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 吐口水的速度/绑架全人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86 吐口水的速度

要不要这么夸张啊……

听到黄兴一口气为这群猴子们套上了这么一长串的定语,吴清晨相信,为了找到这么一群特定的、低劣不堪的近似人群,委员会肯定费劲了心思。

不过,搞得这么认真,吴清晨心中略有些不以为然。

不就是教导一下怎么种田么?随便从城市里扒拉几个五谷不分的白领过来模拟一下不就可以了吗?有必要整个地球搜索一遍,找来这么一群最接近中古世界原住民的猴子们吗?

吴清晨想象中,如果比较理解能力、接受能力、逻辑思维……这些与知识积累、信息丰富程度紧密关联的方面,中古世界的村民们确实拍马也不能和达到标准水平线的地球人相比。

不过,如果比较的是播种、除草、耕田、收割……等等需要实实在在下地操劳的农活……

除了像刚才那些老把式一样长期战斗在种田一线的职业农民们,吴清晨很难说服自己相信:早已彻底脱离了农业生产,同时对农业生产的印象已基本建立为插秧机、拖拉机、收割机的普通城市居民,居然也能够远远甩开恨不得时时刻刻泡在份地里的中古世界农夫。

要知道,吴清晨可是有着从“农活小菜鸟”进阶到“农活小能手”的全套惨痛经验,刚刚进入中古世界的前半个月,许多地球实在安排不过来学习时间的各种零碎活儿,吴清晨还得从中古世界的家人身上学习。

——当然,刚刚进入中古世界的时候,需要吴清晨时刻留神的事情实在太多太多,当时还处于装聋作哑阶段的吴清晨压根就没有发现,当他居然真能做到家庭成员要求的时候,老威廉眼中的惊讶和赞赏。

“好了……”说话的功夫,通过翻译传达了战士们的呼喝,解开了手铐和头套的猴子们已经活动了几遍手脚,黄兴先朝领头的军官示意了一下,然后转身面向了教师团队:“……都差不多了,那就开始吧。”

“好的……”

教师团队的负责人走到吴清晨身边,这是一位戴着眼镜,气质儒雅的中年男子,声音也很从容:“吴先生,我们就从需要赶在夏役前完工的牧草处理开始吧,第一个小项是收割,请您先用自己的动作为这些‘学生们’示范几遍……”

顺着负责人指着的方向, 两三米外,绿油油的牧草覆盖着大约七八个篮球场大小的份地。

接住某位参谋递过来的镰刀和草编手套,吴清晨戴上装备走了过去,弯下腰开始收割牧草。

抓草挥刀放下,抓草挥刀放下……

吴清晨面前的这片牧草,当它们被移植过来的时候,估计还随身携带着半米厚的泥土,根系扎得严严实实,几刀过后,吴清晨就找到了中古世界熟悉的劳动节奏。

农活就是这样,身体和神经形成记忆之后,面对熟悉的环境,双手的前一个动作刚刚开始,大脑就已经自动运算出下一个动作的最佳流程。

熟悉的牧草,熟练的动作,已经在中古世界里实践了近半个月,吴清晨干起来相当流畅,几乎没怎么停顿地挥动着镰刀,牧草快速倒下,身后留下一串串整齐的茬口。

吴清晨开始收割牧草,战士们也开始执行命令,打开旁边早已准备好的的几只大箱子,战士们从箱子里取出一柄柄塑制“镰刀”,和一块块两平米左右的塑制平板,平板上“生长”着同样由柔软材料制造而成的“牧草”。

给每一只猴子分发一支塑制“镰刀”,一片特制“牧草”,通过翻译下令,模仿着吴清晨的动作,猴子们开始“收割牧草”。

“好了……”大约几分钟后,教师负责人叫住了吴清晨,“……先到这里,吴先生,请停下来。”

吴清晨放下镰刀,转过身来。

“现在,请看他们的演示……”

教师团队负责人话音落地,旁边的翻译马上一声令下。

猴子们立刻弯下身体,挥舞“镰刀”,割向刚刚更换了一次的平板“牧草”。

只花几秒钟,吴清晨就忍不住翻了翻白眼。

有的猴子动作缓慢得像是僵尸,有的猴子一次只拎住三五根牧草,有的猴子手都用反了,有的猴子甚至扔飞了镰刀……

场面惨不忍睹。

“这……这……这都什么人啊!”目瞪口呆了好一会,吴清晨才恢复说话的能力:“这些人原来是干嘛的……从来没干过活吧?”

