究啊!研究你啊!这是你的第一个电话没错吧?我们的预测正确了吧?”

我草,搞研究……研究你妹!

研究老子……研究老子你还这么理直气壮!

吴清晨觉得自己应该愤怒,嘴角却泛出了会心的微笑:“没错,这是我的第一个电话,谁叫……”

“谁叫我欠你钱呢?”

“呃……”吴清晨又一次错愕。

“我怎么知道你想说什么?我预测的啊!我们搞研究的成果啊!”

“你……”

“我们就研究这个?我们研究的多啦!猜个电话只是顺手的啦!”

“我……”

“喂喂喂,注意素质,不要说脏话……心里想想也不行!”

“……”

吴清晨从来没打过这么憋屈的电话,自己想说的每一句话都在对方预测之中。

“不想说话了?不想说话就对了……来来来,我给你念念接下来的台词啊……”

“吴清晨说:谁说我不想说话了?陈文明说:那你说啊!吴清晨说:我只是不想和你说话了,刘子明在吗?陈文明说:在啊,刘子明让我告诉你,大家都很好,吃好睡好待遇好,你关心的问题,这边都安排的很好。——顺便提一下,这句话就是他自己写的。吴清晨说:陈文明,你就是不想和我好好说话对吧?陈文明说:想说话,以后有得是时间,不过……”

念到这儿,陈文明不再继续使用戏虐的语气:“医疗办公室的通报,我们都看过了,兄弟们一致认为,你现在更需要的是好好休息,好好放松,不要在我们身上浪费时间……”

“另外……老吴,中古世界那边,你干得很好……好好保重!”

话筒中传来轻微的噪声,再次安静的时候,手机转移到了另外一个人手中。

刘子明的声音传了过来:“清晨,天上的事儿,大家都看着呢,好样的!”

电话再次换人:“江县好爷们!兄弟们挺你!”

“辛苦了,兄弟,以后有机会了,一定要好好喝几杯!”

“兄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