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 黑店9V1/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进度条跑完,隐约的战斗背景音乐响起,游戏正式开始。

“-RD”。

房主输入了分阵营全体随机的游戏指令。

吴清晨面前显示屏中的画面,从大本营强制转移到选择随机英雄角色的设定地点。

毛利元就!

我最喜欢大范围控场!吴清晨连忙控制着鼠标移动过去。

【双子水瓶选择了毛利元就】

鼠标才移动了三分之一的距离,毛利的位置空了。

北条早云!

我最喜欢的秒杀王!错过了毛利的吴清晨,连忙攥紧鼠标,准备亡羊补牢。

【绛雪随风散选择了北条早云】

鼠标还没来得及动,北条的位置也空了。

立花!猿飞!

吴清晨使劲睁大眼睛,这一刻,他超水平发挥了眼力,瞬息之间又从一大团角色中发现了两个好用的人物。

【一片空白选择了立花千代】

【天使不在线选择了猿飞佐助】

这都是些什么人啊?这都是什么手速啊?

说来话长,实际事短,从吴清晨开始准备选人,到吴清晨心仪的角色全部消失,整个过程绝对不超过1秒——不到吴清晨以往游戏时选人时间的五分之一。

有没有必要这样子啊?

“。。。。。。”

吴清晨无语地敲出一串句号。

武田信赖、大友宗麟、真田幸昌、斋藤朝信、足利义昭……

这也太坑爹了吧?剩下的就是这堆歪瓜裂枣了?

哦,不对,貌似还有一个不错的角色……

吴清晨嫌弃的眼神左瞧瞧右瞧瞧,突然从废物堆中发现了一个自己还算擅长的人物:

杂贺孙市——整个魔兽信长之野望中,DPS最高,射程最远的超级后期——当然,同时也必然是该游戏最遭人恨、最容易被第一时间集火的英雄单位。

杂贺的话……选不选呢?

如果现在用的是大号,进入的是50级以上的房间,吴清晨肯定已经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杂贺。

然而,在“1-20级新手进”这样的房间里,基本上不能指望队友的辅助和保护,选择最遭人恨的大后期,似乎对自己的游戏体验有点不负责任。

————————

集训室内,死死盯住眼前的显示屏幕,注意到吴清晨明显的犹豫,负责主持的学者连忙发出了指令:“联合方,3号方案,3号方案!”

————————

吴清晨眼前的对话栏立刻出现了队友的讯息。

【猿飞佐助(天使不在线)】:“选杂贺,我们没后期!”

1-20级新手进,居然还知道要后期?

“。。。。。。”

吴清晨打出一串句号,既然队友发话了,吴清晨也就从善如流,选中了杂贺孙市。

————————

“呼……”

集训室内,由军人组成的参谋组、由白大褂组成心理组、由地图开发人员组成的分析组、由已经淡出竞技圈,但更了解普通玩家心理的战术组……等等各组人员,集体松了一口气。

“差点第一步就得执行备用方案,早说了干脆全部安排成脆皮辅助……”

“全部安排成同一种类型,很可能反而会形成心理暗示!而且再怎么低,吴清晨使用脆皮的比例也达到了10%……”

“好了好了,注意纪律!”负责主持的学者抬手压了压,头都没回,眼睛始终盯着巨大的显示屏:“他开始买东西了……织田军注意!吴清晨刚刚往左下角看了三次,继续执行2号方案!”

————————

1-20级的话,战术肯定是扯淡,配合估计也够呛……

还是出路人装吧!

吴清晨作出决定,从商店购买了有助于线上持续战斗,增加恢复速度的回血刚,以及有助于保命,增加移动速度的裤子。

走出大本营,顺便观察一下队友们的动向,吴清晨有点小欣慰。

还好,这群队友似乎还算靠谱。

至少有自知之明,知道不耽误杂贺这个大后期的经济和等级发育……

控制着角色走出几步,吴清晨满意地看到自己平日习惯的下路,并没有人前往。

跟随兵线,越过箭塔,接近中线,敌方的小兵钻出了战争迷雾……

对路的角色,也出现在吴清晨面前。

我草!是玉子?