“东南亚岛国严打抓起来的瘾君子……也只有这种吸毒吸到脑子快要废掉的人,才绝对已经很久没干过什么农活。”

“这……瘾君子……这……这从没干过农活……那怎么教?”

“只有这样才能充分验证教学的有效性……你以前也没干过农活,不一样学会了吗?放心吧……”黄兴用安慰的语气说道:“……老师们研究出来的方法,已经经过了充分的实验验证,而且可以很快掌握。”

“什么办法?”

“先不着急学方法……”黄兴没有直接回答吴清晨的问题:“……正式学习之前,你先自己试着去‘定向传授’一下,这样有助于接下来的理解。”

“……怎么教?”吴清晨完全摸不着头脑。

黄兴没有回答,只是做了个“请”的姿势。

得不到答案,吴清晨只好慢慢走到某位毒贩子的旁边。——“旁边”的意思是,十几位战士的团团包围下,吴清晨和这位毒贩子之间的距离,至少还有十米以上。

“你……你……”吴清晨的嘴巴张开又合上,如此好几回,终于确定,自己能够想到的,只有唯一的一个办法:“你看我的动作,跟着一起做……”

也不知南亚某岛国,或是联合国对这些瘾君子子们做了些什么,听完翻译之后,对面的瘾君子子不仅乖巧地点了点头,甚至还用鼻青眼肿的五官对吴清晨努力挤出了一个难看的微笑。

沟通完毕,吴清晨也取来一柄塑制“镰刀”,站到塑制平板面前开始割“牧草”。

道具制作得很用心,虽然材质完全不同,但吴清晨“割”起来的时候,感觉并没有太大的差异。

瘾君子子也学得很用心,吴清晨弯腰,他也跟着弯腰;吴清晨抓草,他也跟着抓草;吴清晨起身,身体前倾,顺势发力挥刀,瘾君子子也跟着起身,身体前倾……然后“镰刀”割中了自己的手腕。

嗯……可能是我太快了……

吴清晨反思了一下,再对翻译说道,“慢一点来,看清楚了再动。”

瘾君子点点头。

于是,吴清晨弯腰,瘾君子也跟着弯腰……吴清晨抓草,瘾君子也跟着抓草……吴清晨起身,身体前倾,顺势发力挥刀,瘾君子也跟着起身,身体前倾……然后摔到在“牧草”丛中。

“好吧……太慢了也不行。”吴清晨又反思了一下,“还是稍微快一点吧……”

第三次,瘾君子将“镰刀”当成锯子般来回切割,也没能搞定手里抓住的一大把“牧草”。

第四次,瘾君子起身太急,挥刀的时候,牧草已经离开了手指的掌握。

“腰!切草的时候,腰要上去一点!”

瘾君子腰上去一点。

“后腰!是后腰!前面不要动!”

瘾君子后腰上去一点。

“只有后腰动!你抬脖子干嘛?”

瘾君子缩脖子。

“对,现在后腰抬起来。”

瘾君子又开始抬后腰。

“那是屁股!是尼玛的屁股!”吴清晨开始气急败坏:“尼玛屁股和腰分不清……学你妹啊!”

四个字,画虎类犬:这就是瘾君子接受吴清晨“定向传授”效果的最佳描述。

“没事没事……吴先生……”黄兴连忙劝吴清晨消气:“您用不着生气,犯不着和傻……咳,智商不太高的人一般计较……真没事,您已经明白了向近似人群‘定向传授’的难点,这一步相当成功……接下来,就看老师们的方法吧……”

随着黄兴这句话结束,老师们开始上场。

教师团队的第一步,就让吴清晨眼前一亮。

走到瘾君子们旁边,教师团队首先同时挑出来两位瘾君子。

挑好了瘾君子之后,教师团队并没有让吴清晨直接开始割草,而是让吴清晨按照自己的理解,将完整的“切割牧草”的动作进行分解,并先示范分解出来的第一个弯腰姿势。

吴清晨摆好姿势,教师团队便要求瘾君子A站上“牧草”平台,负责学习吴清晨的动作;瘾君子B则站到“牧草”平台之外,同步模仿瘾君子A的动作,给瘾君子A提供动作的对照,和进行调整的参考。

将本来复杂连贯的动作分解成一个个简单的静态姿势,两位瘾君子自然都模仿得似模似样。

先由一位瘾君子A模仿吴清晨,再用另一位瘾君子B模仿瘾君子A,此时看起来似乎多此一举,然而,已经做惯了农活的吴清晨,立刻就明白了其中的用意。

瘾君子们都能轻松模仿出自己的静态姿势,这只是不需要进一步实际运用时的理想状态。

等学完全部的分解姿势后,肯定就轮到了真正割草的阶段,这意味着瘾君子们必须将分解的静态姿势重新恢复为连贯动作,到了那个时候:

