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 稀缺/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于黄兴,早晨握手时察觉的异样情绪,午餐时分弄出来的“皇帝金扁担”,几分钟之前又忘记提前准备好农具的疏忽,种种情形,已经让吴清晨心中很有些不满。

然而,一切的异样,再多的疏忽,所有的不满,当黄兴嘴中吐出了“培训计划”的巨大调整方向之后,通通都烟消云散。

彻底离开一线体力劳动啊!

“可以嘛?真的吗?”吴清晨心中瞬间一热:“可以让我彻底离开一线体力劳动?”

“当然是真的!您没有听错!”

望着吴清晨兴奋的脸孔,黄兴的笑容变得更加亲切:“……这是联合国天象事件临时委员会决议通过的已执行方案,基本上不存在推翻的可能性。”

吴清晨现在关心的才不是什么“联合国”,更不是什么“决议”,用几近于“抢”的动作夺过黄兴手中的培训计划,吴清晨火热的目光简直可以将这页薄薄的文件直接点燃。

“田间劳动标准定向传授……也就是说……”吴清晨的手指用力地戳在文件页第一大项的位置:“弄好了这个,以后就不用再下份地干活?”

“对……”黄兴斩钉截铁地点点头。

“耕牛治疗牧养定向传授,也就是说,不用再钻到垃圾堆里盯牛屁眼?”

“没错。”黄兴又点点头。

“森林资源综合利用……也就是说,不用再抱着柴火在树林里捉羊捉鹅捉鸡?”

听着吴清晨飞快追问时的迫切语气,看着吴清晨追问时的兴奋脸庞,想想吴清晨这些追问中蕴含的压抑和艰辛,站在旁边的参谋、专家、战士们,很多人脸上都忍不住露出了怜悯。

“是的!都没错!”回答吴清晨的时候,黄兴的语气始终保持着郑重:“……不用再下份地, 不用再管耕牛,也不用再去捉羊捉鹅捉鸡!”

“做到这一切,只需要弄好了这个定向传授?”

“不……”黄兴摇摇头,“掌握好‘定向传授’只是前提之一……”

吴清晨还没来得及失望,黄兴已经接着说了下去:“……不过你放心,其他几个前提,也属于今天的的培训课程,顺利的话,下午就可以基本结束。”

“那还等什么呢?”第一次,吴清晨开始对培训的内容感觉到迫不及待:“赶紧开始吧!”

“好!”接回差点被戳了几个洞的培训计划表,黄兴走在了前头。

基于对吴清晨宝贵时间的极度节约,培训组选择培训地点时,一向绞尽脑汁地精挑细选,尽量兼顾到多方面的需求。

转过两个小弯,绕过一片树林的边缘,当吴清晨迈出的步数,差不多达到饭后散步的最佳助消化效果时,吴清晨一行,也恰好到达了准备用于“定向传授”的培训场所。

——左前方是一大片最普通最常见的“艾克丽村庄”份地,右边十几步的木屋便是“艾克丽村庄”某户耕牛还需继续治疗的人家,身后便是周边几户村民们经常捡柴火、牧养牲畜的小树林。

按照三大项的规划顺序,“定向传授”培训开始。

第一大项:田间农业劳动的高效率标准版动作培训。

首先出场的是几位四十岁上下的壮年汉子,他们身躯健壮,动作敏捷,吴清晨一行刚刚就位,这几位早就拎好了“中古世界农具”的汉子,二话不说就开始抬手刨地、低头松土、弯腰割草。

这些农村里随处可见,普普通通的劳动动作,到了他们身上立刻就显得行云流水,仿佛一点都感觉不到手中的“中古世界农具”落后了十几个世纪般,每一位老把式,或者说,每一位“某届广大劳动人民的杰出代表”身上,都充满了和谐的韵味。

这些老把式们,吴清晨已经很眼熟,他们也是前几次培训时的专家团队之一。

正是他们,像现在这样一板一眼地演示,教会了吴清晨科学种田技术中的效率、节力,以及——不容易被人察觉的高级偷懒技巧。

不,不对……

好歹也干了一个多月的农活,站在份地田垄的边缘,吴清晨很快注意到,这一次老把式专家们的示范不再包含“偷偷偷懒”的部分,只剩下有关“效率”和“节力”的演示。

而且,下午的“定向传授”培训课程,老把式们似乎也不再是最主要的教学团队成员。

距离吴清晨大约一百米左右,另一片“艾克丽村庄份地”的小道两侧,左边站着十来位气质迥异的人形成的小团体,这个小团体中有西装革履的青年人,也有衣着朴素的中年汉子,有气质儒雅的知识分子,也有举止拘谨的本分人。