吴清晨心中一跳,玉子可是织田方战法兼修,最适合消耗血量,又擅长前期单杀的棘手角色。

不要紧不要紧!

吴清晨定定神,1-20级新手房的玉子,应该不难搞定。

战斗打响。

卧室中,响起了吴清晨密集按键的声音。

走位,补兵,攻击,停!后退!

再走位,绕玉子射程,补兵,小兵还差一下,准备攻击……

你妹!

吴清晨正准备给只剩一丝血皮的小兵最后一下时,对面的玉子忽然用技能E跳过来,将杂贺孙市的位置轻轻一卡,吴清晨瞄准的小兵已经被友军干掉,杂贺孙市还被玉子的技能带走了十分之一的血量。

行,算你运气好!

绕射程,走位,补兵,准备攻击……

我草!

敌方小兵又一次接近阵亡的时候,玉子忽然使用技能W将吴清晨眩晕,吴清晨再次失去一笔收入,血条还再次降低了十分之一。

两分钟后,带着回血刚和裤子的吴清晨补兵3,血条耗半,带着两个回魔刚的玉子补兵12,满血满魔。

尼玛,这有点难搞啊!

对面的1-20级这么猛?我这边的呢?

死马当作活马医,吴清晨决定召唤支援:“这玉子有点会玩啊,下路求帮!”

————————

“叫人了,叫人了!”集训室内,战队战术组,早已放弃职业竞技,但平台虐菜经验超级丰富,最擅长打击对手心理的“黑夜白昼”,马上建议:“猿飞上!”

主持的学者稍稍犹豫了一下,点头同意:“可以,猿飞1号方案!”

————————

【猿飞佐助(天使不在线)】:“坚持一下,我刷到2级马上来!”

吴清晨控制着杂贺孙市后退几步,百忙之中从小地图找到猿飞佐助,对方已经1级80%的经验。

好!猿飞很快就可以到!

这个1级就自带15秒隐身的英雄,正适合秒杀对面的脆皮玉子。

唔……后援讲定,吴清晨稍微多了点底气,干脆停在此刻稍微有点远的地方,勉强补一下兵,只求自己少耗点血量。

猿飞升级的速度没有辜负吴清晨的期盼,路线也选的很不错,刷野的过程中,顺路绕到了玉子后方。

就位之后,猿飞在小地图点了几次信号,给吴清晨留出足够的反应时间,然后隐身过去,偷偷贴到了玉子身旁。

猿飞隐身砍!现身砍!W抓!E飞镖!F电卷!

玉子的血条飞快地降低,一蹦一跳连忙往自家逃跑。

吴清晨赶紧控制角色冲了上去,我打!我打!我打!还差一点点!我追!我追!还差最后一点点!还跑!还跑!

又打到了!还差最后一下!我追!我追!

不知不觉间,脑子里只剩下”追追追”的吴清晨,跟着玉子冲进了对方的箭塔范围。

马上就追到了!我打!我打!我……

这时候,手足并用,连滚带爬,狼狈而逃,似乎已经穷途末路的玉子忽然停住,转身回眸,轻轻射出了一箭。

【FIRSTBLOOD!】

【玉子(孔祥虎)击败了杂贺孙市!】

充满威严的男低音宣告了1血的归属,以及吴清晨的阵亡。

————————

“好!干得好!”指挥台旁响起一连串掌声。

“不愧是职业玩家!操作犀利,巅峰反应!”