站在“牧草”平台之上,实际学习割草的瘾君子A,立刻就从只需要操心吴清晨的姿势,进入到需要同时操心吴清晨示范的姿势,自己手中的镰刀,摆在面前的牧草,实际割草的效果等等一下子复杂许多的内容。

而站在“牧草”平台之上的瘾君子B,却自始至终都只需要模仿瘾君子A的动作,让瘾君子A清清楚楚地看到:究竟是动作变形,还是手脚太慢,还是出了其他的差错。

想明白这一点,吴清晨脑子里,瞬间闪过了第一天接受培训时,同时摆在自己三个方向的镜子。

果然套路多啊……

在连玻璃都没有出现的中古世界,教师团队硬生生帮自己给未来的学生们找出了一面动作观察效果最直观,也最显著的“镜子”。

演示完“动作分解”和“人型镜面”的套路,教师团队继续帮助吴清晨进一步拓展思路。

最简单的弯腰姿势很快学习完毕,第二步的“抓草”姿势也不算困难,进入到第三步,以及第三步之后的“起身”,“身体前倾”,“顺势发力挥刀”这几个动态姿势时,两位瘾君子遇见了困难。

腰太低、屁股太高、腿迈慢了、镰刀摆得太上面了……

这也是吴清晨之前自己尝试“定向传授”时,遇见的最频繁的问题。

教师团队开始向吴清晨示范,该怎么帮“定向传授”的对象,纠正这些动作的偏差。

“腰太低”、“屁股太高”、“腿迈慢了”、“镰刀摆得太上面了”……这自然是错误的说法。

“腰抬高五厘米”、“屁股往下面压三厘米”、“抬腿的时候快一点五秒”、“镰刀放到现在一半的位置”……这其实也是错误的说法。

中古世界的原住民们,大部分都只会用“中水”、“小小水”来区分水的流量,用“睡水”、“跳水”来区分水的状态……

作为地球上最接近中古世界原住民的近似群体,吴清晨面前的这些瘾君子,也基本上都是纯文盲,压根就没去过学校,根本没机会领教某个东南亚岛国的语言是否有丰富的词汇量和完整的度量衡。

当然啦,要是换到专业领域,他们倒也能熟练地使用一下“拿好了,这两克够你爽一把”中的“克”,以及“大哥,求您了,再给我一个小‘包’吧”中的“包”等业内专用单位。

但是,要碰到旁边好几位翻译都表示很为难的“厘米”、“三分之一”、“一点五秒”,那就就只能比较抱歉了。

于是,乡村教师们发挥实力的机会来了:“腰抬高两根手指!”、“屁股往下一根手指!”、“抬腿加快吐口痰的速度!”、“镰刀放到和你那玩意儿一样高的位置!”

于是这一步也顺利完成。

接下来,来自首都师范大学的教授,给吴清晨演示了几个快速引导学生自我思考的小技巧;

来自教育部的调研员,让吴清晨知道了提前进行原理解析对教育效果的提升;

来自高考状元班的班主任,教会了吴清晨通过鼓励的方式激发学生的学习热情;

来自民办学校的招生办主任,告诉了吴清晨忽悠……咳,展望光明前景可以达到的安抚效果。

等等等等……

不知不觉间,有关“田间农业劳动的高效率标准版动作”的“定向传授”培训接近尾声。

到了这个时候,吴清晨自然已经彻底明白,教师团队们对自己培训这些内容的实用性,以及使用东南亚猴子们作为模板的必要性。

尽管时间有限,在这些猴子们身上,吴清晨只实践了一部分田间劳动的“定向传授”,不过,有了教师们培训给自己的种种教育方法,“定向传授”其他来自地球先进经验的科学劳动动作,吴清晨也有了相当的把握。

结束最后一位瘾君子的“定向传授”内容,吴清晨伸个懒腰,轻轻地吐出一口长气。

五月的风,轻轻地吹,在吴清晨面前,徐徐展开了一副美丽的画面:

太阳公公洒下无限的光辉,给它钟爱的万物送来无限的生长希望,阳光明媚的份地里,瘾君子们熟练地操着各式农具,麻利地割下一茬茬绿油油的牧草,快速地耙开一片片淡黑的泥土,细心地拾起一颗颗青翠的豌豆。

啊~好一片生机勃勃的场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