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 泥坑/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如果普通网民有机会走进大巴,看到吴清晨面前展示出来的这些视频或画面,肯定会极其惊讶。

因为,情报参谋和各学科专家们咨询确认各项地球急需情报时,给吴清晨展示出来的视频和画面,和天上那块该死的巨幕,同步直播出来的“吴清晨中古世界经历”差别相当大。

这很正常,此刻,给吴清晨观看的每一帧画面,都是由各国著名制片人团队、著名监制人团队、著名导演团队精心挑选资源,再由顶尖剪辑师团队、顶尖特技师团队、顶尖灯光、道具、摄影、调色……等等团队配合完成后期。

于是,吴清晨回答问题时,目光总是很容易不由自主地转向了这些团队们需要吴清晨注视的位置。

例如,情报参谋询问第一个问题时,视频中的主要内容,是一件木屋内,角落站着一位年轻面孔的男子,中间,十几位村民不断进出,将刚刚洗净晒干的农具放回木屋。

正常情况下,这样的视频,更容易让人注意的,自然是来回走动,搬运东西,位置不断改变的村民。

然而,经过导演、编剧、剪辑、灯光等大师们的操控,偏偏达到了让人第一时间,就将注意力集中在视频角落边缘,集中在这位几乎没什么动作的年轻面孔男子——也就是吴清晨/洛斯,中古世界的兄长,格雷斯/莫尔的身上。

说实在话,由于吴清晨/洛斯的努力,吴清晨中古世界的亲人们,免掉了夏役,借到了耕牛,添加了盐分,吃饱了糊糊,偶尔还能尝一尝美味的面粉——

和以前比起来,这样的日子怎么说都算得上过得不错,老威廉、伊德拉这样的主要劳动力自然得到了充分的食物和休息保障,雅克林、格雷斯这样的次劳动力,也比此刻在木屋中帮忙的村民们吃的好,睡的足。

然而,在地球影视圈顶尖灯光师、摄影师、道具师的通力合作下,吴清晨看到的视频内容,却硬生生得将格雷斯表现出脸色苍白,身体疲惫,神色憔悴……浑身上下写满的“惨”字,比在场实际上更惨的村民,要高出好几倍的凄凉指数。

这个指数的效果,达到了吴清晨仅仅看上一秒,就忍不住怀上了深深的同情。

情报参谋们询问第二个问题时,给吴清晨播放的放盐视频,也同样如此。

虽然没有了村民作为参照物,然而,电影大师们精心设计出来的观影角度、光线强度、明暗对比……等等等等十数种电影技术多管齐下之后……

镜头中:夕阳照射下,刚刚从门外跨进木屋的小尼娜,右手提着的篮子显得分外沉重,满满的卷心菜更是仿佛下一刻就会掉到地面上。

同时,临时接到委托的特效制作公司,借用紧急征调的超级计算机资源,为天象事件直播时,原本平静的空气,凭空变出了一阵微风,几缕尘土轻轻卷起,次第抚上小尼娜的外袍,来自母亲的破旧改造外袍轻轻卷动,宽大衣物下,小尼娜掩藏的瘦弱身躯被表现得淋漓尽致。

如此凄凉的画面,一瞬间就击中了吴清晨内心中有关于同情和怜悯的位置。

就这样,参谋军官和专家组们提出一个又一个的问题。

就这样,吴清晨观看了一段又一段的视频,一张又一张的照片。

其中有威廉,雅克林,伊德拉,格雷斯,尼娜,这些吴清晨中古世界的亲人。——这些内容,主要展示的方面是生活的艰辛,用于激发吴清晨的同情和怜悯。

有普拉亚,安德烈,伊弗利特,艾斯皮尔,奥康纳,托尔,这些艾克丽村庄的头头脑脑。——这些内容,主要展示的方面是村庄统计阶级对吴清晨的看重,用于激发吴清晨的荣誉感和成就感。

有理查德,弗里曼,霍尔塞特,韦恩,霍尔曼,这些勉强果腹的自由民。——这些内容,主要展示的方面是村庄基层村民对吴清晨家的羡慕,用于激发吴清晨的优越感和上进心。

还有许多衣不蔽体,蓬头垢面,肮脏潦乱,皮包骨头,吴清晨叫不出名字的农奴们。——这些内容,主要展示的方面是村庄最底层极度悲惨的生活,用于提高吴清晨的警惕性和危机感。

就这样,一边咨询情报,一边给吴清晨洗脑,车队缓缓行驶,十几分钟过去,车队停了下来。

车队停下的位置,是一处由无数钢板叠出来的,近半个足球场大的平台。

第五次培训的地点,还是在模拟中古世界艾克丽村庄的巨大工地。

国家倾力支持下,“艾克丽村庄模拟基地”的施工进度以超越想象力的速度飞快进展。

吴清晨很清楚地记得,前两天来这儿的时候,“艾克丽村庄”的核心地带,多数村民建造木屋的聚居点,还在由数不清的工程车辆和施工设备开辟道路,进行土木作业。

而今天又一次站到这儿的时候,弯弯曲曲的村间小径,两旁已经栽上了简直和中古世界一模一样的灌木、荆棘、杂草,以及高耸的大树。

顺着潺潺溪流经过的方向,高低不一地竖立着一栋栋“破旧”的木屋,木屋周围的空地,也似模似样地栽上了各种蔬菜。

更夸张的是,吴清晨还看到,眼前的木屋里,已经住进了中古世界对应角色的演员,开辟出来的“份地”里,也已经有“农夫”在伺候庄稼,离吴清晨不到一百米的地方,一位浑身破破烂烂的“村民”,提着一只木桶,离开刚刚提水的溪流,正小心翼翼地爬上湿滑的小径,走往“家”的方向。