真正深入过这款老游戏的战术组掌声最为热烈,他们非常明白,吴清晨好歹是个60级1700+MVP的老玩家,一般般的圈套,已经很难对他奏效。

不过,和他对路的【玉子(孔祥虎)】,却走钢丝般地制造出“敌方只剩最后一击,我还有大半管血”的诱人局面,将吴清晨诱入箭塔,并始终保持在吴清晨射程之内,让吴清晨感觉下一秒就可以拿到一血;然后利用种种走位的技巧,以及双方视野的不对等,始终让吴清晨无法真正作出最后一击,最终达成反杀。

再次抬手压了压,负责主持的学者结束了集训室内简短的庆贺:“很好,1号方案很顺利,织田方继续执行!”

————————

尼玛!

对幕后操纵一无所知的吴清晨,听到音响中传出的送一血语音,心里也在滴血。

“。。。。。。”猿飞佐助。

“。。。。。。”毛利元就。

“。。。。。。”斋藤义龙。

“。。。。。。”立花千代。

看着队友们发出的一连串句号,吴清晨脸上发烧。

还好,这个“1-20新手房”的玩家们,素质似乎都还可以,除了用句号表示无语之外,并没有对吴清晨加以指责,更没有像吴清晨平时遇见1分钟单送一血的傻瓜时那样直接开骂。

再来再来!

对面的玉子有点牛逼……从大本营复活的吴清晨,使用好不容易刷兵得到的一点点钱,再凑上系统按时间发放的犒赏金,往身上又塞了一个回血刚,再次加强线上回复能力。

吴清晨姿态悄然放低,控制着杂贺孙市走出大本营,走出二塔,走出一塔,走向兵线……

嗯……有了两个回血刚,应该可以顶住骚扰……

赶紧多刷几个兵,把经济和等级补起来……

重点补兵,先不和玉子正面干……

可惜,正不正面干不由吴清晨说了算,只要杂贺孙市靠近兵线,玉子就会立刻凑过来,一会来个W,一会儿来个E,一会儿再来几下普通攻击。

密集的火力下,吴清晨虽然带着两块回血刚,血量还是刷刷刷地往下降。

好吧好吧……

先退一下回点血!

玉子E跳过来!玉子W晕!阿松冲出来!阿松W补晕!阿松E减速!双电!

【杂贺孙市被玉子击败!】

【阿松获得助攻。】

望着躺在血泊中的杂贺孙市,三分钟死两次的吴清晨一脸懵逼。

麻痹大意了!怎么就没想到对方会报复呢?

算了算了……小心为上!

再次免费回城,连死两次的死亡惩罚很重,吴清晨没有了补充物资的资金,默默地控制着杂贺孙市再次走出大本营,再次走出二塔,再次走出一塔,再次走向兵线……

老子算是怕了你了可以吧?

躲到对角线可以了吧?

只吃经验可以了吧?

不补兵可以了吧?

猥琐地躲在小兵经验范围的极限,距离玉子最远的位置,吴清晨控制着系统赠送的小马在草丛中来回探查视野,以免再次遭遇突袭。

左奈隐身砍!现身砍!ED晕!玉子E跳过来!W补晕!双电!

一瞬间,吴清晨的血条飞流直下三千尺,只挂着最后一丝血皮。

跑!跑!跑!吴清晨飞快逃向自家箭塔。

一边跑,吴清晨一边庆幸,还好刚刚发的犒赏金买了清酒跑的快,不然估计又会……

阿松戒指跳!阿松W晕!阿松E减速!电卷!

【杂贺孙市被阿松击败!】

【玉子获得助攻。】

【左奈日本之助获得助攻。】

尼麻痹啊!

草尼玛啊!

草草草草草草草草草尼玛啊!

卧室里,吴清晨双眼发红,死死地抓住鼠标,恶狠狠地举过了头顶!

“咳……咳……”

身后,季明明及时的咳嗽声,拯救了无辜的鼠标。

好一会,吴清晨才缓缓地放下了鼠标,嘴唇不停地嚅动,最终还是没能保住素质:“我草!”

望着第三次倒在血泊中的杂贺孙市,吴清晨欲哭无泪。

这就死三次了啊!