右边是两队全副武装,约二十人的的战士队伍,战士们每两人挟着一名被铐住双手,戴上头套的男子。

吴清晨观摩劳动技巧的时候,这三支组成成分诡异的队伍,也不疾不徐地移动过来。

老把式们将全套标准的农活动作示范了十来次。

大约五分钟左右,吴清晨前几次地球培训,以及中古世界几十天经历,将脑子已经形成了深刻印象的各种农活动作,微调到跟眼前演示差不多一致的时候,示范也基本结束,老把式们先后停了下来。

这时,气质迥异的小团队,全神警惕的战士们,以及被拖过来的七八名蒙头汉子,也停在了距离吴清晨十米左右的地方。

“好了……”最后一位老把式也放下了工具,黄兴朝诡异的队伍点点头:“开始下一步吧。”

“是!”

敬礼之后,领头的军官打个手势,战士们先解开蒙头汉子们的手铐,然后揭开了蒙住他们的头套。

这些被蒙住头的人接近的时候,吴清晨就感觉,这些人和身旁的战士们站在一块,某些地方显得特别不和谐。

在这些人摘下头套的瞬间,吴清晨立刻就明白了心中不和谐感的由来:面孔黝黑,头发微卷,身材瘦小,双目发直……

这副没进化完全的模样……

肯定不是中国人!

把这群猴子……不,把这群人弄到这里来干嘛?

仿佛听到了吴清晨心中疑问一般,黄兴适时解答,“中古世界的‘定向传授’,其实可以从某些角度理解为一种另类的教学……”

“既然是教学,那么它的效果和效率,自然取决于教师和学生这两个方面,两个方面都非常重要……

“唔,首先是教师方面……”说到这儿,黄兴指向左边的小团队:“……这边的老师,等一下会帮助你提高‘定向传授’的能力……”

“各位老师好。”吴清晨一向尊师重道,连忙站直了身子问好。

“吴先生,你好。”“吴先生好。”

“你也好”“好好好”“咳……吴先生好。”

吴清晨问好的时候,气质迥异的教师团队里,一部分教师自然而然地对吴清晨亲切地点了点头,回以微笑,另一部分教师似乎不太适应这种稍显正式的场合,本就略有些拘谨的举止一下子变得更不自在。

“是这样的,吴先生……”

等候双方稍稍寒暄,黄兴接着说道:“进入中古世界后,您需要进行‘定向传授’的‘学生’层次普遍较低……我们在帮助您尽快提高传授效率的时候,必须同时考虑到教育理论和教育实践的充分结合……”

“基于这样的出发点,我们特意请来的老师们,既有师范大学的教授、教育部的调研员、高考状元班的班主任……”

“……也有基层教学经验丰富,基层教学方法扎实的好老师……对于领悟能力、理解能力、接受能力较差的学生,尤其是小部分学习态度不够端正的学生,这几位老师都有很有效的解决方法。”

能够把乡村教师解释得这么委婉,吴清晨不得不佩服黄兴官样文章的水平。

“那,那就麻烦各位老师了……”

吴清晨再次问好,也不知道是黄兴的高水平吹捧发挥了作用,还是吴清晨学自影帝的微笑发挥了效果,对面几位比较拘谨的老师似乎也自然了许多。

对于教师们的出现,吴清晨倒是早有心理准备,之前看到培训表格中“定向传授”几个字的时候,吴清晨就很清楚,这项培训必然牵涉到教育技巧的掌握。

不过,直到乡村教师们出现之后,吴清晨才突然察觉,对于中古世界来说,不管称之为“教育”,还是称之为“定向传授”,“学生”方面确实也是个巨大的问题。

对教师们介绍完毕,黄兴的目光转向了刚刚解下头套的那群人。

“想来吴先生也应该猜到了,等一下,就是由这些人来扮演中古世界‘学生’。”

“为什么?”虽然猜到了一部分原因,但吴清晨还是想知道黄兴的理由。

“原因很简单……除非我们真正启用动物来模拟……不然的话,综合考虑到人群的接受能力、理解能力、平均智商、文化水准、农耕传统、历史成就,再结合对于体力劳动很重要的体型和耐力,地球上最接近中古世界那群脑袋空空的皮包骨头的,你面前的这个种群是最合适的选择。”

“不过……这些人,我估计中国话都听不懂吧?”这是吴清晨最奇怪的地方。

“对!就是要他们听不懂中国话……这也是他们入选的一项重大优势。毕竟,和中古世界一样,语言词汇量不足1000个,就连度量衡单位都没有彻底完善发展的国家,地球上已经很稀缺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