若不是视野尽头“艾克丽村庄领主公地”,仍然是一片热火朝天的施工场面,更远处肉眼已经看不到的“艾克丽村庄待开发荒地”方向,也不停地驶过成排的重型卡车,就眼前这副已经基本成型,静谧自然的古代村庄模样,以及正在村庄中活动的农夫,莫名闯进来的普通人,摸不准就以为自己穿越了时空。

和吴清晨专用休息点的电梯外一样,“艾克丽村庄培训基地”的停车场,也已经有一大群人在等候。

吴清晨走出改造的大巴,领头的工程总负责人也迎了上来。

“吴先生,好久不见!”

“张院长,好久不见。”

“吴先生,今天的第一项安排,是验收接下来培训需要启动的几个标段,请问您有没有什么问题?”

“没有什么问题……”吴清晨向工程总负责人微笑着点头,有了黄兴的例子在前,吴清晨不想再说什么多余的话:“你们安排就好,我没有意见。”

“好……那就这边请。”工程总负责人点点头,转身走到了前头。

“吴先生,好久不见……”

第一个验收的地点,也是最重要的验收地点,自然是吴清晨在中古世界的新家。

走下停车场,踏上通往牛倌豪宅的小道,几位参谋完成第三次搜身之后,又一位有点眼熟的女士,终于走到了吴清晨身边。

“牧……牧……”吴清晨微微皱眉。

“牧天蓝,35号标段,也就是这一段的负责人。”

“这一段”的意思是,停车场所在的位置“这一段”,即前基地核心“这一段”——吴清晨中古世界前居住点——老威廉家的老房子。

“噢,牧女士,你好。”

“你好你好,是这样的,吴先生……去您中古世界的新家还有一段路程,这边原来的木屋,也许以后还会启用,有一些问题需要向您咨询一下。”

“好的,你问吧……”

“请稍微一下……”

一边这么说着,牧天蓝一边大跨步往前疾走,赶到吴清晨前头,然后在几丛荆棘旁边蹲了下去,右手指着荆棘丛的底部。

始终保持着这个姿势,一直等着吴清晨快要走到身边,也看得比较清楚的时候,牧天蓝才微微摇动一下始终指着荆棘的手指向吴清晨示意:“我们发现,这里的荆棘似乎并不会碰到过路的人,但以前您回家经过这里的时候,一般都会特意绕到另外一边,请问是不是因为我们看不到的角度,也就是这底下有什么原因?”

“是的……”看了看牧天蓝指着的位置,吴清晨点点头,“那里容易积水,踩重一点就会溅泥巴。”

“请问是这样吗……”

这么说着,牧天蓝忽然站起来,在荆棘旁飞快地来回走几步,接着故意打个趔趄,意料之中地跌进了泥地。

从泥水中抬起头来,牧天蓝脸都没抹一把,额头不断往下趟着泥水,便以极其认真的表情望向吴清晨,以极其认真的语气向吴清晨问道:“请问,是这样吗?”

“是的,是这样的……”吴清晨还在惊讶之中,听到牧天蓝的问题,下意识地重重点头。

“好的,谢谢。”

拾起故意摔倒前放到旁边的记录本,牧天蓝作下记录,又赶紧跑往前头,在一处快要拐弯的地方,仔细察看。

上一次来这里培训的时候,牧天蓝女士,35号标段的负责人,由于负责“吴清晨中古世界居住点”的重任,牧女士还随身携带着好几位助理,不仅不需要亲自蹲下爬上,就连做记录都有专门的人员负责。

而这一次,由于自己已经在中古世界搬家,原木屋的重要性立刻飞速下降,牧女士也开始在泥地里打滚。

虽然这位女士丝毫没有失落的迹象,向吴清晨咨询的时候,也很是心平气和,泥地里打滚也脸色平静,没有任何抱怨的情绪。

可是,不要说女士,就算是男性,又有谁会愿意众目睽睽之下变成一只泥猴?

“为什么要这样呢?”吴清晨忍不住回头望向季明明:“不能另外安排一下吗,比如说……换成日本人?”

“不……”工程总负责人回答了吴清晨,“我们有考虑过换一位男战士来演示,不过,牧小姐强烈坚持自己演示……她是这个标段的负责人,对这块区域最熟悉,也最有发言权……仅仅出于性别的原因,我们无法拒绝她的要求。”

“哦……”吴清晨轻轻地应了一声。

前方不远处,牧天蓝又缓缓蹲下,湿透的小西装勾勒出女性柔和的线条。

弯曲的村间小径,参谋、专家、战士们人数众多,却没有任何人投以有关暧昧的目光。

呼……

吴清晨微微地吐出口气。

心中再次提醒自己,无论现实地球,还是中古世界,自己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每一个选择,都要慎重慎重再慎重……

因为,自己的任何举动,无一不牵扯到亿万人的身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