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 润物细无声/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真爽啊……

吴清晨精神抖擞地走出卧室。

可怜啊……

吴清晨看不到的角度,季明明微不可察地摇了摇头。

几十万各国精英组成的专家团队,外加几十亿地球人作为后备智囊,由于情报的极度缺乏,对中古世界某些脑回路有点贵恙,会突然任命未成年人为核心资产CEO的男爵领主,或许能算是稍微超出了核心方案的预估范围……

但对于吴清晨嘛,这位先生出生、进幼儿园、小学、中学、高中、大学、第一份工作、第二份工作的全部经历,以及这位先生亲人、亲戚、邻居、同学、同事、领导、经常出没的商铺员工、偶尔上门的快递员、甚至曾经擦肩而过的陌生人都被调查得一清二楚。

和“吴清晨”这三个字相关的情报,如果全部打印出来,已经可以将好几个体育场堆成纸山。

朋友们的“新工作”是真实的,贴心和坦诚也是真实的。只不过,这些坦诚的朋友们“忘记”了告诉吴清晨,他们所念的那些台词,自己“研究”的比例不到百分之十,剩下的部分,全部由心理学家、社会学家、传销讲师、资深编剧们精心设计。

太监小说的“更新”是真实的,作者也是原来的。只不过,吴清晨无法察觉,这几天更新的内容,早已偏离了作者既定的大纲,已经由一个有趣的故事,变成了一柄意识形态输出的利刃。

游戏是真实的,敌方的强大更真实。另外,吴清晨不知道,为了让这家天下第一黑店顺利开张,吴清晨的电脑桌面上,那些需要耗费大量时间的《文明》,价值导向偏离需求的《刺客》,教育效果不那么显著的《KOF》,都被悄悄地放置到了最不引人注目的边缘或角落。

——就算吴清晨眼睛出了问题,一定要去点击试试,也只会收获到各种“更新提醒”、“系统冲突”、“平台故障”、“网站无法链接”等等令人倒尽胃口的对话框。

为了这2个半小时的“休息”时间,各国动员了大量的人力、财力、物力资源。

国家的力量,地球的力量,当它们愿意展现出来的时候,自然是挥手间排山倒海,雷霆大作,狂风骤雨的威势;但它们若想隐藏,也可以是无迹可寻,悄然入梦,润物无声之间达到效果。

熟悉的朋友,熟悉的小说,熟悉的游戏,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吴清晨收获了几天,或者说几十天来难得的放松,也被动完成了一轮高效率的洗脑。

走出卧室,推开客厅的房门,地下十三米处,一条长长的甬道连接着吴清晨专用的房间,以及吴清晨专用的电梯。

士兵们在甬道两侧排成两排,吴清晨每经过五排的时候,就会有两位士兵走出队列,跟在吴清晨的身后。当吴清晨和季明明到达电梯时,整个队伍正好达到30人——电梯限重的一半。

电梯上行的速度相当缓慢,足足三分钟才抵达地面。

一支庞大的车队,已经等候在电梯面前。

电梯出口处等候的人群中,领头的中年人,还是上一次负责协调培训的黄兴。

和上一次紧急唤醒,紧急培训时的满面焦虑相比,这一回,黄兴脸上的表情很是柔和。

“吴先生,好久不见……”

是啊,好久不见……

有了“客厅音乐会”,“外交官致谢”,以及“2个半小时休息时间”的经历,吴清晨注意到,国家在许多方面对自己表达出来的尊重和关怀。

哪怕一句最简单的问候,也是如此。

好久不见啊……

国家,领导,官员时刻记得自己刚刚在中古世界度过了十天……

一股暖流涌进吴清晨的胸膛,微微加力握住黄兴递过来的双手,吴清晨微笑地回答:“黄主任,你也好久不见……对了,蒋主任的身体,好些了吗?”

“嗯?”

听到这个问题,正准备松手的黄主任微微一愣,然后立刻微笑着回答:“蒋主任好多了,其实本来也没什么大问题,只是前几天太累,休息一天已经好多了……哈哈,看来我工作做的不到位,吴先生不太满意啊……小王,去请蒋奉明同志……”

“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吴清晨赶紧连连摇头。

天可怜见!吴清晨只是感动于国家和黄兴在各种细节上对自己的关怀,进而忽然想起了之前同样负责培训自己,一直连轴转到累倒的蒋奉明,才会出于感激的心理问候一声。

完全没想到会引起黄兴的反应。

作为一名高级官僚,黄兴掌控情绪的能力,自然已经修炼的很不错,回答吴清晨的时候,无论是语气腔调,还是面部表情,黄兴都表现得毫不介怀,自嘲的话也说的自然而然,没有什么尴尬的味道。