这还不到5分钟啊!

这就开始三抓啊!

这他妈的还能玩吗?

这你妹的还是1-20级吗?

“。。。。。。”猿飞佐助。

“。。。。。。”毛利元就。

“。。。。。。”斋藤义龙。

“。。。。。。”立花千代。

屏幕上,队友们的讯息还没有完全隐去。

“不好意思……”

打完这几个字,等待复活的间隙,吴清晨左思右想了半天。

终于,沉迷这款老掉牙的游戏8年,大号高达60级,杂贺孙市单角色MVP超过600,占比高达35.29%的吴清晨,慢慢地向队友们敲出了解释:

“刚开始学这个游戏,不太会用杂贺……”

————————

“呵呵……”

“噗!”

尽管负责人多次强调了重要性、严肃性以及纪律性,然而,作战室中的大部分毕竟都不属于军队序列,且只经历了短短三天的集训,看到吴清晨这个蹩脚,许多人都发出了禁不住笑声。

这一次,负责主持的学者没有介意,吴清晨的解释冒出来后,学者的脸上也轻松了许多。

“好了,吴清晨肯定不敢再单打独斗了……第一阶段的目的快要达成,联合军,该你们了……”

“各单位注意,各单位注意,准备进入第二个阶段……”

说完这句话,负责主持的学者,将桌面摊开的文件本拉近翻页,被翻过的文件本页头,第一阶段的标题下赫然写着:

“通过快速、直接、致命、连续的多轮打击,帮吴清晨充分认识到情报不明的威胁性,轻易冒进的危险性,个人主义的危害性。”

————————

集训室,作战台,接到指令,韩冰望了望摆在键盘旁边的文件,双手在队友频道敲出几乎快要背熟的台词。

队友频道:

【猿飞佐助(天使不在线)】:“对面好像有点不对劲!”

集训室,作战台,联合军的其他三位队友也很快接上台词。

队友频道:

【毛利元就(双子水瓶)】:“恩,这配合也太好了一点吧……”

【北条早云(绛雪随风)】:“同感!”

【立花千代(一片空白)】:“貌似黑店!”

【猿飞佐助(天使不在线)】:“我问问看!”

于是,织田军的队员们也加入背台词的行列。

全体频道:

联合军【猿飞佐助(天使不在线)】:“你们一起的吗?”

织田军【玉子(孔祥虎)】:“你怎么知道?”

织田军【本多终胜(围观群众)】:“网吧五连坐!就问你们怕不怕!”

织田军【玉子(孔祥虎)】:“你们退吧!太菜了,玩的没一点意思!”

织田军【阿松(十元党)】:“退吧退吧,我还要去看书呢~”

就这个阿松最贱!

草丛埋伏老子一次!还从后面堵老子一次!

看到阿松的发言,被阴死了两次的吴清晨心头腾腾火起。

联合军【杂贺孙市(飞跃星平线)】:“看你妹!”

织田军【阿松(十元党)】:“菜逼!玩不起别玩!”

织田军【左奈日本之助(年月杯酒)】:“素质好吗?”

织田军【玉子(孔祥虎)】:“这什么人嘛……玩不过就骂人?”

队友频道:

【猿飞佐助(天使不在线)】:“怎么办?对方五黑!”

【立花千代(一片空白)】:“5分钟,已经算分了!”

【毛利元就(双子水瓶)】:“那继续?”

【北条早云(绛雪随风)】:“继续!”

【猿飞佐助(天使不在线)】:“保杂贺,我们只有一个后期!”

【立花千代(一片空白)】:“杂贺加油,我也来帮你!”

刚才被织田军轮番蹂躏,现在又被织田军花式嘲讽,渐渐沉入游戏的吴清晨,一时忘记了中古世界,只觉得心火愈加旺盛,双手在键盘上恶狠狠地敲出了回答。

【杂贺孙市(飞跃星平线)】:“好!干他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