然而,吴清晨毕竟已经由全球最顶尖的心理学家,谈判专家培训了好几天,尽管依然无法看穿由更多顶尖专家设计出来的“两个半小时休息时间”中的种种套路,但对黄兴这种没受过专业表演训练,也没有心理准备的官僚,吴清晨还是能够看出一点端倪。

“不用去请了……真的不用去请……黄主任您误会了,您的安排都很不错,我绝对没有什么意见!再说,蒋主任确实辛苦了,还是继续好好休息吧……这位王……王……”

“小王,先等一等……来来来,我们过去吧……”继续握住吴清晨的右手,黄兴转过身,虚引着吴清晨走向车队:“真的不用请吗?吴先生,您不用介意,无论想让谁负责您的培训,您尽管直说,我们都可以接受……”

“真的!绝对是真的!”吴清晨用力点头,“您放心吧,我也是一样,无论国家让谁来,我都没意见,大家都很好……”

“……好吧,那个……小王,不用请蒋主任了……”

大约是接受了太多针对细节变化、环境变化、情绪变化的培训,吴清晨隐约感觉到,说这句话的时候,黄兴的中气似乎都足了两分。

也直到这时,黄兴才终于松开了吴清晨的手掌,朝身后招了招手,“小王……你也过来吧,上车了。”

呼……让你再多嘴!

吴清晨在心中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坐上改装的大巴,“久违”的熟悉的培训味道,终于扑面而来。

还是由负责情报的军官首发上场。

吴清晨座位前方的显示屏内,显示着吴清晨/洛斯家的新居,格雷斯的注视下,十几位村民进进出出,将刚刚洗净晒干的农具摆回木屋。

情报参谋手中的小棒指向墙角:“吴先生,请问这几样工具为什么放到床边?根据我们的观察,这是格雷斯的要求,放工具的位置,也是格雷斯的休息的地方。”

“这个……”吴清晨仔细看了几眼,参谋小棒点着的位置,摆着吴清晨/洛斯家的连枷,牧草叉子,篓子,以及站在旁边的格雷斯。

“唔,这几样工具,威廉已经许给了格雷斯,以后分家就是他的财产了。”

“分家我们知道……”参谋摇摇头,表示吴清晨的答案并不能解答自己的问题:“由于视角和光线的原因,我们无法了解你们晚上的谈话,格雷斯把工具放床边的原因,你知道吗?”

“这个啊……”吴清晨又看了看参谋点住的位置。

连枷,牧草叉子,篓子,还有格雷斯……唉,格雷斯的脸色还是这么差……

“最近活儿干得多,工具都有点小问题,格雷斯想趁着哪天晚上不是太累的时候,睡觉之前修一修。”

“好的……”情报参谋记下吴清晨的答案,另一位参谋点开了另一个显示屏:还是新居的木屋内,晚饭之前,吴清晨在木屋中来回走动,趁着某个家人们都没留意的间隙,悄悄将盐粒放进了大锅。

“我们注意到,每次给食物增加盐分,都必须等到尼娜离开木屋,是不是受到了她的干扰?”

“是啊!”说到这个吴清晨就头大。

中古世界的这个妹妹太麻烦了。

自从吴清晨开始分食物给尼娜,或者说,自从吴清晨从尼娜身上,找到了那些难以下咽的绿色糊糊的处理方法之后,只要吴清晨一回家,这个好妹妹的视线,就会不停地投放到吴清晨身上,尤其是做饭的高峰时期,可以保持好几分钟不转移!

看着面前视频被参谋小棒指着的位置,吴清晨无奈地摇摇头:木屋里,吴清晨多动症一般,一回家就在木屋里来来回回,趁着视频中尼娜走出木屋,去拔卷心菜的机会,才终于成功地给亲人们的食物添加上了盐分。

唉,尼娜还是这么瘦……

“好……”参谋再次记下回答:“下一个问题……为什么威廉……”

“这是因为……”

吴清晨一边回答参谋的问题,一边看着视频中小棒点着的位置:唉,威廉又在咳嗽了……

“下一个问题……”

“这是因为……”唉,伊德拉又背这么重的东西。

“下一个问题……”

“这是因为……”唉,两只眼睛这么红,牧师也不容易啊。

“下一个问题……”

“这是因为……”唉,一天一夜跑个来回,送信人的腿一直在抖。

情报参谋之后,动物学家,植物学家,工程师,农业专家,兽医……诸多学科轮番上场,向吴清晨提出一个又一个的问题。

真忙啊……

吴清晨专心致志地回答着问题。

可怜啊……

吴清晨看不到的角度,季明明微再次不可察地摇了摇头。

口水纷飞,努力回忆,用心回答的吴清晨全然不知……

当他全身投入,尽心竭力地解答出许多地球急需了解的情报时,其实也正在经受第二轮隐蔽的洗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